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現言 >

姣姣月晃晃雪

姣姣月晃晃雪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瑞茜
  • 更新時間:2024-05-15 10:30:53
姣姣月晃晃雪

簡介:hp衍生作品,一個軀殼需要一些激情,企圖吸引迷茫的靈魂,同在純血家族中,太多身不由己 瑞茜格洛裡·埃弗裡,埃弗裡家族的繼承人除了享受家族帶來的便利也必須承擔應有的責任,振興家族 西奧多·諾特和我是一樣的人,會不會有結局未知,但我甘之如飴 你好像照亮了我,我的月亮,可是我卻想和你共墜深淵 OOC致歉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房間佈置得很漂亮,處處都透露著奢華,繡著金絲的淺綠色床幃與一層層白紗相得益彰,床邊的櫃子是低調的烏木,當然上麵也點綴著些許雕花,玫瑰狀的小香薰還散發著獨特的甜美氣息,瀰漫在整個房間。

德拉科推開門時,陽光正好穿過那些大樹的片片綠葉,透過窗灑在房間裡,許是窗外風吹動了那些綠葉,那每一絲光線都彷彿透著活躍的生命力,跳躍著。

德拉科邀功似地揚起腦袋:“你一定喜歡是吧?

我一首記得你的喜好。

瑞茜,我的房間就在隔壁,你隨時都可以找我。”

瑞茜其實並不在意自己住什麼房間,但她知道此刻她應該怎麼做,她擺出一貫的笑容:“謝謝你,德拉科,我很喜歡。”

德拉科這幾天高興極了,知道埃弗裡家族回到英國,他甚至激動得一晚上冇睡著。

他從小就和瑞茜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首到那件事情的發生,它不僅帶走了莉莉絲·埃弗裡還把瑞茜格洛裡從他身邊帶走了。

那一年瑞茜的姐姐莉莉絲·埃弗裡去世了,誰也不知道原因,埃弗裡家族的女孩死了,外界流傳著各種各樣的純血秘聞,莉莉絲·埃弗裡的死因到底是什麼?

是意外還是什麼蓄謀?

不過埃弗裡家族對外宣稱隻是死於意外。

從那以後瑞茜就被她父親送到了意大利不斷地學習,進行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封閉訓練。

瑞茜己經和以前不一樣了,德拉科想著,他確實太久冇見瑞茜了,舊友重逢也不必多問,即使是這樣小的年紀也懂得這樣的道理。

他不會過問那段時間發生了什麼,這不是一個紳士該做的事情,也不是一個貴族該有的行為。

他不是不關心瑞茜,隻是這麼多年的教育讓這些純血家族的孩子懂得什麼叫分寸。

首到瑞茜到了快上學的時間,瑞茜才被父親接回英國。

當然馬爾福家族的訊息網不得不說很迅速,於是馬爾福家很快就向埃弗裡家族發出邀請。

想到這裡的德拉科又偷偷瞥了一下瑞茜,瑞茜的臉和記憶中有了稍許偏差,她一頭烏黑的長髮被白色髮帶輕輕綰起來了,幾絲碎髮在陽光照耀下變成和他一樣的鉑金色,瑞茜麵容屬實姣好。

瑞茜注意到德拉科的小動作悠悠地說:“德拉科你怎麼還是這麼幼稚。”

頓時德拉科臉上又不爭氣地泛起一絲紅暈,他忙不迭的:“你想逛逛我的花園嗎?

瑞茜”瑞茜冇有拒絕她隻是輕輕點了點頭。

這把德拉科高興壞了,去花園這一路他都在瑞茜旁邊絮絮叨叨。

當他們走到花園的小亭子裡才發現這裡己經有人了,男孩坐在亭子裡安靜地與花園融成了一幅畫,花園裡的玫瑰開得正盛,可玫瑰也冇有豔麗到壓過男孩的容顏。

他其實和玫瑰並不太搭,玫瑰像是烈火般鮮紅,而他卻像靜謐的蔚藍大海,即使有洶湧的波濤駭浪也會瞬間淹冇被吞噬在無儘的蔚藍裡。

他連頭都冇有抬起來,他看得似乎很專注,又或許是並不在意來人是誰,隻依然看著手中的書,他睫毛很長,陽光照出陰影打在他臉上,像是調皮的小精靈在臉上跳舞。

偶爾輕微的風撫過萬物,當然也撫過男孩,額前的髮絲便也隨之而動。

這是一番很漂亮的光景,瑞茜不得不承認這個男孩很好看。

而德拉科可看不見這些東西,他率先打破這樣的場景:“西奧多,你怎麼在這兒?”

這時男孩聞言才抬起頭,就這一瞬,瑞茜揉進了一抹月光裡,跌進了一片大海裡,男孩的眼睛深邃極了,那一片蔚藍彷彿帶著魔力,吸引著來人,看起來無風無浪的海平麵,靜謐,無言。

又像一塊磁石,然而又處處透露出冷漠,甚至還有一絲,嗯……危險。

瑞茜無言地與少年對視著,瑞茜意識到這樣似乎並不禮貌,隨即說道:“你好,我叫瑞茜格洛裡·埃弗裡。

很抱歉打擾到你了。”

少年點了點頭:“西奧多·諾特。”

然後又低下頭繼續看著,彷彿剛剛的事情並未發生,一切都和剛剛一樣。

瑞茜突然就想到了姐姐的書裡麵那個麻瓜界的詩人的話“名字有什麼關係呢?

玫瑰不叫玫瑰,依然芳香如故”。

他們不會知道這就是故事的開始。

當然德拉科也並不介意這樣的小插曲,他又仰著頭帶著瑞茜走出了亭子,然後又開始了絮絮叨叨。

德拉科:“這是諾特,《純血統命錄》就是他們家族編寫的,你知道的吧,我們兩個家族都在這本書裡。

霍格沃茲快開學了,西奧多這幾天應該會和我們一起補課,馬爾福家不缺房間,我就先邀請他了。”

瑞茜似乎還冇從那片海裡麵緩過神來,她愣愣地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跟著德拉科的腳步。

馬爾福的玫瑰確實遠近聞名,那每一朵都各持風姿,格外鮮紅的瓣間還掛著初晨的露珠,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像是給玫瑰點綴了寶石,花園裡的玫瑰香比剛剛在房間裡聞到的更為濃烈,香甜的味道刺激著瑞茜的神經,姐姐莉莉絲以前最喜歡的花就是玫瑰,她總說玫瑰的顏色亮麗,可以點亮生命。

玫瑰啊玫瑰總是豔麗的,嬌豔欲滴著但又脆弱極了,輕輕一碰,彷彿就會凋零,豔麗的花瓣最終也隻會融進泥土裡。

所以啊,姐姐,即使是玫瑰也不能帶我們走出埃弗裡的詛咒,玫瑰隻是玫瑰。

埃弗裡的詛咒將伴隨一生。

思及此處,她眸子裡的光不禁暗了暗。

當然這冇人知道,冇有任何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