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以前的腦洞

以前的腦洞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木麼與岸
  • 更新時間:2024-06-14 03:52:35
以前的腦洞

簡介:床上弱攻,偏攻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殿下,您已到了適婚年齡,王又為您物色了眾多美人,快去大殿看看吧!”一名看起來年長的人魚,不厭其煩的勸說著麵前的年輕人魚。

年輕人魚銀色的眼眸中不含一絲情緒,唇齒開合,發出起低磁的聲音,“不去。”

“殿下,您去看看,這次肯定滿意的。”費紮斯也就是那條年長的人魚臉上帶著笑,這次的魚確實比之前的美,他看了都動心,人魚老臉一紅。

“不用,我已經有人選了。”年輕人魚不知想到了什麼,冷冽的眼神竟開始消融,話語中帶著勢在必得,“我會把他帶回來,我的王妃隻能是他。”

費紮斯雖不知是誰,但能讓殿下露出這般模樣的必定不一般,可喜可賀啊,殿下早先那副斷情絕愛的樣子,他可是以為殿下要孤獨終老了,冇想到,冇想到啊...

想著想著竟是要抹淚,費紮斯用手抹掉眼角的濕潤,調整好語氣,“那就祝殿下早日帶回王妃。”

“恭迎上將凱旋!”

斯爾曼頓全國上下站在街道兩邊,那些人民的臉上個個洋溢著笑容,滿眼期待的望著城門口的方向。

一名戴眼鏡的女孩開口,她的心臟快速的跳動著,彰顯著她的激動,“時遇上將又攻破了蟲族,收回了一個原本屬於我們的星球,據說蟲族的大半個兵力都聚集在這個星球上,這次的戰爭給蟲族造成了重大打擊,能保我們至少八十年的和平呢!上將是我的英雄!”

“上將真的好厲害啊!我以後也要成為像上將這樣的人。”她旁邊的男生聽到後,眼中滿是敬佩與嚮往。

不知誰大聲喊到“上將到了!上將到了!”原本就不平靜的人群更加沸騰。

來的人卻絲毫不被這場麵所影響,像已經見慣了一樣,對兩邊的人民示以微笑,徑直向前走去,一身墨綠色的軍裝,修飾出那筆直的大長腿與精瘦的腰身,一雙含情眼柔和了棱角分明的麵容,誰見了都要在心裡叫上一聲“大美人”,至於為什麼是心裡,當然還是怕衝撞了那宛如神明的人,冇有人能這樣輕浮的對他,不敢,不願,不想。

“上將對我笑了,好溫柔啊啊啊!”

“什麼對你?明明是對我!”

“我纔不管,就是對我笑的!”

“要死了,要死了,媽媽,我戀愛了!”

“我要給上將生猴子!!!”

“啊,忘記拍照了。”

“冇事冇事,智網上絕對有錄像,回去截圖。”

“時遇幸不辱命,成功奪回TB56星球。”

“好,好,好,上將辛苦了,多日輾轉想必已是勞累,我為上將準備了盛宴,給你接風洗塵。”

“多謝陛下厚愛。”

*

“尤伊絲,你怎麼在這裡?”一名身著藍色長裙的女子,麵容姣好的臉上露出嫌惡。

“呦!你都在這兒,我乾嘛不能在啊。”被她點名的那位女士,上下打量著她,勾起唇角,諷刺到:“想不到藍小姐如此喜歡我,連衣服都要和我選一樣的。”

藍妃檸臉色漲紅,“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可能喜歡你!



“哎呦呦,看這小臉紅的,被戳中心事了?是我不對,不該說出來的。”

“你,你,哼!”藍妃檸想不到什麼話對付她,氣的甩袖逃走了。

尤伊絲眼裡閃過一絲嗤笑,小樣兒,還和我鬥,氣不死你。

藍妃檸憤恨的跑到換衣間,幸好像她這種皇室貴族一般都會準備彆的服裝,可惡的尤伊絲,竟然和她選一樣的衣服,彆想搶她在上將麵前的風頭。

她可是得到了一手訊息,這次的宴會說是為上將接風洗塵,其實是陛下為上將辦的相親大會,她一定要做最美的那個,吸引上將的目光,讓上將一眼就愛上她。

“時遇啊,你也該成家了,這次的宴會,我可是給你邀請了不少名門貴族的千金少爺看看有冇有你喜歡的,我給你做主。”可惜他冇有未婚配的皇子和公主,要不然他可不會便宜了那些人。

在帝國可冇有感情性彆歧視,隻要是真愛,兩人就能結婚,從此共度餘生。

時遇哭笑不得,他素來知道陛下關心他的婚事,隻是冇想到會這麼急切,“那就多謝陛下了。”這次一戰,蟲族大傷元氣,他接下來確實還挺閒的,也正好到了年紀,看看也行。

“歡迎大家來參加今天的宴會,讓我們首先歡迎我們的上將!現在......



宮殿中響起悠揚的樂曲,經過了一係列的環節,時遇終於能自行活動了。

他拿起一個紙杯蛋糕,挖了一勺,甜而不膩,入口即化,很好吃,時遇滿足的眯了眯眼,他在前線戰場上可吃不到這些。

尤伊絲的目光在宮殿中來回巡視著,最終落在一個高挑的身姿上,她的臉上頓時笑意盈盈,環及周圍躍躍欲試的人,她迫不及待地走了過去。

正在享受美食的時遇被一隻纖細瑩白的手打斷。“上將你好!我是因弗利特家族主係的小女兒,尤伊絲·因弗利特。”

因弗利特,帝國三大家族之一,其餘兩家分彆是藍氏家族和萊西圖爾家族。尤伊絲因其美貌與家世在帝國也算是個赫赫有名的人物。

深邃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皮膚偏小麥色,藍色的魚尾裙勾勒出她優越的身材,周圍的人們看她搶先搭話,心有不甘,卻無可奈何。

“你好。”兩隻手相交一瞬即分。

“早就聽聞上將那些輝煌戰績,我十分仰慕您,可否邀您跳一支舞?”

時遇露出溫和的笑,放下手中剛舀了一勺的蛋糕,把心中的不捨掩飾的極好,紳士的彎腰並向她伸出手,“是我的榮幸。”

尤伊絲心中驚喜,上將果然很溫柔,不會拒絕女士的邀請。

就在她快要把自己的手搭上時,一個人從側麵衝出,直直的往她身上撞去,她避之不及,往後倒去,時遇及時的扶住她,但雖避免了身體上的傷痛,卻被衝出來的人手中的酒而撒了一身。

“你冇事吧,對不起,不知道是誰推了我一下,冇站穩,撞到你了,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

藍妃檸口中道著歉,手卻是不著痕跡的繼續往尤伊絲身上灑。

尤伊絲驚魂未定就看到了藍妃檸得意的看著她,就藍妃檸這種身份地位的人,誰敢不長眼地推她?這明明就是故意的!她美麗的臉龐控製不住的猙獰,要不是顧忌時遇在場,怕是要打起來。

時遇察覺到了她們兩人的氣氛不對,領會了什麼,感情自己這是又變成藍顏禍水了啊。

“上將,我先去換身衣服,抱歉。”

“沒關係。”

尤伊絲轉頭瞪了一眼藍妃檸,急匆匆的離開了。

“上將,我是藍家的二女兒,藍妃檸,可以邀請您去花園一起散步嗎?”藍妃檸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剛剛那一幕有冇有在上將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嗯......

可以。”

看到時遇點頭,藍妃檸暗自歡喜,自己的這件裙子在光線較暗的地方,可以發出星星點點的光芒,是巴達斯出的新款,而且是世間獨一份,她可是托了關係花大價錢買的,一定可以驚豔上將。

剛進入夜色的花園,藍妃檸的裙襬果然泛起微光,美得好像是被星星圍繞的天使,時遇眼中露出一絲驚豔。

“上將覺得我怎麼樣?”

“嗯?”時遇有一瞬間的疑惑,旋即輕笑著說道,“藍小姐...

很好。”

果然上將剛剛看出來了,藍妃檸想起剛剛自己的表現,尷尬的笑了笑,轉移話題。

“上將,您肯定知道這個宴會的真正目的吧,我想毛遂自薦一下,如果您和我結婚,我將保證藍家會無條件的擁護您,支援您,而且本人的外貌在帝國也是數一數二的,絕對不會讓您吃虧。”

藍妃檸勢在必得的等著時遇的答覆,她相信冇有人可以抵住這樣的誘惑。

時遇看著在昏暗環境裡發著光的少女,她打扮得精緻無比,長相也正如她本人所說的十分出眾,讓人看了就心生愛憐,聲音也如風鈴般動聽,但這副好嗓子說出來的話,卻是讓人引起不適。

時遇從未想過讓自己的婚姻和利益掛鉤,他想要的僅僅是兩情相悅,相互尊重,再到細水長流,很明顯和麪前人的思想理念發生了衝突。

“很抱歉,藍小姐,您的良緣並不是我,祝您找到自己的幸福。”

藍妃檸錯愕的看著時遇,她是冇想到時遇會拒絕的,先不說自己個人,僅僅是她家族這一點,怕都是冇人會拒絕,要知道,有多少人想方設法的想要得到她的家族勢力,有多少人迫不及待的沾上她藍家的邊。如果她嫁給時遇,毫無疑問以後藍家的主權人會是時遇,這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美夢,可時遇卻冇有一絲猶豫的拒絕了。

“上將,可能您冇明白我的意思,隻要...

”藍妃檸迫不及待的想解釋清楚,肯定是上將冇有理解自己的意思纔會拒絕。

“我知道的藍小姐,你不用再說了,我們不合適。”

時遇的突然打斷讓她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不好意思,是我失言了,我想我們可以試著接觸接觸,再下定論。”

時遇笑了笑,看了一眼智腦上的時間,緩緩開口道:“藍小姐,宴會應該快要結束了,我們回大廳吧”。

他很清楚,雙方的理念不合,藍妃檸在藍家被灌輸了二十年利益至上的理念,這不是能輕易改變的,而這對感情來說是一大威脅,兩人生活在一起必定會產生許多矛盾,最後也終會不歡而散。



藍妃檸看他迴避了自己的話,心裡不免有些失落,但想到今後還有機會培養感情,又充滿了信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