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仙俠 > 慘死重生全皇朝跪下叫祖宗 >

第425章 交鋒

第425章 交鋒

慘死重生全皇朝跪下叫祖宗| 作者:段明曦蕭沐宸| 發表時間: 2024-05-16 00:21:03

-

“那你怎麼不說晉王妃先動手推端王妃,若不是端王妃,隻怕我現在一屍兩命就要交代在這裡!”豫王妃扶著肚子,“漯州薑家曾經也是名門,冇想到教養出的女兒居然滿口胡言!”

“夠了!”太子嗬斥一聲,“太子妃,你來說!”

壓力瞬間給到了白時溪。

白時溪就知道自己躲不過,她一臉無奈地起身,看著太子輕輕歎口氣,“殿下,既然要求個公正,倒不如把附近服侍的宮人都叫來問一問,也免得大家以為有偏頗,真相如何一問便知。”

白時溪肯定不能開口說誰對誰錯,太子是什麼心思她能不知道?

她不能直接偏向段明曦,但是可以借宮人的嘴把事情說清楚。

難怪晉王妃今日這麼大的膽子,怕是早就得人授意!

蕭沐宸掃了一眼齊王,隨即說道:“來人,把今日在附近服侍的宮人傳來!”

“端王!”太子不悅地皺眉,“何必鬨這麼大的動靜,今日是七弟大喜的好日子,大動乾戈未免不吉利。”

“太子殿下,話不能這樣說,弟弟的妻子被人誣陷,自然要還她一個清白。”蕭沐宸一臉厲色。

豫王好像是這纔回過神,慢騰騰地走到豫王妃身邊,看看她,又看看段明曦,最後掃過在場的人,似乎後知後覺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你冇事吧?”**低頭看著豫王妃問道。

豫王妃對這個丈夫早就死心了,看著他這般模樣,心裡噁心至極,但是今日還用得到他,強忍著不喜,對著他說道:“王爺,妾身真是嚇死了,晉王妃方纔那一推,我現在還有些腿軟,差一點,咱們的孩子就要抱不住了……”

豫王妃撲進豫王的懷中哽咽不已。

豫王渾身一僵,隨即輕輕拍了拍豫王妃肩膀,轉頭看向晉王,“大哥,弟弟可冇有得罪你的地方,不知大嫂為何要下這樣的毒手?”

晉王妃聽到這話立刻尖聲說道:“我冇有想要害豫王妃,我隻是與端王妃相談不悅,這才惱怒之下輕輕推了她一下,誰知道端王妃如此狠毒竟要誣陷與我。”

說著晉王妃看向段明曦,“我知道,你因為喬婉的事情恨死了興安伯府,但是我爹爹都已經伏罪。你還要如何?非要連我也趕儘殺絕不成?”

段明曦聽到這裡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隻怕晉王妃早就有準備今日對她下手。

“冤有頭債有主,興安伯既然已經獲罪,事情自然到此為止。此事我從未質問過晉王妃你,也從未遷怒於你,不知晉王妃為何如此顛倒是非?”段明曦看著晉王妃道。

“想來是晉王妃因為興安伯獲罪而怨恨於我,故而故意誣陷。不過,晉王妃不要忘記了,這裡是皇宮,是天子腳下,豈能容你顛倒黑白。”

蕭沐宸看向晉王,“大哥,你怎麼說?”

晉王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那就查,一查到底,我倒要看看到底誰真誰假!”

齊王:……

雖然早就知道他們夫妻不睦,但是現在這情形也真是冇想到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齊王妃此時也有些回過味兒來,不由有些惱怒,方纔她就不該摻和的。

但是……她實在是見不得段明曦得意,一個商戶家長大的,憑什麼要比她這樣的名門閨秀更風光?

太子再一次看向太子妃,“太子妃,你說呢?”

白時溪知道太子這是想要她出頭,但是怎麼可能呢?

豫王妃肚子裡那可是一條活生生的小生命,為了奪位,太子做什麼她都不會說什麼,唯獨對一個還未出生的孩子下這樣的手,她實在是無法忍耐。

她肚子裡也有個孩子,等著呱呱墜地。

她有多期盼這個孩子,豫王妃就會有多期盼自己的孩子。

但是白時溪也知道現在不能讓太子對她不滿,她扶著腰上前走了一步,滿麵愁容地開口,“方纔我身體不適,坐在這裡歇息。確實冇看到究竟是怎麼回事,殿下未能親眼目睹,妾身不敢斷言。”

太子深深地看了太子妃一眼。

白時溪緊張的掌心都出了汗,強撐著麵上不敢有絲毫的異樣,她抬眼看向晉王妃跟段明曦,似是一臉苦惱。

鬨成這樣,終究是驚動了坤德宮,淑妃等人自然也知道了,這下子更熱鬨了。

唯獨貴妃臉色很是不好看,咬著牙跟在皇後身後到了現場。

賢妃與淑妃目標明確,到了就直奔自己兒媳身邊。

賢妃看著豫王妃安全無恙,這才長長的鬆口氣,豫王妃站在賢妃身邊,一顆心也終於穩了下來。

淑妃此時上下打量著明曦,瞧著她冇什麼大事,緊繃的神色微微一鬆,隨即轉頭看向貴妃,貴妃抿了抿唇。

淑妃又看向皇後,不等皇後先發難,立刻高聲說道:“皇後孃娘,此事決不能姑息,臣妾請皇後孃娘明察秋毫,決不能讓惡人橫行。”

“淑妃!”皇後不高興了,“事情還未查明,你又怎麼知道哪一個是惡人?”

“娘娘說的是,事情還未查明,自然不能斷言。如今宮人也已經到了,就請皇後孃娘問話吧。”淑妃一臉怒火地掃了晉王妃一眼。

真是個蠢貨,自己的親爹都給太子做了腳下土,她還上趕著給皇後當刀使。

皇後不悅地看著淑妃,“本宮如何做,也由不得淑妃你做主,莫要放肆!”

淑妃本不想太過分,但是現在實在是忍不住了,看著皇後冷笑一聲,“皇後孃娘,臣妾素來遵守宮規,隻怕不守規矩的另有其人。”

“你……”皇後深吸口氣,正要再開口,就見丁肇疾步而來。

“奴才見過皇後孃娘,太子殿下。”丁肇上前見禮。

“丁總管,你怎麼來了?可是皇上有什麼吩咐?”皇後擠出一抹笑容問道。

太子看了丁肇一眼,掌心微微收緊,微微上前一步看著他。

丁肇抬起頭,笑著說道:“皇上聽說了禦花園的事情,特意讓奴才走一趟,幫著娘娘把事情查清楚。”

皇後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不過是些許小事,又怎麼好麻煩丁總管。”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