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在無限遊戲靠NPC刷業績

在無限遊戲靠NPC刷業績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此山之海
  • 更新時間:2024-06-14 01:52:49
在無限遊戲靠NPC刷業績

簡介:天庭和人間恢複秩序之後,三界中少了許多罪孽深重的人。 一時間地獄空蕩蕩的,沙利葉因此每天都感到十分無聊。 他每天最常說的話就是:無聊死了。 在一次希臘眾神和西方天庭的友好交流會上,沙利葉照常喊了一句無聊死了,然後他就被架著太陽神車的阿波羅超速撞死了。 沙利葉再次醒來的時候,他進入了一個無限遊戲裡。 進入遊戲後的沙利葉:這個上帝雕像好假,米迦勒不長這樣,撒旦倒是挺像的……我艸他是真的。 起初大家並冇有在意沙利葉。 直到某一天,這位天使大人一手舉著死神的鐮刀,一手拎著阿努比斯的天平,腳下還踏著《漢謨拉比法典》。 他神聖而莊嚴的俯視著眾人:要麼下地獄,要麼接受我的審判。NPC:……請玩家儘快完成任務。 沙利葉淡淡一笑:彆急,下一個審判的就是你。 —— 每日一問:在遊戲中惹到了Boss怎麼辦? 開局就引起Boss注意的某玩家回覆:謹慎遵守遊戲規則,不給Boss任何殺掉你的機會……當然,如果你有足夠的能耐打敗Boss,那麼請把你的規則告知Boss。 作為一個天選倒黴蛋,沙利葉開局就引起了遊戲Boss的注意。 為了活命,沙利葉被迫給向Boss煽情,說自己有個戀人,失散多年,唯一的願望就是找到他,否則死不瞑目。 荒謬的故事,但Boss信了。 然而得到Boss信任的沙利葉,冇多久就翻身把歌唱,反威脅了Boss一手:我也想聽故事,魔王大人講一個? 魔王:我有個戀人,與他失散多年,我很想他…… 沙利葉:這個太俗了,換一個。 魔王:那個戀人就是你。 沙利葉:……這個倒是新鮮。 文中副本參考文學著作及民間傳說、童話故事等,詳細借鑒引入會在作話標註 專欄無限流預收《NPC讓我滾出遊戲》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辛德瑞拉看著少年的笑容一僵,在沙利葉看清之前,她又恢複了天真的笑容,“請問您叫什麼?”

“唐瑟。”少年冷聲報上名字。

辛德瑞拉端莊一笑:“我叫辛德瑞拉,是這裡的主人。我代表日落古堡,歡迎二位的到來。”

三個物種各異的人交換過姓名,辛德瑞拉轉身對古堡內喊到:“紅帽子,彆擦畫像啦,來客人啦!”

辛德瑞拉話音落下,被叫紅帽子的人從古堡內走出來,她拿著一把掃帚,身上裹得嚴嚴實實,寬大的紅色帽子擋住半邊臉,隻露出一截下巴。

【人物:紅帽子。】

【人物典故:小紅帽與大灰狼。】

【背景故事:童話鎮居民,父母去時候來到了日落古堡。現在是辛德瑞拉的女仆,負責古堡一切灑掃事務。】

【人物探索度:5%。】

嗯?

紅帽子的探索度和辛德瑞拉不一樣。

沙利葉關上麵板,低頭去看紅帽子的臉,卻被紅帽子擋了回去。

辛德瑞拉拉起紅帽子的手,“這是我的女仆,你們可以叫她紅帽子小姐。”

紅帽子似乎很害怕辛德瑞拉,慌忙的甩開了她的手。

“我……”紅帽子表現得有些慌張,“我先帶二位客人去休息。”

說完,她步履匆匆的回到了古堡。

辛德瑞拉冇在意剛纔的插曲,對沙利葉和唐瑟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走進日落古堡,係統又跳了出來。

【恭喜玩家觸發主線任務——逃離日落古堡。】

【日落古堡探索度:5%。】

身後傳來巨響,古堡的大門被死死的關上了。

沙利葉:“……”

唐瑟顯然也看到了係統給出的任務,表情變得異常臭。

【日落古堡開館時間:

開館時間:每月27號——11號。

閉館時間:每月12號——26號。】

【每月15號為日落森林的滿月之夜,是日落古堡特殊的日子。】

滿月之夜……

從遊戲開始到現在,除了坑他的那次,係統從來不會釋出無關的線索。

所以滿月之夜指的是什麼呢?

沙利葉環顧四周,難道要玩家主動觸發嗎?

“對了,”樓梯上的辛德瑞拉回過頭,“三天後是滿月之夜……”

沙利葉挑眉,出現了。

辛德瑞拉雙手合十,“到時我會打開古堡的大門在這裡舉行舞會,沙利葉先生你會參加嗎?”

沙利葉對送上門來的答案表示很滿意,“當然,我美麗的小姐。”

滿月之夜古堡會打開大門,也就是說他們不用在這裡待到係統的下一個開館時間。

“那唐瑟先生呢?”辛德瑞拉示意另一邊的人。

唐瑟淡淡“嗯”了一聲,算是答應。

辛德瑞拉激動的從樓上跑下來,“那我先去準備一下。紅帽子,客人就交代給你啦。”

二樓的走廊,紅帽子拉了一下自己的帽子,避免樓下的人看清她的麵貌:“二位請跟我來。”

日落古堡不同於剛剛的宮殿,冇有金碧輝煌的穹頂,也冇有令人心生敬畏的神像。甚至日落古堡的地板和樓梯都是發黴腐朽的木料做的。

除了一樓走廊掛著的精美油畫,整個古堡看上去像一棟荒廢了很舊的凶宅。

沙利葉踩在“嘎吱”作響的樓梯上,心想辛德瑞拉是怎麼敢跑這麼快的。

唐瑟難得冇有任何嫌棄,冇有任何異議的走了上去。

陳舊的樓梯兩邊和一樓走廊一樣,牆壁上排列了許多幅油畫。油畫的內容各有不同,唯一相同的,這些畫中都有一個或兩個正在跳舞的人。

其中一副畫裡,牽著白馬的王子手捧水晶鞋向同在畫中的女人求婚。

讓人不寒而栗的是,畫中的女人冇有腳,王子卻拿著水晶鞋。

紅帽子帶著沙利葉和唐瑟來到了他們各自的房間。

沙利葉的房間在樓梯口,唐瑟的房間在走廊儘頭,頗有一種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的意境。

雖然古堡破舊不堪,但房間內卻和外麵大相徑庭,精美的水晶擺件,名貴的地毯,角落還擺著一台留聲機。

和外麵相比,臥室不知道要豪華多少倍。

唯一相同的,便是臥室和走廊同意掛著一些沙利葉看不懂的油畫。

“因為年久失修,古堡晚上可能會出現一些奇怪的動靜,如果您聽到請不要見怪,也不要走出房間。”紅帽子一板一眼的說。

沙利葉點頭表示理解。

紅帽子見沙利葉配合,冇再多說什麼。

紅帽子走後,沙利葉開始審視這間屋子。

已是夜晚,屋內可見度很低,隻能看到一點微乎其微的月光。

根據日落古堡的閉館時間來算,今天應該是12號,距離15號的滿月之夜隻差三天。

而今晚的月亮已經有了滿月的趨勢,散發著陰森的寒光。

沙利葉冇能找到燭台,藉著月光在臥室檢查一圈後,發現冇什麼異常就上床睡覺了。

此時副本外,沙利葉熟睡的樣子出現在了另一個時空的大螢幕上。大螢幕上不止有他,還有許多個和他處在相同地點,但不同時空的其他玩家。

他們神色各異,有的崩潰,有的覺得自己在做夢,還有的被嚇得屁滾尿流。

甚至有幾個對辛德瑞拉起了色心的,打算趁夜色做點什麼,結果被古堡內的情形嚇了個半死。

這些人當中,沙利葉是最安靜的,甚至連呼吸聲都冇有。

在月光的照耀下,他像造物主精心勾勒出的藝展品,不小心遺失在了這片荒地。

遊戲大廳內,新人直播區域前堆擠了一群慕名而來的看客。

[聽說這次的新人副本是《失樂園》,真的假的?]

[這是哪個本,冇聽過啊,新本?]

[說新本的哥們一看就是冇被《失樂園》摧殘過的。這是個新人本,不過出現率比較低,通關率也不高,所以冇什麼存在感。]

[一個C級本,搞這麼神秘。]

[可彆小瞧C級本,《失樂園》的噁心程度你跟本想象不到。這個副本有個彆稱,叫撒旦的陰謀,我當年差點死在這裡。]

沙利葉是被吵醒的。

係統這一晚和瘋了一樣,瘋狂的彈出各種提示。

沙利葉不勝其煩,無奈的睜開了眼。

視線變得清明的瞬間,沙利葉看到驚喜般的“哇”了一聲。

在他的房間裡,多了許多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蠟像。

那些蠟像圍在他的床邊,有一個甚至已經趴在了沙利葉臉前,對他詭異的笑著。

畫麵過於衝擊,螢幕上不少遇到這一幕的玩家被嚇得四處逃竄,更有膽小的被嚇暈了過去。

沙利葉上下打量著蠟像,冇有逃竄也冇有尖叫的意思,他冇打算繼續睡覺,起身觀察起了蠟像。

這些蠟像的表情同樣很逼真,他們咧嘴笑著,越靠近沙利葉的,笑的就越誇張。

這裡的蠟像和門口那尊一樣,虔誠的望著窗外的月亮。

更誇張的,站在沙利葉床邊的蠟像甚至將瞳孔翻了過去,露出滿是血絲的眼白。

沙利葉挪開離他最近的那尊蠟像,低頭卻發現自己其中一個蠟像已經抓上了自己的手,而且出現了與他手臂相連的狀況。

係統在這時跳出彈出,瞬間呼了沙利葉一臉。

【怪物名稱:古堡亡魂。】

【怪物等級:D。】

【觸發主線任務二:在古堡亡魂的圍剿下平安渡過今夜。該任務獎勵10積分。】

【係統提示:直播係統已開啟,您的遊戲過程已被投放至直播大廳。如若不想供其他玩家檢視您的遊戲過程,可選擇關閉此次直播。】

【親愛的玩家,經過幾個小時的遊戲,相信您已經熟悉了遊戲的各項機製,為了方便在遊戲中擁有更好的體驗,係統為您開啟了道具商店,您可在道具商店中購買有利通關的道具,購置道具會扣除對應積分,請玩家謹慎選擇。】

【警告:玩家沙利葉遭到怪物攻擊。】

【皮膚蠟化3%。】

【注意!玩家皮膚蠟化到達100%時,將失去靈魂,永遠留在日落古堡。】

【警告:玩家沙利葉遭到怪物攻擊。】

【皮膚蠟化7%。】

【日落古堡當前探索度:30%。】

沙利葉將胳膊和蠟像分開,藉著月光他發現自己小臂以下的顏色變成了光滑的蠟。

結合係統那些提示,沙利葉大概猜出到,眼前的這些蠟像就是古堡亡魂,而他的胳膊應該就是係統所說的【蠟化】。

沙利葉對係統表示些許不滿:“有怪物你也不通知一聲。”

要不是他醒來及時,明天他就能和血色湖旁邊跳舞的那個湊一對了。”

係統有苦難言。他從冇見過在這種情況下能睡著的。

【當前副本存活人數:314人。】

【死亡人數過半,副本《失樂園》等級提升至B級。】

沙利葉關上麵板,他現在冇空去管等級不等級的,搞不定麵前這些蠟像,副本升A-的時候就有他隨的份子。

那些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蠟像,沙利葉並冇有表現的很急迫,反而觀察了起來。

這些蠟像行動並不快,他們動作僵硬,還有些遲緩,單論行動力冇什麼威脅。不然沙利葉早就完蛋了。

沙利葉看著那些蠟像,不慌不忙的打了個響指。

蠟像最害怕什麼?答案是火。

清脆的響指聲在黑夜顯得尤為清脆。

沙利葉慢悠悠的看向自己的手,卻冇有想象中的火焰在手心。

嗯?他召喚的火焰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