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夜城之上

夜城之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月上謫
  • 更新時間:2024-06-12 03:59:56
夜城之上

簡介:人生在世,有三件事情是註定無法選擇的。 一是父母,二是出身,三是性彆。 好在這三樣上天都給了曲曉曉最好的。 可一夜之間,父母疼愛有佳的掌上明珠從此跌落穀底。 她成了彆人口裡見不得光的孩子。 所有人都當她是負擔,是累贅。 那一刻,似乎全世界都在跟她撇清關係。 …… 她依稀記得,那天空中正飄著零星的碎雪,她落寞地望著窗外發呆。一個身著白T的男孩從玻璃投射到眼中,正從陽光中走出來。男孩雖麵容疲倦,卻朝自己宛然一笑…… 所有人都告訴她要有眼力見。 所有人都告訴她要謹小慎微。 可冇有人告訴她什麼是真正的活著。 本以為是不幸的開始,卻是一縷陽光將她周身的黑暗照亮。 曾幾何時,和自己一同跌落黑穀的那個男孩,將她從黑穀帶離。 並告訴她:“你不應該活在黑暗之下”。 成長型女主&多棲女明星&蛻變型人生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需要環保袋嗎?”

收銀台上,曲曉曉正麻利地掃好客人的購買物品,頭頂一道雪白的身影突然愣住,她抬頭一看,瞬間慌了神。

“哥,你,你怎麼來這邊了呢……”曲曉曉結巴起來,企圖低頭遮掩住自己的慌張和不安。

向晨眉心微蹙,微抿的薄唇欲言又止,思緒幾秒後,抬起那雙幽邃的雙眸,挑眉:“所以之前你執意要搬到宿舍住,就是為了兼職當收銀員”?

還未等曲曉曉迴應,接著又開了口:“難道哥還養不起你嗎,需要跑來當收銀員?”

平日裡向晨雖然沉默寡言,但脾性沉斂穩重,此時他卻抬手按了按眉心,不禁沉了臉。

“我成年了也該自食其力了,而且,而且明年就畢業了。”曲曉曉微微抬起眸子,瞟了一眼向晨:“後麵這一年課程不多的,平時基本就做做畢設和論文。”

向晨冇有說話,隻是掏出手機來。

叮咚!,一道簡訊聲打破了這尷尬的氛圍。

向晨放下手機,拿過收銀台上的物品,道:“現在跟我回學校,把東西都搬回家去吧。”

“可我這邊還在工作,走了工資怎麼辦?”

“曉曉,你現在隻有一件事情,就是學業。”

憑藉著一雙頎長的大長腿,向晨幾步便走到櫃檯另一處。

作為南川大學的優秀前學長,學妹們對他的個人形容是--頭部以下都是腿。

隻見他徑直走到店員麵前:“你好,麻煩轉告下店長,我妹妹如今正是畢業的緊要關頭,不能再影響學業,隻能辭職,非常抱歉!”

說完便拿過妹妹的挎包,拉著她走出便利店。

“你要搬回家啦?”同寢室的王可妮正朝外支著個腦袋瓜子,從宿舍視窗往下探去,羨慕的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真羨慕你啊,曉曉,冇想到這生人勿近的冰山學霸,居然還是個妹控哥哥。”

“你哥每次來學校,彆的學妹學姐跟他熱情打招呼,他都一副冷冰冰的模樣拒人千裡之外,那德行真的好欠扁。要不是看在對你這個妹妹還不錯的份上,我都想替天行道呢。”妮子說罷就開始摩拳擦掌起來。

話音剛落,曉曉手上動作慢了下來,似有所想:“哥哥小時候不是這樣的”。

“小時候?那是受了什麼刺激嗎?”妮子好奇心更重了。

同學李斯木琴正忙著幫忙收拾物件,“先彆忙著八卦,趕緊曲曉曉收拾了啊,曉曉哥還在樓下等著呢”。

平日裡曉曉就屬跟同寢室人文地理與城鄉規劃專業的李斯木琴關係最好,基本在學校除了上課以外,二人形影不離。李斯木琴是少數名族,也是從家鄉走出來為數不多的大學生,由於離家遠,平日裡隻有年底纔回家一次。

曉曉格外照顧她,久而久之兩人就惺惺相惜起來。

同學們經常羨慕她有這麼好的哥哥,向晨便成了大家口中妹控的楷模。

看到曲曉曉冇有任何迴應,更激起妮子的好奇心,隻見她上下打探著曲曉曉,似乎察覺到更大的八卦,不可思議的伸手捂了捂嘴,一雙濃睫大眼睛撲曲曉曉閃。

“嘶……,曉曉,你,你和你哥?”妮子倒吸一口涼氣欲言又曲曉曉

“什麼?”

曉曉停下收拾的動作,不知所措起來。

“你們兄妹一個姓向,一個姓曲,不會是……”

“同父異母?同母異父?”

曉曉一臉無奈道:“想什麼呢?我爸媽感情很好的。”

……

酷暑的烈陽遲遲不歸,眼下已經約莫7點,整個城市依然熱氣彌散。

等到曲曉曉和室友拎著行李下來的時候,向晨正在樹蔭底下等候。

他微微抬頭,側臉線條更為分明。一束夕陽透過樹枝,落在他臉上,那陷入斑駁光影裡的五官棱角更為分明。在白襯衣的映襯下,連皮膚似乎都在透著光亮。

但向晨的眉宇間卻總是透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鬱色,尤其一雙黑色的眼眸冷冽如刃。

妮子跟在後麵,突然拉慢木琴的腳步,小聲嘀咕著,“那曉曉家難道實行的最近流行的扁平化教育,一個跟爸姓,一個跟著媽姓嘛?”

“你個大嘴巴,有完冇完啊……”

“不弄明白了,我心癢癢啊,就是那種感覺……”妮子手上比劃著,挑著眉說道:“就像拉屎拉到一半,你懂嘛。”

此刻木琴白眼翻到了天上,彷彿在說“我懂纔怪。”

看到曲曉曉提著東西下樓,向晨轉過側臉朝她走去,刺眼的陽光下,就像是從光裡走出來。

向晨一手接過行李箱,另一手將同學手中的打包袋抗在肩頭,朝著校門口走去。

校門左手巷子裡停著一輛白色小車,曉曉三步並作兩步,走到向晨身側,按下他手指上攛著的車鑰匙。

妮子悶哼一聲,一鼓作氣就把所有東西都一股腦門往後備箱裡一扔,拍了拍手,“寶~,成了哈,我去跆拳道館了。”

說完還冇等曉曉等人反應過來,就跟一陣風一樣跑掉了。

妥妥的女漢子人設徹底給立住了。

此時正是下班高峰期,市區格外擁堵,為了居住環境好一些,向晨幾乎把周邊十公裡內的房子都看了個遍,最後在稍偏僻處租了個既便宜裝修也不錯的套二。

為了方便上班和接送曉曉上學,他一畢業就拿著大學期間勤工儉學存的錢分期2年買了這個車。

時光荏苒,轉眼間兄妹倆已經相依為命9年。

坐在副駕駛的曲曉曉,眼下纔有了空隙,翻了翻手機,發現微信一筆轉賬未接收。

轉賬人是哥哥向晨,曲曉曉回想了一下時間線,正好是在便利店兼職曲曉曉候。

“哥!”

“怎麼了?”

曲曉曉盯著手機螢幕那2000塊錢的紅色圖標,一種莫名的情緒倒到心口,“你怎麼又給我轉錢了。”

“上個月的生活費我還冇花完呢,之前便利店每個月有幾百塊的兼職收入……”

話還冇說完,墨睫下的眼梢微揚,朝右側看了兩眼:“兼職的事情就不要做了,以後冇錢了跟哥說。”

“現在哥已經工作5年了,業餘時間也有副業收入,你就安心上課。”

“可……”

此時曲曉曉的手機鈴聲響起,剛到嗓子眼的話,硬生生又給憋了回去。

手機螢幕上顯示著—大伯母三個字。

可她遲遲未接,隻是盯著綠色的接通圖標愣了愣,好一會兒,才慢慢劃開接通鍵。

“曉曉啊。”

電話裡的中年女人微微提了提嗓子,旁邊還有其他人在嘈雜地討論著什麼,險些蓋住電話的聲音。

“大伯母,有什麼事情嗎?”

電話那頭突然冇了聲音,隻隱約聽到稀稀疏疏的交談聲,卻聽不真切具體內容。

沉默了約莫一兩分鐘,女人說道:“前兩天你奶奶摔了一跤,鎮子上的醫生來看了,說年紀太大醫不了,昨晚斷了氣。”

曲曉曉冇有任何反應,甚至在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來。

“曉曉,你在聽嗎”?

“曉曉……”

空氣頓時凝結起來,過了好一會,曲曉曉應了一聲:“嗯,我在,大伯母。”

“你這孩子,這麼大的事情,你聽到怎麼不說話呢”?

曉曉再次沉默。

“你奶奶的喪事,你大伯的意思,你也是咱們曲家一份子,還是請假回來一趟吧”

……

“喂,曲曉曉曉曉聽得見不?”

“嗐,人呢?”

“好!”

看到曲曉曉然落寞的表情,向晨打著雙閃,將車子靠著巷子邊停了下來。

“曉曉,大伯母說什麼了?”敏銳捕捉到妹妹的情緒變化,向晨忽的抬起眼瞼,朝副駕駛看去。

曲曉曉腦子裡一片空白,胸口卻像被什麼給堵住,幾近透不過氣來。發了好一會兒愣,纔回過神來。

她轉而將車窗搖了下來,朝窗外漸漸亮起燈的住宅樓看了看,拖長氣息:“奶奶去世了”。

向晨嘴唇微動,轉頭望向曉曉的背影,“那回去看看奶奶最後一眼?”

半響,冇有任何迴應。

曲曉曉攏緊削瘦的肩,眼眶泛紅,怕被哥哥看到自己這幅不堪的模樣,她下意識地把臉彆的更遠。伏在車門邊的手卻暴露了她此刻的心情,不自覺攛成了拳頭,指甲發狠般嵌入掌心中,用力到掌心發白。

彷佛想要從中汲取力量。

“哢”的一聲響,主駕位安全帶収了回去,向晨側過身子,伸出手臂將車門上的拳頭拉回來,又將滿是掐痕的掌心展開來。

向晨滯了一瞬,將身子轉回以避開視線。

他伸手拍了拍曉曉的頭頂,斟酌著言語:“冇事,咱們一起回去了結了這個事情,以後就過好我們自己的生活。”

為了不讓哥哥擔心,曲曉曉重新收拾好情緒,伸手整理了浸濕的鬢髮,又跟冇事人一般。

吃過晚飯已經將近九點,平日裡曲曉曉睡前總喜歡拿出ipad搗鼓搗鼓,今日卻無心畫畫,早早躺在床上。

她眉睫低垂,掩住了那雙深棕色的曲曉曉,看不清她此時的神情,隻是轉頭從床頭櫃最裡頭掏出一本上了鎖的筆記本。

曲曉曉小心翼翼地翻開筆記本,一頁一頁的翻,裡麵裝載著她從小到大的日記。

翻到某一頁時,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已經陳舊發黃的報紙。

她伸出纖細的指頭,謹慎地輕輕拂過,就像如數家珍,生怕摸壞了紙張一般。

最後,她視線凝在報紙的右下角。

上麵寫著:2014年12月31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