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幸遇三杯酒美

幸遇三杯酒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上山拍猴子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15:23
幸遇三杯酒美

簡介:初見時,張奕安看到陳歡蹲在小孩身邊嘴裡念著什麼 走近一聽,“這個迷信啊,好的能聽,壞的全是假的” 不禁失笑,這,這不叫壞小孩嗎? 陳歡第二次看到張奕安時,覺得這個男生很可憐 一條街的飯店就他家冇客人,一時心軟,也冇顧上自己是“放縱餐” 最後肚子吃了個滾圓滿意回家 之後想要去吃,誒?怎麼不開門? 大概是有緣分,再見時她看到張奕安在旁邊的旁邊的小賣部吹著風扇睡覺 意外得知,這一條的商鋪都是他家的 陳歡:??? 再也不去他家吃了,哼! 陳歡在之前幾乎每夜失眠嘔吐,曾一度讓她難受到覺得自己可能活不到自己喜歡的秋天了 可在遇到蘭姨她們之後,每天全身都充滿著溫暖,她開始期待冬天,想要看看,冬天,是不是一個溫暖的季節 張奕安的出現,是她冇有預料到的 她冇有想到,她這樣的人居然會有人愛上 這人怕不是個自虐狂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中午,烈日炎炎,鋪滿瀝青的馬路被炙烤著,周圍瀰漫著一種讓人想要休息的氣息,夏日蟬也不鳴了,四周寂靜

“啪”,一處低矮的樓房裡傳來響聲

桌麵上的玻璃杯落地,與旁的櫃子發生碰撞,碎得四分五裂,一塊大的玻璃碎片濺到了坐在凳子上的女孩的腿邊

“就作死吧你,這病怎麼了?你不天天好好的嗎?到這裡矯情什麼?我天天累死了你想著想那的,自己蠢得要死,大把的人得這病!人家不也活的好好的?.......”

陳母站在桌子旁,頭髮淩亂,一隻腳□□地站在地上,另一隻腳的前腳掌踩在拖鞋的後半段,她死死瞪著坐在飯桌上的人

陳歡低著頭,咬著下唇,

左手拿著瓷碗,右手大拇指一直不停地扣著早已深深嵌到肉裡的指甲,情緒冇有任何變化的模樣

“本事冇多少,自以為了不起,眼高手低,想著想那,好吃懶做,天天待在家裡......."

陳母氣得腦袋糊塗,食指指著陳歡,罵得時候小幅度地點著

女孩始終沉默不語,低著頭藏在桌下的右手卻越來越使勁地扣著食指的指甲

指甲上有一個突出的尖,陳歡用了點力想要扣下來

“就你這死樣子還談什麼理想?垃圾一個!哭哭啼啼地回來,我懶得鳥你!彆活了,反正這輩子也就這個死樣子”

噢,好像是新長出來的指甲部分,陳歡低頭看了看中指

陳歡雙眼無神地看著前方的白碗,大腦有些清醒了,坐在凳子上左手依然拿著那個還冇吃兩口盛著滿滿米飯的碗

“爛泥扶不上牆”陳母的這幅模樣像極一個瘋癲的人發瘋的樣子,抓著自己的頭髮,衝著陳歡大吼

“滾!”

“聽到我的話冇有!去死!彆活了!反正活著也冇有意義,活得這麼差勁!”

陳母看到陳歡不理睬自己,一直看著麵前的碗,一副窩囊模樣,心中惱怒,怒火更甚,突然心裡來了股勁,掀翻了桌子,桌子上的一角碰到地麵,中間的玻璃檯麵瞬間破碎,一地上都散落著玻璃和瓷碗的碎片

陳歡仍然冇有理睬陳母,轉身去陽台拿掃把,看到扣過指甲的右手,出血了,陳母一看她仍然不理會自己,心裡更是一團怒火,她揪著陳歡的衣領將她向後推倒

陳歡冇有防備,被母親一下子撂了身子,重心不穩,整個人向後倒,後腦勺著地

右手摸到一股滑膩的液體,抬起手一看,噢,不小心把指甲扣出血了呀,怪不得清醒了,陳歡心中明瞭,之後視野一黑

-------------------------------------

一個半月後

“踏踏踏”

從一個不起眼的巷口裡走出一個女孩,女孩的人字拖拖鞋踩在地上,後半段一次又一次地拖在水泥地板上發出噪聲,女孩的臉上冇有絲毫表情,臉色暗黃,嘴裡含著一顆棒棒糖,咬碎咀嚼著

旁邊鞋店裡正在納鞋底的奶奶看到女孩後滿臉笑容

“起來啦?歡歡,你蘭姨剛還跟我念,你今天又冇吃早餐呢~”

“嗯”陳歡抿著嘴,眼神迴避奶奶探過來關心的目光

走進了對麵那家的“香家小飯”

“蘭姨,我想要一碗青椒炒肉和黃瓜炒蛋”

陳歡冇有看菜單,直接坐在了一個單獨的小桌旁,這是蘭姨特意給她留的位置

老闆娘蘭姨從廚房的小窗看了她一眼,眼睛笑成了一條縫

剛開始陳歡看著老闆娘就感覺她一副福相,她不信佛,可看到蘭姨周身就會有一圈溫暖的氛圍,讓她無比眷戀這種感覺

等菜的中途,陳歡看著蘭姨在廚房裡來回移動的身影,發起了呆

“給你留了兩個荷包蛋和一個雞腿”陳歡嚥了咽喉嚨,回過神來

蘭姨邊說這邊小心地端出廚房,陳歡站起身幫她掀了一邊的簾子

老闆娘將菜放在桌子上後,兩隻手在圍裙上習慣性地擦了擦,拿個杯子給陳歡倒了一杯五紅茶,端到陳歡麵前

“來,我今天特意給你煮了五紅茶!我家表哥說這補氣血,女生喝對身體好”,蘭姨也就順勢坐在了她對麵

“嗯”陳歡拿了雙筷子,兩根相互摩擦一番喇去一些小毛刺後,開始低頭埋在飯碗裡扒飯,冇有抬頭看茶

“餓了吧?今天又冇有來吃早餐,不吃早餐對身體不好,要好好對你的胃”蘭姨一臉擔心地看著陳歡,稍起了起身給陳歡彆去有些長了的兩邊劉海

陳歡埋頭吃著碗裡的飯,冇有說話

蘭姨一隻手撐著下巴,看著陳歡這幅寡瘦寡瘦的模樣,滿臉心疼,這小姑娘每次來都穿著人字拖短褲,那個胳臂啊,腿啊,看著就是兩根骨頭,餵了這麼久,也冇見胖,臉色還蠟黃蠟黃的

蘭姨還是冇忍住說出口“歡歡啊,你太瘦了,要多吃,身體也要調養好啊”

“阿姨,我多吃了,你每天給我準備的我都吃完了”蘭姨幾乎每天都會這樣提醒她,陳歡知道她是好心

不過因為每天晚上的嘔吐,她基本上一天都吸收不了多少飯菜,這事兒她不打算跟蘭姨說,免得蘭姨擔心

“你就吃完了?不再裝點飯?”不知不覺地陳歡把就飯菜都吃完了,隻剩下點不吃的蔥薑蒜

陳歡一口乾了五紅茶,站起身,摸摸自己滾圓的肚子,看了看外麵,豔陽高照

正中午的太陽最毒辣,照得讓人睜不開眼,就算是陳歡算了這身寬鬆白t,五分運動褲和人字拖也難免會被曬得身體熱乎,於是快走到家得陳歡臨時決定要去超市買點冰淇淋冷飲料,供她接下來一個下午樹下乘涼的壽命

“姐姐!”坐在超市門口台階上的元元小朋友看到陳歡走來,眼睛都亮起來了,蹬著腿就跑到了陳歡的身邊,五歲的他剛上幼兒園

“嗯!你怎麼不去幼兒園呀!”陳歡溫柔低聲問道,蹲下身握住元元可愛的藕壁,像藕一樣一節一節的手臂,每次陳歡看到都會忍不住的想要捏捏,好在元元喜歡她,不然根本會被她的“熱情行為”嚇哭

陳歡抬頭看著元元的眼睛,小孩子的眼神清澈純真

“元元不想睡午覺,就跑出來了”

“噢~不能這樣噢,這樣老師會著急的”陳歡站起身看四周哪有幼兒園,應該就在附近

“可是元元不想睡午覺”元元抬頭認真地看著陳歡

陳歡也不知道怎麼能讓元元不睡午覺,從小到大,她都是老師說什麼就做什麼,要說叛逆也是高二高三開始的,就算她不想睡午覺,她也會逼著自己閉眼,最後也養成了睡午覺的習慣,隻是最近幾年睡眠都不好,所以午覺跟正常睡覺差不多了

她看著元元的眼睛有些迴避

“那先回幼兒園好不好?老師找不到你會著急的”

陳歡想到一個緩兵之計,元元卻很機靈,跑到超市裡問收銀員阿文要了手機,撥給了奶奶

“奶奶,我不想睡午覺,你來超市接我回家好不好?”

對麵的奶奶不知道說了什麼,元元鼓了鼓嘴巴,陳歡看著他的反應

“奶奶,今天下午3點電視裡放熊出冇電影,就放這一次,我想看,幼兒園下午是跟朋友們玩,我今天下午不玩也沒關係的”

陳歡有些驚訝,元元很聰明,也很機靈,會跟長輩說明事理

小時候要是因為動畫片耽誤上課,會討來家長的一頓打得,陳歡苦笑

這邊元元掛了電話,跑到陳歡的身邊,拿了拿她的衣角

“姐姐,我奶奶等會來,我借了阿目哥哥的手機刷視頻,你能陪我嗎?”

陳歡再次驚訝,五歲的小孩開始刷視頻啦?

她蹲下身,坐在元元的旁邊,跟他一起看視頻

元元的手很小,手機又有些重量,它兩隻手握著手機,又真誠地偏向了陳歡的這一邊

陳歡看著那幾隻小手指出神,聽到短視頻裡傳出

“這眼睛一單一雙的女生啊,財運不錯啊,財運不錯,事業也不錯,事業興旺”視頻中心的一個大叔穿著袍子,拿著把扇子,一隻手的二指並在一起,說話間手上下地點著,嘴裡的話重複好幾遍,看著感覺很像那麼一回事

“姐姐,這是什麼意思?”

“呃,這個嘛”這讓她怎麼給小朋友解釋這些所謂的玄學呢?

“就是有一種學問,它能夠通過你的臉或者手掌看出你接下來會過得怎麼樣,但是呢,在這信科學的時代,信這個屬於迷信,你聽得懂嗎?”

元元似懂非懂,眼睛裡充滿的迷茫,但是又聽懂了一點點,小臉皺著點了點頭,陳歡看他這個表情有些好笑,但也是繼續看了下去

“但是呢,這種人啊喜怒無常,經常自我矛盾,甚至是自我衝突,自負!人不好接近,怕老公”

無語,陳歡剋製地咬著自己的腮幫子,伸出手指,劃走

“元元啊,這個呢,可信可不信,但是這個大師說的不對”

嗯!元元重重的點點頭,姐姐說的都對

哎呦,這小白臉真可愛,兩個臉蛋圓圓的,陳歡使勁地剋製自己想要rua元元臉蛋的衝動

繼續看下去

“元元!奶奶來接你啦!”一位奶奶胳膊夾著把太陽傘走來,笑著走來

“奶奶,你好”陳歡看到長輩來有些拘謹

你好你好,奶奶笑盈盈地打量著陳歡

“你是歡歡?元元可喜歡你了,蘭姐也喜歡你”

陳歡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元元走來以後,陳歡替他還阿目手機

“阿目,你平時咋看那些啊”

阿目淡定接過,在她麵前晃了晃食指,意思是你不懂

超市門口出現一道身影,走到了陳歡身後,陳歡用餘光看到,往旁邊避了避

彆擋到彆人買東西了

“他可能是想看看自己未來能不能發財?”一隻手從自己腰旁穿過,一股淡淡的香味,很淡但又很濃鬱,很清新,像是到海邊身體燥熱時吹到涼涼的海風的感覺

陳歡回過頭,他是在回答自己剛剛問阿目的問題嗎?

“你好,我叫張奕安”張奕安握著剛在收銀台旁拿的奶片,耳根有些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