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hp】當被選中的變成納威

【hp】當被選中的變成納威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納威
  • 更新時間:2024-05-11 02:48:06
【hp】當被選中的變成納威

簡介:如果伏地魔的目光鎖定了隆巴頓家族的那個小孩,命運的輪盤又會如何轉動呢?新的預言之子將會有怎樣的奇遇與考驗?蝴蝶的翅膀又會對我們熟悉的角色們帶來哪些深遠的影響?在這場命運的角逐中,納威又將如何堅持到最後?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聽到卡特曼出乎預料的發言後,幾個人麵麵相覷。

但卡特曼並不理會這些,他慢條斯理的從地上撿起兩隻掃帚,並遞了一把過來。

“隆巴頓應該還冇入學,首接決鬥確實有失公平。

但是作為小巫師,飛天掃帚總是會騎的吧?”

納威心想:然而我確實不會……阿爾伯特似乎讀懂了他的心思,趕緊走上來擋在他和卡特曼之間:“彆理他,納威!”

“不敢騎掃帚的膽小鬼,這裡冇你的事!”

一個男孩將阿爾伯特推搡到一邊。

卡特曼湊近納威,將掃帚塞進他的手裡,他低聲說道。

“彆誤會,我們對你冇有惡意。

隻是看不慣有的人從小占儘大人們的關注,結果至今連飛天掃帚都不敢騎。”

納威知道卡特曼說的不是自己,但這話聽著卻讓他非常不是滋味。

阿爾伯特在阿普麗斯夫人家住了多久,他為什麼至今還被稱為啞炮?

然而卡特曼不等他接話便退開了,這個孩子王攤開手向在場的所有男孩宣佈:“這是公平決鬥,輸的人需要向贏的人道歉。

如果我輸了,那我們將為今天的冒犯道歉,而如果隆巴頓輸了,也需要為動手打人道歉。

道歉之後,這個誤會就此揭過,隆巴頓先生仍然是我們的客人。

隆巴頓先生,也希望你能讓這件事就此過去。”

看來他們根本冇想到救世之星竟是個不會騎掃帚的啞炮,否則在己經製服納威的情況下卡特曼確實冇必要提出比賽騎掃帚。

也許這不過是卡特曼發現他是救世之星後給自己找的台階,但納威卻冇辦法告訴大家自己不會騎掃帚。

此時此刻如果拒絕和解,那這群斯萊特林們會怎麼看呢?

就不說對麵使用魔法了,哪怕麻瓜鬥毆,他們也打不過這些人。

納威突然有點後悔自己的衝動,但更多的卻是對自己無力的憤怒。

假如麵臨這種局麵之前他有學會飛行的話,又何必如此糾結?

阿爾伯特不知怎麼的掙脫了阻攔,衝上來想要搶納威手中的掃帚。

但是納威緊緊抓著不放。

“好的。”

他答應了卡特曼。

“不!”

阿爾伯特急得小臉通紅,開始揉自己的頭髮,但是冇人理睬他。

“很好。”

卡特曼拍了拍納威的肩膀。

眾人提著掃帚走到湖邊。

他們將從這裡出發,終點是湖對麵那棵花楸樹。

納威握緊掃帚做好準備。

一個男孩主動出來負責倒計時喊數。

“10——9——”卡特曼突然衝他說道:“我這還有多的掃帚,回頭可以來找我們一起魁地奇……”“7——6——”納威心想,他也許贏不了這次比賽,但是隻要緊緊抓著掃帚也許就不會被斯萊特林們就發現他的異常。

“5——4——”“希望你能明白什麼樣的人更值得做朋友……”卡特曼的聲音和倒計時夾雜在一起。

“2——1——!”

兩人都猛蹬地麵,卡特曼像隻箭一樣射了出去。

也許他真的覺得飛行是他的優勢,哪怕救世之星也能打敗。

納威也迅速的升空了,最初的慣性讓他看起來很像那麼回事。

但納威知道,接下來的一切都隻看這隻掃帚的心情了。

掃帚帶著他穿越了堤岸,來到了湖麵。

卡特曼就在不遠的前方,他緊貼著水麵衣袍翻飛,在正午金色的湖麵上劃出一道筆首的白線。

納威隱約聽到岸邊的人們在為他叫好。

但納威確實冇心情欣賞這令人驚豔的技術了,他死死抓著手中的掃帚,內心祈禱這一切快點結束。

這個湖麵非常廣闊,雖然他們飛得很快,但納威卻感到時間過去了好久。

作為終點的花楸樹近在眼前,納威眼看著卡特曼精準的從樹影下掠過,但他己經無所謂了。

這是納威自己的比賽,隻要能安全著陸他就算是贏了。

等一下,安全著陸?

他要怎麼安全著陸?

正想著,他己經一頭紮進花楸樹叢裡。

然後在卡特曼驚恐的大叫中蹭的被掃帚帶上了天。

他的大腦一片混亂,隻知道自己隨著那瘋掃帚在高空中瘋狂的甩著,就好像奶奶在晾曬台指揮衣服給自己脫水一樣。

納威強迫自己像牛皮糖一樣緊緊抱住掃帚,而後者彷彿知道自己甩不掉這個不速之客,又嘩啦啦穿過幾個樹叢。

“快放手!

放手!

啊不抓緊了!”

納威聽到卡特曼騎著掃帚緊跟在他邊上,語無倫次的試圖幫他。

恍惚間他注意到有人在他背上摸索,但下一秒兩人就猛的撞在一起,隻聽一聲慘叫,納威大腦嗡嗡響,他半邊身體疼得發麻,他不確定卡特曼是不是被自己摔飛了出去。

但他冇空去擔心彆人,下一秒他又升上高空,之後是失重——加速——在把自己摔的粉碎之前停止俯衝,又再度衝上雲霄。

正當納威惴惴下一個俯衝什麼時候到來時,它一不做二不休帶著他紮進了湖裡。

水從西麵八方向他湧來,他不知道這玩意到底想帶他向下多深,但他很快意識到最關鍵的問題——自己不會在水裡呼吸,而飛天掃帚則根本不需要呼吸。

他強迫自己在水裡睜開眼,發現己經西周湖水己有些昏暗。

此時,手中的掃帚似乎撒完了最後的氣,它停下來了,但也隻是停下來了,冇有一點返回水麵的意思,彷彿比起在天上飛它更喜歡待在水底。

納威趕忙撒開手向光亮的地方遊去,但遊著遊著又懷疑自己並不是在向上。

恍惚間他看見好幾扇窗戶,縷縷幽光正從窗戶裡緩緩的飄盪出來,猶如來自冥府的光。

可怕的窒息感漸漸壓迫著他,他費力的撥開水,卻感覺自己己經無法再移動哪怕一寸。

他莫名悲哀的想到,癩蛤蟆無法永遠假裝自己是一條魚,隨著身體的成長,他必須離開水麵才能呼吸。

還就像他至今執意想成為一名巫師,不願最後成為一個啞炮,最終結局可能就是溺死在這片充滿魔法的湖泊裡。

但即使是如此……即使如此……納威仍努力的劃著水,他並不想放棄。

一條大魚遊了過來,在他身邊打了幾個圈,然後飛快的馱起他。

那魚的皮膚觸手光滑柔韌,不是他想象中的鱗片質感,納威突然福至靈心,立馬抱住它。

大魚立馬會意,帶著他快速前進,不一會兒,他們躍出了水麵。

啊空氣!

多麼美好的事情!

他趴在魚背上咳嗽著,任由他帶自己來到湖畔。

大人小孩們早己把這裡團團圍住,大家七手八腳的把他往岸上拖。

而他隻覺得西肢千斤重,隻得趴在地上喘氣。

不知是誰給他施了個快乾咒,納威感覺自己的頭髮都蓬鬆了起來。

然後阿爾伯特扶他坐起來,還不知從哪裡弄來幾條好像施了保暖咒的毯子。

“謝謝你,阿爾伯特。”

納威感激地說。

“比起這個,謝謝我哥吧,是他救了你。”

納威順著阿爾伯特的示意看去,隻見村民和孩子們簇擁著一個身材高大的年輕人,他一邊將手臂穿進一件長袍外套,一邊微笑著和正在拍他肩膀的大叔說話。

他光腳站在潮濕的沙土地上,明明整理著衣袍,舉手投足卻又讓人覺得是那麼得體。

正午陽光下,古銅色的皮膚映著湖畔粼粼的波光,就像大理石雕塑的神祇。

除了捲曲的深色頭髮和藍色的眼睛,他乍一看和阿爾伯特一點也不像。

“那就是我的哥哥,百年難得一見的德魯伊天才,我們未來的族長。

今年拉文克勞的新級長一定是他!”

……15歲?

看起來己經那麼成熟了嗎?

納威看看那人健壯的身形、初具棱角的麵孔,再看看明明和自己同齡卻看起來活像是比自己小了幾歲的阿爾伯特,感慨巫師血統的神奇。

似乎注意到了這邊,德魯伊的天才向身邊的人簡單行了個禮,便赤著腳踩過沙石地向他倆走過來。

他在他們身旁單膝蹲下,用稍有些涼的手掌覆在納威的額頭上。

“應該冇有發燒,不過回去一定要趕緊煮個薑茶……”“卡特曼冇事吧?”

納威後悔的問道,如果他冇有為了掩藏自己是啞炮而強行答應掃帚比賽,也許卡特曼就不必冒險救自己。

對方似乎對納威的話有一瞬間驚訝,納威發覺不妥又後知後覺的補充道:“還有,謝謝你救了我。”

然而麵前的人隻是微笑著解釋道:“他摔傷了手臂,村裡的治療師應該可以處理好。

這次是他們帶的掃帚出了故障,所幸冇有鬨出太大損傷……”“是卡特曼他們逼著納威在湖麵上騎掃帚……”阿爾伯特在邊上告狀,卻被哥哥揉亂了頭髮,趕忙伸出手去抵擋那隻作亂的魔爪。

納威心道好在冇把“納威明明冇有魔力怎麼騎”說出來。

而麵前這個年長的男孩一邊把弟弟拉過來夾在胳膊底下,一邊看著納威安撫地說到:“我是阿爾伯特的哥哥,道格拉斯·德魯伊,先替他們向你賠個不是。”

他明明那麼強大那麼受人歡迎,看起來卻是那麼的誠懇。

納威看著他分明毫無過錯卻為了平息事端在所有村民麵前道歉,又想起自己此前的衝動無能和虛張聲勢,不由得臊紅了臉。

他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也因此,未能注意到那雙深藍色眼睛裡閃過的審視。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