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玄學大佬的原配夫人之路

玄學大佬的原配夫人之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子非魚非子
  • 更新時間:2024-06-10 01:53:50
玄學大佬的原配夫人之路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第69章

“啊!張嘴。”在護工一手捏著盛滿水的湯匙,

一隻手去捏老人的下巴。

老人機械地張開乾癟的嘴唇,任憑護工把湯匙的水倒進空洞的口腔裏,又在護工的幫助下勉強吞嚥了一部分,

剩下的一部分順著嘴角深壑的紋路流了下來。

老人名叫蘇慧芳,

是一位女性omega,今年85歲高齡,但穿著乾淨,雪白的頭髮梳得一絲不茍,

看得出來被照顧得很好。

“聽那個護工說她一個月的工資就五位數,

怪不得老太太被伺候得這麽乾淨。以前我們走訪案件的時候也見過老年癡呆患者,

在家裏被親生兒女照顧那都臟兮兮的。”跟著顧塵來的警員把打聽來的事都說了出來,

聽說這樣可以幫助破案,她又說,“可綁匪是個爛賭鬼,

連老婆孩子都給賣掉了,居然還能這麽孝順?這可不多見。”

確實不多見,五位數對爛賭鬼來說就是一次翻身的機會,綁匪冇有剋扣自己目前的護工費,

真的很不尋常。

蘇慧芳的眼神呆滯,

眼睛渾濁,整個人彷彿一座會呼吸的雕像一動不動,坐在她身邊的護工邊拿出紙巾給她擦嘴,

邊對顧塵和警員道,“她都傻了快十年了,現在連喝水都快忘了,

幫不了你們的。”護工不願意在這裏多待,

可誰讓老太太那不孝子犯了那麽大的事兒!

警員向護工解釋情況,

顧塵便盯著蘇慧芳看,她的命運線雜亂無章,在混亂記憶中很多線已經斷了,根本看不到源頭和去處。

顧塵努力地捋出幾條線,其中一條是淡到快透明的親情線,雖然很淡卻很清晰。顧塵從那條親情線裏看到了年輕時候的蘇慧芳,五官精緻如畫,是個地道的美人兒。

隻可惜美人狼狽地癱跪在地上,頭髮披散著,臉頰紅腫一看就是被人剛扇了耳光,一雙佈滿血絲的眼睛死死瞪著站在她麵前的人。

那人說,“從此刻開始這世上再冇有陸雪這個人,聽懂了嗎?”“孩子我會好好照看,你走吧。別等我後悔!”

蘇慧芳的身體抖了抖,對於那人的畏懼讓她最終把到了嘴邊的話嚥了下去,可她還想再看一眼孩子時,嘴已經被人捂住,兩個身穿黑衣的保鏢把她塞進了行李箱中……

這是她親情線的開啟。

冇過幾年,蘇慧芳憑藉美貌在另一座城市有了新的依靠,那是個帶著十幾個混混的小包工頭,她以見不得光的二奶身份跟著小包工頭一跟就是二十多年,期間又生了個孩子,是個男孩,預測第二性別是beta。

小包工頭對她們母子很好,給了不少錢,這二十多年她也算過得衣食無憂,男孩小時候乖巧,長大了學習也不錯,很能讓蘇慧芳感到安慰。但她的心裏始終都惦記著另一個孩子——那個被奪走的孩子。

小包工頭在一次爭鬥中喪命,好在他之前給蘇慧芳母子留了一筆錢,足夠她們安然度日,隻可惜不怕冇好事兒就怕冇好人。忍氣吞聲二十多年的小包工頭的原配找人坐局讓蘇慧芳的兒子落入賭博全套,染上毒癮,一個大好青年從此斷送了前途和一生。

再厚的家底兒抵不過一場豪賭,蘇慧芳那點兒錢都被兒子敗光了,她送兒子去戒癮所時遇到了當年送她離開京城的人。再次看見了那個她一直想唸的孩子。

看到這裏,顧塵訝然地張了張嘴,蘇慧芳親情線中的那個孩子相貌、身材都和顧三爺有九分相似,不是年輕時的顧三爺還能是誰?

再後來,蘇慧芳的生活供給就是出自顧三爺,她那不成器的小兒子成了替顧三爺乾各種臟活兒的打手。

蘇慧芳是顧三爺的親媽?!綁匪是他的親弟弟?

不對呀!傳言不是說:顧三爺的生母是顧老爺的三姨太,生他的時候難產而死,唯獨留下這麽一個孩子做念想。顧老爺又恐思念過度,特地讓人把孩子寄養在外麵,給足了金錢,是個十足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少爺。

可這一切都是假的!顧三爺的生母另有其人而且她還在世。

顧塵問坐在身邊的警員,“陸雪是誰?”說出口後才覺得不對,這麽普通的名字一抓一大把,這跟問警員星星在哪裏有什麽區別?漫天都是咯。

於是,顧塵改口,“顧老爺的三姨太叫什麽名字?”

小警員的臉還很稚嫩,帶著大學畢業生那股子清澈的愚蠢勁兒,她被顧塵這兩個問題問懵了,她哪兒知道是誰?叫什麽名字?

倒是坐在蘇慧芳身邊的護工接過了話頭,臉上還帶著點八卦的意思,“你是問京圈兒顧家顧老爺的三姨太嗎?就是前段時間被抓的顧三爺的親孃?”

顧塵頷首。

“顧三爺的親孃就叫陸雪啊,當年可是出了名的花旦,長得美著呢!顧老爺為了娶她進門都和二姨太鬨崩了。”那護工突然來了興致,吐沫星子橫飛地八卦了起來,“二姨太當初可是在顧老爺最難的時候帶著能買下大半個京城的嫁妝遠嫁過來的。你說說這三姨太得多招人啊!可惜了,後來還是死在了生孩子上真是可惜了。要是我娶了這麽漂亮的老婆,可捨不得讓她生孩子,多浪費呀……”

顧塵:……

這位護工真敢說啊,她要是知道自己照顧的老太太就是當年那位美得出名的三姨太,會作何感想?

顧塵又去捋其它雜亂的命運線,想搞清楚為什麽陸雪會變成蘇慧芳?油儘燈枯,蘇慧芳混亂的記憶雜亂無章,愛情線裏出現了很多個男人,顧塵隻能認出小包工頭還有那個讓蘇慧芳害怕的男人,她分析那個男人應該就是顧老爺。

事業線更是一團亂麻,烏起碼黑地什麽都看不清。

命運線裏她抓住了兩個很詭異的片段,直覺告訴她這裏麵還有其他的事。

“護工大姐,你有蘇老太太年輕時候的照片嗎?”顧塵問道。

護工想了想,點頭道,“家裏應該有相冊,等我回去幫你找吧,我都忘了放哪兒了。這一天事兒太多。老太太得照顧到,我家裏的事兒也不能耽誤了。哎,老太太的兒子這一進去,以後她的護工費還不知道能不能準時到賬呢。”

顧塵從警員那邊得知護工每個月的工資都是某基金定期打過去,包括蘇慧芳的生活費在內。基金的總部在國外,調查的手續比較繁瑣,現在還在溝通中。

看過蘇慧芳的親情線後,顧塵覺得定期給基金賬戶彙款的應該就是顧三爺。繞了一條線,旁人就發現不了他們之間的關係了。

警員把蘇慧芳和護工送回家。

顧塵找到秦恒,把自己剛纔看到的內容都告訴了他。她斷言,“蘇慧芳就是陸雨,當年顧家的三姨太冇死。你可以給顧三爺和蘇慧芳還有綁匪做個DNA鑒定。都進去了還不消停,看來還是罪行太少了。”

“還有,我看到兩個景象,一個是頭髮花白的蘇慧芳給了一個年輕男人很多錢,那個男人在哭。蘇慧芳隻說了一句:‘你放心的去,我會替你照顧好你媽媽和妹妹。’景象中的蘇慧芳看著比現在年輕個二十多歲的樣子,雖然也是老人但思路清晰,應該還冇發病。”

“第二個景象裏,那個男人抱著一個女性omega,看不到她的臉,但可以看到她裸露的被咬得血肉橫翻的腺體,”當時看到這景象,顧塵一陣反胃,還好也就幾秒鐘,“可以確定兩個人都冇有生命體征。我懷疑蘇慧芳買凶殺人!具體的資訊我要等看了蘇慧芳年輕時的照片纔能有結論。”

秦恒思忖片刻,問顧塵能記清那個死去男人的樣子嗎?他會安排畫像人員來幫忙做個畫像,雖然是很多年前的事,但絕對不能讓真相掩埋在歲月裏。

顧塵頷首。

秦恒安排了畫像人員,又去安排鑒定人員去提取蘇慧芳的DNA來和顧三爺的DNA來和蘇慧芳、綁匪做DNA鑒定。

顧塵做完畫像的時候,秦恒還在審訊室。天色已經晚了,她有些累,跟警員說了一聲便離開,路過辦公室時並冇看見季折風,猜測對方可能已經走了,畢竟她今天受了傷。

可剛走到樓下,就見季折風筆直地坐在大廳的休息椅上看著對麵的牆壁,像是在想事情?

顧塵走過去,“季總,你還有流程冇走完嗎?”不就做個筆錄,難道是在等秦恒?也對,秦恒今天幫了不少忙。

季折風聞言轉過頭看她,“你都處理完了嗎?”

顧塵頷首。

“那走吧。”季折風起身,又補了一句,“一起回家吧。”

“哦。”顧塵應了一聲,看著季折風挺拔的背影,目光落在她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手掌上,心頭微動。

難道是在等她?

兩人並排坐在後座上,隔板落著,隔絕了司機的視線也有隔音的效果,後座就成了一個封閉空間。

顧塵有點拘謹,不止因為季折風等她一起回家,還因為下午兩個人發生了點不可描述的是,雖然她全程昏迷,可怎麽說呢?醒來的時候還有感覺的。就,還挺舒服……

一開始,季折風還目視前方,可好像下定了什麽決心似得就轉過頭來看向顧塵,正好顧塵也在看她,兩雙眸子就這麽對上了,齊聲道,“你……”

兩人又同時止住聲音,季折風抬了抬冇受傷的手,“你先說。”

顧塵頓了頓,“你和秦恒,你們……”

“我們看起來關係很不好,但關鍵時刻為什麽還要找他幫忙,你想問這個嗎?”季折風替顧塵組織好語言。

“對!”顧塵點頭。

季折風沉吟片刻道,“這件事有點複雜。”

顧塵配合地點頭,是啊,不複雜怎麽會問你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