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原神:執行官就不能擺爛了嗎

原神:執行官就不能擺爛了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三分之一仙
  • 更新時間:2024-06-12 03:23:45
原神:執行官就不能擺爛了嗎

簡介:簡介:關於原神:執行官就不能擺爛了嗎:“大人,喀萬驛處鍍金旅團的債……”“你去處理。”“我們派去楓丹的新人……”“交給戈爾傑中尉。”“那位攪了我們計劃的旅行者……”“哎呀不是派兩個人過去了嗎,你一個月纔多少摩拉,達達利亞都打不過的人你能行?老老實實收債去!”萊茵擺了擺手,讓手下的討債人退下。“女皇下達的命令都完成了,剩下的事,可就不歸我管嘍。”萊茵將冰鎮日落果汁放在一遝從未看過的任務報告旁,十字星型的眼眸微微眯起。今天也是清閒的一日啊~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消失了。”

萊茵的聲音無喜無悲,似乎並冇把列昂尼德的死亡放在心上。

凝光走上前來,打量著地上的血液:“冇想到,他們會這麼直接。”

她依舊心有餘悸。

居然有人敢潛入群玉閣,暗殺七星。

璃月長期穩定,凝光也從未有過這種經曆。

她又把目光放在萊茵身上:“若不是我今日恰好邀請白先生,這結局,當真不知會朝向何處發展。”

凝光冇想到,暗處的敵人居然這麼心急,白天襲擊了她一次還不夠,在同一天內,還派刺客在夜晚刺殺她。

“不過,若是有機會的話,我希望白先生能留個活口,我也好審問他。”凝光補充道。

萊茵當然無所謂:“可以,隻是那人死後就消失不見,看來是有備而來,就算我不殺了他,他應該也會消失。”

列昂尼德身上的特效自然來自萊茵。

黑色立方體在他的操控下變得大小如同粉塵,掩蓋列昂尼德的蹤跡,將他傳送到彆處。

這樣一來,就算凝光心中已經無比懷疑愚人眾就是凶手,但缺少足夠的特征,也難以鎖定真正的源頭。

畢竟「異端」的力量總是以黑色立方體的形式出現,至於那些黑霧,誰又知道來自哪裡呢?

白駒逆旅內。

列昂尼德喘著粗氣,身上完好無損的衣服被冷汗浸濕,他的眼中滿是慌張,似乎還未從劫後餘生的情景中緩過來。

“我還……活著?”

他瞪大眼睛,打量著周圍地環境。

這是白駒逆旅內最好的客房之一,牆上掛著名畫,桌上擺著青瓷,古香古色的環境告知著列昂尼德,這裡仍舊是璃月。

列昂尼德打量周圍的環境,在客廳的方桌上,發現了一支插在瓶中的玫瑰。

那玫瑰看上去很新鮮,應該是今日換上的。

“這是「異端」大人的房間?”列昂尼德回過神來。

他也清楚,流傳在愚人眾之間,「異端」和「女士」互贈花束的故事,以及他們的一些緋聞。

至少列昂尼德覺得那是緋聞,封鎖了訊息,但在那些無聊的同事之間,兩位執行官的故事已經小範圍流傳了十幾個版本。

他在仔細打量後才發現,在玫瑰的一旁,還放著一張紙,上麵寫著一行字:“辛苦你了,回去休息吧。”

“是「異端」大人留下的?”列昂尼德拿起紙張。

能在這個時候,和他說出這種話的,也隻有「異端」大人了。

……

凝光坐在群玉閣的大廳中,等待自己的下屬將房間打掃乾淨。

“是不是覺得有些晦氣?”看著思索的凝光,萊茵好奇地問到。

畢竟在自己睡覺的房間裡“死”了人,還將血液濺在地板上,不管是誰,心裡都會有些不舒服吧。

“並非如此,白先生。”凝光為萊茵解惑:“我隻是好奇,為何愚人眾突然加緊了對我的襲擊。”

凝光心中不解,她纔剛剛為自己找了人手,就遭遇了暗殺,愚人眾如此頻繁的出手,究竟是為了什麼?

莫非,她這個天權星,早就是愚人眾的眼中釘了?

萊茵低聲問:“你覺得,白天的襲擊和夜晚的暗殺,都是愚人眾所為?”

“嗯。”凝光理所應當地應答。

她倒不是認定了愚人眾,隻是在目前看來,除了那些來自至冬的暴力份子,應該冇有人會對她有這麼大的仇恨,也冇有人能派出那麼多遺蹟獵者和優秀的刺客。

“若不是我,北國銀行早就能在璃月發展地一帆風順,包括愚人眾的各種行動,至冬商人的各類商貿,都是因為我,才被施加了許多約束。”凝光向萊茵解釋。

隨後,她淡淡一笑,眼中儘是冰冷:“既然他們送了我這麼多禮物,雖然還冇抓到足夠的把柄,但我若是不加倍回禮,豈不是失了禮數?”

凝光的鮮紅的眸子中閃過冷光:“愚人眾尚在層岩巨淵給予璃月幫助,那不如就先從商業開始……”

凝光可不會忍氣吞聲,既然愚人眾想對她不利,那她自然會將其奉還。

先是北國銀行,再是愚人眾在璃月的活動,她會加派人手調查那些愚人眾和執行官,一旦他們露出什麼馬腳,哼……

隻要她想,那些至冬人將在璃月舉步維艱。

萊茵看著凝光思索的表情,沉默不語。

可以肯定的是,之後的一段時間,北國銀行應該不會過得很舒服。

“凝光大人,房間已經打掃完畢,隻是,您真的不需要換一間房嗎?”百曉從凝光的房間走出,向她詢問。

畢竟房間裡剛死了人,還留下了血跡,怎麼想都不太舒服吧。

“不必。”凝光緩緩擺手,表示無礙。

萊茵看著兩人的互動,倒是覺得有些好笑。

那些長劍,在接觸列昂尼德的瞬間就變得虛化,隻剩下形狀,卻不能傷人,至於那些血液,也隻是他用鍊金術模擬出的物質而已。

不過,為了模擬血腥味,他還是下了些功夫,至少不是僅僅模擬了顏色和形狀,還加入璃月些許鐵鏽之類的物質。

“凝光小姐,需要我貼身陪護嗎?”萊茵笑道。

“多謝好意,不過他們今日已經對我下手了兩次,兩次都因為白先生而铩羽而歸,想來短時間內不會再出現了。”

凝光婉拒了萊茵的提議,她可不想讓一個男人在夜晚陪在她身邊。

與此同時,凝光也有些懷疑,它剛招攬這位白先生,就遭遇了襲擊,會不會太巧了些。

想到這,凝光好奇地問道:“白先生,可以摘下麵具,讓我看看你的臉嗎?

當然,若是白先生覺得這個要求失禮,那就算……”

“當然可以。”萊茵欣然答應。

“不過,我希望凝光小姐能夠親手摘下我的麵具。”他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這……既然白先生不介意,我來也可以。”凝光雖然奇怪,為什麼萊茵不願意親手摘下麵具,但短時間內也冇有思考太多。

她走到萊茵身前,揚起手,觸碰到了他的臉。

“白先生”的皮膚很細膩,凝光甚至覺得,他臉上皮膚的觸感完全不輸於自己。

但她將手中放在那張銀白色的麵具時,卻突然發現,那張麵具如同長在了臉上一樣,不管她再怎麼用力,也無法將其摘下。

“發現了嗎?”萊茵輕笑著,隻是笑容中有些許苦澀。

“這是我作為‘人’的缺陷,是我身為鍊金造物,而非完美人類的證明,這張麵具長在了我的臉上,拿不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