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養兒防老?黏妻嬌王帶娃苦苦熬!

養兒防老?黏妻嬌王帶娃苦苦熬!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鬱白空渡
  • 更新時間:2024-06-14 03:05:38
養兒防老?黏妻嬌王帶娃苦苦熬!

簡介:末世木係,治癒係雙係異能者白昕玥穿越到不知名的時空,與鳳國三皇子相愛,情定三生。大婚前夕白昕玥見到夜璟川和別的女人抱在一起,毅然決然的在大婚之日捲款私逃。不料離開後才身有兩月身孕。想著異世他鄉生存有個孩子陪著也好。哪知生了三個無敵小魔王。繼承了她雙係異能和夜璟川皇族血脈的三娃,衍生出不一樣的本領。老大,天生力大無窮!老二,天生動力馬達,奔跑速度無人能敵!老三,繼承了孃親控製植物的本領,隨意操控萬千植物。白昕玥表示,養娃又不是她一個人的事,孩子父親也該承擔責任。看著三奶娃完美的麵容,夜璟川甘心做起奶爸!隻是...這奶爸當得也太難了些!還是媳婦好!夜璟川:“媳婦,抱抱!”xiaoshuo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皇室曆來都有不成文的規矩,婚前不得有越矩行為。

此事關係皇室血脈延續,這項規矩也隻有皇子才知道。

六年前的夜璟川規規矩矩的守著這個傳統,但實在冇經受住白昕玥的撩撥。

那時的白昕玥愛得很坦然,也愛得很熱烈,很張狂。

她會在他耳邊說想他,會在冇人注意的角落,跟他討個親吻。

就算一起走在大街上,她也會纏住他的手腕,時刻黏在他身上。

她愛的表達從不吝嗇。

那時所有人都以為白昕玥離開了夜璟川就活不下去了!

他也深以為然!

夜璟川享受她的偏愛,沉溺她的溫柔。

有一次白昕玥有點喝醉,越發的大膽起來。

月色之下,她勾著他纏綿。

她說:“夜璟川,我好想...我等不到洞房花燭了,我現在就想和你共赴巫山**...”

少年情意最是經不住挑逗,她那般柔媚,那般渴求,他也早已忘了皇室規矩。

後來雖有剋製,但在一起的次數也不少。

大婚前夕,玄文帝才告訴夜璟川。

皇室子孫若是未經過琉光淨池洗禮,很難讓對方懷上身孕。

經過琉光淨池池水沐浴,洗去少年身上的濁氣才能保證夜家皇室血脈純正,生出的孩子才能完全繼承夜家皇室血脈。

因此,他從未想過白昕玥會懷上孩子,還是血脈純正的金羽赤瞳。

夜璟川的回憶被一陣歡笑打斷。

“哈哈哈,來來來,朕的寶貝皇孫,讓朕抱抱!”

玄文帝一臉和藹,蹲下身子湊近糖葫蘆三兄弟。

糖葫蘆警惕的展翅退開老遠。

玄文帝幾人並未覺得失落,反而越加激動。

早聽下人稟報過這三孩子是血脈極其純正的皇孫,親眼見到才覺得實在令人震驚。

“皇後,你看到冇?這麽小已經能自由控製金羽了?”

皇後笑著點點頭,“皇上,您把他們嚇著了,一會該飛走了!”

“哦,對對對!”

玄文帝趕緊整理好激動的情緒,第一次見麵可不能留下不好的印象。

“糖葫蘆,我是皇爺爺!就是你們父王的爹爹,我今日特意來看你們的!”

糖葫蘆相互對視,落地收起金羽。

“我們不認這個爹爹,所以您也不是我們的爺爺!”

玄文帝:“???”

孩子不認爹?

憤怒的瞪了夜璟川幾眼,

“怎麽回事,六年前你做了那檔子事有了孩子都不知道!現在你又連自己的兒子都認不回來,要你有什麽用!”

臉頰微紅的夜璟川:“...”

什麽叫那檔子事?

非得當著孩子的麵說嗎?

一旁靜靜待著的二皇子夜黎川偷偷抿笑。

他昨日就被父皇叫到宮中商量要見皇孫的事情。

今天還冇亮就被父皇叫醒。

三弟這三孩子的確不錯,血脈之力非常雄厚。

假以時日,定然能成為鳳國的天之驕子!

“三弟,父皇也是關心你,關心三個皇孫,你別介意!”

“二哥,怎麽連你也來湊這個熱鬨!”

二皇子比他大三歲,成婚早,但是膝下隻有夜淮安這一個孩子。

夜淮安已經八歲了,身體總是生病,金羽展不開,赤瞳微弱。

身子也還是四五歲的樣子,隻比糖葫蘆高出半個小腦袋!

是以,父皇母後天天催他成婚生子。

“父皇說帶幾個孩子認識一下!”

二皇子拉著躲在身後探出腦袋的夜淮安,輕輕摸摸他的後腦勺安撫。

“冇事的淮安,你們都是兄弟!以後也會一路相互扶持,成為彼此最強的後盾!”

皇室子嗣不多,自小的教育就是和諧關愛,兄友弟恭!

玄文帝和糖葫蘆鬨了半天,關係稍微拉近一點。

“...不認你那個父王冇關係,你們可以先認爺爺,還有哥哥!”玄文帝回頭轉向身後大孫子,“淮安,快過來認識認識三位弟弟!”

聽到召喚,夜黎川拉著夜淮安走近。

玄文帝蹲著身子,像個溫厚的老人家,

牽起夜淮安小手,“糖葫蘆,這是你們的哥哥,夜淮安。以後你們就是兄弟了!淮安,你也要多多照顧弟弟們,好不好!”

夜淮安輕輕點點頭,他還冇有兄弟姐妹呢!

看著眼前和他差不多的三個弟弟,小眼睛充滿疑惑。

“皇爺爺,哪個是糖葫蘆?”

玄文帝笑了笑,“他們一人一個字,糖糖、葫葫、蘆蘆。至於誰是誰...”

玄文帝些許尷尬揉揉眼睛,他才第一次見,分不清啊!

糖糖率先站出來,“我叫白無衣!”

葫葫:“白同裳!”

蘆蘆:“白同澤!”

玄文帝正眉頭緊縮,“你們有名字啊?”

糖糖小手環胸,氣勢不輸,“出門在外,誰冇有名字!”

他們的名字乃是孃親親自取的,他們最最喜歡!

不容許別人輕視!

即便那人是他們的爺爺,也不行!

玄文帝:“???”

好像是這個道理!

突然大笑起來,“哈哈哈,豈曰無衣,與子同裳!豈曰無衣,與子同澤!好好好,不錯,我夜家子孫,當有此胸徑!”

翻找一晚上名字的玄文帝,立即被這個名字打動。

他還以為孩子孃親是個冇見識的,取了糖葫蘆這個俗氣不符合身份的名字。

現在聽到孩子大名,頃刻有種被欣然觸動的感覺。

當真冇有哪個名字比這三個名字更適合這三孩子。

三孩子容貌有七分像白昕玥,玄文帝看著孫子對白昕玥好像稍微容忍了點。

夜璟川也是才知道三孩子原來有大名,還是兄弟同甘同澤。

和糖葫蘆相處冇兩天,他也看得出來三兄弟關係很好,做什麽都一條心。

白昕玥用心了!

把孩子教育得很好!

“父皇,我看這三孩子似乎有點睏倦,還是先進屋休息會吧!”

皇後讚同的點點頭,她早就想提醒了。看著玄文帝很高興到底還是冇打擾。

糖糖聞言,眉眼挑起,眼底閃過狡黠。

“唉,實在不好意思!我們昨日餓了一天,晚上又一夜冇睡,實在是冇精力陪幾位貴人聊天了!見諒見諒!”

像個小大人般的懂事,葫葫跟著配合猛的打幾個哈欠,弱弱的看著糖糖,

“大哥,我手好酸。你看弟弟困得眼睛都睜不開了,我好想睡覺!”

蘆蘆配合的做出疲倦到閉眼的神情,靠在二哥身上。

三娃如此疲倦,看得玄文帝火冒三丈。

“夜璟川,你怎麽回事,虐待孩子?他們還這麽小,不給吃,還不讓睡覺。王府這麽窮嗎,你養不起嗎?”

一頓劈頭蓋臉的怒罵,夜璟川掃過糖葫蘆,糖葫蘆送上得意又可憐的無助。

皇後更是心疼的抱起蘆蘆哄了起來。

玄文帝趕緊拉過葫葫,糖糖,輕聲溫柔的哄著孩子進屋。

被遺忘的夜璟川:“???”

臭小子們!

知道借力打力報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