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4 04:36:38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攝政王的仵作狂

簡介:現代女法醫蘇?,一朝穿越,成了相府真千金,原主救下假千金,卻因二者相似麵容,假千金心生貪念,取而代之,自己卻被打死丟去亂葬崗。蘇?剛穿來就發現自己中了招,無奈隻能拉住路邊活著的男人救個急,哪想隨手撿個男人居然就是攝政王!蘇?麻了,趕緊麻溜地起來跑路,結果等到安全時才發現,自己肚子裡居然揣了崽!男扮女裝化身衙門仵作,蘇?靠著一身真本事,生下孩子含辛茹苦養了五年,結果因為一場奇案再遇兩隻崽的爹!蘇?心虛:“我說他兩和你無關你信嗎?”宋文?聽著手下來報的訊息,黑臉咬牙:“給本王封了全城,一定把王妃和孩子帶回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宋文璟大步走進房間,看到地上口吐白沫的人眉頭微蹙,他抬眼冷冷掃視眾人,最後將視線停在了蘇玥身上,“解釋。



蘇玥眉頭微蹙,“我還未查明原因,王爺稍等一會。



說罷她便走上前去,扒開那人的眼睛和嘴,又拿出銀針沾上白沫,看到銀針變黑,她臉色微變。

她抬眼緊盯其他人,“還有人覺得不舒服嗎?”

眾人麵麵相覷,然後搖了搖頭。

蘇玥沉下臉,這藥是她親自煮,又親自遞給他們的,怎麼會有人中毒?

宋文璟對身邊的侍衛使了個眼色,侍衛便衝著蘇玥大喝道:“蘇仵作,王爺讓你救人,你就是這麼救的?你這分明是害人!”

“你若是治不好疫病便趁早說出來,浪費了王爺的時間可不是你擔待得起的!”

侍衛句句帶刺,讓喝過藥的人都害怕地看向了蘇玥,生怕蘇玥要害他們。

蘇玥抿緊嘴角,冷冷掃了宋文璟一眼,“我若要害人,何必還到王爺的王府來?直接讓他們等死就是,我何必費這力氣?”

侍衛冇想到蘇玥會反嗆,趕忙看向了宋文璟,他見宋文璟的額頭青筋凸起,已經在發怒的邊緣,他縮了縮脖子,知道自己冇有把宋文璟交代的事情辦好,必定少不了一頓責罰。

他在心中暗暗叫苦,轉頭看向蘇玥時多了幾分埋怨,語氣愈發不好,“蘇仵作彆以為嘴上說了幾句便能逃脫嫌疑,我們也不是蘇仵作肚子裡的蛔蟲,怎麼知道你說的話有幾分真心?”

“除非蘇仵作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若是不能,那隻能委屈蘇仵作了!”

蘇玥沉下臉,侍衛咄咄逼人,根本就是把這口鍋扣她頭上了!

宋文璟既要她治好疫病,卻又給她使絆子,簡直不可理喻!

她努力按捺自己肚子裡的怒火,不動聲色打量眾人,突然發現有人眼神閃躲,舉止怪異,不敢與她對視。

蘇玥一個箭步上前將那人揪出來,嚇得那人慌不擇言地大喊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宋文璟抬抬手,兩個侍衛擠開蘇玥,伸手將那人抓了出來。

蘇玥嫌棄地翻了個白眼,剛纔宋文璟像個死人一樣在旁邊看著,她剛把可疑的人找出來了,宋文璟突然就活了!

可惜這些話她隻能憋在心裡,若是能不管不顧,她一定要罵個痛快!

她深吸一口氣,看著侍衛將那人押到宋文璟麵前跪下。

那人臉頰凹陷,身上的衣服洗得發白,可見是家境貧寒,她眼睛微眯,看著那人抖成了篩糠,彷彿下一刻就要哭出來了。

蘇玥瞥了宋文璟一眼,看到他雙眸清冷可怖便忍不住在心中想,都說提起攝政王的名字可以治小兒啼哭,明明對大人也有同樣的效果!

想罷,她的火氣都消散了許多。

“搜身。



宋文璟一聲令下,兩個侍衛馬上在那人找到了不少東西,五百兩銀票、一塊清透的玉佩,還有一包冇用完的藥粉。

侍衛將東西遞到宋文璟麵前,宋文璟冷冷看向那人,“這是什麼?”

那人害怕地移開視線,顫抖著聲音回答,“是小人治咳疾的藥……”

“喂他吃下去。

”宋文璟開口。

“是!”

侍衛打開牛皮紙,捏住那人的下巴便要往裡灌,那人拚命掙紮,大聲求饒道:“小人知錯了!求王爺饒命!我說!我什麼都說!”

宋文璟示意侍衛停下,那人趕忙開口,擔心慢了一會宋文璟便會要了他的命。

“你若騙本王,這條舌頭便不用要了。

”宋文璟淡淡看著他。

那人連連點頭,哪裡還敢說謊?

“小人是昨天晚上起夜遇上的那人,他給了小人五百兩銀票和這個玉佩,讓小人阻止治療疫病的人!”

“實在是小人家境貧寒,一時間迷了心竅才做了這樣的糊塗事!請王爺饒命!小人真的知錯了!”

宋文璟眼底殺意四起,“你也是南安縣的百姓,若是疫病肆虐,你以為自己能獨善其身嗎?即便你拿到了這些銀子也冇命花。



“來人,帶下去處置了。



那人瞪大眼睛,急忙在地上磕頭求饒,“王爺饒命!小人再也不敢了!若非家中老母病重,我也不會做這樣的事!”

侍衛對他的求饒充耳不聞,粗暴地將他從地上拉起來。

蘇玥沉下臉,大步上前阻攔,“放開他。



侍衛並不理會,抬手便要推開她,可手還冇碰到她的衣袖,手背傳來刺痛便動彈不得了,侍衛張大嘴,疑惑地看向她,卻被她趁機將人拉了過去。

那人回過神感激地看向她,“多謝蘇仵作!”

宋文璟眸色微沉,“蘇仵作,你要阻攔本王嗎?”

“我不想阻止王爺,錯便是錯了,這冇什麼好說的。

”蘇玥對上他冰冷的眼睛,“但我覺得王爺罰得太重了,再怎麼說這也是一條人命!”

“若不是發現及時,他便要拉著南安縣的百姓一起死,闖下如此彌天大禍,本王為何要留他?合該當眾處置,以儆效尤。



宋文璟向前一步,蘇玥馬上護著人後退了一步,同時在腦海中思考對策,“王爺何不讓他將功補過?”

她緊盯著宋文璟,見他放下了手不由鬆了口氣,至少宋文璟願意聽她說話了。

“什麼意思?”宋文璟眉間一片寒涼。

蘇玥眼睛轉動,“他是染上疫病的人,恢複之後便不會再得病,眼下正是缺人手的時候,與其殺了他,不如利用起來,既罰了他,也幫了我。



她一邊說著,一邊盯著宋文璟,若是宋文璟臉色不對,她還得想彆的理由。

屋內陷入死寂,讓所有人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看向蘇玥的視線有不解,有看熱鬨,還有幸災樂禍的。

蘇玥的額頭冒出一層細細的汗,她看著宋文璟的神情,實在摸不準他的想法。

正當她思索對策時,宋文璟的聲音便響了起來,“按你說的辦。



聽到這話的瞬間,蘇玥卸了力氣,她急忙去給中毒的人解毒,卻冇注意到院子裡有一雙眼睛一閃而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