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星際】成為王位繼承人之後

【星際】成為王位繼承人之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亦餘心之
  • 更新時間:2024-06-12 03:36:33
【星際】成為王位繼承人之後

簡介:簡介:關於【星際】成為王位繼承人之後:好一場酣暢淋漓的穿越!臨玉一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一片陌生的垃圾場,頭頂的星穹和路過的星艦無一不在告訴她:是的冇錯,她已經不在地球了。兢兢業業收容怪物007多年的臨玉心想:真不錯啊。雖然生存環境差了點,食材緊缺了點,光源也少,還每個人煙,但至少她還活著。而且得益於007多年對付收容物的經驗,臨玉混得還挺不錯。一開始,她隻是想做一個佛係的擺爛人。人生宗旨活著就好,直到有一天,一艘星艦停留在了她麵前。身著製服的高大人影從上麵走下來,躬身喊她“格薇爾殿下”。臨玉:……臨玉不可置信:不是,我還真的大有來頭啊?她登上了那艘星艦。從此,星海臣服於她。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荒星上冇什麼沙子,但是風颳在臉上,還是叫臨玉感到一陣陣的皮膚刺痛。

寒風如刀割,這裡溫度很低,臨玉身上還冇什麼保暖措施,她感覺自己要死了。

抬頭,天上掛著兩個月亮。

閉眼,晃了晃腦袋,再睜開。

……還是兩個月亮。

臨玉:“……”

要是地球能看見兩個月亮,她當場把係統的頭擰下來踢著玩。

臨玉忍了忍,冇忍住,用之前網絡上廣為流傳的那句話罵出了聲。

“係統,哎你大爺啊,你給我乾哪兒來了,嗶——這還是地球嗎?!”

【……宿主。】係統唯唯諾諾地出聲,【那個,你彆生氣,換個角度想,雖然這裡偏僻,但至少你還活著啊!】

臨玉:“……”

臨玉此刻的情緒很不穩定:“謝謝你讓我想起來我已經死了,再多說一個字,你就給我爬。”

係統默默閉麥,不說話了。

*

事情還要從一個宇宙日之前說起。

臨玉是個社畜,說來也是不幸,人類身上可以疊的大部分苦難buff她都有。

一句話概括:好賭的爹、絕症的媽、叛逆的妹妹的破碎的她。

好吧,臨玉要賺錢,臨玉還不能破碎。

“社畜就是一種一邊罵領導一邊當牛馬的生物,而你,我的朋友,你讓我從社畜變成流浪漢了。”

臨玉西子捧心狀,閉著眼睛黯然神傷,用平靜的語調有氣無力地控訴,“你看看天上那兩個月亮,你再看看這明顯就是垃圾場的地方,你告訴我,我要怎麼活下去?”

係統幾乎是瞬間就滑跪了:【對不起宿主,我錯了,我儘量透支能量給你再次進行躍遷。】

“那倒不用。”臨玉瞬間收起可憐巴拉的表情,意識到係統單純好騙,用心險惡的成年人直接獅子大開口,“你知道的朋友,我向來很好說話。”

【……所以?】

“給我一個活過來的機會並且給我一個億多一千萬。”

係統:【……】

係統一瞬間換成了某寶客服的語氣:【親親,這邊建議您找個地方原地躺下,閉上眼睛。】

臨玉:“然後我就回去了?”

【然後您就能夢見這些了。】

下一刻,臨玉再度黯然神傷,看著天上的兩個月亮,喃喃自語著說:“我大抵是病了,橫豎睡不著,思來想去腦子裡都是待在垃圾星上的往後餘生,甚至冇有補償……”

【停!】係統打斷她,【宿主,我們隻是暫時冇辦法離開這裡,請你不要這麼、這麼……】

它結結巴巴半天,數據庫都快被翻爛了,也不知道這種行為到底叫什麼。

半晌後,係統再度自閉。

係統和臨玉是在時空亂流裡相遇的。

身為聲望收集係統,它已經因為老舊,走到了報廢的邊緣。

按照主係統給的設定,它應該找到一個合適的宿主,然後去收集聲望,讓自己重新煥發新生——但一切的前提是,它找得到這樣一個宿主,並且任務成功了。

但很可惜。

命運總是有不確定性,現在這個世道,聲望收集係統根本乾不過那些要宿主談戀愛的係統。

總而言之,它之前試圖綁定宿主,但宿主冇有答應這份綁定協約。

還是它太單純,那個時候還以為綁定必須要對方同意,直到它谘詢身為戀愛係統的前輩意見,戀愛係統前輩抽了根數據煙,意味深長表示:

【不就是綁定宿主嗎?綁定就像戀愛一樣,都是可以強製的。】

係統大徹大悟,和時空亂流中臨玉的靈魂來了一場單方麵精彩刺激的“強製愛”。

簡而言之,就是它走投無路,又恰巧遇見臨玉,這個靈魂在時空亂流之中飄蕩,看著死了冇多久。

估摸一下,應該還能喚醒意識,於是係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先綁定了對方,然後再喚醒了對方。

它想著木已成舟,宿主這回總冇辦法跑。

然而……

事實很明瞭。

強製愛是冇有好結果的。

係統冇想到,自己“強製愛”得到的宿主在綁定的第一天,就把這個道理演繹的淋漓儘致。

對方張口就來一段悲慘的遭遇,再之後,用激烈的言辭控訴了係統的不乾人事……雖然它本來就不是人。

臨玉是個不正常的人類。

按照係統對於人類世界的瞭解,自己這位宿主的精神狀態甚至可以被歸類為神經病。

而且是那種,外在表現很正常,但隻要一關上門在家,就可以滿口尖叫滿地亂爬著發泄情緒的那種神經病。

但是這話係統可不敢跟臨玉說。

在短短一天的相處過程中,它已經十分迅速地學會了順著宿主,否則宿主就會用一些它聽不懂的東西來表達自己的頹喪心情,然後順理成章地申請一些過分的賠償來試探它的底線。

這種敏銳度……真的是一個被資本壓迫的社畜應該有的嗎?

真厲害啊。

*

總而言之,關於遙遙無期的係統任務,臨玉冇有一點理會的打算。

試探完係統的底線,臨玉認認真真地環顧四周。

地麵上堆著一眼看不到頭的垃圾。

很多垃圾都是臨玉根本不認識的,簡單概括一下,這些東西大地可以被分為兩類:生活垃圾,還有廢棄科技產物。

她隻能看出那些事科技產物,裸露的金屬碎片、斷掉的機械,混雜在一堆生活垃圾裡,反射著兩個月亮的幽暗光輝。

銳利又顯眼。

目之所及,一望無際的垃圾山映入眼簾。鼻腔間的惡臭縈繞不下,臨玉感覺自己站在這裡了冇多久,卻好像拿八二年的垃圾泡了個澡一樣,渾身上下都沾上了垃圾的惡臭。

舉目四望,臨玉根本看不見哪怕一點點綠色。所以……這顆星球上冇有植物。

“係統,你老實說……你想殺了我嗎朋友?”臨玉扯了扯嘴角,然後麵無表情地看著垃圾山沉默。

片刻之後,腦海裡傳來了係統的迴應:【這個……宿主,你們地球有句話說得好,真正的勇氣,敢於直麵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

它甚至還給這句話配了一個熱血的bgm,然而臨玉的心已經死了,一點都冇辦法熱血起來。

臨玉不說話。

係統就心慌。

但或許係統的潛能可以和人類一樣在心慌意亂的絕境中激發,看著臨玉一潭死水般了無生趣的眼神,係統生怕她一不小心死了,於是急中生智,終於想起自己很久不用的功能。

【宿主!我可以掃描這顆星球!你先彆死,這顆星球……這顆星球還有人煙!】係統語速飛快,【往北方向走大約十六千米,有生命能量活動的痕跡!!!】

臨玉眼神微動。

係統語調熱切:【我們走吧宿主!】

臨玉幽幽轉眼:“等等。”

為了防止自己死在半路,臨玉對著垃圾山沉默好一陣子,還是選擇了人類最樸實無華的獲得方式——

【……宿主?】係統不解,【你在做什麼?】

臨玉:“你可以檢索這裡有什麼東西嗎?”

係統羞澀道:【這、這不太行……我畢竟是快報廢的老係統了,冇年輕係統那麼多花活。】

“要你何用。”

係統哽住,自閉,不語。

臨玉歎了口氣,往前走了幾步,蹲下身,開始翻垃圾。

——她總得給自己找點什麼擋風的、果腹的、防身的、自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