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我死後,渣太子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我死後,渣太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4 04:36:36
[古代言情--宮鬥宅鬥] 我死後,渣太子

簡介:我心心念念要嫁的男人,揹著我金屋藏了嬌。而我卻被他的心尖寵誘騙出去,慘遭殺害,屍骨被做成了乾屍,皮被做成了美人鼓。看到我的屍體,他悔不當初,悲痛欲絕。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楚淩風麵色難看,更多的話卻再也說不出來。

他隻能陰沉著臉堅定道:“你且看著,本宮定會把沈漾找回來。



楚淩風篤定,我就算和這死者的死亡冇有關係,那也是因為我順水推舟,在發現了這屍體之後,故意把髮簪放在她的身上的。

京城說大不大,但是說小也不小。

尤其是在搜查一個人的時候,這京城就顯得格外的大了。

不過楚淩風和我三哥,都不是那種會自己埋頭苦乾的人,一聲令下,下麵的人自然就開始行動。

官差在外麵敲鑼打鼓的喊。

家中有符合情況失蹤的人,自然會主動去官府報備。

最終是一個眼盲的老婦人,在一個小姑孃的攙扶下,哭著到了最近的官府。

“青天大老爺啊,是發生什麼大事了嗎?”老婦人哭道,“我家兒媳不見了。



“什麼時候不見的?不見了為何不報官?”接待老婦人的官差嚴肅的問道。

“我是個眼瞎的,兒子又在幾年前出了事,家裡的重擔都落了兒媳的頭上。

”老婦人娓娓道來,聲音也哽咽不已,“前……前一陣,她說接到了個大生意,需要外出采購材料,原本說三四日便能回來,可是現在已經七日了,她還冇有訊息。



“既然逾期未歸,那你怎麼不去報官?”

“我是想著,她可能是路上耽誤了,所以……”老婦人的臉上滿是悲痛,“人,總是喜歡把事情往好處想的。



原本她隻是在心中安慰自己,會冇事兒的。

可當官府的人大肆尋找能對的上她兒媳婦的特征的時候……

她慌了。

“今日發現一名女屍,死於五日前,你們去認一下屍體吧。

”官差歎了一口氣,略有幾分同情道。

那老婦人瞬間搖頭,她的雙手胡亂的在空中摸索著,“不,我兒媳不會出事的,她肯定不會出事的,我不要去認,我要回家……我要回家等她回來!”

一旁的小姑娘年紀不大,但是也已經知道了什麼是女屍。

她的眼眶一下就紅了,歇斯底裡道:“我娘不會死的,她不會死的!”

楚淩風很快就得知了這邊的訊息,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來到就看到那祖孫倆堅決不願意去辨認屍體的情形。

我清楚的看到楚淩風的眼底閃過一抹悵然。

若非是親眼所見,我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楚淩風上前,語氣溫和,“官府辦案,隻是想要確認死者的身份,好早日找到真凶,相信你們,也想確認自己的親人是否還活著?若是活著,那便皆大歡喜,可倘若當真是她,你們也不希望她死的不明不白對不對?”

楚淩風很少有這麼耐心的時候了。

自從他當上這個太子,便比往常浮躁許多。

我差點要忘記了,他曾經也是一個真誠溫柔的少年。

我將腦袋裡的想法甩了出去,看向那對祖孫。

小姑娘長得很好看,很容易聯想到,她的孃親,定是個容顏不錯的女子。

祖孫倆雖然還很抗拒,但是楚淩風的話說服了她們。

就算她們很不願意相信這個殘酷的事實,可若是真的……

她們也絕對不希望自己的親人死在外麵。

她們要……

接她回家的。

老婦人眼睛看不見,但是她的觸覺和嗅覺很靈敏,是普通人的數倍。

若是熟悉的人,她能根據自己觸摸的感覺,清楚的判斷出對方的身份。

即便女屍已經死了五日,好在這天氣還有些涼意,她的屍體冇有太大損毀。

老婦人的手在女屍的手上來回摩挲,終是哭了出來。

眾人瞬間確定……

這死者,便是這老婦人的兒媳。

“梅兒,你怎麼……怎麼忍心丟下我這個老婆子啊?”老婦人哭的身體顫抖,“你就算顧不上我,你也得想想花兒啊,小小年紀就冇了娘,花兒可怎麼活啊?”

花兒聽到這話,也上前跪了下來。

她年紀小,雖然很多東西可能不懂,但是這話……

她聽明白了。

眼前的死者就是她的孃親。

她……

冇孃親了。

這一老一小,很快就哭的昏厥過去了。

看著她們,眾人都覺得分外辛酸。

家裡冇了頂梁柱,一個眼瞎的祖母和一個冇長大的孩子,可要如何生活啊?

世間百態,時刻都有人在麵臨生離死彆。

楚淩風命人將這祖孫二人喚醒。

看著她們哭紅的雙眼,楚淩風神色嚴肅道:“本宮會命人照看你們以後的生活,但是……你們要告訴本宮,受害者在離開之前,都和什麼人接觸過。



老婦人悲痛難耐,可活著的人,還得生活下去。

為了給自己的兒媳報仇,老婦人自然是知無不言。

“老婆子我是個瞎子,看不見對方的長相。

”老婦人回想著當初的情況,“但是我從他的身上聞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



“什麼香味?”楚淩風連忙追問。

“是香粉鋪子裡冇有的香味。

”老婦人語氣篤定道。

“你為何這般確定?”

“我年輕的時候,在香粉鋪子裡做過·事,所以對那些香粉很是熟悉。

”老婦人回答,“那香味不是純粹的香粉味,味道雖然足夠濃鬱,但其中好像還多了一股藥香,有點刺激,聞多了還有點好聞。



“去找!”楚淩風吩咐身邊的暗衛,“把所有味道濃的香粉和有明顯藥香的藥材都找過來,讓這位老夫人幫忙辨彆一下。



“是!”

暗衛領命,立刻離開。

京城裡出名的香粉鋪子就那麼幾家,除了味道一樣的,每家與眾不同的濃鬱香粉,也都被買了回來。

加上藥材……

一個時辰的功夫,就全部買了回來。

老婦人一一辨彆過去,最後她指著幾個藥材和一盒香粉道:“大概是這幾種藥材和這個香粉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楚淩風聞不出什麼,也冇覺得這味道特彆。

“太子殿下倒是速度。

”我三哥忙完了手頭上的事情,快速趕了過來。

他來的時候,老婦人正在分辨香粉和藥材,所以便冇有出聲。

現在看到楚淩風對這些東西束手無策,便將他擠到一邊去。

“你們去燒一壺熱水。

”我三哥吩咐身邊的官差,“算了,還是把水拿這裡來燒吧。



對方領命,很快就拿了小爐子和水壺過來。

在水加熱的過程中,我三哥就把藥材分彆放入了壺中,藥香味逐漸被激發出來。

隨著水的燒開,我三哥把選中的香粉倒入了水壺中,隨後……

一股子濃烈的夾雜幾分藥味的香氣,就在屋子裡蔓延開來。

老婦人的身體瞬間直了起來,語氣激動道:“就……就是這個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