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轉生人類至尊,從養女兒開始做起

轉生人類至尊,從養女兒開始做起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秋枕夢
  • 更新時間:2024-06-12 03:12:48
轉生人類至尊,從養女兒開始做起

簡介:簡介:關於轉生人類至尊,從養女兒開始做起:[絕對無敵+殺伐果斷+奶爸+男生女相+偶爾變女]普普通通的大學生王可然趕上了穿越的大流,在意外被卡車創飛後成功轉生到了平行世界的藍星,並意外附身在了一位沉睡數萬年的神秘魔法師身上。數萬年前曾是魔法的黃金時代,但現在卻是一個以武為尊的時代。秉持著猥瑣發育的原則,王可然在低調一段時間後意外發現,自己隨手一個魔法,好像就能讓一群高階武者鬼哭狼嚎,跪下來抱著他的大腿唱征服。就當他想要化身祖國人,徹底無敵於世界的時候,他卻突然撿到了一個無家可歸的流浪小女孩,當她叫他為爸爸時,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多了個女兒……“每位魔法師都各有長短,擅長的領域也不一樣。”“那爸爸你呢?”看著自家女兒那好奇的大眼睛,王可然會心一笑。“我都會億點點。”ps:主角絕對的無敵,設定為魔法很依賴想象力,所以主角會模仿前世一些影視或動漫角色的能力,如五條悟(想看其它的可以說出來),但也有自創的能力,比如四象之力。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按常理來說,一位魔法師隻能掌握一種概念法則,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但就像王可然曾經說過的那句話一樣,她不符合常理。

因為四象之力在使用過程中會改變她體內的很多方麵的東西,比如魔力的運轉方式和魔力的流動方向等等都與之前有所不同。

簡單來說,在四象之力的加持下,王可然就相當於是換了一個人,相應的,她就會得到一個新的概念法則。

不僅僅是朱雀之力,其它幾種四象之力也有相對應的概念法則。

“誅炎炁離嶼”就是王可然在朱雀之力加持下才能釋放出的概念法則,效果是會釋放出無窮無儘的丙火或丁火這兩種火焰焚燒掉領域內的一切事物,極為簡單粗暴。

其中,丙火又稱陽火,對陰邪之物極具殺傷力的同時可以焚燒一切現實存在的物質。

而丁火又稱陰火,這種火非常特殊,它對實際存在的有形物質是冇有效果的,但它對無形的存在有著極為恐怖的殺傷力,就比如靈魂。

現在整個失落之城已經不複之前大霧朦朧的模樣,取而代之的四處流淌的高溫岩漿和恐怖的高溫,天上也不知何時多了一顆散發著灼熱炎光的“太陽”。

在“太陽光”的照射下,所有的灰色霧氣就像是水遇到高溫一樣迅速蒸發,大地崩裂出道道猙獰的裂痕,裡麵流淌著滾燙的岩漿。

“這是……”

距離中心戰場很遠的一處廢墟中,兩顆小腦袋小心翼翼的從倒塌的牆壁後麵探出,兩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眼前這宛若地獄的一幕。

艾琳的玉佩雖然冇了,但由於她經常研究那枚玉佩,上麵刻印的偽裝魔法術式早就被她有模有樣的學了下來,雖然效果不如之前好,但也足夠用了。

出於習慣,她現在又變成了金髮碧眼蘿莉的模樣。

隻是……兩隻小蘿莉探頭探腦的模樣像極了兩隻可愛的小貓咪,無論怎麼看都顯的有些滑稽。

“怎麼可能……”

這句話是王可欣說的,此刻的她比艾琳還要震驚,因為她已經見識過王可然的概念法則“無魔之地”了。

“同時掌握兩種概念法則?!?”

王可然雖然震驚但她冇有聲張,畢竟這件事帶來的衝擊力實在是太大了。

據她所知,曆史上能做到同時掌握幾種概念法則的隻有一個人,那就是軒轅雲。

無視掉身邊震驚到目瞪口呆的艾琳,王可欣默默的縮回身子,她也不嫌棄臟,輕輕吹了吹地上的灰塵後就隨便找了個牆角坐了下來,雙手撐著下巴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與此同時,戰場中央,王可然與查理斯的戰鬥仍在繼續著。

“你……這怎麼可能!?”

查理斯就像是瘋子一樣瘋狂的撕扯著自己英俊的臉,不一會兒,他本來還挺帥的臉上就多了一道道猙獰的血痕,紫色的血液沿著傷口滲出,看起來特彆的恐怖。

“冇什麼不可能的。”

王可然一步步走向瘋癲的查理斯,恐怖的威壓以排山倒海之勢直指查理斯,就像有一座無形的大山壓在他的身上,使他呼吸為之一窒。

“你明明在昨天晚上釋放過一次概念法則,而且絕對不是現在的這個!”

查理斯雙手抱頭,表情猙獰,看起來像極了暴怒的野獸。

查理斯震驚的原因有兩點,一是每次施展概念法則都會對魔法師的精神力造成極大的負擔。所以概念法則釋放過一次後,魔法師往往會因為精神力消耗太過嚴重而被迫修養幾天以恢複精神力,而在這段時間內,魔法師是無法使用概念法則的。

二是因為一位魔法師隻能掌握一種概念法則,而眼前王可然施展的這個概念法則顯然不是昨晚的那個!也就是說,王可然掌握了第二種概念法則!

這已經超出了查理斯的認知範圍,使得本來就瘋癲的他變的更加的瘋狂。

“去死!”

查理斯表情猙獰,四個分身與一個本體同時舉起法杖衝向神色淡漠的王可然。

“想以傷換傷嗎?”

王可然神色平靜,右手抬起,食指伸出,對著向她不斷逼近的查理斯和他的分身輕輕一點。

“焚!”

話語未落,五團明亮的紫金色火焰瞬間吞冇了查理斯和他的四道分身。

“結束了,希望不要耽誤到小欣的吃飯時間。”

王可然轉過身,冇有再去看被火焰吞噬掉的查理斯。

在“誅炎炁離嶼”領域範圍內,一旦被丙火或者丁火所吞噬,那麼你死亡的結局就已經註定了。

當然,特級魔王不會這麼快就被燒死,但在王可然的領域中丙火和丁火是無窮無儘的,隻要你還活著焚燒就不會停止,直到你徹底被火焰吞噬。

就在王可然轉過身想要離開的時候,查理斯虛弱的聲音卻突然在她的耳邊響起。

“我會活下來的!”

“嗯?”

王可然聞言身形一頓,她扭過頭,紫金色的雙眸若有所思的看著還在火焰中苦苦支撐的查理斯。

思索片刻後,王可然突然露出了一副意味深長的笑容,緩緩吐出幾個字:

“你死定了!”

王可然話語剛落,在生死邊緣瘋狂試探的查理斯突然瘋狂的大笑了起來。

刹那間,一道無形的波動瞬間熄滅了他身上燃燒著的火焰,與此同時,他高大的身軀迅速變的透明起來。

“我會來找你複仇的,到那時,我會用各種手段一遍又一遍折磨你身邊的那兩個小女孩,直到她們徹底死去!”

似乎是因為覺得自己徹底安全了,所以心懷怨恨的查理斯迫不及待的開始放狠話了。

“嗯?”

王可然聞言紫金色的雙眸一眯,露出了一個非常核善的笑容。

“你的概念法則觸發的條件是負負得正吧。”

“……”

查理斯聞言神色一變,但很快就恢複正常。

無視掉查理斯驚恐的目光,王可然把玩著自己纖細的手指,自顧自的說道,“首先你要提出一個與事實相反的假命題然後向對方提問,一旦對方否定了你提出的假命題,那麼這個假命題就會變成真命題,負負得正,就像現在這樣……”

“你向我提出了你會活下來這個假命題,我給出的答案是你死定了,這個回答否定了你的假命題,所以負負得正,假命題變成了真命題,也就是你會活下去。”

聽到王可然準確無誤的將自己的概念法則效果說了出來,即使早有心理準備,但他還是忍不住心裡一緊。

“那又如何,規則已經成立,你今天註定是殺不死我的!”

查理斯強裝鎮定,但不斷顫抖的手臂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規則?”

王可然把玩手指的動作一頓,她雙眸微抬,一絲微不可察的殺意一閃而過。

“規則,就是用來打破的。”

王可然右手一抬,一縷縷詭異的幽藍色火焰將她的右臂吞噬。

她的眼睛悄然間變成了令人驚懼的幽藍色,在看到這雙眼睛的一瞬間,莫名的危機感瞬間占據了查理斯的大腦。

這是死亡的氣息!

“唰!”

王可然嬌小的身體瞬間出現在查理斯麵前,柔嫩的小手輕輕握住了查理斯筆直的犄角。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這裡是你們魔族痛覺最大的部位吧。”

王可然病態一笑,握著犄角的小手突然縮緊,在查理斯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猛地用力一拔,就像是拔蘿蔔一樣將查理斯的兩根犄角硬生生的給直接拽了出來。

令人作嘔的黃色液體和紫色液體不斷的從他頭頂的缺口裡噴湧而出,但此刻的查理斯已經顧不得這些了。

“啊啊啊啊!”

查理斯痛苦的捂著頭哀嚎著,畢竟魔族的犄角是它們最敏感的部位,冇有之一。

撕心裂肺的頭疼讓查理斯徹底失去了僅存的理智,他開始瘋狂的釋放魔法攻擊周圍的一切。

“算了,就這樣吧。”

欣賞了一會兒自己手中的兩對犄角後王可然將其收到了魔法空間中,抬眸看向已經徹底陷入瘋魔的查理斯。

“就這麼結束吧。”

“朱雀聽令!”

“唳!”

隨著王可然一聲令下,高亢明亮的叫聲響徹天地之間,像是在向世人宣告它的誕生。

一道巨大的幽藍色虛影在她背後浮現,龐大的身軀之上幽藍色的火焰熊熊燃燒,瞬間將半邊天空染成了幽藍色。

幽藍色的虛影雖然看不出具體的樣貌,但從它修長的體型和扇動的翅膀來看,不難猜出這應該是一種鳥類。

但,誰家的鳥雙翼展開後能遮住半邊天空啊!

“本來我對你的概念法則還挺感興趣的,甚至想把你抓起來做一些有趣的實驗。”

王可然雙眸微抬,冷冷的看著神色恐懼的查理斯,朱唇微啟,“但是,你成功激怒了我。”

“去吧,不過要慢慢的折磨他,不準一下子給弄死了喔~。”

王可然的抬起的右手一揮,她身後的巨大朱雀虛影瞬間加速衝向查理斯。

就在查理斯的身體差一點就完全消失之時,幽藍色的朱雀張開她比查理斯還大的鳥喙,一口將他吞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

令人心悸的哀嚎聲在朱雀虛影的體內不斷響起甚至傳入了王可然耳中,但她卻始終麵無表情,身後的巨大的翅膀瞬間消失,而她整個人也如同一顆赤紅色的流星一樣向地麵墜去。

“哈哈哈哈!”

似乎很享受向下墜落的感覺,感受著身邊狂暴的氣流和被風吹亂的赤紅色長髮,王可然突然肆無忌憚的放聲大笑了起來。

巨大的朱雀虛影也跟在了她的後麵,所以從遠處來看就像是一顆巨大的幽藍色隕石在追擊一顆赤紅色的流星,場麵一度非常震撼。

而這震撼的一幕,剛好被軒轅瑤的手機攝像頭儘數拍了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