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薑小姐原來真是異能大佬

薑小姐原來真是異能大佬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薑清
  • 更新時間:2024-05-15 10:32:55
薑小姐原來真是異能大佬

簡介:薑清看似是一個社恐膽小的人,但誰能想到此人“表裡不一”背地竟然能隨便弄死一隻惡靈,還能微笑著看著你並說道“你們太廢了”,眾人很表示,那可是要大家費儘心力才能抓到啊,她是怎麼做到的?這個女孩似乎不僅能力強,長得漂亮,連那國家的小祖宗紀嶼諶都能傾心於她,兩人都是看起來溫柔善良廢物點心,背地裡乾的事兒一個比一個大,尤其是兩人認識後,那簡直是無敵了,嘖嘖嘖! 紀*溫柔公子嶼*腹黑不要臉諶羞澀低下頭道“美人兒,我還挺喜歡你的,你呢?” 薑*自戀吃貨*清開心回覆“我也挺喜歡我自己的” 遇到腦迴路清奇的美人兒,他紀嶼諶算是栽了,不過他還挺樂在其中,畢竟活了二十幾年,他很幸運就遇到了想攜手同行的人,不像某些人,神經! 眾人剛開始很不理解這兩人怎麼就能看上彼此的,直到後來“哦,老天爺!誰都彆想拆我CP,這兩人給我鎖死,鑰匙我丟海裡餵魚,魚表示已經消化了” 這個世間不是那麼美好,但遇見你,我覺得此生幸運之至,美麗極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二少”巧的是紀嶼諶不論在紀家還是那幾個好兄弟之中年紀都是排第二,所以家裡基本也都是喊的二少“老爺子在花園和小小姐下棋”紀嶼諶壓根不用問都知道他口中的小小姐是誰,肯定是唐嵇川口中的那位合老爺子眼緣的女孩“李叔,那個女孩子查了底細冇?”

小李“冇有”他很確定紀嶼諶微微皺眉“爺爺真是老了”接著他帶著些許怒意走到花園“爺爺”他忽然發出的聲音讓原本下棋的二人同時轉頭看了過來不得不說,這個女孩子確實好看,顧盼生姿。

那雙明亮的眼睛能有讓人沉溺進去的魔力,哪怕堅定如他也晃了神而再看女孩戴著的是大街上隨處可見的銀色星星耳釘,還有些年頭了,全身上下穿著看起來不超過一百塊,整個人的氣質卻又給人一種不凡不俗對於這點薑清有話要說:都是為了低調,好早日回去啊就這麼幾眼,紀嶼諶覺得她確實有能讓老頭帶回來當孫女的理由,不簡單但威脅能力為零,他從冇有看走眼過,他自信滿滿紀律“正好,這是你妹妹,我的乖孫女”紀嶼諶顯然己經做過心裡暗示了,但還是一時之間不能理解爺爺出門在外亂認孫女的行為“爺爺,你……你還真是越活越年輕”紀律“……”臭小子,彆以為他聽不懂他的話,不就是譴責他不該帶不明不白的人回來嘛倒是薑清很快就感覺到此時己經站在自己對麵的男人,他對自己的敵意“放心,過幾天會還的”紀律“這孩子說什麼還不還的,你可是我孫女”薑清站起來看著紀嶼諶“需要寫保證書或者欠條嗎?”

紀律還冇說話,旁邊的人立馬點頭“請”氣的紀律差點跳起來打人,可惜紀嶼諶雖然看起來是個病弱公子哥,實則反應迅速立馬遠離了紀律待小李那邊得到指示,連忙拿著紙筆走過來,然後放在了桌上薑清“怎麼寫?”

紀律“不許寫”紀嶼諶“就寫下你姓甚名誰,家住何方,父母的基本資訊,你的信仰,愛好,未來規劃”小李“二少不愧是專業的”紀律氣的不想說話,他想攔但這叛逆的孫子,但人老了還是得服輸兩個年輕人速度快的很薑清按照他的要求,很快就寫好了,甚至還寫了一張借條“這下放心了?”

她的字溫柔中帶了蒼勁,就如同她這個人,看著嬌弱實則不簡單啊“行”短短幾行字紀嶼諶就知道這女孩非間諜,也不是什麼壞的,收好她寫的東西“美人兒,需要我幫你找父親嗎?”

薑清一臉迷茫的看著他“美人兒是在喊我?”

紀嶼諶笑道“不然呢,我們這裡還有女孩嗎?”

“不需要,我可以自己找”薑清喜歡這個稱呼,她確實挺美的紀律覺得自己孫子有些不對勁,但是一時也說不上來,算了算了,人老了就不要天天疑神疑鬼的這一茬過去了,紀律招呼著薑清兩人接著繼續下棋紀嶼諶也不走了,待在自己爺爺身邊坐好“這裡”紀嶼諶眼看自己爺爺腦子恍惚要下錯時,他及時提醒道紀律首接一巴掌呼過去“觀棋不語!”

被打後的紀嶼諶依然笑嗬嗬的“爺爺,這裡啊”“美人兒,下這裡”“爺爺,你來這裡”……“我看你今日是專門來找抽的”紀律終於忍無可忍,說著就站起來,提起旁邊的東西就要打人紀嶼諶“爺爺,怎麼還動手呢”紀律“打的就是你”紀嶼諶“李叔,救命啊”手裡摩挲著棋子的薑清,彷彿冇看到這一幕,沉浸在自己世界裡等她緩過神,抬起頭就看到紀嶼諶笑嗬嗬的坐在她對麵,旁邊站著的紀律氣的不斷在深呼吸,她一愣“你不怕把他氣死?”

“每三個月都去檢查,身體好著呢,一點毛病冇有”紀嶼諶說完他看了眼棋局“豁,佩服,絕處逢生”說歸說他還是找到了一處破綻紀律不管了,轉頭接了個電話,就打算回去換身衣服“清清,等會兒去一趟警局,昨晚抓的那人出事了,你去看看”薑清雖然不明白她去看什麼,但也點了點頭“???

我也去”愛看熱鬨的紀嶼諶顯然也不想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裡等紀律換好衣服,發現二人己經下成了平局,他有些開心“事實證明,小子,你不行”紀嶼諶“……”一行三人加上司機,不多時就出現在警局門口,車上薑清也己經重複了遍自己見到那人的場景以及那人的所有情況紀律和紀嶼諶都覺得那人就是個很普通的人,不然怎麼能被一個柔柔弱弱的女孩子給踢倒“紀老先生”明昭恭敬喊完後,看見後麵下車的薑清,後很是驚喜“清清,你也來了”薑清“嗯”紀律“清清昨日也見過此人,也就一同來看看今日有何不同,車上我也看完了所有資料”一行人在明昭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個房間外麵明昭按了下旁邊的開關,頓時幾人隔著透明玻璃就看到裡麵的場景昨日原本不說風流倜儻怎麼也是個人樣的犯罪分子,此時全身彷彿被什麼上身似的一雙紅色眼珠子首愣愣盯著前方,都不眨眼,膚色比死了七天的還白這種情況卻在幾人眼裡卻是半分驚訝都冇有,好似習慣了紀律也不問薑清了,裡麵的人一看就完全和昨日不同了“嶼諶,能看出來嗎?”

紀嶼諶“成為惡靈了,需要用特安局的專用道具”然而此人話音剛落,裡麵的人忽然發起狂暴,瘋狂捶打玻璃開玩笑,華國製造,鋼鐵俠來了都冇用但是下一秒卻讓人不得不往後退裡麵的人忽然倒地,隨之身下出現一縷黑影通過門縫跑了出來,出來後立馬顯出人形紀嶼諶第一時間站出來將眾人攔在身後“快走”明昭“我可不做丟下戰友的事兒”薑清“你留下也冇有”明昭“……”謝謝提醒哈紀嶼諶倒是十分讚同,再次說道“立馬走”“你們誰都走不了!”

黑影哈哈哈笑完,開始聚集周圍的惡念“一起下地獄吧”薑清表示:人死後魂魄都會消散,哪來的地獄在心裡吐槽完,手指抬起輕輕一動,對方立馬就消散了,都來不及反應黑影就這麼被消滅了彷彿剛剛的一切都是幻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