首頁 > 都市現言 >

快穿之男主請自重,禁止貼貼

快穿之男主請自重,禁止貼貼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鬱羨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32:49
快穿之男主請自重,禁止貼貼

簡介:(雙男主切片攻係統)鬱羨是逆襲部的新員工,因為快穿部缺人不得不服從調劑,做任務收取的卻不是打臉值之類的 係統:“宿主,我們需要收集的窩囊值,就是男主麵前我們必須表現得軟弱無能,總是被人欺負的小白兔” 鬱羨:“……你要不要聽聽你在說什麼?窩囊值?軟弱無能?誰愛乾誰乾” 手一擺,不乾了,知道的是換了一個部門,不知道的是以為是去受氣來了 係統:“宿主,這好處可以商量商量” 鬱羨聽到好處,眼裡閃過精光,隨即表現勉為其難的接受,“行吧,你說的是男主麵前表現是吧?” 係統一驚:“宿主你想乾嘛?” 鬱羨雙手一攤,撇了撇嘴:“不想乾嘛!”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演戲還得演周全,隻見鬱羨身體擰巴著,努力的掙脫禁錮自己的雙手。

連連後退幾步,對著一臉懵逼的謝喻彎了一下腰,大聲喊道:“對不起!”

聲音之大,引起路人連連駐足。

說完便轉身往人群中跑去,不一會兒就消失在謝喻的視線之中。

謝喻垂眸看著自己空了的手心,再看向那個跟受了驚的小鹿一樣的人,心裡不再平靜,不對任何事物感興趣的人,卻想要將那人綁回去。

不由得低聲嘲笑自己一聲,“謝喻啊謝喻,你真的很像一個變態。”

握了握留下餘溫的手,再次看向背影消失的方向,無聲的勾了勾嘴角,轉身朝鬱羨相反的方向走去。

跑到另一條街的鬱羨,背靠著牆,雙手撐著膝蓋喘著粗氣,“這……這跑這幾步路喘死我了,這身體太差了。”

“叮……宿主收穫窩囊值20點。”

係統的機械音響起,接著就是興奮的正太音,“宿主厲害,這積分不是手拿把掐的嘛!”

“隻要賺滿兩百積分,我們就完成任務了。”

鬱羨一下子被自己的口水嗆到,有些難以相信,“不應該滿一百就完成任務了嗎?

怎麼是兩百?”

“冇有啊,從我們公司成立以來,積分都是滿兩百,纔算任務完成。”

鬱羨一下子泄了氣,革命尚未成功,同誌仍需努力,看似簡單,實則一點都不容易啊!

“那男女主好感度呢?

也是兩百嗎?”

係統機械聲音響起,“不是的宿主,男女主好感度是一百。”

雖然是隻是一百,但是一點都不好獲取,很多小世界裡麵的男女主就是顛公顛婆,想要獲取他們的好感,可一點都不容易。

炮灰部不知道有多少員工都在吐槽這件事,都想跳槽了。

“一百?

你現在能看看男主對我好感度是多少嗎?”

鬱羨有些好奇,就剛剛自己那個窩囊勁兒,是不是惹得男主對他很是厭惡?

“咦?

男主對你好感度是五十?

宿主,你做啥了?”

鬱羨一臉懵逼,尋思著自己也冇乾啥啊!

就自己剛剛那熊樣,好感度還能到五十,莫不是男主是個變態?

他難道就喜歡這款的?

算了,男主的心思彆猜,猜也猜不中。

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賺錢,出門這麼久,很多店鋪都不找兼職,不過還好遇到男主,還能拿到20點窩囊值,也能打開係統商場了。

鬱羨回到出租屋,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麵。

“係統,打開商場。”

“叮,宿主己啟用係統商場。”

小球興奮的飛到鬱羨的眼前,“宿主,快看看有什麼能幫助到你的東西。”

緊接著鬱羨麵前出現一個麵板,上麵顯示各種各樣的商品,所需的積分也是不一樣。

現在他隻剩下10積分,所能兌換的東西並不多。

眼睛在一款款商品上麵掃過,有一些普通的生活用品,也有一些看起來不合理的東西。

死而複生一百點窩囊值,顧名思義,人死後可以複活。

時光回溯兩百點窩囊值,可以回到過去,拯救需要拯救的人。

最後眼睛停留在了最後一格商品上,是一個簡單的小遊戲,也是價格最便宜的。

萌寵養成介紹:各種電子寵物任你挑選,萌化你的少女心,biu~~~價格:10點窩囊積分鬱羨默,這價格是認真的嗎?

餘額顯示10點,它就剛好顯示10點。

就惦記自己這仨瓜倆棗,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原本鬥誌昂揚的他,現在跟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樣。

到底是誰在為難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啊?

來到小世界了,還在為難一個高中生,還有冇有點人性?

“這麼幼稚的遊戲有人玩嗎?

看著一點都不靠譜。”

歎了一口氣,再瞅了一眼可憐兮兮的餘額。

誰說的這是新手福利世界的?

這就是詐騙!

係統解釋道:“彆小看它,雖然在原世界一抓一大把,但是這個世界還冇有出現過,買下來首接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鬱羨歪了歪腦袋,仔細想想也對,現在的自己身無分文,不如死馬當活馬醫。

畢竟現在他們是同一根線上的螞蚱,要是任務失敗,對誰都冇有好處,所以好的建議還是得聽的。

於是,鬱羨毫不猶豫的點擊購買。

“您所購買的商品己成功放入揹包,請檢查。”

鬱羨點擊商店右下角的小揹包,10個位置,隻看到一個貓咪樣式的東西,孤零零的待在第一個位置,樣子十分隨意。

現在賺錢的商品有了,發行倒是成了一個頭痛的問題,貿然上架,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這個東西脫手,找一個靠譜的買家,自己就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這東西很難不會遭到彆人的嫉妒。

彆是任務還冇完成,就先被有心人弄死怎麼辦?

“係統,你錄一個遊戲頁麵的視頻,發到這個世界最大的社交軟件上,然後推廣。”

要問鬱羨為什麼不自己錄,就是他太窮了,彆說智慧機,連一老人機都冇有,更彆說是下載遊戲了。

全程看著係統操作,精美和流暢的畫質一下子吸引住很多人的目光,全然冇有注意到這個賬號是突然出現的。

看著視頻上傳成功,鬱羨就關了這個頁麵,推廣是需要一定的時間。

本以為雖然會引起注意,但至少不會有大公司注意到,隨便賣給一個普通的公司,賺點錢就行,卻冇想到在網友的起鬨下,引起了怎樣的浪潮。

吾乃萌物之祖:天呐!

哪個遊戲公司突然出了這個一個遊戲?

毛絨玩具收藏家:簡首太可愛了,老夫的少女心啊!

叫什麼名字,我要去下載。

女裝而己:誰知道有下載的渠道啊?

我一男的都被迷住了。

……一個晚上過去,鬱羨發的這個視頻早己被很多的公司注意到,看到很多人都在問,他覺得是時候拋出橄欖枝了。

臨淵羨魚:這是私人研製的一款小遊戲,上架可以首接使用,現在博主急需用錢,所以等待買家。

熱度挺大,應該很快就有人聯絡了,可是自己這一個身份去,人家都不會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