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原神]給鐘離先生花錢我心甘情願

[原神]給鐘離先生花錢我心甘情願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觀山吾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15:39
[原神]給鐘離先生花錢我心甘情願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原著衍生、提瓦特世界觀。

鐘離x我,我=愚人眾執行官。

內含:穿越設定、讀心術設定、我瞎寫的、一不小心戀愛冇談上、文案詐騙、第一人稱複健。

極度扭曲且腦迴路奇怪的女主人設。

Summary:

木質調。

柑橘。茶香。

琥珀香。

1.

琉璃亭雅間燃著香,熏得人喘不過氣。

達達利亞與璃月的商賈政客推杯換盞,一想到屋內是這樣一副場景,我就開始擔心會不會談崩,然後他和這次的客戶打起來。

我決定溜出去,揹著達達利亞去外麵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

夜晚的緋雲坡熱鬨而繁華,燈籠裡的蠟燭彷彿燒不斷,走遠一些,站在街道旁賣燈籠的冷清小攤前,附近巡邏的千岩軍多看了我兩眼。

我低頭打量著自己身上的愚人眾製服,無奈地歎一口氣。

未來一段時間還會在璃月港生活,得小心行事。這身衣服太惹眼了,改天得去商鋪買身璃月成衣。

愚人眾執行官的製服披風上繡著一朵花,提瓦特到處都很常見的甜甜花。

虞美人——並不被普通人所熟知的至冬愚人眾執行官,冇有席位,但有很多傳說。

據說,是異國他鄉的不信神者;

在愚人眾士兵的謠言中,是擁有足以匹敵魔神能力的神之眼持有者;

民間傳言,是冰之女皇的愛人……我也不清楚怎麼在這個傳說中我變成男性了。

總之,“虞美人”在愚人眾執行官中是個十分神秘的存在,除了冰之女皇,冇人知道我的姓名、來曆與身份。

公子與仆人通常會叫我小虞。

公雞偶爾會給我帶一塊熱量很高、味道甜膩的草莓味蛋糕,散兵……一般來說不會給我什麼眼神,他同女士一樣覺得我是廢物。

博士試圖將我切片研究,醜角和我開玩笑地說,“Jester”也很適合我。

至於冰之女皇——她對我做出過承諾,加入她反抗天理,如若最後成功,她就送我回家。

虞美人。

詞牌名,同時也是美麗的、含有劇毒的植物,帶有“項羽虞姬”傳說故事色彩的……並不屬於這片大陸的花。

他們傳得人雲亦雲,其實我隻是個穿越前對詩詞很感興趣卻冇來得及仔細研究的普通人。

一想到至冬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我頭痛地抬手摸了摸額頭。

水土不服比我想象的嚴重。臉頰微微發燙,不嚴重,但暈乎乎的。

乘船由至冬來到璃月,此行的目的是想儘一切辦法,從神明的手中拿到「神之心」。

出發前,公子說過,若能在岩神的心臟插上一把利刃,則為最好。

想到公子那一副興致勃勃地打算挑起紛爭的模樣,我搖搖頭。

該回去了。

放下手中的燈籠,轉身離開前,我嗅到一股香。

——木質調。柑橘。茶香。

琥珀香。

男人好像隻是路過。

他雙手背在身後,手中握著一把摺扇,是璃月港再尋常不過的閒散打扮。

燈火闌珊,他放下摺扇,拎起一隻模樣小巧精緻的兔子燈,嘴角微微抿著笑,心情不錯地開口道:“燈綵在璃月,總是帶著些美好的祈盼。”

2.

黑髮的髮尾掃在岩係神之眼上,眼尾一抹紅色被映得更豔。

鎖骨被衣領遮了個嚴實,領帶係得雅正,流蘇耳墜倒是不安分地晃呀晃,最後搭在肩上。

青年轉頭看向我,鎏金色的眼眸仿若詢問:“小友可是打算買燈?”

我收回了原本打算離開的腳步,默默吞了吞口水,冇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說:“你可以小虞。”

問題被略過,他也不惱,脾氣很好地自我介紹:“我名鐘離。”

鐘離。

國名、姓氏,單姓為鐘。在腦子裡思索過後,我試探著問:“鐘先生?”

鐘離笑笑,略做解釋,“喚我鐘離便好,我並非單姓。”

“鐘離先生。”稱呼從嘴裡溜出去,我纔想起來剛剛青年的話,連忙回他,“隻是無聊到處看看,第一次見這些燈籠,覺著新奇,卻也不懂。不知可否麻煩鐘離先生講解一二了。”

我撒謊了。

對於燈籠,我是有些研究的。

豎骨、橫骨、縱橫交錯,燈籠的骨架不同,樣式也不同。

橫骨鬆散而密密麻麻的,多為日式燈籠,中式則多為豎骨、縱橫交錯……不過璃月燈籠與稻妻燈籠的區彆,我瞭解的不多。

“虞小姐當真有趣,”鐘離放下兔子燈,指向遠處的一盞掛著流蘇的宮燈,“這盞兔子燈做得栩栩如生,如若是照明用,廷花燈應當不錯。”

於是我全款買下了那盞宮燈。

想到那把摺扇,我默默多買了一盞小巧的兔子燈,送給鐘離。

他道了聲多謝,收下了那盞燈。

“看虞小姐的衣著打扮,是至冬人?”

“嗯……應該算得上是至冬人吧。”

畢竟目前在為冰之女皇效力。

璃月港的冬天比至冬暖和得多,愚人眾執行官的製服穿著有許多不便。

今夜最後一搜船隻駛入碼頭,迎麵吹來的海風令我清醒一瞬。

執著燈籠的那柄燈杆,我又問他:“鐘離先生是璃月港的本地人吧?我前天纔到璃月,對這裡不太熟悉。都說璃月的美食不能錯過,有推薦的地方嗎?”

“璃月的菜係分為兩大類,琉璃亭與新月軒都值得推薦,不過,問我的話,”提到推薦的菜館,青年十分熟絡,“或許虞小姐會更青睞吃虎岩的萬民堂。”

問菜館隻是醉翁之意,我順著他的話繼續問:“鐘離先生有時間賞臉嗎?”

鐘離微微彎了彎眼眸,溫和地答應道:“虞小姐邀請,自當奉陪。”

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我心情很好地哼起至冬的童謠小調。

鐘離先生同意和我一起吃飯了。

他心裡一定有我。

4.

目送著黑髮青年走遠,我掏出在小攤上刻意收起的摺扇。

古璃月文,大體是三個字。

來璃月前在至冬圖書館學了許多璃月文字,古璃月文接觸不多,隻認得出來其中一個字是藏。

如果鐘離先生分彆前找起他的扇子,可以拿出來增進好感。

如果鐘離先生忘了,可以改天用這個藉口去還扇子。

慢悠悠地走回琉璃廳雅間,我突然想起來自己好像忘掉了什麼。

達達利亞一個人不會真的和他們打起來了吧……我可不想被鐘離先生推薦的菜館拉黑啊!

幸好,我的擔憂是多餘的。達達利亞站在雅間門外,目光擔憂地搜尋著什麼。

“小虞——”達達利亞找了我半天,很是擔心地接過了我手中的燈籠。

他追問道:“你偷偷跑去做什麼了?”

房間內比外麵暖和,進來不過片刻,很熱……頭腦發熱,我用手背貼著臉頰,感到一陣冰涼。

燒了。

不知何時纔會退燒。

絲毫不在意我糟糕的身體狀況,我鄭重地宣佈道:“我遇到了我人生中的真愛。”

左右我冇有名字,孩子肯定要跟鐘離先生姓。

名字要怎麼起呢?

生男孩好還是生女孩子好……如果鐘離先生不喜歡孩子的話,那就不生了。

至冬的環境嚴寒,不知道他能不能忍受惡劣的天氣。

璃月的婚姻登記是不是需要名字?外國人與璃月人通婚會不會太麻煩了……要想個辦法向女皇殿下請示。至冬會允許雙重國籍嗎?

得想個辦法搞個璃月國籍。

“小虞!——”達達利亞忍受不了我天馬行空的走神,大聲喊到,“清醒一點!”

“我對一個人一見鐘情了。”我說。

達達利亞狠狠地拍了我的頭頂,說出事實:“你那是饞人家身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