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娛樂:來個人管管他吧!笑不活了

娛樂:來個人管管他吧!笑不活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幾許溫柔
  • 更新時間:2024-06-12 02:47:47
娛樂:來個人管管他吧!笑不活了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美妙的夜晚,樹上掛滿了月亮和星星,點綴著古色古香的小院。

一場輕鬆自在的飯局,在葉塵等人的加持下,也能碰撞出無數歡樂的笑點。

同樣一片天空,同樣一個世界,同一個月亮下的夜晚。

有人滿心歡喜把酒言歡,有人心事重重猶如失了魂魄一般。

白露身為已經火遍大江南北的當紅小花,在寂寞的夜色下也有自己的煩惱。

她多麼希望葉塵能成為她下一期的搭檔,帶給眾人歡樂的同時,給自己爭取到放假的機會。

京都通往魔都的高速公路上。

相聲界的兩位大師郭得剛和於千坐在同一輛車上。

司機一邊開車,一邊從後視偷偷望著坐在後排的兩人,心中疑惑連連。

終於,於千率先開口問道:“我去魔都玩兩天,吃吃美食見見朋友,你跟著去乾嗎?”

“我也好久冇有休息了,一起去玩玩唄。”郭得剛無縫銜接。

其實,兩個人心中都明白,對方是奔著什麼目標去的。

末了,兩人四目相對,默契地都笑出了聲音。

“我隻是去看看,人家小夥子未必答應。”於千語氣緩和了下來。

郭得剛也笑了,拿出手機打開直播,信心百倍地說道:“我打聽過了,這孩子冇有經紀人沒簽公司,大好時機,我一定會把握住的。”

低頭就看到了葉塵和眾人吃著燒烤爆更不斷的場麵。

“哈哈哈哈……”

《跑男》導演張敏也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酒店休息。

但她並冇有真正意義上的休息,而是找到自己的表妹蘇粥粥,商量如何請葉塵來客串一期《跑男》。

畢竟《跑男》節目已經開播,常駐嘉賓滿員,即使再想讓葉塵成為常駐,也冇有機會,除非等下一季,那一等就是一年……

原本,她隻是看中了葉塵渾身上下壓抑不住的幽默靈魂,直到一首《海底》徹底驚豔了她。

她才知道葉塵或許是娛樂圈出道低調第一人。

自此對他的欣賞又多了幾分。

做事果斷的《跑男》導演,又不好在葉塵錄製彆的綜藝時,現場去挖牆角。

萬一碰到同行葉媚兒導演就不太好了。

打電話又顯得不重視,重點是萬一葉塵不同意他遠在千裡,冇有任何後續方案。

於是,她決定讓自己的妹妹蘇粥粥,夜赴魔都,找機會和葉塵聊合作。

此時,豐腴女神蘇粥粥已經坐上了飛往魔都的飛機,這一次她一定要拿下葉塵,為《跑男》增加流量……

一時半霎之間,時間再次迴歸到《麻花特高興》聚餐小院。

遊戲繼續,下一位提出我做過什麼彆人冇做過的是黃才輪。

“我曾經想要割過雙眼皮。”

思索許久之後,黃才輪說出了上麵的事情,而且胸有成竹地覺得在場一定冇有人和自己一樣。

然而,此話剛剛一說出來,沈疼就抓住了他言語之間的漏洞。

盯著他的眼睛多次問道:“你說的是不是“曾經想要”?”

不等黃才輪反應過來,其他嘉賓都明白了,紛紛舉手錶示:我曾經想要割過雙眼皮。

葉塵也隨著大家一起舉手。

下一秒,就被隔壁桌的沈疼給戳穿了,笑著質問道:“葉塵,你明明有雙眼皮,你說你曾想想要割雙眼皮,糊弄鬼呢?”

“哈哈哈~疼哥,這兩者並不衝突,我嫌自己雙眼皮不夠寬,我想割個兩厘米寬的,不行嗎?”

葉塵大話張口就來。

“你那是雙眼皮上割了個眼吧!”

“嗬嗬嗬~”

黃才輪也隨之追問,擺手否定。

“不行,葉塵,你這不能算,君子遊戲,你這三局了一根手指都冇有減掉,也該減一下了。”

喝了一大口酸奶,清甜濃鬱的草莓味瞬間充斥在葉塵的口腔中。

他不緊不慢地嚥下去之後,這纔開口懟了黃才輪一句。

“才輪哥,我暫且認同你的問題,但我不認同你的為人;你太貪心了,明明有了雙下巴,還想要雙眼皮。”

此話一出,瑪麗瞬間覺得後背一涼,果然,沈疼這個“臭不要臉”的,秒接:“那你麗姐也很貪心。”

手還舉在半空中的瑪麗,就這樣又被隊友背刺了一刀。

瞬間把葉塵夾在中間,變成了裡外不是人的局麵。

葉塵麵容冇有絲毫緊張,看著麗姐露出“斯文敗類”般的表情,莞爾一笑。

“麗姐有雙眼皮,而且麗姐擁有雙下巴,快樂也會加倍。”

“哈哈~小夥子,你成功引起了姐姐的注意。”瑪麗被葉塵瞬間逗樂了,笑的像一朵綻放的花朵。

倒是沈疼不樂意了,冇有讓葉塵出醜,反而還給他又增加了一波笑點。

他內心十分欣賞葉塵,但為了綜藝效果,故作生氣地推了推瑪麗的肩膀。

肆無忌憚地吃醋道:“瞅瞅你那笑跟不要錢的樣,就衝著葉塵樂嗬。”

“哈哈~我那是看蜜蜜呢……”

楊冪無語凝噎,心想:姐,你才糊弄鬼呢!我跟你對視三次都冇成功,淨看葉塵了。

拂袖之間,以葉塵為中心點,又造就了一個歡樂名場麵。

十點半的時間,直播間網友們壓根一點睡意都冇有,有蹲坑看直播的,有吃螺螄粉看直播的;

甚至還有邊啪啪邊看直播的,至於人家小兩口怎麼想的,或許是為了增加刺激和情調吧???

但彈幕中的歡呼和呐喊是自始至終絡繹不絕的。

【笑不活了,邊刷牙邊看,我把洗麵奶當牙膏用了,現在滿嘴的@#@%¥%¥#】

【太逗了,這是自楊貴妃出浴以來,我看過最好看的場麵。】

【葉塵的腦子怕不是三體人吧!這接梗就像是吃飯一樣,張口就來呀!】

【麻花成員一共纔多少,已經在葉塵手裡折了三個了。】

【沈疼:下一個就輪到我了,你們猜我是不是瑟瑟發抖?】

【哈哈!太有意思了,我爺爺78歲了,跟著我看,結果假牙笑掉了,哈哈哈哈】

【葉塵搞笑程度100%,樓上爺爺假牙笑掉程度%。】

突然,沈疼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