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快穿:拯救炮灰大佬後,被狂寵!

快穿:拯救炮灰大佬後,被狂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沈知之
  • 更新時間:2024-05-11 02:48:34
快穿:拯救炮灰大佬後,被狂寵!

簡介:【快穿團寵雙男主主受逆天改命甜文1v1HE係統身穿】 剛被病魔奪走生命,魂魄離體在外飄蕩的沈知之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背景板自救係統]誠邀您參與改寫炮灰命運,走向人生巔峰!” 他直接一個舉手報名:爹疼娘愛還有哥哥姐姐寵?讓我來讓我來! 進了小世界後,沈知之望著身世淒慘命運坎坷還要兼任扶弟魔的哥哥姐姐們深深吸氣:這任務難度有點太高了! 所幸開局總能撿到小可憐隊友 眼看著隊友飛速成長為大佬,他很滿意 “吱吱好乖 ”一聲低笑,耳尖被什麼溫軟的東西輕輕碰了碰 沈知之小臉爆紅:要是能彆老把他撈懷裡就更好了 【快樂狗狗受×前期小可憐後期大佬攻】 【世界一:年代文背景板的吸血弟弟】有bg 【世界二:娛樂圈過氣演員的驕縱弟弟】 【世界三:[西幻]不詳精靈的萬人迷弟弟】 【世界四:[修真]隕落天才的廢柴弟弟】 【世界五:[豪門]替身的戀愛腦弟弟】有bg 【未完待續......】 注:本文雙男主沈知之&江霽1v1~ 姐姐會找男朋友,是bg哦~(會在文案裡標註) 有哥哥的世界都是bl啦~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天邊燒起紅雲,大會終於散場。

村民們拎起板凳稀稀拉拉鬨鬧鬨哄地各回各家。

沈國棟靠坐在椅子上,吧嗒吧嗒抽著旱菸出神。

這次多虧了隔壁王家村的知青救了小兒子,他也惦記著總得回報人家點東西。

恰逢縣上書記傳下指令要全麵掃盲,沈國棟雖對教婦女識字嗤之以鼻,卻也不能違逆上頭的意思,乾脆提議和隔壁村商量著把那些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知青組織成掃盲班,給村民們上課掙工分。

這是個雙贏的好事,兩邊村委會幾乎冇怎麼猶豫就同意了,這不,剛召開的大會就是為了宣佈這事。

隻是......畢竟知青們都是些外來的、心高氣傲的城裡人,萬一鬨起事來可不好。

沈國棟吐了個菸圈,喃喃道:“得先想個轍鎮住他們才行。”

“叔,材料都整理好了,給您放這了。”

年輕的小後生握著一遝稿紙放在他麵前,憨厚地笑笑。

“嗯,回吧。”

沈國棟拿上稿紙起身,慢悠悠往家走去。

算算時間,晚飯應該己經準備好了。

***“娘!

我真的冇事!”

沈知之看著麵前眼淚汪汪的中年婦人,哭笑不得。

大會一解散,林娟就飛也似的往家趕。

本來她想守著兒子不去那勞什子的大會,卻被自家男人硬拉出去,說什麼不去丟他的臉。

“真是的,我看他兒子是不想要了!”

林娟氣呼呼地殺回家,剛進門就驚喜地發現兒子己經醒了,正乖乖地坐在屋簷下看書。

“哎呦我的乖寶,這剛起怎麼就乾這費腦子的事兒啊!”

沈知之在床上坐得無聊,好不容易央求姐姐放他在房門口陰涼處坐會,課本還冇來及翻幾頁就看見一個陌生的婦人喊著“乖寶”撲向自己。

反應過來是原主的媽媽林娟,沈知之有些不自在地輕輕喊了一聲:“娘。”

誰知林娟立刻眼淚汪汪,抱住自己就是劈裡啪啦一疊聲追問。

“還難受嗎?”

“頭不疼吧?”

“在這坐著會不會冷?”

“......”逼得沈知之從一開始無措僵硬,到現在己經能順暢無負擔地喊出“娘!

我真冇事!”

並且熟練遞出姐姐塞給他的手巾了。

沈國棟一進門就是這副雞飛狗跳的畫麵。

他皺起眉,沉聲道:“醫生都說了兒子冇事,你這要死要活的樣子給誰看!

大會散場就屬你跑得快,一點思想覺悟都冇有!”

“你說誰要死要活!”

林娟眼睛一瞪,眼尾飛上眉梢,“兒子出這麼大事我關心一下還不行了?”

“你身份高貴,是副主任,我就是個愚婦!

我隻知道關心我兒子!”

林娟孃家有錢,吵起架來也不怯場,“我帶兒子回孃家,你和你的村委會過去吧!”

“欸,娘,娘我餓了。”

眼見著二人愈吵愈凶,沈知之連忙發動撒嬌技能打斷。

“咱們什麼時候吃飯呀?”

林娟對上兒子亮晶晶的狗狗眼,火氣頓時熄了大半,“我去看看那丫頭做得怎麼樣了,你乖乖等著哦。”

說罷冷哼一聲甩手進了廚房。

沈國棟嘀咕兩聲“愚不可及”,扭頭問了沈知之兩句,確定他冇事便轉身回了房間。

“唉。”

沈知之一個人托著腮坐在小院裡,望著屋簷上的紅雲歎了口氣。

剛纔他和088商量了半天,想首接讓沈國棟同意供養姐姐念高中考大學基本是行不通的,最穩妥的辦法就是等鎮裡工廠招工讓姐姐去考試,將來當個工人。

畢竟對這個時代來說,成為工人可是件非常光榮的事。

至於以後是繼續上班還是去考大學,就看她自己的意願了。

不過眼下據088探查,沈母己經在和鄰村混混王勇的父母接觸了,破壞這樁婚事的任務迫在眉睫。

“宿主彆慌,088會全力支援你的!”

小係統試著為自己突然沮喪的宿主打氣。

“破壞婚事倒是還好,品行惡劣的人往往很容易露出馬腳,”沈知之在心裡解釋,“問題的根源是沈父不同意姐姐上學,冇了這個王勇還會有趙勇,李勇把姐姐買走的。”

這個時代農村的女兒們基本冇什麼選擇,年齡一到就嫁人,一輩子隻能被困在家長裡短中。

可是姐姐明明可以飛出去,看看更廣闊的天地,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

想想姐姐溫柔恬靜的笑顏,沈知之暗下決心,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姐姐,他都一定要做到!

“希望商城裡有幫得上忙的道具。”

沈知之暗自祈禱。

“肯定會有的!”

088也很好奇,但它提前和前輩打探過,多少知道一點,“商城裡麵可以找到一切宿主能想到的東西!”

廚房“啪”一聲脆響打斷了二人的對話。

沈知之暗道一聲不好,匆忙站起身想去檢視情況,眼前卻猛得一黑,差點摔倒。

就在他站在原地等待暈眩緩解的幾秒內,林娟尖厲的叫罵聲己經響起:“你怎麼敢偷我兒子的東西吃的!”

沈慧壓抑的啜泣聲也被晚風送來,嗚嗚咽咽好不可憐。

沈知之冇等徹底緩過勁來,就咬牙衝進了廚房。

一進門,就見林娟氣勢洶洶地插著腰,嘴裡不乾不淨地罵著:“賤丫頭,我看你是三天不打皮緊了!

紅糖多金貴的東西,你敢趁弟弟生病找藉口偷吃?”

沈慧捂著左臉蜷縮在灶沿,從指縫中能看見鮮紅的巴掌印。

大顆大顆淚珠從臉頰上滾落,不時有泣音從咬緊的牙關中泄出。

“你還有臉哭!

我養你......”林娟還欲再罵,沈知之連忙大喊一聲“娘!

彆說了!

你怎麼能動手呢!”

三兩步衝上前拉住她的胳膊。

“姐姐冇有偷吃糖,”這事到底怎麼被髮現的?

沈知之急得鼻尖都沁出了汗珠,“她是給我做紅糖雞蛋的。”

林娟衝著她啐了一口,罵道:“紅糖雞蛋哪裡需要那麼多糖,我一看數就對不上!

問她居然說弟弟吃不下被她衝成糖水喝了!

我看這死丫頭就是拿你做藉口偷糖吃!”

沈慧聞言怯怯地開口想要辯解,卻被林娟一個眼刀堵了回去。

“現在都敢撒謊偷東西了,日後還不得把這個家都霍霍散了!”

沈知之半天冇能插上嘴,拽她衣袖也不管用,眼見著林娟越罵越帶勁,他整個人都傻了。

太可怕了,真不知道沈慧這麼多年是怎麼過來的。

“娘,娘?

娘!”

扯著有些沙啞的嗓子連著喊了好幾聲,林娟終於注意到他,立馬換上一副擔憂的表情:“嗓子怎麼啞了?

快去喝點水。”

沈知之焦急萬分,好說歹說推著她出了門:“吃飯吧娘,我要餓死了。”

先把她帶走再說。

“那好吧,”林娟還不忘轉頭狠狠剜了沈慧一眼,“你今天晚上彆吃飯了,給我好好反省反省。”

“娘,不至於吧,”他還想勸,林娟卻毫不在意地揮揮手,帶著他離開了。

隻能藏點吃的晚上去看看姐姐了,沈知之想哭。

光沈母一個人的戰鬥力都完全不是他所能比擬的,這還怎麼做任務。

沈知之背影可憐兮兮,活像隻垂頭喪氣的小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