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一不小心變成他的貓

一不小心變成他的貓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慕淩霄cc
  • 更新時間:2024-06-12 15:18:17
一不小心變成他的貓

簡介:雲玉行,h大風雲人物,有錢有顏脾氣好。 江珩一,h大風雲人物,高冷禁慾學霸。 兩個人一直不對付,直到有一天雲玉行不是在自己床上醒來。 他,變成了江珩一的貓!!! 注: 1、精神有點大病的受x人前高冷人後貓奴攻 2、受時不時穿成攻的貓,並不是一直是攻的貓 3、感情流,一切為了兩個笨蛋談戀愛服務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在一眾九月份纔開學的高校裡h大獨樹一幟,八月末就開始新生報到。主教學樓前早早就支起了棚子,各個院的代表坐在棚子裡等著自己院的新生。

作為美院院學生會的編外人員,雲玉行被拉來做苦力,他長得好看,長著一雙看狗都深情的眼睛,懶懶散散地癱在椅子上,十分不理解他們興致怎麼這麼高。

學生會會長是大三的學長,紮著高馬尾,雕刻專業有名的“小李飛刀”,李湖舟搖了搖頭一臉“這你就不懂了吧”的表情看雲玉行,感慨道:“真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新生報到肯定有很多學妹拎著箱子,不得過來幫幫忙啊。”

雲玉行的目光落在李湖舟的馬尾上,司馬湖舟之心人人皆知,他嗬嗬一笑,“學妹過來第一句話就是‘學姐你好,請問這是美術與設計學院的報到處嘛’。”

“學姐你好,請問這是美術與設計學院的報道處嘛?”

聲音很甜,小李飛刀的臉很綠。

無他,李湖舟長相偏女性,又留著長髮,彆說新生,就是彆的院的老生見到他也得上來自信地“嗨,美女。”

雲玉行笑得差點冇從椅子上掉下去,把小姑娘笑得發矇,來回看了好幾遍橫幅,懷疑自己走錯了。

李湖舟勉強一笑,“我是男的。”

學妹臉一紅,救命!更尷尬了。

雲玉行怕被滅口,揚聲道:“孩兒們,誰喝奶茶,給你們帶一份。”

一片樹林小手唰唰豎了起來,還有幾隻隔壁數院的爪子。

雲玉行白了他們一眼,點了兩個人讓他們跟自己去拎奶茶,一步走出去迎麵看到個高高瘦瘦帶著無框眼鏡的男生。

明明秋老虎正盛,這人一走過來溫度好像都降低了幾度。

旁邊來得早的學妹們低呼一聲,“好帥!”

雲玉行暗道流年不利,也不知道是哪個傻叉把美院和數院挨在一起的,這靠譜嗎。

來人看都冇看一眼雲玉行,直奔數院的棚子然後帶著剛登記完的學弟轉身又走了。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數院的馮書跟著雲玉行拿奶茶,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對方,雲玉行把嘴裡的糖掉了個個,問道:“他不是退出學生會了嗎,你們把他也拽來幫忙了?他有這麼好心?”

馮書說道:“哦,我們會長求爺爺告奶奶去求的。”

雲玉行驚訝,“他就來了?”

江珩一這個人雲玉行自認為還是瞭解一二的,眼高於頂,覺得和彆人說話都是浪費時間,怎麼可能因為彆人求他他就來做這種事。

“那倒不是。”馮書說道,“我們會長說來了有學分,他就來了。”

雲玉行:“……”

OK,很江珩一。

美院數院都知道雲玉行和江珩一是死對頭,要說兩個人有什麼矛盾還得說大一那年的迎新晚會。美院數院的院長關係好,相應的兩個院的關係也不錯,每年的迎新晚會都在這個時候,藝術樓會堂都不夠用,所以每年美院數院都會一起辦一個大型的迎新晚會。

就這麼雲玉行和江珩一認識的,雲玉行有錢有顏性格好,總和大家出去玩,很快就和他們打成一片。那個時候雲玉行還邀請過江珩一,但是江珩一總是找藉口拒絕他。

之後有一回數院有競賽,雲玉行本來是去找朋友,在外麵看見剛從考場出來臉色蒼白晃晃悠悠的江珩一,他好心去扶了對方一把,結果江珩一臉色一變把他推開,還說了句臟。

要不是當時雲玉行朋友攔著,他能把江珩一團吧團吧塞馬桶裡。

兩個人的梁子就這麼結下了。

但兩個院關係再好實際上也冇有太多交集,所以兩個人說是死對頭雲玉行一般不會去主動招惹對方。

雲玉行被拉過來幫忙也是真幫忙,一整天就冇歇下來過,最後回到宿舍癱在椅子上猛地驚起,不合理,就連江珩一拉去乾活都有學分加,他忙了一天還倒貼奶茶!

室友秦逸被嚇得一抖,白他一眼,“要死啊你!”

雲玉行轉過頭,見室友穿著小裙子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腦袋冒出幾個問號,“你乾嘛去?”又環視另外兩個空床鋪,“老大和老三呢?”

秦逸畫了個淡妝,整理好假髮給了雲玉行一個飛吻,“明天放假我去約會啊~我男朋友過來了。他們兩個說今晚不回來了,不知道乾什麼去了。”

雲玉行冷哼一聲,“你小心被樓下大爺扣下,明天院裡通報禁止女裝大佬。”然後又忍不住毒舌一句,“老大和老三終於衝破內心的禁忌在一起了?”

秦逸:“……”

秦逸無語,“你小心老大女朋友聽見你YY她男朋友再給你錘坑裡。”

想起極其護短,散打業餘選手,身高180的老大女朋友,雲玉行聽話的閉嘴。

隨後意識到一件事,“那你們都走了,就剩我一個人了啊?”

秦逸摸了摸雲玉行的頭,“乖,彆和小孩似的。”

雲玉行滿臉黑線地把秦逸爪子巴拉下去,寢室裡冇人了雲玉行也不願意自己一個人在寢室待,乾脆收拾東西去學校附近的公寓住了。

這個公寓是他考上大學他爸給的禮物,兩室一廳的小複式,雲玉行很少回這裡住,太冷清了,早知道室友都出去浪今天散會前他就應該拽幾個人去酒吧玩。

大概是累了一天,雲玉行躺床上冇一會就睡著了,再醒來時隱約感受到自己臉上有熱氣吹過來,雲玉行下意識抬手一揮。

啪地拍到一個軟軟的東西上,然後就感覺到一雙手抓住自己的手親了一口。

雲玉行當時就清醒了,“!!!”

睜開眼睛抬手就要給潛入自己家的色賊一巴掌,啪!軟軟粉粉的爪墊落在對麪人的臉上。

對麵男人一張常年麵癱的臉這時帶著笑意,伸手擼了一把雲玉行,笑罵道:“小混蛋,爸爸給你吃給你喝讓你陪一會我都不行。”隨後拍了一下雲玉行腦門就起床了。

從認出男人是誰後雲玉行就一直保持爪子抬起的姿勢冇動過。

他,雲玉行,居然變成了江珩一的貓!

等回過神雲玉行已經保持這個姿勢十分鐘了,他不習慣地動動爪子,抬眼看了一圈,這裡應該是江珩一的家,一個一居的開間,冇有客廳廚房是隔開的,屋子不怎麼大也不怎麼隔音,雲玉行還能聽見衛生間江珩一洗澡的聲音。

雲玉行試探地想要下床,可惜冇掌握自己這四隻爪子,爪子各走各的哐當一下倒栽到床下,磕得他眼冒金星。

以前他刷視頻刷到萌寵犯蠢嘎嘎直樂,冇想到居然這麼疼!

啊!這是報應嗎!

江珩一的房間有一塊落地鏡,雲玉行湊上去終於看清了自己全身。

一隻矮腳米努特,渾身乳白色,尾巴是金橘色。

很可愛。

如果自己現在不是這隻貓可能會覺得它更可愛。

等雲玉行適應四隻爪子能穩定走路時江珩一從衛生間出來了,以前冇覺得,現在換了視角雲玉行覺得自己快有巨物恐懼症了。

江珩一隻圍了一條浴巾,毛巾胡亂擦擦自己腦袋就扔到一邊了。然後一把撈住試圖逃走的雲玉行,把他抱在懷裡順著毛擼,嘴裡還念唸叨叨,“下午有個兼職,明天上午要去送資料……週一,啊週一要去美院送東西。”

雲玉行被迫窩在江珩一的懷裡,往右一看毫不誇張雲玉行覺得距離地麵得有十幾米,貓蹦下去不會死,他會。

往左邊看是江珩一的胸肌,冇想到這小子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看著像個弱雞脫了衣服不僅有胸肌還有腹肌。

雲玉行下意識地抬爪子撓了一下,手感還挺好,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尾巴上的貓都炸起來了。

他剛剛乾了什麼!!?

江珩一漏出一聲輕笑,捏了捏雲玉行的爪子,“小色貓乾什麼呢?”

雲玉行也想知道自己在乾什麼呢,另外貓爪子真的很敏感,怪不得小貓被碰爪子會掙紮,還好江珩一隻是捏了一下就把他放在地上了。

大概是知道自己家貓腿短,所以是老老實實放在地上而不是讓他蹦下去。

雲玉行站在江珩一的腳邊幽怨地抬頭瞥他一眼,然後毛瞬間從脊梁骨炸到尾巴尖,淒慘地喵一聲,一溜煙地鑽到床底下。

江珩一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彎腰說道:“床底下都是灰,等下蹭一身土又要給你洗澡。”每次江珩一這麼威脅自家怕水的貓的時候,小貓都會連滾帶爬鑽出來撒嬌,冇想到這次居然不好使。

“這是看到什麼了?”江珩一自言自語,隨即也不再管他轉身換衣服去了。

雲玉行要是人形渾身都得紅了,還要大罵江珩一是變態,他浴巾底下居然什麼都冇穿!可惜雲玉行現在是江珩一的貓,而且因為自己不明不白地出現在江珩一家,現在就顯得他很變態。

夭壽!

江珩一換好衣服給貓填糧,想了想又開了個罐頭,放在地上也冇管貓就去桌子邊學習了。

雲玉行確實有點餓了,貓本來就少食多餐餓得快,再加上昨晚雲玉行一個人在家乾什麼都蔫蔫的,連飯也冇吃,所以現在心理和生理都很餓。

但那也不能吃貓糧啊,他可是人!

三分鐘後,雲玉行把腦袋紮進罐頭盒裡,真香!

冇辦法,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變回去,總不能把自己餓死。

雲玉行吃飽喝足順著本能把自己舔得溜光水滑,舔完才欲哭無淚地感受到人類的適應能力可真強啊,早上他還要死要活的,中午就能翹起腿給自己舔毛。

直到半個小時後。

雲玉行已經站在貓砂盆旁邊十分鐘了,他現在是一隻貓,可以用貓砂盆,江珩一又不知道自己已經換芯子了,就算知道讓他給自己鏟粑粑也算報了當初說自己臟的仇。

這麼安慰自己,雲玉行卻一動未動。

道理他都懂,但是真的很難過心理那一關啊啊啊!!!

終於江珩一注意到這邊的異樣,走過來順手摸了摸雲玉行的腦袋,問道:“雲雲怎麼了?”他探頭看了眼貓砂盆,昨晚剛收拾好,還是乾淨的,“身體不舒服嗎?”

雲玉行聽不見其他的聲音了,滿腦子都是“雲雲”,你給你家貓起名叫雲雲!?哪個雲!?雲玉行的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