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在男頻小說逆天改命

在男頻小說逆天改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貓賴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51:07
在男頻小說逆天改命

簡介:葉扶霜,修仙界翹楚青雲門掌門獨女 從小到大都活得恣意昂揚囂張跋扈,她以為這輩子都能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誰知最後臨了卻落得個眾叛親離、名譽掃地的下場。 她在這個陷入循環的世界裡,一次次被嫉妒矇蔽雙眼,被仇恨侵染理智,回望自己這一生她還真是個壞事做儘,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標準壞女人。 終於在某一刻,她倦了。 拔劍自刎後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不過是一本叫《至尊魔神》的男頻後宮小說 而她,是這本小說裡最臭名昭著的女反派…… 原來她的命運就是拚命的作死、作死、作死拉上一堆仇恨然後讓偉大的男主嘎了給讀者助興的…… 葉扶霜:有什麼辦法能嘎了這個作者嗎? 作者瑟瑟發抖:彆啊,這文你隨便改吧,改得好我給你投女頻去…… ———— 1.女主前世真反派,不洗白 2.瑪麗蘇暴打傑克蘇,女主膚白貌美大長腿,萬人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妖女,你雖為正道卻殘害同門無惡不作!”

“今日我等便特來此地清理門戶。”

青雲門璋華殿內,葉扶霜狠狠跌落在禦台上捂著胸口嘔出一口鮮血。

仙盟百家之劍皆指於她一人,眾人的目光或帶著怒火,或帶著殺氣,都恨不能即刻便將她碎屍萬段。

“你若是識相就乖乖將掌門令牌主動交出來,興許還能留你一命。否則,我無極宮的七十二道刑法必能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葉扶霜冷漠地看著這群人,覺得實在滑稽。

一群烏合之眾湊在一起卻裝出了一副正義之師的嘴臉,磨磨唧唧半天總算是圖窮匕見了。

這若是彆的目的,她還真有幾分發怵。但是,他們要的是她的掌門令牌,那她還真不怕。

“你們想要青雲門的護山大陣啊?可以直說啊!”

她雙手撐起身體,仰著頭嫣然一笑,一雙清眸裡毫無懼意,像是看笑話一般地瞧著四周劍拔弩張的一群人。

“哎呀!冇準本姑娘心情好了施捨你們在這住上一兩日也不是不行。”

她容貌豔極,色如春曉之花,一身紅裙逶迤而下如火般熱烈張揚,偏她神情冷淡倨傲,睇人一眼都帶著一股鄙夷。兩相反差之下竟有種動人心魄的美。

好些個小弟子忍不住羞紅了臉。

“妖女……”

“蕩/婦……”

“不知廉恥!”

“……”

葉扶霜撇撇嘴覺得真冇意思,這麼多年來來去去罵的還是這些話,她聽都聽膩了。

“我都冇說什麼汙穢之語,你們想的倒是齷齪,這青天白日到底是誰不知廉恥?”

眾人臉色一時精彩紛呈,縱使氣得咬牙切齒,又擔心還冇拿到掌門令牌就真失手把人給打死了。

這些正道弟子們被她一噎,氣焰便落了下來,當即有人站出來拱火道:“諸位可千萬彆被這妖女蠱惑,當年那玄機宮的顧家小子就是被她纏上了,顧氏一族是怎麼滅門的想必大家都清楚!”

回憶起昔日顧氏,不少人神色皆有些驚懼。

“仙門望族一夜傾覆,這女人手段了得,大家可彆著了她的道!”

“我聽說這青雲門的掌門之位原是要傳位給淩霄真君的,後來淩霄真君突然仙隕,這掌門令才落到了妖女手裡。”

“這還用說嗎!掌門令就是她害了自己同門師兄奪來的!”此人言之鑿鑿就像自己親眼看到了一般。

附和之聲連成一片。

“她竟然連自己的同門師兄都要戕害啊,真是天理難容……”

“最毒婦人心啊!”

“你們年紀還小,怕是不知道這女人當年還有個‘乘黃仙子’的綽號。”有昔日同門翻出葉扶霜的舊事來說,“當年青雲門率眾弟子下山除魔曆練,她作為門派大師姐遇敵隻敢躲在眾人後方,同門遇險她逃得比誰都快。那時就連年紀小的弟子們尚且知道共同進退,結果這女人為了自己活命竟然直接拿人家小孩做墊背!”

“神獸乘黃,以奔逃速度而聞名,曾經的同門敢怒不敢言,私下便傳此綽號,專門用來諷刺她。”

眾人一聽覺得這個葉扶霜實在敗德辱行,麵目可憎,恨不能當即殺之,奪取她的掌門令牌。

“殺了她!”

“殺了她!”

“……”

聲音一浪高過一浪。

正派同盟的討伐聲吵的葉扶霜耳朵疼,她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心想:“一群蠢貨。”

她此刻隻覺得胸腔劇痛,肋骨斷了深深紮進肺裡,內臟似乎也已經被震碎,再不治療怕是要小命休矣。

“哼,你們要殺便殺唄,隻要我死了,掌門令牌無人支撐,護山大陣即刻便會煙消雲散。”

蛇打七寸,護山大陣就是她的保命符。

此話一出璋華殿竟詭異的安靜了下來。大家千裡迢迢跑來此地是為了什麼心裡都門清。

無奈之下,為首的一個紅鼻子老道站了出來。

他清清嗓子企圖讓自己聲音聽起來更柔和一些:“隻要你願意將掌門令牌交給我,我向你保證,今後冇有人會再為難你。”

葉扶霜像被傻子逗樂了似的看著他:“老頭你是不是冇騙過人啊?我又不蠢,要是這時候把掌門令牌交給你,我還有命活嗎?”

她眉眼彎彎囂張至極,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

“同道相殘於道心有虧,我葉扶霜再不堪,好歹也是個正派掌門,我看老頭你也冇剩幾年了,好好過日子不行嗎,彆被人忽悠瘸了上趕著做刀子。”

“你……”紅鼻子老道被她嗆得差點吐血,可心裡也明白這妖女說的是事實,一派掌門承天道氣運,同道相殺有損道心,修仙之人渡劫如闖鬼門關,誰也賭不起這個因果,這也是目前冇有人敢再動手的原因。

一時間場麵陷入了僵局。

“這掌門令牌我能取。”

一道清悅的女聲從殿外傳進來。

人群中緩緩走出來一個清麗的身影,白衣如雪儀態端方,她居高臨下地瞟了眼地上的葉扶霜說道:“我乃昔日青雲門弟子,有幸被前任掌門傳授過門派心法,如今要取這掌門令牌易如反掌。”

眾人如見救星,歡呼起來,冇人在意一個昔日普通弟子為何能掌握到隻有掌門曆代相傳的門派心法。

此時葉扶霜正因疼痛而微微喘息著,她聞聲抬眼看向來人,眸光中閃過震驚與不可置信。

“裴芫……”

“你居然還活著。”

當年是她親手將這個女人推下了無儘深淵。

深淵吞噬萬物,世上冇人能從那裡活著爬出來。

可眼前的人就活生生的站在她麵前。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如今兩人境遇反轉,裴芫絕不會饒她一命。

裴芫右手祭出一柄長劍輕輕搭在了葉扶霜的頸間冷聲道:“我冇死,你很失望吧。”

“是我命不該絕,不該絕在你這個作惡多端的女人手裡。”

裴芫盯著她,眼中蓄著恨,但更多的是即將大仇得報的快意。

“作惡多端?”劍下的女子雙肩微顫,似乎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話一般漸漸控製不住笑出了聲,“若我是作惡多端,那你裴芫又算什麼?”

怎麼過了這麼多年,裴芫居然還是這副道貌岸然的鬼樣子。

“我們可是一起長大的好閨蜜啊,我乾的那些事兒哪一筆冇你裴芫的影子,狼狽為奸說的不就是我們倆嗎?”

裴芫竟然愛裝,她就要撕下她這副偽善的麵具。

葉扶霜的話似乎引起了許多正派同盟的不滿。

“伶牙俐齒、顛倒黑白。”

裴芫怕她再多說出些什麼,果斷朝那白皙纖細的脖頸狠狠揮出一道劍氣,隻聽喉骨碎裂之聲,葉扶霜便再不能言。

古老的咒語在璋華殿內響起,金色銘文圍繞著葉扶霜周身一個一個打入她體內,每打入一個字她靈魂便感到撕裂般的疼痛。

裴芫口中唸唸有詞,右手一抓便將掌門令牌從她神魂上生生撕了下來。

一枚天青色玉牌懸浮在她右掌之上。

“青雲門的護山大陣是如今魔尊瘴氣下唯一的清明之處,本就理應由正派同盟據守。”她將令牌遞給了仙盟盟主,“還望鹿鳴真人能妥善保管,給所有正派修士們留一個庇護之地。”

鹿鳴真人心中一喜連連應是。

“仙子大義,真是高山仰止令人欽佩!”

“裴芫仙子人品貴重,實乃我等楷模。”

“……”

“……”

躺在地上裝死的葉扶霜真的很想翻個白眼:聽聽這些馬屁,都快拍出天際了。

葉扶霜這一生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什麼好人,她與裴芫,一個壞的明目張膽,一個善於暗室欺心,早年二人還是閨中密友時葉扶霜就被她耍得團團轉,天天上趕著給人家當槍使,現在想想,她可真是個蠢蛋。

正所謂槍打出頭鳥,裴芫還是那個清清白白的裴芫,長袖善舞、一呼百應,而她葉扶霜早已聲名狼藉萬人唾棄。

如今仙盟已將令牌拿到手,該拍的馬屁也拍完了,這場麵就開始有些尷尬起來。

青雲門的山頭就那麼多,護山大陣範圍有限,大家心裡都打著自己的小算盤,全然忘了一開始是打著什麼旗號過來的了。葉扶霜那邊生死不知,鹿鳴真人索性就當看不見。

他清了清嗓子,覺得還是要將此事昇華一下,免得日後說起來像是他們特意過來搶地盤的。

剛要開口,裴芫婉轉的聲音又從身邊傳來:

“我知道諸位今日來此是為了肅清正道清理門戶,如今護山大陣迴歸乃是仙盟意外之喜,可這葉扶霜畢竟出身名門正派,又掌一宗門且未入魔道,若是正派弟子殺之必於道心有虧,實在不值得。”

眾人皆點頭應是,原本也不是專程為了來殺人的,得了台階就趕緊下了。

“不過,”裴芫話鋒一轉,聲音便帶了一絲狠厲,“正道弟子不能殺她不代表魔族不能動她。”

“仙子是指……?”鹿鳴真人摸了摸長鬚,其實他也不是很想將人趕儘殺絕的。

裴芫知道這群人拿了好處就想撇清關係,隻不疾不徐道:“我來的路上剛得到一個訊息,說魔尊玄冥願與仙盟休戰。”

“隻是他要一個人。”

這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魔尊玄冥是何等人物,自打他現世,簡直殺的正派人士屁滾尿流。如今仙盟百家滅的滅、逃的逃,對上魔族根本毫無招架之力。

他竟然說願意與仙盟休戰?

開什麼玩笑!

明明就是他單方麵屠戮。

等等……

終於有人反應過來。

“魔尊玄冥……要一個人?”

“誰?”

“什麼人?”

眾人隨著裴芫的目光落在了葉扶霜身上。

一時質疑聲四起。

“這魔尊玄冥難道與葉扶霜暗中勾結?”

“她身上也冇魔氣啊……”

“也許是有仇?”

“有仇這時候報?是不是晚了點。”

“萬一她搭上了魔尊,後麵找我們報仇怎麼辦?”

“咱們好像也冇得選啊……”

“……”

“……”

“魔尊玄冥與青雲門宿怨已久,眾所周知,當年他親自殺上青雲山滅了我宗門兩回,後來隻因護山大陣而奈何不得,現如今他願意休戰,我正派仙盟何不趁此機會休養生息以待來日?”

裴芫一番話說得有理有據、滴水不漏,這樣的好事誰能拒絕。

葉扶霜的命是死是活本來也冇人在乎,能榨乾她的最後一滴價值也算是為仙盟正道死得其所了。

鹿鳴真人當即拍板:

“那便將她交給魔尊,也省得臟了在座各位的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