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遠東之虎

遠東之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貪狼獨坐
  • 更新時間:2024-06-12 03:11:52
遠東之虎

簡介:別人穿越我穿越,別人不是王侯那也是將相!臥槽啊!老子穿越既然混成了土匪!好容易活下來了,回頭看看,結果發現這年月跟誰都不好混啊~張大帥?!冇幾年就咯屁著涼了,他那倒黴兒子帶著麾下數十萬大軍還被兩萬關東軍趕出了東北,自個兒都變囚徒了。跟著太祖?!這會兒太祖還冇起家呢!一個不好那就小命玩完!xiaoshuo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尾高龜藏臉色不變,從副官那裏拿過火柴吧嗒一下給尚英彥點著遞了過去。尚英彥眯著眼睛將煙點著,深深的吸了一口。

“你是尾高龜藏吧?!看在你給老子點菸的份上,老子給你個全屍。”尚英彥眯著眼睛抽著煙,輕聲道:“我zhidào你們日本人喜歡剖腹,ruguo你想要這麽乾我也想見識一下。聽說你們還有‘介錯人’,我倒是想當你的介錯人。”

ruguo尚英彥是日本人,或許這句話會讓尾高龜藏心中感激”“小說章節更新最快。但尚英彥是箇中國人,他這話語中的輕蔑讓尾高龜藏惱怒非常。

尚英彥的意思,分明是想要親手砍下他的腦袋!

“尚師長,我承認我們第十二軍yijing失敗了。但根據《日內瓦公約》我們有權要求戰俘待遇。既:戰俘係處在敵國國家權力管轄之下,而非處在俘獲他的個人或軍事單位的權力之下,故拘留國應對戰俘負責,並給予人道待遇和保護……”

“我保尼瑪了隔壁!”尾高龜藏還méiyou說完,尚英彥便猛然暴喝!

“我大廟鎮那死去的上千百姓怎麽算?!你們這些雜種動手的shihou有méiyou想過他們是無辜的?!臥槽你尾高龜藏的祖宗!老子給你全屍都是看在你個雜種給老子點菸的份上,別他孃的給臉不要臉!”

“尚英彥師長!《日內瓦公約》可是國際公約,這是受到國際……”

“國尼瑪逼!我們總司令沒簽的過的玩意兒那就是廁所裏的紙!”尚英彥眯著眼睛冷然道:“那shime狗屁公約跟老子一毛錢guānxi也méiyou,宰了你們這些雜種纔跟爺有guānxi。”

“我個人可以任憑你們處置。但我希望我的部下們可以獲得戰俘的待遇……”

“放心!他們一個也活不了。”尚英彥嘿嘿的冷笑,指著那一群日第十二軍的軍官和士兵們道:“這裏的,有一個算一個。手上都沾了我們中國人的血。”

“刀子抽出來了。你們就應該想到會有今天。老子經過大廟鎮的shihou,就對天發誓一天不宰光你們這些雜種、不乾掉你這雜碎老子一天不回帝都!”

尚英彥眯著眼睛,那眼中的寒光微微射出。一時之間竟然讓那些日軍士兵們膽寒。

“不要以為那些跑掉的第十二軍的人就冇事兒了,我們總司令yijing下了命令:隻要是你們第十二軍的,一個不留全部都宰掉。黃泉路上你們等等,鐵定能看到他們和你們會合。”

尾高龜藏臉色慘白,顫抖著嘴唇半響後才輕聲道:“難道就méiyou迴旋的餘地了嗎……難道尚師長就不怕給你們總司令招來非議嗎……”

尚英彥不說話。冷笑的抱著胳膊看著尾高龜藏。直把後者看的渾身汗毛直立!

“這根菸抽完,ruguo你們還méiyouziji動手我說不得就得幫你們一把了……”尚英彥眯著眼睛,狠狠的吸了口煙。

卻見那沾著血漿的煙一下子燒去了一大截。眼見就要燒冇了。尾高龜藏zhidào,尚英彥這是要逼著他們去死。

其實從被包圍的shihou,尾高龜藏便zhidàoziji在劫難逃了。但他還是想要努力一下,即使不為ziji也為那些第十二軍的日軍士兵。

一根菸很快燒完了。尾高龜藏還méiyou吱聲。尚英彥目光一凝。對著身後的漢子們做了一個手勢。

“噠噠噠……”一陣槍聲響起,上百支虎式突擊步槍對著這些日軍的殘部直接開始了掃射,這些日軍甚至都méiyou反應過來便被掃倒。

而這些火力卻怪異的méiyou傷害到尾高龜藏和他身邊的翻譯,那翻譯早就被嚇的直接趴在了地上不住的顫抖著。而他身後則是成片的屍山血海。

“馬鹿野郎!!”尾高龜藏紅著眼睛怪叫一聲,抽出指揮刀來便撲向了尚英彥!

“都別動手!老子要親手宰了這雜碎!!”尚英彥早就防著他這一手了,怒吼一聲便反手架住尾高龜藏的指揮刀,狠狠的一腳踹在了他的懷裏。

尾高龜藏雖然是陸軍出身,但就近身搏殺能力來說如何nénggou及的上屍山血海裏殺出來的尚英彥?!卻見老尚一腳踹翻了尾高龜藏。將他的指揮刀卡死在地上收起了起來。

幾個警衛連的漢子隨即上來直接將尾高龜藏提了起來,尚英彥冷冷的看了尾高龜藏一眼從他的口袋裏拿出火柴。

“把這雜種轉過去。讓他看看那些死掉的雜碎!”尚英彥冷然下令,隨後一把將那瑟瑟發抖的翻譯官提起來。

卻見這翻譯官竟然尿褲子了,老尚不由得哈哈一笑。

“把老子說的話,一字一句的翻譯給他聽。少了一個字,老子剁你一根手指頭!mingbái麽?!”這翻譯官趕緊如小雞啄米般的點頭。

這會兒他完全忘記了這尚英彥可是yidiǎn日文都不懂的,他就是不翻譯過去老尚肯定也不zhidào。不過嚇壞了的他,根本不敢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而當他轉過頭來的shihou,那種襲滿內心的恐懼更深了!他看到一隊隊的第五師戰士們拿著刺刀便開始收拾那些躺在地上不斷哀嚎的日軍士兵。

méiyoufènnu,méiyou憐憫,也méiyou恐懼。他們就像在做清潔工作yiyàng,一刀刀的將這些日軍的喉管劃開。在確定死了之後,再找下一個。

這是高效的、完全冷靜的屠殺!而且看著這些戰士動手的隨意,便zhidào他們冇少乾這件事情。事實上也是,在曆次戰鬥中第五師可冇少乾這種事情。

尤其是現在第五師可是整個第二軍中抽調出來的精銳老兵,把日本兵屠掉這種事兒他們早就熟悉無比了。

“馬鹿野郎!!你這個野獸!你這個魔鬼!!你殺了我吧……”尾高龜藏看著一個個都日軍士兵就這麽像是野狗yiyàng的被屠宰掉,高聲大叫了起來。

尚英彥掃了那翻譯一眼。翻譯不敢怠慢趕緊將尾高龜藏的話全數給尚英彥翻譯了過來。而zhidào了尾高龜藏的意思後,尚英彥不過是冷然一笑。

“你zhidào心疼了?!你zhidàoshime叫殘忍了?!你也懂罵人野獸?!臥槽尼八輩兒祖宗!那些死在大廟鎮的老百姓呢?!”

“你們這群畜生是怎麽對待他們的?!砍頭、剖開肚子!拉出腸子!把孕婦砍開肚子!孩子給拿出來亂刀挑死!!”

尚英彥咬著牙一字一句的對著尾高龜藏狠聲道:“你個雜種當時怎麽冇覺著ziji是畜生?!給老子翻譯過去!!少了一個字老子扒了你的皮!!”

這翻譯一個激靈,一個字都不敢少的給尾高龜藏翻譯了過去。聽著尚英彥的話。尾高龜藏臉色蒼白。

他想到了ziji所下達的那些軍令,他想到了那些被他砍去手腳扔到大鍋裏煮的人。他在這麽做的shihou,méiyou想過ziji也會遭遇這樣的一天。

“你們中國人不是講‘以德報怨’嗎?!我願意悔過……我願意道歉……我請求你……”尾高龜藏最後的一絲防備也崩潰了。

“第一、我們冇說過shime**以德報怨,那是傻逼說的。我學到孔老二的原話是:以德報德,以直報怨!說白了,你要是來講道理的老子就講道理。你想要變身雜種,老子不介意告訴你我可以比你做的更畜生!”

翻譯說了尾高龜藏的話給尚英彥後。尚英彥笑的更是開心。抬起頭對著那些打掃戰場的漢子們吼道:“割了他們的**和腦袋!這些雜碎都害過大廟鎮的姑娘,既然那**管不住就幫他們全割了!塞在他們嘴巴裏,告訴他們下輩子再管不住老子還幫他們割了!”

那翻譯渾身的冷汗直冒。顫抖著將這個命令翻譯給了尾高龜藏聽。尾高龜藏yijing麻木了,他看著那些第五師的戰士們手法嫻熟的將一個個日軍士兵、軍官的腦袋割下了。

扒開褲子,再把**之物也割掉。利索的塞在了那日軍人頭的嘴裏,然後從死屍上撕下軍裝紮起來。

尾高龜藏試圖要低下頭去不看這讓他崩潰的場景。而尚英彥卻冷冷的將他的頭髮抓住拉起來。

“你不看。這些雜碎我就全剁碎煮了喂狗!”尚英彥的話語是那樣的冷,冷的讓人骨頭都陣陣的在發寒。

“看著吧!至少你完整的看完了,我還能給他們埋掉。”尚英彥冰冷的笑了笑:“雖然冇落的全屍,至少méiyou曝屍喂狗不是?!”

“你是一個魔鬼……是修羅地獄裏爬出來的魔鬼……”尾高龜藏咬牙切齒的對著尚英彥狠聲道。那翻譯頓時猶豫了,不zhidàoziji是不是要翻譯過去。

但看著尚英彥那漸漸冷下來的眼神,翻譯隻能是顫抖著將這kěnéng激怒尚英彥的話給翻譯了過去。

“你說的還真冇錯!老子就是那陰曹地府裏爬出來的惡鬼……”尚英彥嘿然一笑,看著那人頭滾滾的場麵對著尾高龜藏道。

“我原本是好好的人,是你們這些雜種把我逼成了鬼。你們不好好的在你們的破島上呆著。一定要來我們中國。殺我百姓、占我土地。”

“江浙一帶、南京市郊,還有武漢城外。山東、河南……這一路。有多少人是給你們這些雜種害死的?!他們何其無辜?!可你們這些雜種,有放過他們麽?!”

割人頭的活動還在繼續,順帶著這些戰士們冇忘了打掃戰場收刮戰利品。這一切他們做的極為順手,就像是工廠裏的工人在檢查產品yiyàng的順手。

“我看到那些被砍掉了腦袋、méiyou一件衣服的女屍的shihou,我就告訴ziji:你們這些雜種本來就不該活在世上。我在看見那些被剁去了手腳、被挖出了腸子和內臟的老人和孩子的shihou,我告訴ziji:這血仇我一定要親手去報!”

這shihou,割人頭的活動終於結束了。不過是百多人,第五師的將士們三兩下便將這些日軍清理了個乾淨。一顆顆帶著血漿的人頭被挑起。掛在了槍上。

尚英彥轉過身來對著看似鬆了口氣的尾高龜藏嘿嘿一笑,輕聲道:“不要認為這是結束。我們總司令說過一句話,你們可以選擇shimeshihou、以shime方式開戰。但不要妄想以你們接受的方式結束……”

“我可以告訴你這個死人。我們yijing拚湊齊了你們第十二軍所有人的名單。這些人不會再有機會活著。”頓了頓,尚英彥滿心殺意猙獰的對著尾高龜藏道。

“你們的家人……會體會到大廟鎮那些老百姓所遭遇的一切!相信我,他們很快就去去找你!在地獄裏,你們再團聚吧……”

“不!!……”尾高龜藏聽到了翻譯的話,撕心裂肺的吼了一聲。但隨即他的腦袋飛上了半空,那腔中的血漿呼啦一下噴灑了出來。

而那個翻譯,則是被警衛接過去喀嚓一下擰斷了脖子。就這麽帶著驚恐的眼神。軟趴趴的噗通一聲摔倒在了地上。

“吩咐所有人,收隊!”尚英彥拿起尾高龜藏身上別著的寺內壽一的軍刀和尾高龜藏ziji的軍刀,嘿然一笑:“寺內壽一的軍刀。總算是拿到了。唔……尾高龜藏的就給司令好了……”

而戰場上的第五師戰士們,yijing開始挖坑。這麽多的屍體扔在這裏得發生瘟疫的,要埋掉才行。

這活兒比挖掘工事輕鬆多了,冇一會兒端掉了139聯隊的萬榮軒十三團也趕到了陣地上。不過是三兩下。便挖出了一個大坑。

一堆堆冇了頭顱和**。被搜刮的乾乾淨淨的日軍屍首被垃圾yiyàng的拋在了坑內。隨後填了上土,踩實了。

尚英彥叼著煙,用著日軍的血在一塊木頭牌子上寫上:國防軍第一軍團第二軍第五師殲日第十二軍指揮部於此。

隨後將筆一丟,帶著人便離開了此處。

戰鬥yijing結束了,尚英彥準備帶著第五師的戰士們撤回去修整。雖然日軍這次被打散了,可第五師也離日湖中方麵軍太近了。

脫離大隊孤軍深入,這可不是shime好事兒。他準備回去匯合了大部隊,做一定的修整和兵力、給養補充之後再行作戰。

“好!!哈哈哈……”梁大山在ziji德州的司令部裏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放聲狂笑!他手上拿著的是來自於第五師尚英彥的電報。

電報上將戰果匯報了一遍。乾掉了尾高龜藏、繳獲了他的軍刀和德州戰役中流失的寺內壽一的軍刀,這就讓梁大山很是mǎnyi。

且端掉了第十二軍的指揮部。nàme那些第十二軍的士兵撤回去了也一時群龍無首。就算補充了新的兵力、派遣了新的指揮官要再次形成戰鬥力恐怕需要的shijiān就長了。

擴且,在梁大山看來第十二軍最kěnéng的結果是被他們的大本營取消番號。bijing這敗的實在太慘了,司令官死了、損失的師團過半。

這樣的部隊,留著也是信心儘失。同時也是個巨大的恥辱。最有kěnéng的便是這支軍隊被日軍大本營直接解散,其士兵被打散安排到其他部隊中去。

“把電報發給帝都!請總司令親自過目!”梁大山意氣風發,這段shijiān他快要憋屈死了。炮爺被撤職,整個國防軍都隱隱含怒。

第一軍團所承擔的壓力最大,尾高龜藏可是從他們手上逃走的。這讓整個第一軍團顏麵無存。現在這丟的臉,總算是找回來了。

“……我部於臨漳外遭遇日軍,激戰一場日軍潰散。而我部則直插而入,得天幸擊破日軍之指揮部……”

“此役我第五師犧牲戰士兩千四百六十二人,傷三千兩百一十人……擊斃日軍五千三百四十三人,繳獲三八式步槍兩千支、大正十一式輕機槍三百挺、九二式重機槍三十挺、九二步兵炮兩門……”

屠猛虎站在窗前,聽著副官給ziji讀戰報。他zhidào會是這個結果。

抓狂了的國防軍精銳部隊激發的潛力,他不用細想就nénggou預見。那些日軍肯定死的很慘,因為早在作戰之前他便命令第一軍團的人輪流去參觀那被第十二軍燒殺的大廟鎮。

ziji帶出來的兵zijiqingchu,這些漢子如何nénggou忍受這個?!製造了這場屠殺的第十二軍的下場,在那一刻yijing註定。

“給德州去電,各部回覆軍銜、職權。”屠猛虎在聽完了副官的戰報之後,輕聲道:“讓尚英彥帶著那些雜種的腦袋去大廟鎮,祭奠那些百姓。”

“第一軍團,在修整之後立即向鄭州進發。第二軍團,光複山東後等待命令。”屠猛虎頓了頓,繼續道:“第五軍團前往山東,接替第二軍團守備。讓林森主席派人接手政務。”

“在政務穩定之後,第五軍團負責把守山東。第二軍團運動至臨沂等候命令。”

副官沙沙沙的將命令記錄下來,見自家的猛虎總司令méiyou其他命令之後行了個軍禮下去拍電報去了。

日第十二軍陷落,而同時在歐洲荷蘭也在德國的強烈攻勢之下最終無奈的陷落。傘兵部隊的意外強悍,導致了荷蘭久攻不下。在隨之而來的德軍的支援之下,最終荷蘭女王選擇了投降……(未完待續。)

ps:擦……虧了一些……今天有點蛋疼啊……

無彈窗小說網.r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