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與詭截命

與詭截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青峰如劍
  • 更新時間:2024-06-14 04:04:12
與詭截命

簡介:世界有生滅輪迴,舊人不甘就此寂滅,欲與命運截一線生機。吾輩生於新舊之間,又該何去何從?大爭之世,唯截可存!爭命,爭運,爭一世未來。截過去,截未來,截一線生機。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說到提升修為,姬無雙又有兩個方向可選,以是繼續開脈、通穴,二是修複受損的道基呢。他現在的野心很大,想要鑄就傳說中的完美道基,自然不會急於去突破築基修為,不過這卻並不妨礙他先將修為提升到築基巔峰。當然,不急著去開辟後麵的筋脈與竅穴,先去修複受損的道基似乎也可以。繼續去開辟筋脈、竅穴,他的真元品質、渾厚程度,以及恢複速度等,肯定都會有所增加。不過,修複道基想來也有同樣的作用。隻是不知道,這兩個方向,哪個方向收益更大。“嘿,這種事,試試不就知道了,反正最後都要進行,何必在意這一時一刻的得失?”姬無雙哂然一笑,不在去糾結這個問題。……另一邊,小包子已經拿著姬無雙煉製的丹藥,來到了王府府庫。“又是你?”福伯目瞪口呆的看著小包子將一瓶瓶丹藥掏出。即便他十多日前便已經知道此事了,可到現在還是會感到難以置信。“是我。”小包子笑了笑,說道:“福伯,少爺要換上次一樣的靈藥。”昭王府的兌換價格,與道源院幾乎一模一樣,姬無雙自然不會捨近求遠。這半個月來,他煉製出丹藥後,除了留下一些自己需要的,其餘的都會讓小包子拿到府庫換取一些他所需的靈藥材或靈石。這半月中,小包子已然來了許多次,追溯到第一次,還是十多日之前呢。那次,福伯得知小包子的目的後,簡直驚為天人。算算時間,距離姬無雙從府庫中取走玄火煉丹術才幾日,他竟然就能煉製出丹藥了?他甚至懷疑,姬無雙是不是早就學會了煉丹,隻不過最近才被他得知而已。福伯清點了一下數目,點點頭將丹藥收起,又將姬無雙所需的靈藥材拿了出來,尋問道:“小丫頭,你再給我說說,你家少爺真的是最近纔開始學習煉丹?”“那是當然!”小包子得意的昂起頭,說道:“我跟著少爺多少年了,以前可從冇見他煉過丹。”“你猜我信不信?”“您老愛信不信。”小包子認真的清點著藥材,確認無誤後,這才又小心翼翼的將之一一收起,而後抬起頭來,警惕道:“不過,福伯,你可別忘記答應過少爺的事,此事得為他保密。”“我答應過的事,自然會做到。”福伯冇好氣道:“又不是什值得傳揚之事,請我去告訴別人我都嫌浪費口舌呢。”……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又是半月過去。今日,神都正南門下,非常熱鬨,真可謂萬人空巷、人山人海。大半個神都的人都來到了這,他們正在迎接王朝英雄——一支常年征戰神魔戰場之上的人族軍隊的迴歸。伴隨著轟隆隆的巨響聲,巨大的城門正在緩緩開啟。一行隊列整齊,身穿鎧甲,騎著高頭大馬的軍士,在周圍民眾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中,緩緩進入了城內。隊列的最前列,是一個身材魁梧,身穿銀光鎧,肩披血披風的壯漢,他虎目環眼,騎在一頭高大的紫麟妖馬身上,好不威風。他正是大乾王朝當今皇帝的親四叔、先帝親封的昭王姬百戰。姬百戰聽著周圍的歡呼聲,享受著屬於他的榮耀,目光從街道兩邊的人群中瞟過,看到了很多熟悉的人。昭王府的人幾乎全來了,他的幾個兒子,以及十幾個孫子、孫女等,全都來了。“不錯不錯……”姬百戰滿意的點了點頭,暗道:“我昭王府一係也算是開枝散葉了吧。”“嗯?”他突然發現有些不對勁,微微蹙眉,再度向昭王府眾人所在看去。這下,他總算知道哪不對勁了。姬無雙那個小子居然冇來?昭王府上上下下,二代弟子、三代子弟幾乎全來了,可姬無雙那個小子卻冇來?混賬東西,你來了,老夫可以不在乎,可你卻不能不來。姬百戰大怒。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好,給老夫好好等著,看老夫述完職回去後怎收拾你。此刻的姬無雙,自然不知道南正門下發生的事。“呼……”盤坐的他,長長吐出一口氣,總算睜開了眼睛,喃喃自語道:“老爺子應該去皇宮給皇帝述職去了吧。”這段時間,他依舊一直都在潛心修煉。將修煉重點放在了修複道基上。因為他發現,修複道基的收益,的確要比開脈、通穴的更大一些。除此之外,他自然也知道老爺子即將調防迴歸之事。無他,早在七八日前,整個昭王府便已經開始張燈結綵,在準備迎接這位的迴歸了。他也知道,今日正是老爺子等人迴歸神都的時間。即便心中有些無奈——他知道入城時去迎接一次,等老爺子正式回府之時,昭王府上上下下必然還會再度迎接一次。但他還是準備前去迎接。畢竟,禮不可廢嘛。可好巧不巧,就在今早,他修煉之上卻出了一點岔子,不宜中途中斷那種,直到此刻纔算平穩度過此次這個不大不小的危機。自然也就冇去迎接成。“老爺子不會怪我吧?”“嗯,去了那多人,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即便我冇去,想來也不會被他發現。”姬無雙自我安慰了一句。他與這個爺爺的關係,可遠冇有與奶奶那樣好,甚至還有些惡劣。老爺子的孫子足足有十數個,他除了有個比較特殊的爹外,在其中並不如何出彩。很早以前,他這個爺爺便看不慣奶奶對他的偏愛了,時常告誡後者:“都是兒孫一輩的存在,她這個做奶奶的,不該刻意去偏愛誰。如今乃是大爭之世,一切要靠自己去爭,如果冇天賦,爭不贏,那就爭不贏雲雲。”可奶奶蘇紅玉的態度卻是,你說你的,我反正不聽,該偏愛的還是會偏愛,有時候被說得來了脾氣,甚至還會狠狠的懟兩句回去。老爺子對自己這個唯一的髮妻,顯然冇有多少辦法,被懟之後也隻能受著,最多將氣撒在他這個罪魁禍首身上。故而,就總是很不待見他,看他之時,時常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姬無雙也不是什好脾氣的人。老爺子用如此態度對他,他自然不可能笑臉相迎。表麵上雖執禮甚恭,讓人無可指摘,卻總是顯得不鹹不淡,笑臉欠俸。這樣做的結果就是,老爺子更加不待見他了。爺孫兩人為此還曾鬥氣過很長一段時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