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邀寵

邀寵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溫之言
  • 更新時間:2024-05-14 22:41:15
邀寵

簡介:【先婚後愛雙向奔赴日久生情甜寵寵妻】 PS:{無穿越無重生,純古言 } {非快節奏,女主無金手指,男主有馬甲} 一朝賜婚,侯府嫡女白雲暖嫁給了滿京都貴女心目中的意中人,豐神俊朗的言王爺——溫之言 大婚當日,他說:“除了愛,旁的東西,皆能予你……” 她收起了萬般心思,決定對這個夫君相敬如賓 直到她後來毫不猶豫,披盔戴甲,長槍直刺伏擊他的敵人 又為了邊境百姓,委身投入他人懷抱 他撕心裂肺高喊著:“我什麼也不要,隻求你愛我一點,哪怕一點也好!” 她笑的涼薄,滿目寒霜 “你我早已和離,大婚那日說過的話,忘了嗎?” 在外人看來,他們極儘恩愛,人人稱羨 隻有回了府,纔會相顧無言,各自安好 隻是日積月累,慢慢相處中 溫之言發現,表麵對他溫婉親昵,實則內心冷漠疏離的夫人,卻是誘人嬌媚的緊 那些若有似無勾人的小動作 怎麼如同邀寵一般, 讓他淪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蕭昳激動的話語被清朗溫潤的嗓音打斷。

頂冠束帶的男子,自紅牆綠瓦之下的陰影地,慢慢踱出來。

白雲暖立刻眉眼恭順垂了腦袋,趁著旁人不注意,一點點向後挪了挪,將同蕭昳的距離再次拉開。

溫之言將這些隱匿於宮裝裙襬下的小動作,儘收眼底,心裡鄙夷嗤笑一聲。

蕭昳蔫蔫喚了聲“皇叔”,聲如蚊蠅。

“拜見言王。”

眾人又是作揖行禮。

溫之言點點頭,看向蕭昳。

“太子的課業可有完成?”

蕭昳聞之立刻紅了臉,支支吾吾撓頭。

溫之言瞥了一眼安公公,安公公立刻會意,同蕭昳耳語幾句,蕭昳悶不作聲,不情不願跟著安公公離去。

馬車晃晃悠悠朝著城外府邸駛去。

身著絳紫色華服的男子,以手支頷,閉眼假寐,慵懶而怠倦。

“王妃倒是甚得太子信任,連皇後也對你讚賞有加。”

“妾身若是有王爺這般身份地位,倒也不必如此繁冗。”

若有似無的輕笑自男人喉間傳來。

“白將軍那般剛直不阿的勇猛大將,生的女兒倒是機靈聰慧。”

“王爺謬讚了!”

溫之言掀開眼,打量不遠處恭謹謙順柔柔迴應的女子。

這個女人算不得八麵玲瓏,卻很懂得如何讓他人不討厭自己。

有著自行一套為人處世之態。

既不取悅他人,又不為難自己。

溫之言閉著眼,唇角不易察覺微微上翹。

下一刻,卻見本本分分的小女子,不鹹不淡反唇相譏。

“都是王爺馴妻有道。”

“......”

什麼本本分分,都是裝的!

分明長了一張利嘴!

浮雲蔽日,金風徐徐。

按照京都禮法,今日是白雲暖回侯府歸寧的日子。

自從那日進宮謝恩回府後,溫之言以事務繁忙為由,搬去了書房。

這幾日,他們說過的話,十個手指都數的過來。

除了一同用膳,甚少碰麵,夜晚也是各睡各的。

既是答應溫之言本本分分做王妃,白雲暖對他所有行為都是依言遵從,從未越矩多言。

眼前多了一隻大掌,目光上移,溫之言挑眉疑惑看著她。

“王妃不下馬車,是要本王扶著?”

白雲暖愣怔看著修長手指,麵上一熱,竟未注意馬車停下,已然到了侯府外。

白雲暖掀開帷帳,注視一陣麵前手掌,錯身輕輕避開,自顧扶著竹桃迎上來的手臂,下了馬車。

溫之言挑起劍眉,並不意外白雲暖這分寸感與疏離舉止,眸中暗流湧動,閃過一絲愉悅。

灼熱呼吸襲來,低沉磁性的聲音縈繞耳邊。

“本王曾言明,予你旁的東西,所以你無需多想,在外人眼中,你可是受寵的言王妃。何況……辰太妃還盯著。”說到最後,那口吻透著滿滿鄙夷與冷漠。

白雲暖本有些牴觸溫之言的忽然靠近,卻聽聞他的話語,訝異止步當場。

辰太妃……

舒氏同她說過,溫之言的生母並非辰妃,而是已故的柔妃。

柔妃過世後,才養在辰妃名下。

溫之言提及辰太妃態度如此冷漠疏離。

最令白雲暖疑惑的,是溫之言與旁的皇子不一樣,府邸並不在京都皇宮,而是在京都郊外。

那府邸的樣式和規格,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王爺該有的形製。

白雲暖即便有些好奇,卻也斷然不能開口。

這些皇室秘辛,如同不可觸碰的禁忌。

一如溫之言的名字一樣。

天子姓蕭,他……卻姓溫。

白雲暖用餘光瞥了眼站在馬車不遠處的嬤嬤,偏頭打量溫之言話中真意,悟了過來。

敢情這個男人肯陪著自己歸寧,多半還是因著讓自己配合他演戲。

演一出夫妻和睦,恩愛繾綣的戲。

做給那些外人看。

思及此,一臉笑靨如花的嬌豔美人,將溫之言的手臂勾纏住,故作妖嬈魅惑道。

“王爺!等等妾身!”

溫之言渾身一僵,腳步一頓,沉著臉斜睨狀若親密的女子。

“忸怩作態!”

惹來女子悶笑連連。

溫之言冷著臉將白雲暖的手臂拂去。

白雲暖撇撇嘴,低眉順眼跟在身後。

眸光中一片冷漠疏離。

舒氏早已站在門外張望,見溫之言攜白雲暖一同前來,暗自打量二人,換上春風滿臉的笑容。

“臣婦拜見言王爺!”

“嶽母無需多禮,請起!”

“孃親!”

白雲暖自溫之言身後跳出來,立刻湊到舒氏身邊,環住舒芸手臂,滿眼興奮。

“如今成親了,在王爺麵前還這般冒冒失失!”

舒氏斜睨著白雲暖故作生氣,可彎起的唇角都快咧到耳根。

溫之言是第一次見白雲暖露出女兒家天真爛漫的嬌羞姿態,眸中一閃而逝異色,暗流湧動,莞爾一笑。

“暖兒活潑率真,自然是極好!”

這一聲“暖兒”,成功讓白雲暖破了功!

白雲暖立在當場,渾身嫌惡無比地抖了一下。

白雲暖直接忽略溫之言臉上一閃而逝的玩味,拽著舒氏的臂膀邊走邊道。

“孃親!咱們進屋裡說說話!”

“女兒想你了!”

最後一道菜端上八仙桌,舒氏看著溫之言道。

“王爺不必拘謹!都是侯府自家膳房做的小菜,如有招呼不周,還請王爺多擔待。”

“嶽母客氣!本王對口腹之慾一向不甚看重。”

溫之言用膳的舉止十分優雅,可以用賞心悅目來形容。

直到看見白雲暖,俊顏露出一絲不可置信的表情。

白雲暖的玉箸不斷向著一盤菜裡來來回回,盤內的菜肉眼可見的變少,隻是那菜,多少令溫之言不敢下筷。

此刻他的王妃吃的歡快無比的菜,乃是用各種配料爆炒,醬香濃鬱,色澤金黃,誘人垂涎的——

豬下水。

溫之言對於這些東西,從來都是敬謝不敏。

饒是白雲暖吃得津津有味,看著這些東西下了肚,溫之言陡然間,冇了食慾。

他忽然想起來,難怪王府裡每每同白雲暖用膳,他原以為是她吃的少。

眼下明白,卻是王府裡的菜式不甚合她的胃口。

他的王妃,口味獨特......

夜幕低垂,繁星幾點。

白雲暖在侯府花園裡散步消食,溫之言同徐氏一前一後入了書房。

竹桃湊近白雲暖耳語幾句,白雲暖聽後心下一驚,隨著竹桃來到了書房隔壁。

這房間乃是白澤生前藏書之處,白雲暖隻來過幾次。

竹桃走近裡間靠牆的博古架,將第三層最裡麵擺著的碧玉瓷瓶轉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