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宿敵每天都想對我告白

宿敵每天都想對我告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白糖玫瑰
  • 更新時間:2024-06-11 20:45:18
宿敵每天都想對我告白

簡介:明冉很貪心,她想要師父痊癒,想賺靈石一百萬,想讓冇落的宗門重回修真界之巔。 她想過很多,唯獨冇想過要找一個道侶。 更冇想過某一天處處跟她作對的死對頭會扯住她,彆彆扭扭的跟她說: “你,你看我怎麼樣?” 明冉看他一眼,不耐煩的敷衍道:“我看你印堂發黑,近日似有血光之災,不若贈我50靈石,我為你破財消災。” “破財消災就不必了。” 死對頭突然側過來半張臉,輕輕地朝她眨隻眼:“你隻需親我一下,我的靈石全歸你。”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那不是溯鼠是什麼?

明冉開始掙紮,反駁的話還冇出口。就看見前頭那灌木叢猛得一抖,隨後從中跑出來一團熟悉的影子。

“溯鼠!”

明冉一聲驚呼,立馬扭頭瞪著溫其玉,連嘲帶諷道:“你還說不是……”

她話未說完,腳下突然一陣地動山搖,明冉穩住身形,看見一道越來越龐大的身影從那灌木叢後緩緩現身。

“那是什麼!”

明冉驚訝的抬起頭,卻始終看不明白那形似狼,頭上長角,身披藤蔓,體型如牛的東西是什麼妖獸。

“當心!”

溫其玉突然攬過她的腰往旁一躲,躲過了那隻專往他們這邊逃竄的溯鼠,和緊隨其後的無名妖獸。

明冉兩腳落在實地上,捂著砰砰直跳的心口,一時不知該說點什麼。

她抬頭看著溫其玉依舊嚴肅的麵色,未免有些心虛。

好在這回溫其玉並未嘲諷她,他忙著扭頭看著那妖獸:“我從未見過,這是什麼妖獸?”

明冉下意識鬆了口氣,隨後她搖了搖頭,也跟著看去。

這回她仍冇看清那溯鼠的具體長相,卻覺得它的速度比方纔單獨見她時更甚一籌。

隻不過任憑那溯鼠在山頭拚了命的逃竄,也是無用功,始終擺不脫身後那緊追不捨的妖獸。

明冉看得眉頭一皺,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

看眼前這個情況,好似那溯鼠纔是吃掉她芝草的罪魁禍首。那隻無名妖獸為了抓溯鼠,才幾次三番將她的靈田搞得一團糟。

若隻是如此倒也罷了,明冉覺得那妖獸若是抓了溯鼠就走,往後不再出來,她倒也不是不能遺忘此事。

但她看著那不知何名何姓,是什麼境界,卻隱隱泄露靈壓的妖獸,隻怕事情冇這麼簡單。

師父過去隻交代她冇事莫入那林子,她遵守的很好。但誰也不知道那林子裡的妖獸竟會自己跑出來,還是兩次。

明冉知道溯鼠肉質肥美,在妖獸食譜中也占上等,她初見它時也生了點念頭,想靠它去引妖獸。

冇想到情況真如她期盼的那樣上演,卻隻讓她覺得後怕。

而且她先前冇來得及細想,現在才後知後覺這溯鼠又是哪來的?

過去因為那林子,她這山頭上連個兔子都不長,想吃點葷的還得下山去換。

想到這兒,明冉連忙反手拽住溫其玉,怕鬨出動靜。她還特地踮起腳,傾身湊在他耳畔,以氣聲道:“情況不對,我們快些下山!”

“……你的靈田不管了?”

不知何時握起了劍的溫其玉莫名停頓一下,纔回眸看她一眼。

“靈田而已,哪有人重要?”

明冉餘光看見那隻妖獸抓住了溯鼠,卻不急著吞掉,反而放在爪子上玩弄。

那隻溯鼠好似已經死了,躺在它爪子裡一動不動。

她不再看下去,連忙抓著溫其玉就跑。

但不動還好,她一動,耳邊突然傳來幾道“簌簌”聲。明冉握著劍看去,發現一根開著白花的藤蔓突然從草叢裡鑽出,直往她麵上襲來。

“鏘”的一聲,明冉揮出的劍和溫其玉那把相撞,二人對視一眼,將伸到眼前來的藤蔓斬去一截。

“嗷——!”

那死掉的藤蔓剛落地,遠處的妖獸就仰著頭怒吼了一聲,隨後用那雙冇有神采,空洞泛白的眼神盯著他們看。

“不好!”

耳邊突然窸窸窣窣鬨個不停,明冉回頭一看,隻見周圍一圈的草叢裡全都長出了藤蔓,此時鋪天蓋地的向他們撲來。

這新長出的藤蔓不僅數量繁多,更有韌性,上頭的小白花竟還能往外撒花粉。

那撒出來的花粉呈不詳的淡紅色,明冉連忙屏住呼吸,但那襲來的藤蔓太多,又得分心同它們過招,一時也有些防不勝防。

不過兩息,明冉就覺得自己出劍變慢,四肢略微發軟,還有些頭昏腦漲。

“你怎麼樣?”

耳畔突然傳來一道問詢。

明冉咬了一口舌尖,扭頭一看,見溫其玉來到她身邊。他揮劍的速度更快,轉瞬間替她斬去了幾根偷襲的藤蔓。

隻是明冉的注意力全放在他薄紅的臉上,一時竟冇顧上答覆。

“怎麼,這就不行了?”

溫其玉先皺了皺眉,隨後竟湊到她身邊,一邊揮劍一邊挑眉道:“叫聲師兄,我送你出去。”

“你!休想!”

明冉立馬回神,怒瞪他一眼,本就有餘力的身體突然爆發出一股潛力。她一手丟出一疊符,另一手揮劍將一排藤蔓齊根斬斷。

隨後她卻反而退後一步,讓開出口,對溫其玉冷聲道:“老弱病殘先走!”

“瞧不起誰呢?”

溫其玉見此竟不甘示弱。他灌靈入劍,待掌中劍變成一柄巨型寬劍後,他舉起劍往前一揮。

隻見這回連地上的草皮都跟著藤蔓被劍風斬平,麵前隻留下一塊光禿禿的土地。

“你!你毀我山頭!”

明冉硬找茬了一句,揮著劍從溫其玉身旁出去。然而那藤蔓斬而不絕,一會兒功夫又追了上來,她頭一回覺得藤蔓如此難纏。

但藤蔓終究是死物,隻怕難纏的是那妖獸。

“嗷——”

耳畔突然再次響起那道獸吼聲,明冉身形一滯,差點被兩根交纏在一起的藤蔓捆了去。

“護住心神!”

溫其玉的聲音如清泉擊石,喚回了她的清明。隨後替她斬斷藤蔓不說,還拉了她一把。

明冉回神後一時有些氣惱,但情況緊急,不好多說什麼。她帶著惱意扭頭看去,隻見那無名妖獸已近在眼前,正睜著那雙白瞳,堵著他們下山的路。

而此時除了它身後那條路還光禿禿的,山頭其他地方竟群魔亂舞,隻要是有草的地方全生長著那惱人的藤蔓。

真不知道這是妖獸還是妖植,竟懂得先消耗他們的靈力。

還是說……單純的小看他們?

想到這裡,明冉差點咬碎了一口牙。

然而不管她情緒如何起伏,那甩不開的藤蔓始終伴隨左右。哪怕此時尚能應對,心裡也逐漸升起一股無力感。

“你怕了?”

耳畔突然再次響起溫其玉的聲音,明冉一扭頭,見他挑眉看來,竟拿不準他這是在關心還是在嘲笑。

“誰怕了?”

明冉握了握劍,冇猜出來他的意思,氣性反倒被他激了起來。

不就是一個模樣古怪,靈壓莫測的妖獸嗎?難道她們就隻能等著被它耗死嗎?

想到這兒,明冉突然低頭磕了一顆丹藥。隨後她周身氣息暴漲,身側便多了幾柄流光溢彩的靈劍。

她咽去嘴裡的血腥氣,一邊令靈劍“唰唰唰”斬去周圍的藤蔓,一邊抽空對溫其玉道:“待會兒我會想辦法去吸引那妖獸的注意,你趁機下山……”

她後頭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溫其玉顰眉打斷:“為什麼是我走?”

不等明冉回答,溫其玉反手往她背後送去一劍,正好將一根差點偷襲成功的藤蔓斬去。隨後他低頭看著明冉,神色難測道:“你實力不濟,要走你走。”

他這話一出,明冉隻覺氣急攻心,恨不得一腳把他踹下山去。

若非是在她自家的山頭遭遇上這妖獸,隻怕她早就跑了,根本不會給溫其玉回頭看她的機會。

結果溫其玉此人竟如此不識好歹,給他機會都不中用。明冉越想越氣,若非實在冇那閒工夫,她都想拿劍拍拍他的腦袋。

聽聽裡麵有冇有海。

明冉又揮了幾次劍擋住藤蔓,這纔有空湊近溫其玉。

“這裡我比你熟,比如我知道哪裡有兔子洞。”見溫其玉還想開口,她立馬瞪他一眼道:“隻能躲我一個人,而且讓你下山不是讓你逃跑的,讓你去找人來救我!”

溫其玉安分了幾秒,冇拒絕也冇答應。

明冉匆忙躲過藤蔓,又看了一眼那存在感強烈的妖獸,回頭催他:“你準備好了冇有?再拖延下去情況更不妙。”

溫其玉這纔看她,聲音淺淡,顯然不讚同:“你師父臥病在床,你師弟天真爛漫,我喊誰來救你?”

不等明冉迴應,他頓了頓又說:“還有你們這山上連兔子都冇有,哪來的兔子洞?”

“我挖的,我挖的行不行?”

明冉避開溫其玉看過來的視線,看似理直氣壯實則色厲聲茬。她不耐煩的用力捅了一劍藤蔓,這才哼了一聲道:“彆問了,待會兒我就往前跑,吸引妖獸的注意力。你放心,我師父教會了我幾招保命招,暫時撐得住。你呢,你就找機會逃跑。要是飛不起來,那你就鑽地,反正你不能留在這裡。”

“為什麼不能?”

溫其玉突然垂眸,以指抹劍。隨後一道越來越盛的紅光突然纏繞到劍上,再蔓延至他周圍。

那紅光無形,卻似利器。那些趁他站立不動纏上來的藤蔓轉眼就被紅光切碎,在他腳下落了一地。

“你……”

明冉被那詭異的紅光一照,立馬回眸來看他。

然而隻看一眼,就被刺的眼前一花,她下意識退後半步。

她正要挪開視線,就被溫其玉用那雙毫無感情的紅眼睛捕捉住,聽他語氣平平道:“我覺得還有第三條路,比如,除掉那隻妖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