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白蛇]漫金山

[白蛇]漫金山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蘇盎
  • 更新時間:2024-06-12 08:11:12
[白蛇]漫金山

簡介:這就是一個妖豔賤貨調戲禁慾小和尚的故事許仙說他喜歡男人,法海說他不喜歡女人,白素貞表示自己隻喜歡和尚內容簡介法海禪師就想渡個劫,坐在金山寺裏等了好幾年也不見白素貞來水漫金山。結果她不光金山不漫,居然懶得連許仙都不想找。法海:我抓了許仙。白素貞:哦。法海:你怎麽還不來漫金山?!白素貞:我又不喜歡他。法海:那你喜歡誰?白素貞笑睨著他,她每天都想睡了這個小和尚。白蛇傳》腦洞,關聯電影電視劇腦洞,可能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杜撰和野史話本子的信口胡謅。作者就是胡言亂語,全無考證,不喜誤入。《漫金山》將於9月30日開V,開殘盎”會勤奮三更,請大家支援~扣蟹~。連載耽美出版古言出版古言《長亭末路》《夫富何求》《尚書大人,打發點咯》xiaoshuo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黑熊本在發呆,此時聽到杯盞墜地以為是打起來了,著急忙慌的化出手中黑風刀,抬著刀柄就要向前衝去,結果抬頭一看老白在看她,又嚇得站住了,口中哆哆嗦嗦的說道:“白,白,白素貞!”

白素貞怎麽了?他又說不出來,隻一味的將黑風刀揮了兩圈,刮禿了身後灰毛狐狸的“頭髮”都不自知。

白娘娘晃盪著腳上的小白鞋懶洋洋的在座上看著,笑得還挺開心,眯縫著一雙剪水似的眼對黑熊精說:“我的兒,都敢叫姥姥名字了?”

黑熊說:“我,我.......”

我了半天也冇“我”出個所以然來。

他從前被白素貞收拾過,收拾的還挺慘,以至於看見了她就跟老鼠看見了大貓,心裏再恨她也還是膽怯。

素貞順了兩下發間的玉釵說:“別慌,名字本來就是讓人叫的。今日不光你能叫,你身後的這一眾東西都能叫。隻是我自來不喜那些不懂長幼尊卑的人,叫完了以後還能不能看到初晨的太陽,便看我的心情吧。”

黑熊精本是聽了響尾的挑唆,得知白素貞妖力不足六成纔敢冒這個險的,此時見她從頭至尾淡定自如,生怕響尾推算錯了時限,一時半會兒又嚇得半天不敢動作。

響尾早知黑熊是個冇出息的東西,眼見著它被白素貞唬的不敢上前,隻能自己率先動手。長裙之下的雙腿忽而變作一條黃綠色的長尾,尾端厚厚的一層角質環,擰動之下便是一陣恍若刀尖刮過石板的巨響。

響尾蛇有劇毒,蛇尾鋒如利刃。但見她尾端猛地一甩,一麵對著白素貞撲來一麵怒道。

“白素貞!老孃今天就要了你的命!!

素貞一見它化了蛇身,當即也祭出了自己的雄黃寶劍。手腕劍花一挽,直朝響尾七寸攻去。

響尾此時化成了巨蟒,山洞內也因著驟然化出的這條巨物劇烈搖晃了起來。

黑熊精心知自己的洞穴怕是保不住了,索性也跟著破罐子破摔,提刀直奔法海禪師而去。

響尾之前知會過他,“開宴”以後她會死死牽製住白素貞,黑熊便去小和尚那裏奪靈芝草。

黑熊精隻道這和尚是個半仙之體,到底道行還淺,便隻帶了四五隻小妖圍了上去。

彼時,法海禪師還在吃飯,金缽裏的米飯隻吃了兩口不到。正不知如何處置纔不浪費糧食之時,正見幾隻妖物對他衝來,便抬起掌風將缽中的大米震起,塞了好些口到它們嘴裏。

妖精們被大米飯打了個暈頭轉向,再一看那和尚,哪裏是好相與的。手中佛珠一出,立時拍散了好些妖的元神。

黑熊精怕白素貞卻並不怕和尚,眼見著自己的“兄弟”被揍的那樣慘,熊目一瞪揮舞著黑風刀便朝著小和尚砍去。

洞內一時混亂不堪,眾妖一擁而上隻管陪著黑熊精衝鋒陷陣,白娘娘則同響尾鬥的難捨難分。隻聽洞中驟然一聲炸響,山洞應聲而裂,是白娘娘也化出了蛇身,同響尾鬥起了法來。

法海禪師擔心素貞有事,也緊跟著她的蛇身躍出,怎奈黑熊一直在他身後窮追猛打,一時又脫不開身。

再說素貞這邊,妖力卻是不如鼎盛之時,幻化成巨蟒已然耗儘了許多妖力。反觀響尾剛剛恢複完全,正是十分得意之時,眼見著白素貞隻拖著它在地上打,心知她定然是上不得天。蛇尾忽地躍起在它的蛇頭前虛晃一招,又在她錯身之際猛然一個翻轉,捲住她的蛇身就要往天上飛。

白素貞看出它的用意,就在響尾緊緊圈住她蛇身的當口又迅速化成人形,靈巧的避開了她的攻勢。

響尾哪裏肯就此罷手,蛇頭俯瀚而下露出兩顆尖利的毒牙,直朝她的身形而來。

響尾的速度奇快,毒牙隻肖一寸便可將白素貞的脖子咬碎,眼見便要得逞之時,又猛然被一道金光狠狠擊中,蛇身也跟著在空中受到一記重創,狠狠摔下地來。

法海禪師祭出了金缽。

響尾未及小和尚手裏居然有仙家法寶,但見那缽高高豎起,竟是要將它收進缽內,整個蛇身都是一震。

響尾的蛇軀隨著法海禪師口中法咒漸快,明顯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劇痛,幾乎淬斷了它的元神。也正是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直在同法海禪師鬥法的黑熊精見狀連忙跑來護她。

哪裏想到,響尾當下便捲起尾巴將黑熊拋到了金缽之內。隨著黑熊精一聲痛苦哀嚎,金缽緩緩落回了法海禪師手中。響尾眼見著黑熊瞬間被化進缽中,嚇得一條蛇尾焦躁亂擺。

她不知道小和尚的缽裏隻能收一隻妖,碩大的蛇身也不敢再朝前靠近,隻蜿蜒在地上盤成一團,以老樹為掩體靜觀其變著。

眾妖一見黑熊精被收了,也嚇得六神無主起來,一時圍在三人之外也不敢再向前逼近。

素貞因方纔受了些傷,此時精神已有些不濟,隻用雄黃寶劍強撐著大半的身子對響尾道。

“鬥也鬥了,鬨也鬨了,黑熊救你你倒是狠得下心將它甩到缽裏,可見這些年你的心也跟著這身兒衣服變了顏色了。你知我不是好相與的性子。隻是你我畢竟在一個山中修煉過,你又是蛇仙上四門護法。我今日便賣妖主一個麵子,放你一條生路。”

響尾不知白素貞話中虛實,但見她一直大口喘氣便有些想乘勝追擊。奈何方纔的金缽威力實在可怕,她的蛇身也被金光重創,若是強行拚命隻怕也落不到什麽好處。

隻是就這麽被白素貞幾句話嚇走了,響尾又覺得不甘心。

周遭的一眾小妖還在傻乎乎的站著,不敢動,也不敢上前。響尾的眼珠在眼圈裏轉了兩轉,突然對著白素貞笑了,說:“那便多謝姑姑了。”

話畢蛇身隨之一轉,竟然真的朝山下的方向而去。

白娘娘一直暗中戒備著,她不相信響尾會這麽輕易的走了,果然見它蛇尾疏而一卷,竟是將近旁小妖捲起數個,猛地朝金缽扔來。

法海禪師隻得化掌為印,以缽相迎。金缽金光乍現,卻是隻攻不收。小妖們的道行淺,碰上金缽便瞬間被散了道行。響尾一見果如心中料想一般,這東西隻能收一隻大妖,蛇身緊跟著拔起數丈之高,再次向白素貞攻來。

兩妖一僧再次扭打成了一團,妖法鬥得天地變色,驚雷碎雨佛光混成一處,震地山間碎石都滑了個七零八落。。

響尾其實也已受了重創,卻一門心思隻要強取那靈芝。

她這次是孤注一擲了。

靈芝草乃是仙界靈草,吃一口就能長百年道行,隻要它能存下一口氣力吞下去,不怕妖身恢複不過來。這般想著,響尾的妖法使得越發凶狠了,一麵瞅準機會襲向小和尚,一麵對餘下眾妖道。

“都愣著乾什麽?百年道行的妖吃了靈芝草都能白得千年的本事,今日這一株,誰有本事拿到便是誰的!”

響尾的一席話正中眾妖私心,冇有任何一隻妖願意常捱苦修白給他“人”做嘍囉。原本僵在原地的妖眾又似打了雞血一般,瘋狂朝著素貞和法海禪師兩人衝來。

白素貞見響尾拚了命,隻能咬牙再次幻化出蛇身與它纏鬥到一處。法海禪師也同時催動金缽和手中佛珠重擊響尾。然而蜂擁而至的餘下眾妖也都殺紅了眼,法海禪師一麵需護住靈芝一麵要看護素貞周全,實難兼顧。

這就是一場十分艱難的僵持戰,料你本事再厲害又如何捱得過一波又一波的眾妖?

法海禪師隻聽素貞悶哼一聲,竟是被其中一隻妖物用長戟刺穿了蛇身,蛇身扭動兩下,再也支撐不住,當即幻化回人形落下地來。

法海禪師當下金缽也不管了,一個縱身穩穩接住素貞,緊接著就地一滾抬掌就震碎了小妖的元神。

響尾等得就是他這一瞬間的失神,就在金缽無人催動降下的那一刻,驟然抬起尾巴猛然向他二人拍來。

響尾的蛇尾常年存留著脫皮所剩的角質,尾端不僅利如刀刃,更含有劇毒。這一記拍下,那就是一招斃命。

響尾以為自己贏定了,然而就在她的蛇尾將要落到他們頭上之際,身體卻疏地騰空,被一條通體碧青的蛇尾捲到半空,重重扯著它的蛇頭撞上了一旁的山澗。

山間碎石四濺,響尾被這一記重擊打得元神都晃了兩晃,再抬眼一看四周,竟是不知何時自空中落下了許多小妖。

這次的妖,來的都不是道行淺的“便宜貨”,她甚至看到了白素貞洞中那隻跟了她九百多年的猴子精。

眾妖落地之後紛紛圍住她的去路,手中利刃妖光陣陣,道行最淺的也有五百年。口中更是隨了白素貞的秉性,張口便厲聲罵道:“cao你大爺的響尾!敢動我們娘娘!老子們今日要扒了你的皮!!”

響尾認得,那些都是白素貞山頭的親衛,是自她入峨眉山苦修以來便一手帶起來的妖。

妖眾中,隻有為首一人並未說話。

他穿著一身青衫錦袍,手持碧青寶劍,長髮隻用一支玉釵半梳著,端的一身的懶散之氣。

他的身子骨好像還不甚好,摔了她以後便化回了人身,倒好似真廢了很大的氣力,一麵劇烈的咳著,一麵睜著一雙風流浪蕩的桃花眼打量她。

繡著四月桃花的白帕被他疊成方帕捂在嘴邊,緩緩掩下口中劇烈的咳嗽聲道:“這個美人兒,夠重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