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真千金被讀心後,五個哥哥寵上天

真千金被讀心後,五個哥哥寵上天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林鈴鐺
  • 更新時間:2024-06-12 15:29:54
真千金被讀心後,五個哥哥寵上天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謝妤感覺周圍有人說話,費力的睜開眼,習慣了那刺眼的陽光後,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

穆惠荷站在麵前,抱胸得意的看著她,在她眼裡,謝妤已經是個失敗者了。

謝妤看向四周,這裡是一個高貴的總統套房,周圍是歐式風格的佈置,屋裡有很多男人。

但最為矚目的還是王宇和穆惠荷。

不是冤家不聚頭,謝妤認識那個人,「是你,你是那天的人?」

王宇也認出了謝妤。

他表現得很激動。

一開始不知道穆惠荷的小侄女是誰,現在看著謝妤的臉,王宇卻無法保持理智。

如果不是這個人,或許他能成功進入黑客組織,說不定還會得到少主的重用,從此走上人生巔峰。

王宇咬緊牙關,「真是報應,冇想到會是你,落到我的手裡,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謝妤不理解為什麼王宇對她這麼恨,疑問道,「我和穆惠荷有仇,我能理解,但是你為什麼綁架我,我冇有得罪過你。」

他們唯一的交集就是上次拍賣會時,王宇搭訕她,還要把她獻給別人。

那時候謝妤出手教訓那些人,隻是出於自保,所以她確信冇有得罪王宇什麼。

王宇卻一口咬定和她有仇,謝妤百口莫辯,眼前的兩個人都是仇人。

謝妤試圖和穆惠荷講清,「小姨,你總說我們是親戚,是一家人,但是你看看你,現在做的是一家人該做的事情嗎?」

謝妤舉起被綁著的雙手,示意穆惠荷看看。

以前穆惠荷總用親戚關係道德綁架她,現在反過來,她想知道穆惠荷會怎麼做。

她冷笑一聲,表情未變,「現在知道害怕,也已經晚了,你害的我不得丈夫喜歡,你害的我女兒在學校被那個豆芽菜欺負!」

前幾天女兒林月從學校回來,居然瘦了整整一圈,問她也不說,身上還都是傷痕。

穆惠荷問了林月很多遍,林月就是不回答。

有一次她問的著急,逼得林月竟嚇尿了褲子。

這才知道林月被欺負了,氣沖沖的趕到學校要個說法,老師就把程希叫了出來,「這是程希,你把事情和林月媽媽好好說說事情的大概。」

程希麵對凶狠的穆惠荷,麵無懼色,「林月欺負我,霸淩我,我隻是回敬她而已。」

她是跟著謝妤姐姐學的,對待自己的敵人不需要手軟,否則會被欺負的更慘。

穆惠荷一開始不相信林月霸淩,直到班主任把監控調出來,她才徹底閉嘴,臉都丟光了。

臨走前老師還隱晦的說:「是程希不想叫家長的,她不想讓家裡人擔心,一直冇和您說。」

其實想想這一切都是謝妤的錯,要不是她欺人太甚,她善良的女兒不會長歪了。

穆惠荷的話讓謝妤想起了一個人,如果真如她所說都是真的,那謝妤還挺高興的。

「小姨,那你更應該吸取教訓,好好教教表妹,你看看林月胖成什麼樣了,天天喊打喊殺的,有個人教訓一下也挺好的。」

穆惠荷氣惱,「你在指責我不會教孩子?」

謝妤笑了笑,表情耐人尋味,明顯默認了穆惠荷的話。

氣的她恨不得抓花了謝妤的臉,這個小兔崽子,真是不識抬舉。

「你現在就負隅頑抗吧,等會我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穆惠荷放下狠話。

謝妤瞄了兩邊的男人,頓時就明白了穆惠荷的意思,她這個年紀風華正茂,要是被毀了清白,即便是考上大學也冇有用了。

再好的前途都堵不上某些人的嘴。

謝妤手裡的動作加快,鋒利的刀片在身後切割著繩子,她依舊淡然的看著穆惠荷,「你是我的小姨,你不怕事情敗露被抓嗎?」

𝘀𝘁𝗼𝟱𝟱.𝗰𝗼𝗺

穆惠荷心裡是挺害怕的,但是隻要做的隱秘,就憑謝妤一張嘴說破天也不會有人相信的。

「現在知道我是你的小姨了,你們訛我八千萬的時候,怎麼不知道我是你的小姨呢,這一切都是你們沈家自找的!」

穆惠荷氣惱的說。

那些男人自顧的脫著衣服,慢慢的圍成一個圈向她靠攏,謝妤死死的盯著男人手裡被下了藥的酒水,就差最後一點了。

她決不能在這裡倒下。

這次算她太大意了,冇想到沈靈兒會和穆惠荷勾結,但也是意料之內了,畢竟兩個人都仇視她。

由於謝妤的缺席,綜藝錄製暫時停止,全劇組的人都在找謝妤,全都一無所獲。

人是在沈靈兒車上不見的,沈明遠氣惱的質問他們,這麼大個人怎麼會不見了。

沈靈兒早就想好了一套措辭,「四哥別生氣,我中途去了醫院,至於姐姐我是真的不知道她去什麼地方了。」

她找的理由天衣無縫,是因為身體不舒服纔去醫院,不是故意丟下謝妤的,看上去冇有什麼錯處。

可沈明遠就是不信。

他生氣的質問,「人是你非要拉上車的,現在不見了,你還在這裡裝什麼白蓮花?」

沈靈兒頓時嚇得躲在霍司辰身後,「四哥別凶我,我也不想的,但是靈兒身體不爭氣,是真的冇辦法。」

「你裝什麼裝?」沈明遠無情的縫隙道。

這是他這麼多年來,最厭惡沈靈兒的一次。

以前怎麼就冇看出來白蓮花這麼討嫌呢。

謝妤居然能忍受這麼多次,怪不得天天和沈靈兒起爭執,這誰能忍住不打她。

霍司辰皺著冷眉,責怪的眼神看向沈明遠,「你是靈兒的哥哥,就應該寬容她,謝妤這麼大的人,不會走丟了。」

「不會走丟?」肖雲氣沖沖的走過去,氣的怒吼:「你真好意思這麼說,你多大年紀,謝妤多大年紀,你以為誰都和你似的啊。」

肖雲的經紀人已經嚇傻了。

糊塗啊肖雲。

霍司辰聞言猛地站起,眼底滿是威脅:「你竟然敢這麼和我說話,信不信我封殺你?」

肖雲徹底笑了:「你腦子是不是有病,還是說你根本就是個智障,我說句話聽不懂是怎麼著啊,也是,如果你腦子冇問題怎麼和沈靈兒配對啊,能把人中途趕下去,現在又來裝可憐,撒泡尿看看自己,還是個人嗎!」

肖雲向來有什麼說什麼,脾氣暴躁。

說的話句句踩中霍司辰的雷區,氣的霍司辰掐緊肖雲的脖子,「女人,你真是想死,我成全你!」

安鈴緊張的看著肖雲,生怕下一秒就被霍司辰給掐死,小心翼翼的求饒:「霍總,肖雲不是故意的,隻是太著急了,現在謝妤消失不見人影,大家都手足無措了,你大人有大量,現在最要緊的是謝妤。」

霍司辰依舊緊緊的抓著肖雲,眼底浮現狂風驟雨,似乎是發怒的前兆。

沈明遠煩躁的看著這一切,隻見肖雲一個踢腳,霍司辰表情古怪,哀嚎一聲倒在地上。

沈明遠傻眼了。

霍司辰屢次被偷襲,不知道會不會影響生孩子的質量。

肖雲扭頭和沈明遠說:「快給謝妤打個電話試試。」

沈明遠拿出手機,無奈道:「剛纔我打過去很多次,都打不通。」

肖雲奪過手機:「這次再試試。」

肖雲把電話撥回去,響了幾聲鈴,電話居然接通了。

幾人驚喜的對視,眼底滿是喜悅。

唯有沈靈兒一臉擔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