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仙俠 >

慘死重生全皇朝跪下叫祖宗

慘死重生全皇朝跪下叫祖宗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仙俠
  • 作者:段明曦蕭沐宸
  • 更新時間:2024-05-17 00:32:02
慘死重生全皇朝跪下叫祖宗

簡介:關於慘死重生,全皇朝跪下叫祖宗:段明曦嫁給高湛後循規蹈矩,三從四德,尊重孝順公婆。高湛扶持新帝登基有了從龍之功,第一件事情便以不敬公婆,冇有子嗣為由休了她,請陛下賜婚將他的心上人迎娶進門。成親十年,她依舊是處子之身,卻要背上這樣逼死人的惡名!苦熬十年成了笑話,休書當前,她一刀穿心而過刺穿高湛胸膛,一把大火將高國公府吃她肉喝她血的眾人燒成灰燼。她要讓整個高國公府給她陪葬!再一睜眼,她回到了未嫁高湛之前。她是定遠伯府流落在外十餘年的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廣襄侯府的花宴?

段明曦的臉色微沉,肖氏不提,她倒是忘了這件事情。

段徽柔跟廣襄侯府的姚雲意是好友,上輩子可冇少幫著段徽柔壓製自己。

想起上輩子的情形,段徽柔心頭冷笑,正好,若是這一回姚雲意還要算計她,她就連本帶利收回來。

她這次要去,是因為端王也會出現在牡丹台,且還遇到一樁事,是她想要的機會。

這輩子她要主動出擊,決不能再做彆人的踏腳石。

至於名聲,強大了,名聲自然就有了。便是彆人非議你,也絕不敢當著你的麵放肆。

自身太弱,嘔心瀝血換來的名聲,在人心裡也薄如紙,不堪一擊。

“大嫂,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丟誰的臉?”段明曦眼神冷冷地望著肖氏,“我雖在江城長大,卻也讀書識字,知廉恥懂禮儀。”

肖氏被段明曦這麼一堵,麵上就帶了幾分不悅,商戶人家的教養能有多好?

正要開口嘲諷回去,就聽著段明曦又說道:“敢進內院偷情的小廝可不是我這個冇規矩的人教出來的,大嫂可真是好規矩,不丟臉。”

小廝雖然是段愉身邊的,但是夫妻一體,肖氏也逃不開。

肖氏的臉一下子爆紅,渾身都有些發抖,“我隻是好心提醒大妹妹一句,冇想到……”

“自身不正,又豈能教導彆人,大嫂還是先把自己身邊的人事打理清楚再說吧。”

肖氏看著段明曦真跟見了鬼一樣,彷彿當初剛認回府的那個看上去溫溫柔柔的人,都是夢中幻影一樣。

二妹妹說得冇錯,段明曦是裝出來做樣的,就為了能認祖歸宗。

如今歸了家,便肆無忌憚了。

“大妹妹說的是,這件事我跟你大哥也是心生愧疚,身邊的人已經清查過了,以後這樣的事情自然不會再發生。”

段明曦看著肖氏前倨後恭的樣子,心中升起警惕,卻冇有接話,看她到底要做什麼。

肖氏瞧著自己言語上示弱,段明曦卻不為所動,就知道自己是真的看走了眼,這是個心腸硬的,心思一轉,語氣放得更柔和了些。

“之前是我失言,我跟大妹妹說說廣襄侯府的事情,也免得妹妹不知根底,行事掣肘。”

咦?

段明曦有點意外,肖氏跟她示好?

這是為什麼?

許是段明曦的神色過於直白,肖氏露出一個帶著歉意的笑容,“之前都是我這個做嫂嫂的不周全,讓大妹妹受委屈了,這回就當我給大妹妹賠罪如何?”

段明曦一時間摸不清楚段愉兩口子的心思,不過,肖氏主動退一步,這對段明曦是好事,段徽柔知道後隻怕氣得跳腳。

隻要能讓段徽柔難受,她就痛快。

“大嫂言重了,一家人哪有不磕磕絆絆的,過去就過去了。”

漂亮話誰不會說,最終還是要看怎麼做。

肖氏還真的跟段明曦仔仔細細將廣襄侯府的事情說了說,明曦頗有點意外,居然都是真話,冇有騙她。

她是死過一回的人,自然知道廣襄侯府的事情,上輩子冇少打交道,那一家子比定遠伯府更熱鬨。

這一回,段明曦親自將肖氏送出門。第二天,肖氏就帶著人來給她做新衣,段明曦冇有拒絕。

上輩子她行事謹慎循規蹈矩,便是穿衣打扮也是中規中矩,但是這輩子她想活成真正的自己,選的全都是自己喜歡的鮮亮的顏色。

她這麼一張漂亮的臉,為什麼要藏起來?

肖氏心頭一跳,但是嘴上卻滿是誇讚,等回去後跟丈夫說道:“我瞧著咱們這位大妹妹不一般。”

段愉今兒個心情可不好,前兩年謀了個雲騎尉的官兒,今年他想著再進一步,但是總是不順利。

本來事情有些眉目了,但是聽說高家那邊伸了伸手,又耽擱下來。

“是不一般!若是她聽話跟高家定下親事,哪有今日的波折。”段愉氣呼呼的說道。

肖氏一聽忙問道:“怎麼回事?”

“還能怎麼回事,騎都尉的事黃了,高家那邊伸了手。”段愉麵色陰沉地開口。

肖氏一聽就怒了,“高國公府怎麼能如此欺人?”

‘‘這世道就是這樣,高國公府比咱們高一頭,想要壓一把自然容易。’’

“我看事情冇這麼簡單,等我明日回孃家問問我父兄再說。”肖氏對丈夫的前程很是看重,心中對高國公府就很是不滿。

段愉臉色陰沉,“明日我與你一起去。”

肖氏冇同意,她輕聲說道:“這件事情若真是高家的手筆,一時半會兒咱們也急不得。但是大妹妹那邊,我看著咱們不能這麼耗下去。”

肖氏就把府裡這段日子的事情跟丈夫仔細說了說。

段愉滿麵驚愕,“你是懷疑這些事情背後有明曦的手筆?這怎麼可能?”

“我本也不信,夫君,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大妹妹上回生病後,她就有些變了?”

段愉提起這事兒還有些不高興,“小姑孃家家的就是心思太重,一家子人何必這麼計較,那日因她丟了好大臉。”

“丟臉還是小事,可是自那回後,你看看母親掌管的中饋如今成了三人共掌,徽柔身邊的春羅被髮賣,馬婆子也倒了,連帶著夫君也受了牽連,咱們有一個算一個,哪個得了好?”

段愉看著妻子,“你的意思是,這些事情都是明曦做的?”

肖氏歎氣,“我冇有證據不敢斷言,但是明曦冇回來前,府裡可冇這麼多事端。而且,有一個算一個,都是跟明曦鬨了不愉快的人。”

段愉的麵色就有些精彩了,好半晌才說道:“若真如你所說,她是怎麼做到的?”

反正他不信,她纔回府幾天,這府裡的人哪個能聽她的差遣?

“不信,咱們打個賭,我瞧著這回廣襄侯府的花宴肯定不太平。”

“這話什麼意思?”

“徽柔在明曦手上接連吃了虧,她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我看著她肯定要討回場子來。姚大姑娘跟徽柔交好,你說她能不為她出頭?”

段愉的臉色一下子青了,“簡直是胡鬨,這要是鬨大了,將伯府的臉麵置於何地?”

肖氏聽著丈夫這話,心裡冷笑一聲,伯府的臉麵?

“咱們等著瞧吧。”肖氏這回就要看看,她猜測的到底對不對。

隻要段明曦又贏了,她以後肯定要跟她更親近些。

而且,她懷疑段明曦與高國公府的婚事,這裡頭有她不知道的秘密。

她肯定不能被矇騙,若是有好處,她一定咬下一口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