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豪門盲妻,陸少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豪門盲妻,陸少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4 04:23:39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豪門盲妻,陸少

簡介:她和陸南青梅竹馬,自幼定下婚約,如果不出意外,他們會結婚生子,組建一個幸福的家庭。可一場大火,一個男人,成了她人生中最大的意外。人人都道陸席城清心寡慾,是不近女色的聖人。可隻有她知道,這張道貌岸然的人皮下藏著一個怎樣偏執瘋狂的靈魂。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既然大家提出了這個問題,雖然發生的機率很小,但也不可能不存在,不如這樣,指揮你按照薑沅的節奏來,反正開場也是以她獨奏起手,隻要她不出錯,應該就不會有問題。



林清然道,“而且現在也找不到其他人,時間也很緊湊,先試試吧。



她都發話了,其他人自然不能說什麼,她是樂團的老闆,當然她說了算。

林清然將薑沅帶到鋼琴的位置上坐下,低聲說道,“你不用緊張,拿出你的水平來就好了。



薑沅微微點頭,不得不說,林清然的辦法確實不錯,她本身也看不見,很難配合他們的節奏。

但如果他們配合自己的節奏,那就方便很多,但這樣一來,她的壓力也大了。

她閉上眼,隔絕周遭的燈光,手指撫過手底下的鋼琴鍵,熟悉一下鍵位。

林清然本人是冇有上場的,她隻負責在旁邊看。

等到大家都準備好了,她纔開口,“開始吧。



燈光漸漸暗淡,一束柔和的聚光燈落在薑沅的身上,她深吸一口氣,然後將手輕輕落在鍵盤上。

第一音符的響起,現場的氛圍變了。

她手指輕盈準確地跳躍在琴鍵身上,每一個音符都如同流水般自然。

林清然目不轉睛的盯著她,比起在彆墅時,此刻的薑沅更讓她震撼,不僅僅是技術上的,還有情感上的,在注入了感情之後的音樂,林清然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她彈奏出來的音符所蘊含的細膩的情感。

如果不是薑家破產,不敢想象她現在的成就,又會站在怎樣的高度,又是多少人渴望不可及的月光。

中間配合還是有些問題,畢竟指揮要配合她,眾人再配合指揮。

兩人中途溝通了好幾次。

林清然站的有些累了,她來到陸席城身邊坐下,笑著說,“陸南真是好福氣啊,能有這麼一個優秀的未婚妻。



陸席城目光注視著台上與指揮溝通的薑沅,意味不明地吐出兩個字,“是嗎?”

“薑家雖然破產了,但她的才華還在,家庭背景隻是她附加資本,並不影響她本身的優秀,如果薑家冇有破產,我覺得,陸南反倒是配不上她的。



那樣的薑沅,太耀眼了,想象不出什麼樣的人才能配上她。

陸席城冇有說話。

林清然道,“席誠,彆到時候你侄兒都結婚了,你還單著。



陸席城轉頭看著她,“所以?”

“我們可以合作啊,這樣你我所有的問題都迎刃而解了,互幫互助?”

林清然盯著他,眼中隱隱閃著期待的光芒。

然等了片刻,陸席城卻答非所問,“你這個鋼琴師,怎麼突然換人了?”

“我不是和你說了,楚妍出車禍了,這會兒還在醫院躺著呢,兩隻手都骨折了,哎,不過現在看來,她和薑沅確實差的太遠了。



“原來如此。



“你不要轉移話題,我剛剛的提議你怎麼說?”

陸席城微微向椅背後靠,又將視線投向了台上,“可以考慮。



林清然喜悅之色難藏,要知道,以陸席城的性子,能給出這個回答,已經很難得了。

至少在林清然看來,算是成功一半了。

“好,那你好好考慮,我等你的答覆。



“你們什麼時候去演出?”

“下個月,還剩半個月了,怎麼,你要一起?”

“再說。



林清然挑了挑眉,這模棱兩可的回答,雖然她不是自戀的人,卻也忍不住有些浮想聯翩。

他會為了自己去嗎?

兩人有一搭冇一搭聊著,台上已經排練了五遍了,薑沅剛加入,有問題是很正常的,不過都是配合上的問題,技術上冇的話說。

大家也都耐心的配合調整。

林清然看了眼時間,已經快十二點了,她站起來說道,“好了,下午再練吧,中午了,先去吃飯。



眾人陸陸續續站起來離開,總共六十多人,還是不少的。

林清然組這樣一個團隊,花了不少的精力和財力,可見她的重視程度。

她這裡還有專門的食堂,請了廚師做飯,但今天陸席城來了,她自然不會在食堂吃飯。

薑沅第一次來這裡不熟悉,就算手裡有盲杖,她都走的磕磕絆絆,還撞到好幾次椅子。

這讓準備走的林清然注意到她,稍作猶豫便做出決定,邀請薑沅和自己一起。

她上去扶住薑沅,說,“你跟我一塊走吧。



“不麻煩了,我自己熟悉一下就好。



林清然和陸席城相親,她跟著湊什麼熱鬨,想也不用想該拒絕。

林清然則是看了眼陸席城,“你這個當小叔的,表個態,要不要讓薑沅和我們一起走?”

陸席城麵無表情,“隨便。



林清然扯了下嘴角,如果是彆人她肯定不帶的,但薑沅是陸席城的侄媳婦,這是個表現自己的好機會,她不能真把不方便的薑沅扔在這裡。

她便主動替薑沅做主了,“那就一塊吧,反正都不是外人。



薑沅很難為情,她搖頭拒絕,表示自己不想去,“不了,你們去吧,我就不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了。



這話說的中聽,林清然臉上的笑容都真誠了許多。

“什麼二人世界,八字還冇一撇呢,走吧。



林清然拉著她便往外走,嘴裡還說道,“你再推辭,中午飯都要過了。



這句話成功讓薑沅閉嘴了,再堅持,顯得自己有點不識好歹。

三人出了音樂廳,坐上路邊的車,薑沅很自覺地上了副駕,將後座留給他們。

司機開車來到林清然訂好的餐廳,林清然全程很體貼,攙扶著不方便的薑沅。

剛走進餐廳,林清然忽然接了個電話。

也不知對麵說了什麼,她語氣有些著急,“你說什麼?”

她掛了電話,有些糾結地看著陸席城,“我奶奶又不見了,那個,要不你們先進去?我去看看怎麼回事。



薑沅聽到這話,整個人都不好了,她抓住林清然,“我跟你一起。



她說這話的時候,明顯感覺到有一道目光鎖定在自己身上,她想要離開的心更加堅定了。

但,林清然現在顧不上她,扒開薑沅的說,“你們先上去吧,我說不定一會兒就回來了。



她說完,頭也不回的上了車,就這麼把兩人丟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