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餘先生這個老六

餘先生這個老六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鴿咕咕咕咕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38:47
餘先生這個老六

簡介:賦閒畫家麥榆,某天收到同學的邀請,調查雲城太子爺的出軌證據,毫無經驗的她本不想接受的,奈何天價酬金誘惑太大了……於是,麥榆懵懵懂懂地來到餘氏集團,打算先當個小助理,在暗中觀察,冇想到上班第一天直接被提為總裁私人助理,這也太方便偵查工作——一定是雇主的人脈,她暗暗以為。上班一個星期,老闆生活好自律好清靜,除了她,一個美女也冇有。正當她為了偵查工作一籌莫展時,辦公室來了個稱雇主朋友的金髮美女,對老闆又摟又抱,還讓她拿手機拍照,老闆也不阻止。真是雇主賞飯吃,她拿起手機哢哢,一份發給美女,一份發給雇主,立即遞上辭呈。幾天後,老闆邀請她參加妹妹的迴歸晚宴,宴會的主角居然是……又過了一段時間,辦公室又來了個美女。查過了,老闆隻有一個妹妹了。於是,她又交了一組照片上去。幾天過後,老闆的公寓來了位客人,居然是……餘深這個老六,展露的全是他最乾淨的一幕!!!於是,麥榆決定給餘深自律無聊的生活增添點樂趣……桀桀桀——她準備了五百個相親對象……要是這次還不行,她準備親自上陣!!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一條及膝的千鳥格裙,搭配米色絲巾,女孩優雅又大方地站在白色石柱前,魅長的狐狸眼前視一秒,立即回頭,拿出口罩把自己捂住,快步又不失穩重地往車庫門口的人行道走去。心道,我不是把這傢夥黑了?他怎陰魂不散?餘秦見魚兒遊走了,快步跑上去,“麥麥”從樓梯下去,麥榆就在車陣中小跑,直奔自己那輛克萊因色的小型SUV,而髮型繚亂蓬鬆的餘秦像個野鬼一樣在後麵緊追。當她跳進駕駛室,往窗外一看時,冇人,那小子被甩掉了!“yes!”麥榆握緊拳頭狡黠一笑,目光轉回前擋風玻璃,一個笑的比她還燦爛的傢夥嚇她一跳。那傢夥今天弄了個色彩漸變的髮型,三七分,向後梳,額前還故意漏了幾搓金色的毛,痞痞氣地遮著高聳的眉骨。越是盯著看,就越覺得他壞得迷人,難怪那些女孩子會發癲……他現在正趴在機艙蓋上,臀部翹起優美的弧線,彎起眉眼打招呼:“hi,小麥麥”“到底想乾嘛?”麥榆下了車,扯下口罩,叉腰,張牙舞爪,潑辣怒吼。餘秦也從蓋子上跳下來,上前就想拉住女孩的手,後者疏遠的往後退。他吐了吐調皮的舌頭,“想蹭你的車去看看阿姨嘛”麥榆皺著眉頭斜視他,真是的,如果不是他長得帥了點,如果不是一個學校出來的,如果媽媽不是他救的,她光是想想那百八十條的表情包就毛骨悚然——純純的一個騷擾狂魔。“我不太想載你的。”她摁了下車鑰匙,右後車門滑開。“嘿嘿……”餘秦像貓兒一樣敏捷地鑽進逼仄的車艙,放下椅子舒服地躺下去。“麥麥,為什黑了我?”“你心冇點AC數嗎?”麥榆點火,開出到寬敞路麵。餘秦頑劣地往麥榆的座椅上輕踹一腳:“我那關心你,你都看不見,我不管,你趕緊給我加回來。”麥榆不可控製地往前麵一衝,咬牙切齒道:“我去,等會咱倆一塊去地藏王菩薩那報到好不好啊?”“嘿嘿,好極了!”餘秦發神金的鼓起掌。“有病!”聽著,餘秦又發小孩子脾氣地踹了踹椅腰,“我給你發了上百條資訊,你一聲不吭,就把我關進小黑屋,你知道我有多委屈嗎”“你還好意思說,上百條,難道不是你無聊,在那亂點的嗎?”麥榆氣鼓鼓的,“全是重複的廢物資訊,冇有一個是值得我花時間去看的!”“那你也太冇禮貌了,我那辛苦地撩你,你一個迴應也冇有……”男人越說越委屈,假兮兮的發出火車的嗚嗚聲。“這叫騷擾!”麥榆冷冷道,“希望你自重……希望你有自知之明,別不知道自己在發癲!”男人斬釘截鐵地維護自己:“這是熱情,熱情!!!”“我用不著你那熱情θθ,如果你熱情氾濫,可以狂轟濫炸你的魚塘,不要找我消遣,我真的不想把時間分給你這種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麥榆鄙夷道。餘秦撓了撓耳朵,虛虛地說:“額……我不是海王,頂多承包的魚塘有點多……都是淡水魚塘,我對她們可冇什不軌,就是她們對我不純……”“哼——你別這樣說話,我想笑……咯咯咯……”麥榆被男人矛盾的話戳到了。“那能加回W信了嗎?”“不能!”“我不亂髮了!”“最好什也不發。”“那還加什W信?”“就別加了!”……餘秦一路央求,到了醫院,麥榆都冇有鬆口。兩人進了電梯,餘秦背著一把小提琴,還是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說不定你加了我,阿姨就醒了。”“你要真是那神奇,我會買幾根香菸插你衣兜。”“謝謝,我品行良好,不抽菸。”“……香菸,拜神那種。”“謝謝崇拜……”“狗帶呀啊——……”……出了電梯,從麻醉科和手術室前走過去,餘秦神情冷肅,不再嬉皮了。到了重症監護室門口,兩人站在玻璃前,無聲的注視麵。“冇事——”餘秦把手搭在麥榆瘦小的肩膀上安慰說。她長籲了口氣。隨後,來了個護士小姐姐,確認了身份,帶著他們去消毒,穿無菌服,帶上帽子和口罩,通往病房的門才徐徐打開。江杉女士臉色虛白地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滿了管子。粗大的針管插進細小的靜脈,源源不斷地運輸液體,飽氧和度夾長長的導管連接儀器,機器發出單調又無聊的聲音。麥榆伸出手,輕輕地觸上媽媽手背上單薄的皮膚,輕輕地喊了一聲:“媽媽……”六月七號,天降暴雨,江杉女士從翼川山區出來,因為路麵濕滑,在泊林大道拐彎區,車體不受控製,衝出去,撞上一塊巨岩,她就和司機一起陷入沉重的昏迷中。湊巧的是,餘秦剛好途經該區,將江杉女士送往最近的雲城第三人民醫院。經曆了九死一生的搶救手術,江杉女士撿回來一條命,卻遲遲無法甦醒。也許,她將永遠無法甦醒——醫生是這說的。麥榆捧著**手,呆滯地坐著。機器如鬨鍾一樣的滴答滴答地響了九百多下,餘秦發覺後背麻了,取下小提琴跨在手臂上。這時,護士走進來,請他們出去。兩人來到主治醫生的辦公室。年邁的老醫生坐在桌子後,麵容冷峻,確認麥榆的家屬身份後,嚴肅刻板地聊起病人的情況。說話內容極其簡單,就是:“患者全身上下多處骨折,大腦半球及功能受損而腦乾功能相對保留,也就是說,成為植物人是不可避免的結果。”麥榆冷靜地聽完醫生的宣判,長籲了一口氣,“瞭解。”“現在呢,病人是可以轉到普通病房的了。”醫生又說。麥榆問道:“那,我媽媽要怎樣才能做回正常人?”醫生搖搖頭,慚愧的說:“這個……不是我們這種小醫院可以辦到的,但是,雲城的中心醫院薈萃了許多中外專家,也許,你**問題對他們而言並不是問題,當然,中心醫院並不好進……”麥榆不自覺地回頭看了一眼直闆闆站著的餘秦。雲城中心醫院,也就是戴德醫院,是餘老爺子在世時創辦的,救治的全是雲城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