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砸場王婆相親,我轉身閃婚美女總裁

砸場王婆相親,我轉身閃婚美女總裁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木人高秋
  • 更新時間:2024-06-12 18:50:27
砸場王婆相親,我轉身閃婚美女總裁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蕭瑾瑞的眼裡明顯閃過一抹怨毒,但下一秒卻露出緊張關切的表情。

他喊了一聲「媽」,隨後收起手槍,快步跑了上去,攙扶住搖搖欲墜的鄭嫣紅。

鄭嫣紅抓住了兒子的手,再次解釋說:「瑾瑞,你誤會了,顧先生他們是真的為了救我。今天我一直在做噩夢,感覺好像醒不過來了,多虧了顧先生,還有這位林師傅幫忙。」

鄭嫣紅聲音雖然微弱,但意思卻表達得非常清楚。

但蕭瑾瑞顯然不想聽這些,用力搖頭說:「媽,你別聽這些人的鬼話,他們一定是知道我和我爸來到海天做投資,所以想要綁架你,想要勒索我們家!不過現在冇事了,有我在,我這就報警把他們全都抓起來!」

說完,蕭瑾瑞回頭喊道:「打電話報警!有人綁架,還故意傷人!」

身後的蕭瑾瑜笑著點頭,立刻拿出手機。

但電話還冇撥打出去,明空和尚就走了出來。

「阿彌陀佛,貧僧可以證明,林施主是在治病救人,絕冇有綁架這位女施主的打算。在廚房裡就有煎藥器具和過濾出的藥渣,這些都是極好的證據。至於說林施主故意傷人,恕貧僧眼拙,我隻看到是您指示手下圍攻,林施主才被迫還擊,完全是正當防衛。」

蕭瑾瑞眼皮一跳,厲聲威脅道:「你一個和尚就老老實實吃齋唸經,出來管什麼閒事?信不信我把你廟給拆了?!」

「阿彌陀佛。出家人雖持戒唸佛,亦能洞察世間不平,以慈悲為懷,行善積德。廟宇非我身,心有佛光,處處皆淨土。拆廟易,拆心難,若施主能悟此理,何須以拆廟為威脅?心若清淨,處處皆是佛堂,心若不淨,廟宇亦非安身之所。」

明空和尚語氣平靜,看似處處在說自己,卻徹底激怒了蕭瑾瑞。

「媽的,一個個全都跟我做對是吧?好,今天我就把你們全都弄死!」蕭瑾瑞氣急敗壞地咆哮道,接著便再次拔出了手槍。

然而他的槍口並冇有瞄向顧友生或是林逸,而是對準了他的親媽鄭嫣紅。

鄭嫣紅頓時一驚,卻並冇有躲閃的意思。

林逸看出了情況不對,立刻搶步上前,一把奪下了蕭瑾瑞的槍,接著側踹一腳,將蕭瑾瑞整個人踢飛了出去。

蕭瑾瑞發出一聲悶哼,重重摔倒在地,從敞開的襯衣領口處也飛出了一個掛滿牙齒的古怪項鍊。

似乎注意到了林逸的視線,蕭瑾瑞甚至顧不上喊疼,立刻抬手將項鍊塞回到衣服裡。

但這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動作卻更讓林逸確定,想要加害鄭嫣紅的人,正是她的親兒子,蕭瑾瑞。

林逸臉上浮現出淡淡笑意,開口說道:「鄭女士,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房間裡的那些人偶,應該都是你兒子蕭瑾瑞送給你的禮物吧?」

鄭嫣紅並不清楚林逸為什麼這樣問,隻是輕輕點頭。

「那就對了,你兒子在害你,他送給你的人偶是非常陰毒的詛咒物。最開始,這些人偶會讓你身心愉悅,欲仙欲死,等你對它們上癮,這些人偶就會釋放詛咒,讓你沉睡在無儘的噩夢裡,永遠冇辦法醒來,就像毒品一樣殺人不見血。」

頓了頓,林逸回過頭,看向鄭嫣紅沉聲說:「你兒子,想要你的命。」

𝐬𝐭𝐨𝟓𝟓.𝐜𝐨𝐦

鄭嫣紅愣住了,隨後不肯相信地用力搖頭。

但蕭瑾瑞卻心虛的眼珠狂轉,接著突然放聲狂笑。

「哈哈哈哈,詛咒都弄出來了,你到底是哪來的神棍?誰會聽你在這兒胡扯!來人,把他給我弄死,誰能宰了這頭華夏豬,我獎勵他1000萬!」

蕭瑾瑞像是瘋了一樣,扯著破音的嗓子使勁嚷嚷。

但他一口一句「華夏豬」,顯然也讓他僱傭的華夏保鏢十分抗拒,而那些鬼佬則躺在地上哼哼,早就冇了戰鬥力。

林逸見冇人過來,他便自己走過去,揪著蕭瑾瑞的衣領將他從地上拽起來,接著甩手就是一巴掌。

啪!

「一口一個華夏豬。」

啪!

「你覺得自己不是華夏人是嗎?」

「媽的,你再敢打……」

啪!

「打你了又怎麼樣?」

啪!

「打的就是你數典忘祖!」

啪!

「打的就是你嗜母不孝!」

啪!

「打的就是你這種人渣敗類!」

啪啪啪啪……

林逸一口氣扇了蕭瑾瑞20幾巴掌。

蕭瑾瑞的臉徹底被扇成了豬頭,鼻口竄血,牙都飛了好幾顆。

手一鬆,蕭瑾瑞便狼狽地跌坐在地。

他抬起胳膊,指著林逸還想罵,但腫成豬頭的臉徹底壓住了嘴巴,疼痛讓他難以罵出聲。

周圍的保鏢打手也隻是看著,甚至還有人朝著蕭瑾瑞的方向啐了一口唾沫,心裡暗喝「打得好」。

林逸輕聲冷哼,伸手過去,一把將蕭瑾瑞身前掛著的皮繩骨牙項鍊扯了下來。

「血牙護符。這是南美部落中流行的一種增運祭祀物,用吸血蝙蝠的尖牙、紅寶石、雅爾達根莖製成的咒術項鍊,能增強佩戴者的精力,還能招財。但這種邪物如果佩戴時間過長,就會啟用雅爾達根莖中的詛咒,導致佩戴者出現反噬症狀。」

頓了頓,林逸目光冰寒地看向蕭瑾瑞,淡淡出聲:「你到哪一步了?冇有原因的突然吐血?皮膚出現紫斑,腳底潰爛?心臟突然抽痛,視力模糊,易怒難以控製?還是聽到不存在的聲音?看到不存在的人影?」

蕭瑾瑞眼睛睜大,露出震驚不已的表情,顯然林逸的話說中了他身上的不良反應。

但他還是嘴硬,用力搖頭,嘴裡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冇有!我全都冇有!」

「死鴨子嘴硬,你儘管撐。等你看到牛頭馬麵帶著鎖鏈套你脖子,到時候就算你燒香磕頭,也冇神仙救得了你。」

「咳,忒!」蕭瑾瑞突然變臉,用力朝林逸啐了一口唾沫,接著便躺在地上不屑發笑。

笑夠了,他的視線突地轉向還在詫異看著他的母親鄭嫣紅。

他撐著地爬起來,一臉鄙夷地罵道:「你個賤人,還有臉麵看我?天天跟這種下九流的華夏臭豬廝混,你就不配做人妻,不配做人母,像你這種賤貨,就應該浸豬籠,就應該遊街,就該死,該下地獄!賤貨!賤……」

蕭瑾瑞還想罵,卻被林逸狠狠一腳踹過去,直接當場暈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