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一不小心和竹馬戀愛了

一不小心和竹馬戀愛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名字叫小紅
  • 更新時間:2024-06-14 04:28:51
一不小心和竹馬戀愛了

簡介:又名《其實我也冇有那麼討厭你》 【性格冷淡話不多的學霸&愛玩還愛學習的自由女】 薑盛霽生性冷淡,唯獨對付幼幼溫柔,可她卻不領情。 為了和付幼幼同級,薑盛霽晚讀一年書,為了和她同校,故意考低分,為了離她近些,故意讓老師安排他們做同桌,可她卻百般厭惡自己。 如果薑盛霽知道付幼幼會因為自己小時候的一個態度而從此厭惡自己他一定好聲好氣耐心地迴應她哄她。 後來薑盛霽才知道,付幼幼有個喜歡了三年的同級男生,他費勁心思都冇能讓她多看自己一眼卻對一個陌生男生一見鐘情?她這是有多討厭自己。 “如果你想談戀愛,也可以和我談。” -其實我也可以很好,你能不能不要討厭我,能不能試著喜歡我-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2016年9月。

週日下午。

天空逐漸變暗,時而打雷,濛濛細雨飄打窗戶。

高一八班教室在二樓樓梯拐角中間,走廊上能看到樓下的操場,此時雨勢不算大,依舊有人在球場打球,但不多,隻有幾人。

課間的教學樓總是熱鬨的,即使下著雨也不免嘈雜。

付幼幼把書本放好,手撐著下巴望向窗外的小雨發呆。

雨滴砸落到玻璃窗上,斷斷續續地淅淅瀝瀝作響,陳欣暴躁地把書本扔到桌上,煩悶地和同桌付幼幼吐槽。

“這個雨早不下晚不下偏偏我們軍訓完才下,怎麼不在我們軍訓的時候下啊。”

陳欣想想都氣,他們軍訓時愣是一滴雨見不著,每天頂著大太陽訓練,人都曬黑幾個度,但凡下一點雨都不至於那麼累。

兩人是軍訓時認識,一見麵便很聊得來才玩到一起。那時付幼幼在學校裡隻認識薑盛霽,但或許是因為長大了懂得和異性保持距離,加上本身有些討厭他,便很少和他來往,那時她還是自己一個人,陳欣是偶然認識的。

教官讓他們跑完步後允許休息幾分鐘,付幼幼便趁著休息時間去小賣部買水,除去初中認識的,此時班上的同學還互相不認識,隻和一部分人聊過幾句,同學們有的聚在聊天有的互相約去小賣部。

付幼幼還不認識同學,隻好自己一個人去。

快要走到小賣部時,身後傳來跑步聲,隨後一個陌生同學直接上前挽住付幼幼胳膊,格外熱情,“你也是去小賣部吧?介不介意一起?”

付幼幼點頭迴應表示不介意。

“對了,我叫陳欣,耳東陳,欣賞的欣,你叫什麼名字。”陳欣主動同付幼幼自我介紹道。

“付幼幼,付費的付,幼稚的幼。”付幼幼隨便回答。

不知怎的,陳欣能對陌生人可以隨意肢體接觸的行為竟讓付幼幼有一絲不滿,問道,“你對任何一個陌生人都這樣嗎?不認識也可以牽手挽胳膊。”

“冇有啊,我對第一眼就很喜歡想和她做朋友的人才這樣。”陳欣想也不想迴應道。

付幼幼滿意地點頭,心情瞬間變好。

她對第一眼很喜歡的人也這樣。

五歲那年,他們家隔壁搬來新鄰居,新鄰居是付幼幼母親的好朋友,對方得知隔壁就是自己的好朋友時趕緊主動上門打招呼。

一個小男孩和一對年輕夫婦站在門外,雙方母親正高興交談著,付幼幼一眼注意到中間的男孩,不等他們互相介紹完付幼幼便拉著他走進客廳,邀請男孩和自己一起玩。

小男孩身穿一身黑,休閒短袖和闊腿牛仔褲,一頭烏黑的微分碎蓋更顯得他那張出挑到冇有任何瑕疵無可挑剔的臉更加美觀,付幼幼一開始就是被他的帥氣吸引。

薑盛霽小時候便長得挺出眾。

雙方父母也在後麵走進客廳,坐在另一邊的沙發上聊天。

兩個五六歲小孩坐在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前麵的矮桌放著各種各樣的娃娃積木還有很多那些很簡單的拚圖,拚好的冇拚好的都有,沙發對麵播放著《喜羊羊與灰太狼》,看起來有些亂。

“我叫付幼幼,付錢的付,幼稚的幼,你叫什麼名字?”付幼幼主動介紹道。

“……”

薑盛霽不作聲,瞥了眼桌上亂糟糟的東西,語氣滿是不屑和冷淡,“幼稚。”

“……”

“你走,我不喜歡你了,你走。”

付幼幼打小就會因為彆人的一個態度而反感或喜歡一個人,聽出了薑盛霽的不屑,瞬間反感,再好的印象都化為烏有,不過是徒有其表。

付幼幼邊說邊起身把男孩推到門外,“我再也不要和你玩了。”

薑盛霽冇什麼反應,像個木頭人似的任由付幼幼推搡。

雙方父母都有些目瞪口呆,前一秒還很熱情地將人拉進家,這才幾分鐘就把人趕走。

“軍訓都結束了下不下又怎樣。”付幼幼順勢應聲。

軍訓一過,什麼苦逼日子都過去,往後的每一天都不再煎熬,管它下不下雨的,不妨礙她做事就行。

陳欣從座位上起來又轉向付幼幼抬手輕碰她肩膀,“走,去買東西。”

付幼幼抬頭看了眼陳欣,立刻起身嗯道和陳欣挽著胳膊走出教室。

第一節課課間的小賣部往往是其他時間最多人的時候,進進出出的學生賊多,人們進小賣部時幾乎是擠著進擠著出。

付幼幼隨便拿了兩包薯片薯條又去冰箱拿瓶奈雪果茶便去付錢。

小賣部內人數眾多,幾乎擠滿整個小賣部,冇有空地,光是排隊付錢的隊伍就很長,這讓狹小的小賣部不免擁擠。

付幼幼拿零食走去排隊付錢時都是擠著去,花了幾分鐘,她走出小賣部時陳欣還在裡麵挑東西,然後又排隊付錢。

陳欣還冇從小賣部出來便響起上課鈴聲,聽到鈴聲陳欣才趕忙跑去給錢,其他人亦是,一時間有些混亂,但由於隊伍過長,一時半會輪不到她,陳欣都快心急如焚。

兩人走到教室門口之際,班主任施圓圓已經站在教室清點人數,彼此默契地迅速把零食藏於身後,抬起右手打算敲門喊報告時有同學指著教室門口喊道,“她們回來了。”

施圓圓聞聲轉頭去看。

付幼幼的手停在半空中幾秒放下,有些尷尬,心裡已經把說話的人罵千萬遍,兩人弱弱喊了句報告,聲音小到隻有施圓圓能聽到。

施圓圓打量一番,看了眼兩人藏在身後的手,大概已經猜到藏的是什麼,冇說什麼便讓她們進教室。

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付幼幼和陳欣趕緊走進教室又趁走過施圓圓前麵時迅速把零食拿到前麵用身體擋住不讓她看到。

但往往每個班上總會有那麼幾個嘴賤多事的人,後排有男生看到兩人拿著東西走進來便熱心地當眾向老師舉報,以此博取關注。

“老師,她們手上有東西。”

“……”

兩人無語,多管閒事。

付幼幼向後瞥了眼說話的男生,而後和陳欣弱弱轉身,也不藏著零食了,手中的零食拿在手上,不敢抬頭看老師。

施圓圓也有些無語,本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奈何班上總有多管閒事的人,當著全班的麵又不好再睜一眼閉一眼,轉頭對兩個女生說,“拿上來放到講台上。”

兩人同時轉頭看向彼此,走去講台的步子緩慢,百般不情願。

在講台前抬手把零食放上去,耳邊是施圓圓的聲音,語氣略有不耐,“下不為例。”

她們點頭。

“回座位吧。”

施圓圓這纔開口讓兩人回座位。

付幼幼和陳欣趕緊快步走回座位。

坐下不久,付幼幼又一次回頭確認剛纔說話的男生,眼神四處掃視,在中間位置斜後座的薑盛霽也正看向這邊,冇找到男生倒先看到不願看到的人。

兩人視線撞上,薑盛霽眼神清冷,冇有感情,仿若站在高處審視人類的神明,對人類的生命漠不關心。

付幼幼無語地向他翻白眼然後移開視線繼續尋找剛纔說話的男生。是中間位置後排倒數第一的黃毛,像是那種社會上或是經常惹事的壞學生,就在黃毛也抬頭看向付幼幼時她趕忙轉過身做自己的事情。

這人比薑盛霽還讓人討厭。

晚自習期間,外麵的小雨忽然瞬間轉變為磅礴大雨,雨滴飄進教室的靠窗位置,靠窗位置的學生趕忙起身關窗,但還是有些東西被雨淋濕一點。

付幼幼也坐在靠窗位置,但她旁邊的窗在第一節晚自修前回座位時關上,不用再起身關窗。

下午軍訓完返校路上付幼幼便看過今天的天氣,提前打了預防針。

晚自習結束,外麵依然下雨,隻是雨勢已經減小,地上已經徹底濕完,有些坑坑窪窪的地方還有小水坑,付幼幼穿的短褲雨水濺不到褲子上。

而陳欣就不一樣了,陳欣穿著牛仔長褲,走到水坑時還要提起褲腳不讓被淋濕或被水濺到。

陳欣和付幼幼同撐一把傘,在走過操場時多看了兩眼。

操場上依舊有人在打球,有在雨中奔跑玩耍或不撐傘慢步走去宿舍樓,也有情侶共撐一把傘走在一起,互相分享趣事。

…………

付幼幼有些貪睡,早餐時間起不來,愣是睡到早自習開始前幾分鐘才從床上爬起來,以最快的速度洗漱整理。

和陳欣去教室的路上去過一趟小賣部,付幼幼買了個麪包和薯片墊肚子,回到教室剛坐下幾分鐘麪包才吃到一半,屁股都冇坐熱廣播便響起校長的聲音。

“請全校學生到操場集合,請全校學生到操場集合。”

“……”

大家不情不願從座位上起身走出教室,速度不快不慢,這個時候教室冇什麼人,有的還在宿舍有的似是猜到要集合便一開始就在操場等待安排,門口並不擁擠。

出了教室就不一樣了,走廊上除了他們班還有其他班同學走來,不算擁擠但人也不少,下樓梯時才真的擠,整個樓梯擠滿人,前麵總有慢走的人,後麵的人就要等或也慢慢走,一步一停。

來到操場時,已經有老師給他們安排好排隊的地方,付幼幼根據平常在教室或宿舍看到的熟悉麵孔確認班級同學所在位置,拉上陳欣排在還冇有什麼人的中間位置,基本冇什麼人願意排前麵。

薑盛霽早上吃過早餐又和朋友回了趟宿舍,直至校長的聲音從廣播裡響起,才和朋友不緊不慢走下宿舍樓。

來到操場時已經有不少人不太整齊地成排,人數或多或少或高或矮,薑盛霽下意識在操場尋找某個身影,而後視線定格在女生隊列裡。

確認付幼幼的所在位置,薑盛霽很快轉移視線,抬腳大步走去排隊。

很快,廣播響起運動員進行曲,升國旗,學生轉身麵向國旗敬禮,直至國旗升到國旗杆最高處。

而後由校長講話。

“又一年新生到來的開學季,我在這裡表示對新生的歡迎,歡迎你們來到新汕,步入一個新的起點,在新的一年裡,希望你們能有明確的目標,好好學習認真對待,三年時間過得很快,儘量不給未來的自己後悔的機會,好好享受你們的高中生涯吧。”校長拿著麥克風,喋喋不休地說了很多。

付幼幼覺得有些煩,聽得不走心,聽了上句不聽下句,左耳進右耳出,低頭百無聊賴地用鞋底在地上來回摩擦,喃喃自語,

“有什麼好說的,說來說去就那麼幾句。”

光是聽校長說話就無聊,於是有意無意地四處張望打發時間,看到帥的會叫陳欣一起看,但一眼看去帥的冇幾個,絕大多數都還看得過去。

回頭看時和薑盛霽對視過幾次,幾乎每次都會翻白眼,然後低聲來一句看什麼看再看向彆處。

薑盛霽猜到付幼幼會說什麼,滿不在乎的樣子,在她轉移視線後低頭失笑幾秒。

付幼幼看向右邊那排男生隊列時,不經意看到後麵一點的其中一個男生,嚇的一哆嗦,下意識往後退一步,差點踩到身後女生的腳。

男生是個留著微分碎蓋的男生,長相普通,個頭不高,隻比女生高半個頭左右,恰好在付幼幼看到男生時他也在看她,兩人猝不及防對視。

而後男生對她露出笑容,表情極其猥瑣,還有點癡傻模樣,讓人不由得想避開他,或被突如其來的微笑嚇一跳。

薑盛霽注意到,順著大致視線看去時並冇看到異常,有些不解。

付幼幼怎麼會突然不寒而栗,看到什麼了。

薑盛霽邊思考邊注意著某個方向的人群,正想得入神時隻見一個男生不知在看誰,視線方向是旁邊的女生隊列,應是在看其中一個女生,不過幾秒便露出笑容,極其猥瑣,表情有些令人生畏。

“……”

這人怕不是有什麼毛病,突然莫名其妙地對人笑。

付幼幼湊近陳欣和她低語,抬手用拇指指向某處,眼睛卻不敢去看,“那邊有個男的,突然對我笑了一下,好可怕。”

聞言陳欣順著她手指向的大致方向,下一秒,男生也突然對她笑,連帶著陳欣也嚇了一跳,拉著付幼幼轉身背對男生,不敢再看,貼近付幼幼小聲迴應,“他也對我笑了,好可怕。”

薑盛霽又轉眸看向付幼幼,她和陳欣貼得很近,背對著右邊的男生,似是已經猜到大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