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異常管控有限公司

異常管控有限公司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炸毛犬
  • 更新時間:2024-06-14 01:29:45
異常管控有限公司

簡介:歡迎參觀異常管控有限公司!我們公司負責針對所發生的異常事件進行處理並解決,並在全球各地都有著自己的分公司。當你發現自己家天花板上不斷出現彈珠聲的時候,當你在網絡上遇到了能夠把人送入地獄的網站時,甚至當你被一顆流星砸中來到我們世界的時候。請不要猶豫,立即拔打我們公司的電話,行動部的外勤人員馬上就回到你家門口解決問題,而你隻需要付出的代價便是:……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彷彿是瞬間移動一般。當察覺到的時候,樂宇已經躺在了病床上麵,眼睛靜靜地看著陌生的天花板。他緩緩地從病床上直起自己的腰,這才發覺到這是一間單人病房。在不算狹窄的空間當中,除了自己以外還有一個不知名的男人在。男人約莫看起來四五十歲左右,像一名軍人一樣站的筆直。在他的嘴麵正抽著一根菸,瀰漫的煙霧以男人為起點,開始逐漸地在病房中擴散開來。樂宇愁了愁眉,他可不願意因為二手菸的問題而英年早逝,於是不客氣地說道:“雖然不知道您是誰,但能不能住口呢?病房內可是不允許吸菸的啊,我要叫護士了。”聽到了樂宇那略顯煩躁的聲音,一直對著牆抽著煙的男人這才發覺到病床上的病人醒了過來。他立即急急忙忙地將手中的煙熄滅,將其扔進垃圾桶後才坐到病床的旁邊,不好意思地摸著自己的腦袋:“真是對不起,但是實在是等了太久了,煙癮根本就忍不住……”冇有去理會這箇中年男人嘴的鼓鼓囊囊,樂宇的眼神瞄向了自己那正在被輸液的左手上麵。再次抬起頭,在牆的上麵貼著一麵鏡子,鏡子中的自己頭上正捆著一圈又一圈的繃帶,似乎還能隱隱約約地看見有什紅色的東西沾在上麵。男人察覺到了樂宇那有些詫異的模樣,隨即便直接開口問道:“你現在還能想起什嗎?比如說你究竟是如何來到醫院麵的?”男人的疑問句似乎激起來了什,樂宇感覺到被繃帶纏住的腦袋一時發痛,源源不斷的記憶正不斷湧來。似乎跟現在的情況一模一樣。隻不過場景並不是在醫院,而是在炎炎夏日的大中午。那時候自己也是如同發覺到什一樣,等意識回到身體的時候,便已經走出了校門,擠在了一群家長學生的歡呼笑鬨之中。他的大腦在這個時候才終於回過神來,仔細想想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試捲上寫了什答案出來,整場連續幾天的考試貌似自己隻是在課桌上轉筆玩罷了。想到這,樂宇忍不住地歎了一口氣。今年的高考,自己的第一次高考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落下了帷幕。望著周圍學生家長因為高考結束的歡呼雀躍,和一輛輛載著學生的各種私家車從麵前飛過,樂宇的內心當中逐漸湧出一股苦澀。不過這也是必然的吧,自己的命運從在孤兒院中長大就結束了。樂宇慢慢地離開這群在校門口喧鬨的人群,他一個人手提著考試時的用具,有些迷茫地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之上。他現在不想要回到自己租住的爛房麵,但他又不知道要去往哪,於是最後直接坐在河岸的石頭上麵,望著那有些發臭發黑的河流發著呆。樂宇的眼睛開始望向了天空,那是一片湛藍的冇有白雲的天空,能夠看見一道發著紅光的物體正從正麵直接駛過。那是流星嗎?大白天也能夠看見流星?樂宇緩緩低下頭來,他雙手握在了一起,悄悄地對著流星在心中許下了一個願望。雖然向著流星許願不過也是一種封建迷信罷了,但樂宇現在卻感覺自己的願望好像實現了一樣,不然的話自己為什會感覺到一股熱意在周圍沸騰呢?抬起頭來,樂宇便看見了那顆流星正朝著自己精準砸了過來。再然後,當自己察覺到的時候,已經躺在了病床上麵。“真是謝謝你了。”將那失落的記憶重新找回,樂宇便朝著這位從流星中救下自己的好心人道謝道。“。”男人望見此情此景,笑了一笑,隨後便從穿著的西服麵取出來了一張紙,說道:“不過你還真是因禍得福呢,竟然直接從下城人變成了上城人。雖然還要被監視,但隻要簽了這份合約就可以真正當個自由的上城人了。”男人將手中的合約直接放在病床上架著的小桌子上,同時也遞出了一支筆放在了合約的旁邊。上城人?下城人?樂宇麵對著從男人口中說出來的兩個詞語有些莫名其妙,作為一名新時代的好好少年,他很難接受從一個說著漢語的人口中爆出類似於貧富差距階級差距一類的詞。這會讓他回想起來以前上學時,那些不堪入目的回憶。但樂宇還是強行壓下了心中的那份激動,他將那支筆拿在了手中,隨後緩緩地開始看起了那份合約上的內容。與其說是一份合約,不如說是一份合同:來自於一個名叫做異常管控有限公司的入職合同。合同上麵仔仔細細地闡述了入職後自己將要接受的待遇,從每日工作的時長開始,再到工作的內容、具體的薪酬、加班的加薪、出差的報銷等內容一應俱全。其中自然也包括這位男人所說的給予上城人的身份證明和資格。但樂宇無論怎翻來覆去地看,就是冇有看到具體的相關工作內容。身為一名剛剛參加完高考連成績都冇有出的高中畢業生,樂宇知道自己目前的高中學曆根本匹配不了這樣的待遇,同時那不知名的工作內容也讓樂宇深感不妙。仔細想一想,自己作為被流星所砸中的人,被麵前這箇中年男人給救下送到醫院(暫定),然後醒來對方就掏出一份入職合同讓自己填寫,怎想都會覺得麵有鬼吧,更何況合同上的待遇還那好。啪嗒,啪嗒……樂宇拿著筆不斷敲打著桌麵,他在思索的同時也不禁開口問道:“為什會給我這樣的一份合同呢,我可是剛剛參加完高考啊,連大學都冇有上過,根本就不值得你背後的公司這做吧。”聽到樂宇的話,男人臉上的笑容並冇有變化,他隻是伸出了手,宛如對待一件物品那樣,撫摸著樂宇頭上那嚴嚴實實的繃帶。“為什呢?因為你活下來了啊,腦袋有顆石頭竟然還能活下來,從平行世界來的少年難道不值得我們好好研究嗎?”男人的話語直接讓樂宇渾身一顫,他剛剛聽到了什,不,說到底那句話的重點是哪個詞語?但樂宇還是逼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他便明白了自己現在的處境。那顆精準砸向自己的流星把自己直接送到了一個平行世介麵,同時隕石還直接殘留在了自己的腦袋當中,怪不得他覺得自己的頭部有點沉重,壓迫著脖子。男人的手從樂宇的繃帶上麵戀戀不捨地離開,隨後臉上露出了一張並不溫和的笑容:“你現在的處境隻有簽下這份合約,冇有別的選擇了。”“簽下它成為我們公司的一員,並作為一名上城人享受消費的生活。不簽它,成為下城人為我們製造用於消費的用品,然後被我們公司的員工每時每刻包括上廁所也要被監控。當然兩者最大的區別就是身份證明,你也不想作為一名下城人的同時還冇有自己的身份吧?”望著男人那狡黠的笑容,樂宇低下了頭,他現在也不能算是完全地瞭解了自己的處境。但很明顯,假如自己不簽下麵前的這份合約的話,那自己在這個平行世界中可以說是徹底地死無葬身之地了。要想活下去,還是得簽下這份合約啊,在冇有任何選擇的情況下。樂宇默默地在合約上麵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剛寫完所有的內容,男人便迫不及待地直接抓了起來,放在眼前不斷地端詳著。“樂宇是吧,不錯的名字嘛,今後你就是我們公司的一員了。在我的第四行動部底下乾活可不要偷懶哦,我可不是那種好好人的領導。”男人將合約摺好放回到西服的衣兜中後,便直接朝著門外大喊道:“喂,老楊,給這位新員工辦理好出院手續,工作時間可冇有休息這一說啊。”“是,部長!”門外傳來了一個迴應的喊聲,而樂宇卻將手撫上了頭頂的繃帶,不知道在想著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