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陰倌法醫

陰倌法醫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天工匠人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26:17
陰倌法醫

簡介:簡介:關於陰倌法醫:憑著姥爺留下的半本殘書,我乾起了招搖撞騙的陰倌行當。本來以為隻要恪守規矩,就能平平安安,冇想到最後一單生意卻將我捲入了迷離的漩渦,更讓我從此以後行走在陽世和陰間的邊緣……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頭頂癩蛤蟆,衣服裡兜著蛇……我就是膽子再大,也已嚇得魂不附體,再顧不上石穴中的怪異,慌手慌腳爬下假山,一落地就扯開後襟,拚命往下抖楞。

蛇被抖楞出來,那大蛤蟆也像是在我頭上緩過了勁頭,縱身跳進了水池裡,隻冒了個泡,就不見了蹤影。

我摸索後背,覺得冇被咬傷,低頭再去看那條蛇,一看之下,不禁又是一呆。

赤蛇隻有人的指頭肚粗細,通體暗紅無斑,卻近兩米長,這怪模樣無疑極其罕見。更奇怪的是,這會兒蛇身僵直硬挺,就跟一截藤條似的橫在地上,像是已經死透了。

單看它三角形的腦袋,多半是有毒的,可蛤蟆的癩疥也具有毒素,紅背大蛤蟆更是生就異相,不難想象,也是毒性猛烈之物。

難道說,剛纔看似蛤蟆落了下風,實則是險中求勝,反將赤蛇給毒殺了?

我頭皮一緊,趕忙在頭頂摸了兩把,頭髮雖然有些潮漉,沾染的液體並不發粘。

我心下稍定,又覺赤蛇死的蹊蹺,蹲下`身用手電照著仔細一看,頓時看出了端倪。

赤蛇的蛇口之外,露出一截散發著金屬光澤的事物,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截琴絃!

我猛地醒悟過來,和孟燕在酒樓吃飯的時候,那個被警`察帶走的賣唱青年,莫名其妙送給我一根吉他琴絃。我當時隻覺得那名叫江南的青年有些怪裡怪氣,也不知道他意欲何為,就隻把琴絃捲成一卷收進了包裡。

剛纔在假山上頭乍遇凶險,我本能的想從包裡摸傢夥應對,但包還冇拉開,赤蛇就衝我撲了過來。

那琴絃本是鋼芯外麵纏繞合金,具有相當的彈性和韌性,我收起琴絃時漫不經心,也冇認真纏繞打扣,卻不料危急關頭,琴絃竟從揹包裡彈射`出來,不偏不倚,正彈入了蛇口之中!

我找了根枯枝,把赤蛇挑了起來,果然就見,琴絃已貫穿了大半細長的蛇身,斷絃中間連接的部`位,更是將其剌的腸穿肚爛。

這是巧合?

還是說,那賣唱的江南,也是個世外高人,一麵之緣,算到我有此劫數,所以才洞悉先機救了我一命?

撇下死蛇先不管,回想剛纔所見,越想越覺得匪夷所思。石穴中的詭廟小人就不用說了,單是這工廠內的假山中,怎麼就同時生出一蛇一蟾兩隻生就異相的傢夥呢?難道這假山暗藏玄機,真能藏風納水彙聚天地日月精華?

我熄滅電筒,掏出手機,打給劉瞎子。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瞎子在那頭抽著鼻子說:“你現在是越來越神了,我這才下飛機,你就打來了。”

我問他現在哪裡。

瞎子說,他前陣子一直和官方的調研隊在一塊兒,今天才和已然痊癒的段佳音一起飛回東北,準備把蛟鱗河的老屋子拾掇拾掇。關鍵過兩天,調研隊就要來東北,他正好能和對方再彙合。

我有點奇怪,瞎子是因為獅虎山的事才硬是托關係加入調研隊的,事發獅虎山,調研隊跑東北乾什麼去了?

我顧不上多想,當即問他:“人造的假山水榭,是不是也能使風水氣勢發生巨大的轉變?”

聽我三言五語把剛纔所見說了一遍,瞎子在電話那端一陣沉默,我正待發問,他忽然咋呼起來:“孃的!丫怎麼就不按套路出牌呢!”

我暗暗皺眉,瞎子卻是不待我開口,就罵罵咧咧的促聲道:

“你彆管那三足赤蟾,就把那死蛇收好,我要是猜的冇錯,那他孃的可是件寶貝!還有,現在你再爬上去,無論看到什麼都彆管,就隻把那‘廟’裡的一樣東西咪起來,然後……”

掛了電話,我抬頭看了看,從包裡拿出陰陽刀藏在袖中,仍是把電筒咬在口中,再次爬上了假山。

爬到凸出的怪石上方,石穴中的事物竟一如先前,冇有絲毫的變化。那青衣小人兒,還在不斷向著條案後玉髓般的石人叩拜。

我心裡直嘬牙花子,可對瞎子的話卻也是無條件的信任,他讓我無論看到任何奇特的景象都視若無睹……

我一咬牙,也不管那小人,瞅準了,伸手就往石穴裡掏。

那石穴內儼然是一座廟堂,然而我的目標卻不是那看上去頗有價值的玉髓石像,而是香案正中的香爐。

相比小人兒,那香爐算是巨大的,我卻隻用兩根手指就夾了起來。

急著縮回手,再看時,石穴內所有的事物,連同那青衣小人,竟然全都消失了!

我也不去想為什麼會這樣,急著想下去,突然間,卻感覺附近像是有一雙眼睛在看著這邊。

下意識的順著感應扭頭抬臉一看,不由得渾身劇震。

我從第一次上來,全副精神都集中在假山以及所見的各種怪象上,根本忘記了背後是如何一番情形。

此時再看,才發現這臨近假山之巔的位置,正對著的,已然是辦公樓二樓的窗戶上方。

之所以感覺被窺視,是因為三樓的一扇窗戶上,正緊貼著一張人臉,在斜向下觀望。那扇房間裡雖然冇有亮燈,可我仍是看清楚了,那人就是齊瞳!

“香爐到手,立刻就走!”

瞎子最後的叮囑迴響在耳邊,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急著向下爬了幾步,瞅準位置一躍而下,順手撿起死蛇胡亂往包裡一塞,仍是沿著牆根繞過辦公樓,急匆匆向大門走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廠辦不怎麼嚴格的緣故,門衛室裡的保安居然又不在了。

見緊挨門衛室的小門上了鎖,我就直接爬上去,準備越過小門,勝利大逃亡。

哪知道一隻腳才翻到門外,突然間,裡邊這隻腳的腳腕被一隻手猛地攥住了!

我渾身陡地一激靈,騎在門上回頭一看,抓住我的是一個穿著保安製服的人。

我強定心神,正想對他說‘我是你們齊總的朋友’,猛不丁,這保安抬起頭來。

看到對方的臉,我瞬間如遭電噬。

這人的臉一片水泥般的青灰,兩隻眼的部`位冇有眼珠,眼眶裡滿是沙子,順著他的動作,沙子還在不斷往外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