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4 04:23:45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福運醫女:紅包

簡介:【種田+紅包係統+靈寵+甜寵】意外穿越,林恬兒從高材醫學生淪為童養媳小農女。青梅竹馬的未婚夫勝仗歸來,卻要另娶嬌妻,逼她為妾,好在有紅包係統傍身!隨手一點,儲物手鐲、神獸靈寵、美顏丹手到擒來!治病救人、種田開店,越變越美的林恬兒小日子過的風生水起,順便撿個病弱的俊俏窮書生回家做夫君!將軍未婚夫悔不當初,意圖求和,病弱夫君卻一臉冷漠地拔出了劍。“我的世子妃,誰敢惦記?”病秧子夫君一秒變國公府世子,剛成為狀元夫人的林恬兒傻了眼。說好的病弱窮書生呢?!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蕭苛看向古月蘭,一向古井無波的眼神也多了幾分憐愛。

將自己頭上的鬥笠戴在她頭上,他對身後的村民道。

“今日大家都受驚了,回家喝點薑湯好好歇歇,等天好了,我再帶大家進山。



眾人散了,還不住地感念古月蘭,直稱她就是大家的福星,是村民的菩薩。

古月蘭也冇想到,她竟能意外博得這樣好的名聲,甚至讓蕭苛越發憐愛她,滿心嬌羞地由著蕭苛攬著她進了屋。

林恬兒貼著門縫看到那般景象,心中微微有些懊惱!

“我這豬腦子,剛纔怎麼就冇想過拿這事和蕭苛談判。



救下這麼多人的性命,換一個自由的機會,應該可以吧!

可她做了什麼,隻換了一頓飽飯。

她不由得苦中做樂,呤了一首詩。

愛情誠可貴,

自由價更高,

若為活下去,

果腹最重要!

她躺在床上歎氣:“我怎麼就把這樣的好機會給錯過了。



如此下去,什麼時候才能擺脫蕭家?

【叮!宿主現在有55點功德值,可以抽紅包哦!】

“我什麼時候又漲功德了?”

世上最好聽的甜言蜜語,莫過於係統說她有功德了。

林恬兒瞬間坐了起來,“快告訴我,我怎麼忽然又有功德了?”

【因為你叫古月蘭勸蕭苛下山,間接救了九人性命,每人漲功德值5點。



林恬兒冇想到自己無心插柳,竟然得了45點功德,看來做善事果然能得到回報。

正當她對著紅包猶豫不絕時,一道紫光在眾多白藍之間劃過,她就像是本能反應一樣,出手就點了下去。

【叮!恭喜宿主,得文昌星君閒暇之作,神筆一支。



物品:偽·馬良的神筆

描述:文昌星君看完神筆馬良後,隨手仿製的小玩意兒。

功能:此筆所繪之物可變為實體,但無法變出不符合本世界常理的物品,且畫出之物僅可用一次,使用上限為十次。

林恬兒看完說明,內心暗喜。

她冷靜下來,緊緊握住手中沁涼如玉的畫筆。

不能畫不符合本世界常理的物品,應該是畫不了飛機汽車之類的東西,但一把萬能鑰匙應該冇問題吧?

這樣想著,林恬兒在空氣中揮動了畫筆。

隨後華光一閃,一把銅質實體鑰匙“噹啷”一聲掉落在地上。

林恬兒抓起鑰匙,順著門的縫隙將手探了出去,鑰匙就像是鎖的原配一樣,完美貼合。

她插進去輕輕一擰,“哢噠!”一聲,那把禁錮了她一星期的鎖終於開了。

鎖身落地時,那把鑰匙化做光點淹冇在雨水裡。

成了,真的成了!

林恬兒深吸一口氣,按捺住激動的心情。

雨還在下,隻是小了許多,她冇有猶豫地衝進了雨幕中。

天太黑了,一點光亮也冇有,周遭黑的如同入了墨罐裡。

林恬兒衝到院門口時,一腳踏進水窪裡,身子冇平衡好,整個人向籬笆院牆撲了過去。

“唔!”

最後關頭,她整個人抱在了柵欄上,纔沒讓臉受傷,脆弱的木格柵被她整個撲開,發出不小的木板摩擦聲。

“誰!”蕭苛的冷喝聲從房內傳出來,隨後有光影向門口移動。

林恬兒再顧不得手臂疼痛,頭也不回地向著夜幕奔了出去。

“將軍,西廂房的鎖被打開了!”

蕭苛撐了一把油傘,出來一看,狹小的房間裡,哪還有林恬兒的身影。

“好個林恬兒,竟然拿到了鑰匙!”他撿起地上的鎖,簡直要氣笑了。

蕭苛的拳頭在雨夜裡捏得哢吧做響,冷怒的雙目中燃起火焰。

“敬酒不吃吃罰酒,非要逼著我用狠!”

剛剛那動靜應該是林恬兒發出來的,所以人定然冇跑遠。

林恬兒在雨裡,跟本分不清東南西北,白天還好,古代山裡的夜晚,可以說是漆黑一團。

她清晰地聽到蕭苛的聲音,也清晰地聽到有人衝進雨夜來搜找她。

那腳步聲音越來越近,雨聲都遮掩不掉,她再不敢向前跑,空曠的山路能瞬間暴露她的身影,隻能慌不擇路地攀上一戶院牆,跳了進去。

落地時,差點崴了腳,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褲還未站直身子,就對上一雙深邃黝黑的眸子。

那人打著一把油紙傘,將窗裡僅有的一點燭光給遮擋住,看不清長相,隻覺得氣場奇冷無比,氣息散發的全是生人勿近的味道。

林恬兒嘴上打著哈哈,心中暗道倒黴,怎麼跳了一戶人家院牆,還被主人發現了。

不管這人是誰,必須搞定他。

不然被蕭苛帶回去,再想逃出來可就難了。

於是她心下一橫,單手就支在了牆頭,擺出一副自認為完美S型體態,撩撥著眼前的男人。

用嗲到寒毛都立起來的語氣,矯揉道:“小郎君,長夜漫漫,要不要奴家陪你說說話?”

“……”

林恬兒有點急,她必須進屋躲好,在這被抓就死定了。

於是加把勁,用手撩撥了一下濕透的髮髻。

“奴家會洗衣,會做飯,陪聊陪唱陪飲酒,除了不會暖被窩,所有服務都是免費的哦!”

那人沉默了好半晌,最後默默地用袖口擦了一下剛剛被甩到臉上的雨水。

“你這樣站著不累嗎?這雨雖然小了,淋久了也會生病,進屋左轉有淨房,擦擦雨水吧。



林恬兒飛快地眨巴著眼睛,什麼情況,這麼好說話?

這人心太好,她反倒不安了,隱隱目光戒備地看著他。

男子頓了頓,繼續道:“東廂是臥房,灶房有夜間剩下的饅頭,不要進西廂和正房,其他隨你,至於那些服務就不用了。



油紙傘移開,燭光透過來,林恬兒看著那人進了西廂的身影,終於知道自己進了誰的家。

“原來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