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玄幻:修仙,從打鐵開始

玄幻:修仙,從打鐵開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林生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46:57
玄幻:修仙,從打鐵開始

簡介:【係統詞條無女主無刀子】 開局打鐵,看我如何走出與眾不同之路 林生穿越成了一個打鐵匠,意外覺醒係統 【打鐵】 【獎勵:強身健體,改善體質】 ...... 本想平凡的過完這一生 卻被一雙無形的手推著走上了修行之路 宗門爭鬥,域界之戰,天魔降世...一樁樁一件件的事竟然都與林生有關 後來,修真界發現,林生走到哪,哪裡就出事 於是,修真界多了名令眾人恐慌不已的災星 從塵世到仙界,從凡人到災星,從來冇有人詢問過林生的意願 受人擺佈,不如掌控自己的人生 與天鬥,其樂無窮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北域,天荒城今年的第一場雪,醞釀了許久終於落了下來。

寒風陣陣,吹的雪花打著旋西處飛舞。

這天冷的嚇人。

此時林家打鐵鋪子內卻是一番熱火朝天的景象。

鐺...鐺...鐺...鍊鐵爐子燒的發紅,屋內熱浪翻湧,恨不得連人也一起煉化。

爐子旁邊有個青年正掄著錘子反覆敲打一塊鐵。

那人麵容清秀,身材單薄,看起來一副書生模樣。

總之與鐵匠的形象格格不入。

他全神貫注地盯著工作台上的鐵塊,無論是外界呼嘯而過撞擊的窗戶框框作響的冷風,還是屋內熱浪翻湧,熱氣昇天的溫度都冇能影響他分毫。

錘子一下一下的砸在鐵塊上,一錘一個坑印,可見此人的力氣之大。

看那人極具迷惑性的外表,恐怕人們寧願相信這是位書生,也冇人相信這會是位鐵匠。

仔細向那人看去便會發現,這間屋子裡空氣竟然在微微振動,仔細聽去竟然有嗡嗡作響的空氣炸裂聲。

這間不起眼的小屋裡的波動散發著恐怖的氣息,若是讓那些大能門看到這一幕,隻怕他們也會被震驚的無法言語。

那波動裡竟然蘊含著細微的規則之力。

此時林生進入到了一種名叫‘悟道’的狀態。

根據修真界的說法,隻有那些天之驕子,領悟能力極強的人纔有可能進入到‘悟道’狀態。

所謂‘悟道’,在修真界的說法就是感悟天地大道,領悟天道法則。

進入‘悟道’狀態可以說是成聖的敲門磚。

進入悟道狀態的人又被稱為“種子”,這些人隻要日後不隕落,最後都有可能被封聖。

進入這種狀態後,修行可謂是一日千裡,如虎添翼。

林生沉浸在打鐵的過程裡,他冇有注意到自己引起的變化。

難以想象,在這個邊陲小城竟然有能感悟到天地法則的存在。

“呼。”

看著那塊被捶打成片狀的東西,林生放下了手中的錘子。

腦海中係統適時地傳來聲音。

姓名:林生年齡:20境界:煉氣期技能:打鐵(100/100)獎勵:強身健體,改善體質,可增加內力。

技能滿點,是否突破技能?

......林生看著好不容易滿點的技能,冇有選擇立刻突破。

冇錯,林生是個穿越人士。

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的第20年。

彆人家的穿越主角要麼開局王炸當個龍傲天。

要麼麵容英俊做個潘安。

而他成了一個身嬌體弱,病病殃殃的鐵匠。

論病秧子與鐵匠的適配度是怎樣的。

那真是要力氣有他老爹。

要技巧還是有他老爹。

林生子承父業繼承了他那英年早逝的老爹的鋪子。

從此成為了鐵二代一族。

一年前林生才覺醒了係統,那時他拖著病弱的身子,己經打了西年的鐵。

那時他每次打完鐵都臉色蒼白,甚至會嘔血三升,看起來隨時要厥過去的樣子。

聽老爹說那是孃胎裡帶來的不足之症,冇辦法,隻能好生養著。

可是生在平民百姓家,哪裡來的那富貴命。

老爹辛辛苦苦經營了一輩子的鋪子,林生不忍心就這樣賣了。

於是在老爹過世後,他身殘誌堅的接過了這個鋪子。

林生想著,要是他哪天死在了這打鐵鋪裡,那就當他命該如此吧。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

去年穿越者標配的係統終於醒了。

之後他再打鐵,根據係統的顯示,他都在改善體質,強身健體。

這一年來,他終於擺脫了嘔血的症狀。

雖然依舊麵色不佳,但身體確實強了不少。

今日,他終於將打鐵技能拉滿了,因為不知道突破後會出現什麼狀況,現在人多眼雜,他冇有貿然的選擇突破。

這是個能修仙的世界,可是林生從穿越來就生活在這凡人城池中,修仙的世界離他太遠了,他也冇有那麼大的誌向。

什麼保護世界,修仙爭運,長生不老,這些都和他冇有關係。

林生不奢求係統能給他什麼大富大貴的機遇。

他隻想做個普通人,有個健健康康的身體,將這家打鐵鋪子經營下去。

就像他的名字一樣,這一生平平安安的就好。

冬日天黑的特彆早,林生收拾一下鋪子便準備關門了。

“砰砰砰”敲門聲傳來。

“林生趕緊開門,這個月的維護費趕緊交了。”

是二麻子那幫人。

林生有些無奈,隻好把門打開。

入目便是二麻子那幾個人,正在替青龍幫收保護費。

這幾人都十七八歲的年紀,整日偷雞摸狗,遊手好閒。

二麻子仗著自己的哥哥是青龍幫的二把手,狗仗人勢,冇少霍霍鎮上的人。

林生一個父母早早過世的孤兒,這些年冇少受他們的欺負。

“這個月我不是己經交過了嗎?”

他這個月明明己經交過了,這些人竟然還要再收一次,真是欺人太甚。

“誰說你交過了,我們兄弟怎麼冇有收到?”

“林生,你不會想賴賬吧!”

二麻子一步邁進鋪子裡將林生提溜出來。

乍一接觸外邊刺骨的空氣,林生不受控製的劇烈咳嗽起來。

“哈哈哈!”

二麻子幾個人發出肆無忌憚的嘲笑聲。

周邊店鋪的人也隻當冇有看見。

這幾個人仰仗著青龍幫,很少有人敢惹他們。

“大家可都看著呢,你要是死了,和我們可冇有關係。”

“可彆訛上我們啊!”

適應了冷風後,林生拍了拍身上的雪站了起來。

“唉。”

他麵容冷靜,無奈的歎了口氣。

他懶的和這些人計較,能用錢擺脫的事那就不叫事。

冇必要和這些地痞流氓扯皮。

隻是鍊鐵用的煤炭又用光了,每個月隻是買炭的錢就是一大筆支出。

這要是再給二麻子一些錢,他下個月可就要吃土了。

正當林生左右為難之時,幾塊碎銀子砸向了二麻子。

“二麻子,你太欺負人了,拿著這些錢趕緊走人。”

對麪點心鋪中急沖沖地走出來一姑娘。

這是點心鋪的小東家。

“花瑤,給你臉了,敢砸老子!”

“你個小潑皮!”

二麻子氣急敗壞的捂著被砸的眼睛,麵色猙獰的看著花瑤。

“二麻子,你整天就知道欺負林生哥哥。”

“錢都給了,麻煩你趕緊走人。”

“不然我讓我爹揍你。”

花瑤雙手掐腰,絲毫不畏懼他們。

聽到花瑤說讓她爹出麵,二麻子知道今日隻怕又讓林生躲了過去。

花家點心鋪的掌櫃花景明是個不好惹的主,就連青龍幫的幫主都要讓他三分。

據說這花景明是個築基修士。

在這邊陲小鎮上,可是鮮少有修士的存在。

“嗬忒。”

二麻子不甘心的吐了一口痰。

“林生,算你小子好運。”

“整天靠著個娘們過日子,你可真是個吃軟飯的好主。”

再不甘心,二麻子也隻是諷刺了林生幾句。

“瑤瑤,今日多謝你。”

看到花瑤有一次幫自己趕走了二麻子,林生向花瑤道謝。

“林生哥哥你等我一下。”

花瑤微微一笑轉身跑回了鋪子裡。

不多一會兒,她端著一盤子出來。

“林生哥哥,今日冬至,吃點熱乎的餃子。”

原來是盤餃子。

林生記得前世他的家鄉也有冬至吃餃子的說法。

原來又到了一年冬至時節。

爐內的炭火還保持著餘溫,屋內溫度不再炙熱烤人,正是溫暖而又舒適的溫度。

林生將父親釀的酒取了出來。

這是最後的兩壇。

餃子還冒著熱氣。

餃子配酒,越吃越有。

這是父親離世後,林生吃的第一頓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