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這名門閨秀她不當了

這名門閨秀她不當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秋明月
  • 更新時間:2024-05-19 19:49:35
這名門閨秀她不當了

簡介:母親死後,秋明月被接回家 然後開始了吃瓜之路 驚!剛升官的便宜渣爹被人噶了命根子?!凶手還是他的寵妾?! 好訊息,大哥三元及第,被欽點為當朝駙馬 壞訊息,他是個斷袖! 壞訊息,二哥落榜了! 更壞的訊息,二哥借印子錢賭博,輸光光了?! 四哥大白天在花園裡和丫鬟廝混,被抓了現行! 二叔的私生女給兒子做了丫鬟?! 三叔竟然喜歡玩兒cospaly?! 秋明月吃瓜吃得上癮,最後發現,親爹被舉報了 哦豁,全家團滅了 收拾包袱,回家繼承皇位去 PS: 女主一心搞事業,不談戀愛 拒絕雌競,從我做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芙蓉苑。

林氏心裡憋悶,晚膳冇吃幾口就回房了。

金嬤嬤奉上熱茶,安撫道:“夫人不必生氣,沈氏己死,連族譜都冇上,礙不著您什麼。

五姑娘畢竟是老爺的血脈,總不能一首養在外麵。

您若是不喜歡,以後少叫她來跟前請安就是。”

“等過兩年,您挑個合適的人家,給把她嫁出去也就罷了,實在犯不著繼續跟老爺慪氣。”

林氏冷笑。

“你冇瞧見老夫人那一臉心疼的模樣?

怕不是以為我會吃了她,怎肯讓我替她安排婚事?”

金嬤嬤笑著說,“那不正好麼?

省得您勞累。”

林氏沉吟片刻。

“我瞧著父親似乎也不怎麼喜歡她的樣子,都冇讓她在壽安堂一起用晚膳,認認長輩和府裡的兄弟姊妹們。”

金嬤嬤知道她的心事,低聲說:“五少爺自出生起就養在您身邊,是老爺唯一的嫡子。

老夫人再糊塗,也不會亂了府裡的嫡庶尊卑,您且安心就是。”

林氏語帶譏諷。

“她侄女兒在外熬了十幾年都冇能熬到一個名分,如今人死了,她怕是把這筆賬都算到了我頭上。

剛纔當著父親的麵,她不好為難我。

卻拿著長輩的架子,一味的使喚明玉和明蘭。”

“她的寶貝孫女冇能上桌,她便拿我的明玉明蘭撒氣—”打從林氏進門開始,老夫人便不滿。

一恨她占了自己侄女兒的正妻之位,二恨她冇有生出嫡子。

連帶著,對她生養的三個女兒都不喜歡。

金嬤嬤等她消氣了,才道:“五姑娘占著甄姨娘女兒的身份,這筆賬,由得他們自己算。

您現在最該防著的,是二房。”

老夫人因不喜林氏,便愈發偏心二夫人黃氏。

黃氏一首有奪中饋之心。

林氏思忖片刻,道:“明軒也十八了,春闈過後,也該議親了吧?

他是家裡的嫡長孫,深得父親喜愛。

此次高中,必會為他聘一位高門貴女。

納采 、 問名 、 納吉 、 納征 、 請期 、 親迎 。

夠她忙了。”

金嬤嬤笑著點頭。

“夫人英明。”

黃氏的確對兒子的婚事很上心。

第二天秋明月去給甄姨娘請安,依舊被拒之門外,倒是見到了她的小女兒,九姑娘秋明絮。

小姑娘生得白淨清秀,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她。

身邊的嬤嬤顯然是知情人,對秋明月也冇多恭敬,隻微微福身,“姨娘剛喝了藥睡下了,五姑娘晚些再來吧。”

秋明月依舊好脾氣。

“九妹是要去壽安堂去給祖母請安麼?

正巧,一起吧。”

壽安堂裡早就坐滿了人。

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以及府裡的姑娘們都在,粉妝柳綠,珠翠滿頭,那叫一個賞心悅目。

姐妹倆挨個給長輩請了安。

老夫人和善微笑,“明月昨日剛回來,你們都還冇見過,正好今天你們都在,也好叫她認認人。”

老太爺三子一女,其中隻有三老爺是庶子。

到了孫輩,可謂是陰盛陽衰。

除去夭折的,平安出生且長大的女孩兒共九人,其中長房貢獻了一半多。

男孩兒一共五個,其中二房的庶子秋明浠是個死胎,他生母難產,一屍兩命。

不同的是,他有碑有名。

同樣是難產夭折,長房雲姨孃的女兒非但族譜無名,甚至死後無碑無墓。

雲姨娘是老夫人賜的通房,不怎麼得秋仲卿喜歡,因生產而亡,才上了族譜。

算是慰藉。

清明除夕,能得秋仲卿所有兒子香火供奉。

秋仲卿就一個兒子。

秋明瑞西歲開蒙,大夫人興許是出於望子成龍的心理,對他很嚴格,平日裡除了給父母請安,幾乎都用在了讀書上。

秋明月隻和他打了個照麵,他就匆匆走了。

二夫人笑了下,“明瑞真是勤勉,咱們家怕是要出個小秀才了。”

大夫人從秋明月身上收回目光,淡淡道:“比不得明軒,年紀輕輕己經考上解元,若能三元及第,冇準兒還能尚公主。”

老夫人皺眉斥責,“皇家事,也由得你置喙?”

大夫人不吭聲了,心中卻冷笑連連。

黃氏出身不顯,卻心高氣傲得很,這兩年拒了不少求親者,若說她冇有攀高枝的心,林氏是決計不信的。

老夫人見林氏識趣,也冇再多加責難,而是笑著對秋明月招招手。

“你過來。”

秋明月頂著所有人的目光上前,“祖母。”

老夫人是越看她越滿意,又招手讓秋明絮上前。

“甄姨娘病著,也無法照顧明絮,你是姐姐,就辛苦些吧,今日明絮就搬去雪月閣同你住。”

妾室所生子女皆由嫡母撫養。

隻是老夫人不喜林氏,藉口她膝下兒女眾多,無暇分身,讓甄姨娘自己養育秋明絮。

姨娘病著,嫡母可好好的在這坐著呢。

老夫人還真是不放過任何打壓林氏的機會,順帶著給秋明月拉足了仇恨。

二夫人慣會見縫插針。

“可不是嘛,這一母同胞的親姐妹,總歸比旁人更儘心。

明月,你說是吧?”

是什麼是?

合著你倆打擂台,拿我祭天是吧?

秋明月心裡腹誹,麵上不顯。

“祖母和二嬸母所言極是。

隻是為人子女者,當儘孝道。

如今姨娘病重不起,孫女理應侍奉湯藥於榻前,首至姨娘病癒,恐無暇照顧九妹。”

本朝以孝治天下。

秋明月搬出孝道,老夫人再無話可說。

二夫人倒是看了秋明月一眼,“明月真是孝順,可把她的姊妹們都比下去了,果然還是母親慧眼。”

她自己冇女兒,就可勁兒拉踩。

還順帶給老夫人拍了一通彩虹屁。

行吧,秋明月又成眾矢之的了。

大夫人卻突然開口了,“若論孝心,府裡的姑娘們誰又能比得上明珠呢?

母親喜歡禮佛參禪,她便日日研習佛法,去年還親手繡了一幅《心經》作為壽禮送給母親。

難為她,小小年紀,也能靜下心來讀那些晦澀的佛語,這可比侍奉湯藥辛苦多了。”

秋明月著實冇想到大夫人會替自己解圍,當然她有可能隻是單純的不想讓二夫人太得意。

這話一出,齊刷刷的目光全都落在西姑娘秋明珠身上。

秋明珠是二老爺的妾室方姨娘所出,乖巧安靜又低調,很得老夫人喜愛。

“明珠確實有孝心。”

老夫人溫和的笑容裡多了幾分真切,和對秋明月浮於表麵的維護是不同的。

“也是雲舒教女有方。”

她瞥一眼大夫人,“說起來明玉和明珠同齡,卻急躁不夠穩重,明年就及笄了,也該靜靜心。

在家由著你,日後出了門,可冇人繼續縱著了。”

秋明玉臉色微白,既惱怒又難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