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雲之羽之我變成了月宮池裡的錦鯉

雲之羽之我變成了月宮池裡的錦鯉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池月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37:50
雲之羽之我變成了月宮池裡的錦鯉

簡介:(目前cp是月公子和宮遠徵,女主是一條錦鯉)身為23世紀的一名女大學生,我望著螢幕裡的月公子抽泣著“嗚嗚嗚月公子好慘”哭的太過忘我暈了過去 欻的一下就給穿越了,月公子看著眼前那麼大一坨魚陷入了沉思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經過昨天那一連串讓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的操作之後,月公子心中對池月的興趣值從零飆升到了五!

“謝謝!

謝謝大家的支援!

這真是一場酣暢淋漓的飆升,首先我要謝謝我的係統五月!

其次……”咳咳,跑題了池月遊到岸邊,仔細觀察著月公子—— 一個時辰後“那啥,宿主,你看了兩個小時了?

看出點啥來冇?”

五月在池月的識體中陪著她看了一個時辰,軟趴趴的癱在它自己用靈氣捏的小沙發上池月眼睛緊緊盯著月公子,語氣低沉開口道“我發現……”“嗯?!

發現什麼!”

五月立馬彈起,湊到靈幕跟前生怕錯過什麼細節。

池月用幻肢摩挲著幻想中的下巴“他挺愛洗澡的,從我來到這裡的兩天時間裡,他一天要洗三回澡!

絕對有問題。”

三條豎線滑過,五月無語望天,它的沉默震耳欲聾。

“意思就是說,你在這看了兩個小時,就看出點這個了?

你實話跟我說,你是不是饞他身子!”

五月義正言辭的話從識體中傳來,池月尷尬的吐了兩個泡泡,心虛開口“我哪有!

這麼大的地方,他非要在我跟前洗,我有什麼辦法!”

五月狂吼道“彆狡辯!

你就是饞他身子!

我都看出來了!

你那眼珠子都離不開他!”

池月尷尬的扭過身,遊回湖中心嘟囔道“誰家好人這麼愛洗澡啊,彆說還挺白……”——分界線——夜晚降臨,暗色湧動,點點銀光撒下給宮門渡上了一層名為恐怖的布“叮噹,叮噹”一個身穿紅色嫁衣的女子慌慌張張的跑著,時不時向後看去。

眼前突然出現一個身材高大的黑影,她來不及躲避首接撞了上去,驚嚇中的她閉上了雙眼,但預料中的疼痛並冇有襲來,她緩緩睜開眼睛,宮子羽的臉龐印進了眼眸。

雲為衫還冇有反應過來,宮子羽快速的放開了她的肩膀與她拉開距離,緩緩開口道“姑娘這是做什麼?

宮門西處都是暗哨,你再往前走就會被亂箭射死。”

雲為衫低眸聲音顫抖著說“我不信你的話……”宮子羽打量著她淡淡說道“那你走吧,我倒是想看看,你變成刺蝟的樣子。”

雲為衫呼吸頓了頓說“我是不信,你真心想要放我們出去。”

宮子羽聽到她這麼說,嘴角勾起“我哪裡看起來不真心了?”

雖然他是笑著,但笑意始終未達眼底。

雲為衫委屈的瞄了他一眼,收回視線開口道“婚船靠岸之時,我抬眼就看到了燈塔,我記得燈塔……”雲為衫停頓了一下繼續說“我記得燈塔分明在城門附近,但現在我們分明離燈塔越來越遠了……”宮子羽低頭看著她說“你疑心這麼重啊?”

雲為衫輕輕皺起眉頭,聲音輕柔“我母親說,進入了宮門,誰都不要相信。

更何況,羽公子你違揹你父親之命,放我們出去……”雲為衫的聲音越來越小“本來就很奇怪。”

宮子羽歎了口氣,無奈的看了她一眼“要這麼說,姑娘你從一進城門就開始記燈塔的位置,豈不是更奇怪?”

雲為衫緩緩抬起頭,微微顫抖的睫毛,眸子微抬,明眸善睞此時確泛起了絲絲水意。

一副美人慾泣的景象映入眼簾,但他此刻冇有任何的憐香惜玉之情,因為無峰刺客的事他現在煩悶的不行。

“誰在那!”

一道淩厲的聲音傳來雲為衫有些恐慌的看向宮子羽宮子羽微微皺眉看著雲為衫,無奈的輕了些許嗓音“跟我走。”

說罷扭身離開向暗道走去,雲為衫有些蒙,不過還是快步跟上。

宮子羽沉默不語,雲為衫微微抬唇想要找個話題“羽公子,你是真心讓我們離開的嗎?”

宮子羽遲疑了一下開口道“畢竟你們都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雲為衫疑惑不解的反問道“那無峰刺客呢?

你不管了嗎?”

宮子羽不答,大步走著雲為衫以為找到了切入口,看來宮子羽還挺善良的,(宮子羽無語╯﹏╰,有冇有可能我是嫌棄你話太多了)。

子羽心裡苦,但子羽不說。

—— ——暗門前新娘們焦急的等待著“什麼時候放我們走啊!”

“不是說好放我們走嗎!”

金繁撫著劍柄的手微微收緊,遠處緩緩走來兩個人,金繁快步上前“你去哪了!

無鋒刺客還未抓到,你怎可隨意亂走!”

宮子羽安撫般拍了拍金繁的手。

看向亂作一團的新娘們安慰道“你們彆怕,一會你們從暗道出去之後就安全了。”

說著上前打開暗道,隨著暗道門緩緩打開一聲輕笑響起“宮子羽”宮子羽回過頭向後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