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熊貓在星際直播種田

熊貓在星際直播種田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鳩遊
  • 更新時間:2024-06-12 19:02:01
熊貓在星際直播種田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帝星。

空無一人的街道上,一輛奶黃色懸浮車靜靜停在街角。風吹起枯葉,打在懸浮車後座的玻璃上。後座的白色的毯子動了動,黑色耳朵的主人聽到聲響,從裡麵探出黑白相間的腦袋。

微子啟看著天邊,灰黑色的雲團攢聚在一起,看著非常壓抑。雲間隱隱有黃色的粒子在空中飄蕩,雲團間轟鳴聲不斷。

視野所及之處一片灰濛。

微子啟看著蕭瑟的道路,想起了藍星上麵的秋天。隻是不同於藍星,他看到所有不知名的綠化都是枯黃衰敗的顏色。

就好像生命力突然衰退。

微子啟打了個噴嚏,哪怕冇有出去,他也知道戶外溫度對他很不友好。不過幸好懸浮車自帶的恒溫係統讓他冇有變成一個死熊。

他轉頭觀察車內的配飾,最顯眼的就是駕駛室前透明的顯示屏,他看著那塊透明的顯示屏,無數彩色電子線條在上麵遊走,他看著顯示屏無意識動了動爪子。也許是變成了熊貓的原因,他現在非常突然想抓住那個線條。

他正有點手癢,就聽到一道機械聲音從耳邊響起:【距離電磁風暴還有兩小時五分十二秒。】

電磁風暴,微子啟歎口氣,黑眼圈自帶著點憂鬱,他用爪子墊住腦袋,冇骨頭似地趴在座位上。他冇想到自己還能趕上穿越的潮流,還成為一隻熊貓幼崽。熊貓……他雖然冇見過,但是還是知道這個動物是國寶。

一覺醒來,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哪怕是自詡已經是大人的微子啟,現在心裡也有點害怕。他攥起拳頭,給自己鼓勁,彆放棄,美好的明天在等待著……

還冇等他鼓勵完,就感覺懸浮車突然晃了晃,原本趴在座位上的他,順著慣性一滾,直接帶著自己的下輩子滾到地上。

一瞬間的天翻地覆,讓他頭很暈,他支著小短腿,剛想站起來便聽到隱隱約約的談話聲從外麵傳來。

【滴,翻譯係統已上線,】

隨著機械聲過後,微子啟聽到外麵傳來的談論聲。

“老蛇,這懸浮車帶手動?”

“帶了。”名叫老蛇的大漢從口袋裡掏出晶片,他將薄片貼在車門上,隻聽滴地一聲,車門哢噠一聲便開了。

冷氣在車內蔓延,微子啟抖了抖,哪怕他現在什麼也不知道,也知道現在打開車門的人,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砰——

關門聲從前麵響起,見來人冇注意到這個角落,微子啟團好自己的小毯子,他現在靠在車門上,那裡設計有一個凹陷,微子啟不知但那裡是放什麼的,但現在這個角落正好可以讓他縮進去。

他縮著身子,調整著姿勢想讓自己舒服一點,背靠的是類似玻璃材質的隔板,他不知道是什麼,但是靠上去很暖和。他自己縮進毯子裡,開展被子結界,想給自己一點安全感。

不是車主人,應該是盜車賊。

微子啟動了動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對於來者們要找手動檔的懸浮車並不意外。來到星際,他他已經被係統通知星際風暴即將來臨。這是帝星的一種奇特現象,每當風暴來臨的時候,人類現在所有依靠星網的科技全部失效。

暴雪低溫、港口封閉,人們隻能呆在家裡等待著風暴過去。

據係統提供資料,這場風暴可以連續長達幾個月之久,當然,他開局出現在懸浮車上,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冇有懸浮車內的恒溫係統,他恐怕會在落地的那瞬間,便凍死在星際的角落。

但是現在,聽著前麵粗魯的謾罵,微子啟垂頭喪氣趴在小攤子裡,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從這兩個盜賊手裡逃跑,但是現在,他在腦海裡輕聲詢問:【還有多久風暴來臨。】

【一小時四十五分。】

微子啟想起新前看過的灰濛濛的天,白色的閃光在雲層裡飄蕩,耳邊似乎能聽到轟鳴,他知道自己是要完成係統的佈置的什麼任務,但現在……

似是察覺到他的想法,機械的聲音再次響起:【請宿主活下去。】

唉——

他無聲歎口氣,將自己更好貼在身後的牆壁上,現在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

於此同時,星腦開始行動。

作為帝星的中央防護係統,它的職責包括在電子風暴來臨之前,通知在外人員及車輛回家。風暴已經來臨將近三百年,人們對於這套流程已經非常熟悉,但儘管如此,它還是如往年一般巡查帝星。

A區無人員逗留,B區無人員逗留……

嗯?光感監控眼盯住遠處的懸浮車,那是城郊的行駛方向。人臉識彆係統開啟:“確定乘車人員……疑似AHF34-4星球逃犯,掃描是否擁有武器……”

機械聲音突然卡住,微子啟不知道自己呆著的那片模糊麵板,還是一塊單麵可視玻璃,星腦的監控能看清人體麵部絨毛。而現在,監控內,那裡黑白相間的毛髮異常顯眼……

他停頓了一下,隨即開始掃描車上另外一個生物資訊:“生物檢測當中……檢測失敗,數據庫尚未找到相關數據……無寵物證明,精神力檢測成功,身份證明獸人——骨齡檢測為三個月……”

他的聲音卡頓一下,幼崽的數據庫長期不用有一點卡頓,它緘默片刻,平靜說道:“根據宇宙最高法院規定,疑似幼崽被拐,現全麵封鎖街道,開啟一級警報。”

距離風暴到來還有三十分鐘。

安可看著晚歸的丈夫,開口抱怨:“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晚?”

維吉看著妻子,貼麵給了她一個吻,他從懷裡拿出買來的克拉斯托兒花:“風暴要很久才能過去,我去給你花了。”

原本還有點生氣的安可頓時一臉嬌羞,克裡斯托兒的花期很長,她知道丈夫是用心了,她隻想說什麼,手中手環卻突然發出警報,刺眼的紅色讓她怔愣在原地。她作為研究手環的研究員之一,更是清楚這代表什麼。

她抬頭看著丈夫,一臉蒼白:“有幼崽被拐走了。”

下一秒,機械的電子音響徹帝星,“警告!警告!警告!疑似三個月大幼崽被劫持,車牌號GFw95203,重複一遍……”

無論人們在做什麼嗎,在星腦釋出警告這一刻,都停止了動作。

此起彼伏的驚呼聲響徹帝星各個角落。幼崽在星際消失已經快三百年之久,如今再次聽到這個訊息,人們在短暫的回升後,都不約而同做出一個動作——出門。

程淵趴在床上,聽到這個訊息還有點不跟相信,他看著星網,那裡一個加大加粗的標題衝上熱搜【GFw95203】,他剛放下的光腦,遊戲介麵也插入一這則通知。幼崽被拐,他都不敢想人販子死得有多快。

他打開已經炸鍋的軍校群,他相信如果不是校長攔著他舍友不讓出門,現在在學校裡那群夥伴能將人販子踩死。

家族群像小石頭丟入水麵,打破沉寂,從政的長輩們已經在裡麵確定訊息,心軟的女性長輩表達自己的擔憂,程淵看著星腦裡的資訊,確定不是玩笑後,三步並兩步衝下樓,往地下車庫走去。

程楚看著兒子背影喊:“你現在去乾什麼?”

“我放超跑出去找那個幼崽。”謝風說著,他手指在星腦上一動,解開所有車輛的單人限製操控,風暴來臨後所有的電子設施都會失效,他現在隻能盼望著自己花大價錢買來的寶貝能找到那個幼崽金疙瘩。

滴——

車庫門緩緩打開,五顏六色的超跑帶著風,颳起程楚的長髮,程楚看著天邊,一片冰涼的雪花落在她鼻尖,她愣了一下抬頭,下雪了……

……

微子啟對於這些當然不知道,星腦在播報時已經隔離懸浮車所在的這片領域。

“他奶奶的,找個車真他媽費事兒。”叫老蛇的人狠狠踩下加速踏板,開車見人品,微子啟腦袋已經不止一次撞到旁邊的車上,他張開自己四肢,努力讓自己卡在凹陷不動。

絡腮鬍開車忽快忽慢,他看著車窗上的雪花,狠狠拍了下方向盤:“怎麼現在就下雪了?風暴他媽現在就來了?”

雪下得越來越大,這給懸浮車行駛帶來不便,他們的方向本來是想去最近的港口逃竄,但現在這場雪下得太快,路上的雪堆已經快一米高,還有越來越大的趨勢。他旁邊那人喘了口粗氣斷言道:“不可能。”

電子風暴會帶來暴雪,這是所有人的共識,但現在距離風暴還有十幾分鐘,怎麼會下雪?

兩人都冇再說話,車窗已經開始結冰,絡腮臉麵色沉重,這種情況已經冇辦法再開車。他黑著臉:“他媽的這鬼天氣。”

“現在開不了了,懸浮車車底下結冰了。我們現在怎麼辦?”

刀疤臉思忖片刻:“走過去。”

微子啟聽著他們講話,心中一振,快下車,快下車,他在心中默唸。

車不動了,車外白茫茫一片,這裡離最近的港口還有五公裡,開門的那瞬間,寒氣透骨,冷氣將兩人在車內積攢的溫度全都奪走。微子啟聽到腳步踏進雪地的咯吱聲,他屏住呼吸生怕被人發現。

但下一秒,刀疤臉鼻尖一動,已經踏出一步的腳一頓,他的瞳仁開始變黑拉長,眼白裂出樹狀裂紋,他咕噥了幾聲,他旁邊的人看著他,催促說:“怎麼不走?”

“有老鼠進來了。”

聽到這裡的微子啟心差點跳出嗓子眼,長時間不呼吸已經使他有點胸悶頭昏,他一動不動縮在那個角落,想把自己裝成一個不會動的玩偶。

“哈。”難聞的口臭在鼻尖蔓延,刀疤臉抓著微子啟後頸將他提起來,“原來是個寵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