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星際:大佬副業越做越強

星際:大佬副業越做越強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非河之魚
  • 更新時間:2024-06-14 04:27:23
星際:大佬副業越做越強

簡介:簡介:關於星際:大佬副業越做越強:每天都在認真做著退休計劃的打工人時一,在一次意外中,穿越到了一個陌生星際。野外求生——美食創業——本是攢錢為了尋找回家之路卻冇想到因為一個饅頭捲入了一場陰謀……賺錢,上學,學機甲對戰,挖坑,埋蟲族總結:有腦子就動時一翻了個身,瞅了眼旁邊窩在某人懷裡,乖巧啃著饅頭正香的糰子。哎~怎麼感覺回家之路越來越遠了呢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重型機甲在體型上相較於中型、輕型機甲顯得格外笨重,但攻擊力不可小覷,偏坦克方向,擅長近攻和防守。

中型機甲在速度上彌補了重型機甲的劣勢,多用於遠攻或者一線對戰,對精神力等級冇有很高要求,適合新手學習和操控。

輕型機甲的優勢在於速度,靈敏度遠高於其他類型機甲至少20%,擅長刺殺和偵查,過高的靈敏度也就要求操控者對精神力的掌控能力極高,精神力等級至少A級。

而時一升學考試時測的精神力等級才b ,所以操作輕型機甲的難度隻大不小。

對戰屏障一打開,重型機甲立即主動展開攻擊,提著大刀衝上來就砍。

“這麼莽的嗎?”時一抽出匕首擋住刀鋒,但還是由於她並冇有很快適應輕型機甲,被擊飛,後滑十來米才止住。

對方趁勢追上,時一以極快的速度瞬移,停在半空中,搶在對方轉身之際俯衝而下,刺向他的背部。

對方敏銳地察覺到了危險,釋放出雷盾擋在背部,刀尖落在上麵,伴隨著雷電劃出刺耳的聲音。

重甲在雷盾的掩護下轉身揮刀,時一在空中借勢後翻,躲開攻擊,退到遠處,穩住身體後,同一時間,迅速從腰間抽出鐳射槍,朝其關節處射擊。

但對方的攻勢絲毫冇有減弱,反而越戰越猛,突然,她的耳邊傳來嗡嗡聲。

【敢跟你刺客姐姐玩偷襲】

瞬間釋放精神力,將機甲速度調到極致,騰空而起,勉強躲過一擊,緊接著飛速移動,幻化出數個一模一樣的身影,混淆對方視線。

重甲看著諸多輕甲舉著槍瞄準自己,淡定的召回大刀,挽起刀花,氣勢淩人地衝向其中一個輕甲,輕甲試圖拉開距離,但這次重甲並冇有再像之前一樣貓捉老鼠,想要速戰速決。

金屬之間撞擊摩擦發出的劇烈刺耳的聲音響徹整個對戰場,火花四濺,其他人根本看不清他們交鋒的身影,隻看到輕甲身上的傷損越來越嚴重,甚至一隻手臂都有似斷欲斷的狀態,而重甲也好不到哪裡去,單膝跪地,關鍵要害處明顯看出被襲擊過多次,已經處於岌岌可危的狀態。

時一壓力越來越大,精神力供給遠遠跟不上所需,機甲速度受到很大影響,再這樣下去可不行。

對方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原本有些減弱的氣勢再次湧起,以雷霆之勢砍向時一,密密麻麻的鐳射彈朝它撲來,就在他的刀挨著輕甲要害的最後一刻,突然眼前的輕甲一個虛晃,對方的心臟一緊。

旁觀者:【臥槽……還可以這麼玩?】∑(Д)∑(Д)

“哢——哢——哐當!”

重甲的機甲艙摔在地上……

訓練場霎時間鴉雀無聲,緊接著掌聲雷動。

時一操縱著輕甲從它背後跳了下來,趔趄了一下,跪倒在地上。

徐牧氣喘籲籲的從機甲艙裡爬出來,齜牙咧嘴,凶狠地看著剛從輕甲機艙裡跳下來的時一,似乎馬上就要衝上去。

“啪!”

“啊,嘶——”凶狠的眼神秒變狗狗眼,委屈巴巴的看了眼打他的教官,瞅到時一也在看自己,又開始發狠,“看什麼看,冇看過被人打啊!”

“啪!”再來一巴掌。

狗狗眼頃刻間進化成了兩個水泡,哭泣泣的不說話,背過身子在角落裡畫圈圈。

“不用管他,這小子就是欠收拾,你表現的不錯,再接再厲啊,”徐崇從箱子裡取出一條毛巾和一瓶營養液遞給時一,“擦一擦,晚點下課去醫務室檢查下哈。”

“嗯,謝謝教官。”時一將毛巾直接捂上自己的鼻子,哎呀,好久冇流鼻血了啊,這舒暢……怎麼有點變態。

正喝著營養液,旁邊幽幽傳來一個聲音,嚇得她一個哆嗦,差點嗆住,“咳咳……”

“我會更繼續的努力,打敗你的。”徐牧紅著眼睛眼神惡狠狠地盯著時一。

“嗯,好,加油!”小夥子你能把你眼角的眼淚擦擦再來發狠話嗎,要不然冇有什麼殺傷力哇。

時一忍不住還是從口袋裡拿出一條手帕遞給他:“你要不要擦擦眼淚,你很厲害,尤其是你的爆發力,你要是最後一擊速度更快點,我還不一定能贏你,我想問問你,就是在我一開始射擊你的時候,你是怎麼發現我的漏洞的,如果我這麼做……”

徐牧起初還以為對手是要整自己,冇想到……

隨著時一的問題越來越多,徐牧被問得煩了,終於忍不住爆發:“你能用這招嗎,這招就看著花哨,我用個拳頭就能解決。”

身邊的同學聽到了,湊了過來替時一反駁:“那她要是順勢抓住你的拳頭,直接襲擊你的腹部呢,我覺得時一這招可以。”

“不行,你以為他隻有拳頭嗎,要是來個……”

原本還在旁觀的同學因為他倆的討論聲吸引,越來越多的人聚在一起,甚至還要拉著徐牧比劃比劃。

而被他們圍在中間的時一認真地聽著討論,豁然開朗,發現原來自己竟然還能這麼做!恨不得拿著小本本把這些想法記下來。

徐牧眼神複雜的看向時一,原來這纔是真的高手……奸詐!!!

小劇場:

時一緊緊盯著自己的健康監測報告身高一欄,似要把紙看穿。

海登從旁經過,抽出報告:“彆看了,都盯了快二十來分鐘了,看完後個子長了嗎?”

喝了杯檸檬茶,看了眼有點沮喪的時一,安慰道:“你現在的身體對這些元素的吸收已經達到了一定峰值,和精神力目前處於平衡狀態,除非打破這個平衡,身體為了保持平衡自然而然會調整吸收速度,吸收更多的營養,否則就隻能等身體將這些元素全部轉化完,到時候我給你重新調配營養液,你的身高纔會重新長起來的。”

“也就是還要流鼻血?”

“你要這麼理解也行。”反正有謝海那傢夥看著,總不至於小傢夥偷偷的玩精神力透支吧。

從那時候起,時一更加努力訓練,甚至有幾次暗暗的企圖耗儘自己的精神力,可怎麼做都冇有流鼻血。

最後還是被謝海發現,胖揍了幾頓,纔開始收斂。

一天,時一興沖沖的衝向海登的辦公室。

“海叔,海叔,我流鼻血了~”

“又是偷偷玩精神力透支的遊戲?”真不長記性,這個謝海怎麼看的孩子啊,我要跟米娜說說,讓她跟達麗雅打小報告,好好教育那傢夥。

“不是,這次不是。”

“我看看,”海登仔細檢查了一番,將一塊濕毛巾敷在她的額頭,說著時一此時最不想聽的話,“你上火了。”

留下被凍住的時一,轉身去看實驗報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