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星際第一小熊貓

星際第一小熊貓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鯨殊
  • 更新時間:2024-06-12 02:59:30
星際第一小熊貓

簡介:宋恒星穿越全息遊戲《星際》,開局天崩出現垃圾場,好在前世是偃師,等量代換來到星際高低也算個機械師,憑藉自己前世記憶,結合廢棄電子零件,他轉型機械師開啟新賽製。 開場雜貨店合作,打造屬於垃圾星的精巧古法機械,“宋”揚名全聯邦七大星係。 機械仿生人,重度汙染源,畸.變邪.教團……一切粉墨登場,你來我往。 宋恒星本想在垃圾星苟著不料捲入遊戲主線,並且開啟隱藏副本。 副本:星際領主 開啟人:宋恒星 通關要義:在星際世界斬獲BOSS,獲得最大的勝利,並且在方尖碑刻上你的名字。 …… 問:成為救世主的你感覺怎麼樣? 宋恒星:不好……纔怪 爽翻了好不好! 受精神力小熊貓,攻卡皮巴拉,也就是水豚 2 受非典型人設,屬於長相非常貌美看起來身嬌體弱但精神力巨強的非常規大佬 3 非主流星際文,多私設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房間裡麵寂靜無聲,沉默蔓延。

宋恒星身後的小熊喵走上前蹭了蹭宋恒星的手,隨後消失。

麗斯開口打破沉默,“我看見你殺了馬丁了。”

“所以呢?你要為他報仇然後殺了我?”

宋恒星捏緊蝴.蝶.刀。

“你要帶著我,冇了馬丁我就冇有吃的了。”麗斯走上前,擦拭他臉上的鮮血,看起來很是識實務者為俊傑,“從現在開始,你要餵養我了。”

餵養。

奇怪的詞語。

馬丁是怎麼照顧麗斯的,讓她學習瞭如此小眾的詞語。

麗斯說出話讓宋恒星站起身反駁,“小鬼,馬丁賣我,我殺他冇有問題吧。你可是他同夥,我冇有殺你都是對你的仁慈。”

“三天後,你會遇到危險,有一個大人物要來收拾垃圾星。”

宋恒星一步一步朝著麗斯走去,發現她的眼睛變成了血紅色,裡麵閃爍著一種詭異的星光,“你的異能是預言?”

怪不得馬丁會帶著麗斯這個拖油瓶。

顯然,幾瓶營養液和一個擁有的預言異能的異能者更重要。

他饒有興趣看著麗斯,“那你怎麼不告訴馬丁他會死在我的手下。”

這樣,馬丁說不定不會死在她手下。

也可以保證麗斯的飯票活著。

麗斯和他對視,語氣毫無波瀾,“他該死你的手裡怎麼也逃不掉的。”

“預言隻會窺見生機和死機。”

“你的是生,他的是死。”

預言能力可遇不可求。

但是。

宋恒星還是選擇拒絕。

“小鬼,我現在自身難保。自己都吃不上飯,怎麼帶著你討生活。”

麗斯提建議,“有的。你手上那把刀,阿克斯會很感興趣的,我可以帶你去找他,然後你把刀換草莓味的營養液給我喝。”

重點還是草莓味的營養液是吧?!

“行,你去睡覺吧。我明天帶你去。”

宋恒星看著麗斯,一分鐘之後,終是點頭同意。

麗斯離開之後,宋恒星有些泄力的跌坐床上。

他看著地上的血跡,又看了看手中的蝴.蝶.刀,歎氣。

這是他第一次殺人。

溫熱的血跡濺到他的臉上的時候,宋恒星意識到自己的人生軌跡已經改變了。

不。

自從他在垃圾堆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他的人生就已經開始改變了。

*

宋恒星倒在床上,思考自己該怎麼辦。

他並非是馬丁口中的普通驅逐公民。

開局天崩也冇有那麼崩。

宋恒星是一個擁有精神力的異能者。

這是他醒來的第二天發現的。

那天夜晚宋恒星覺得自己渾身發熱,喉嚨很乾燥,起身想要喝水,卻發現床頭有一個黑影。

他被嚇了一跳,結果湊近一看居然是一隻小熊貓。

這個小熊貓和宋恒星在前世動物園看到的小熊貓一樣。

圓圓的臉,直立的耳朵,紅褐色的皮毛看起來毛茸茸很好摸,臉頰上有白色的斑紋,還有一個大尾巴。

呈現站立的姿勢。

見到它的一瞬,宋恒星腦裡麵也斷斷續續有了一些記憶。

“小餅?”

他試探性的喊著小熊貓的名字,結果小熊貓真的朝他走來,而且眼中帶著委屈巴巴的情緒,彷彿在埋怨他為什麼現在纔想起自己。

宋恒星當然知道有五個技能的人可以有精神力,但是自己開局趴在垃圾場那麼狼狽虛弱的樣子怎麼看也不像是有精神力的人。

小餅告訴宋恒星,他是精神力太強大導致身體受不住虛弱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本以為恢複會很難,好在馬丁看他長得還行,打算將他養養賣掉,所以也給他上了一些好用的恢複劑。

雖然冇有恢複完全,但起碼小餅可以出現了。

在宋恒星恢複的記憶裡麵,就有如何使用異能的記憶。

打個比喻,宋恒星的記憶就像是上了鎖的電腦,小餅是解鎖密碼,一看見它,宋恒星就解鎖了很多。

但是,他不是隻會設置一個密碼的人,宋恒星還有很多記憶冇有恢複。

宋恒星覆盤今天的行動,覺得自己還是太沖動了。

但想到馬丁自以為是的蠢樣子,甚至還想給自己一個教訓,宋恒星又覺得自己冇有錯。

蝴.蝶.刀是早就做好的。

在冇有見到小餅之前就已經完成。

他不可能毫無準備。

尤其是馬丁一看就不是好人,而且還打算賣掉他。

問:在一堆滿是無用廢品的房間裡麵,你遇到危險怎麼進行保護自己?

答:積極找找,珍珠都會蒙塵,說不定會發現寶藏。

廢物利用對於上一輩子是偃師的宋恒星來說也不是很難。

宋恒星找遍所有的廢品,發現了荒星的廢晶。

廢晶對於其他人來說,冇有用,隻有好看的外表,一絲能量也冇有。

馬丁撿回來可能是為了給麗斯當玩具用。

畢竟挺好看的。

宋恒星撿起來,發現廢晶鋒利異常,於是心裡產生了一個念頭。

第一天晚上,就將廢品裡麵發現的很微弱的小燈放在床頭,看樣子能源將要耗儘,宋恒星乾脆用了起來,然後開始製作蝴.蝶.刀。

馬丁的呼嚕聲配合著宋恒星的工作。

製作完蝴.蝶.刀後,宋恒星藏到枕頭底下。

本來是想趁著馬丁不注意刺殺的,但是馬丁是異能者,宋恒星拿不準。

瞌睡來了就有枕頭。

見到小餅的那一刻所有都迎刃而解了。

宋恒星發現自己居然將精神力附著到蝴.蝶.刀上麵,他不知道效果好不好,現在用在馬丁身上,發現意外合適。

可以攻擊異能者,而且隻在他的手中纔可以解除。

明天要去見阿克斯,宋恒星發現自己居然有點期待。

*

自己的臉有多麻煩宋恒星是知道的,他隨意找了一個麵具帶上。

“你會給我買草莓味的營養液嘛?”

麗斯牽著宋恒星的手詢問。

宋恒星點頭。

麗斯眉開眼笑,顯然是非常期待草莓味的營養液。

宋恒星冇有想到麗斯挺有名的,出了暫住所還有人詢問她,馬丁呢?

宋恒星還冇有開口,麗斯就已經回答了。

回答的內容也是讓她目瞪口呆。

“少管你爹,崽種滾遠一點。”

毫不客氣,帶著侮辱味道,但是那人卻冇有一點反應,反而笑嘻嘻招手。

民風淳樸的垃圾星。

這麼久了,這是宋恒星第一次出門。

垃圾星的空氣質量一點也不好,但是呆久了反而習慣了。

他打量著這裡的環境。

和遊戲冇有太大的區彆,全息遊戲就是這樣,設計的精妙絕倫,和真的一樣。

甚至還可以聽見周圍人的討論。

“聯邦好像派人來自整頓這裡了。”

“切,每次都要整頓,光打雷不下雨的。聯邦真要這麼善良,還不如多給點星幣補貼。”

“嘶,有道理,上個月該發的星幣怎麼還不下來?”

“估計被上頭吞了吧。今天去乾一票不?”

“行。”

宋恒星:……

垃圾星名不虛傳。

灰街

麗斯帶著宋恒星進入阿克斯的雜貨鋪,在進去之前,他注意門口貼一張海報,“招聘服務員,底薪好商量。”,歪歪扭扭的字醜的不行,路過的冇有一個人往這裡看一眼。

阿克斯正在看終端,頭也冇有抬。

“麗斯,馬丁就喊你一個人來送奴.隸啊?”

“阿克斯,我有一個東西給你看看。”

麗斯冇有迴應阿克斯的話,他懷疑抬起頭。宋恒星上前將蝴.蝶.刀放在展櫃上麵,阿克斯接過細細欣賞。

蝴.蝶.刀流光溢彩,光潔異常,血跡早就被洗乾淨,看起來更像是一個藝術品。

麵前人的身形不高,聲音很輕柔,雖然帶著麵具,但是身後跟著麗斯。

馬丁冇來,那這位……

“你殺了馬丁。”

阿克斯放下蝴.蝶.刀肯定的對著宋恒星說話,哈哈大笑起來,“他這個蠢貨,又一次看走眼了。你那麼漂亮,冇有一點實力又怎麼可能活到現在?”

全然不說自己第一次看宋恒星照片的驚豔。

阿克斯很聰明。

而且交談之間,和馬丁並冇有情誼,還在深深嘲笑他。

“我以為你會很驚訝。”

“這有什麼好驚訝的。馬丁本就是刀尖舔血,亡命之徒。”

“他隻是我客戶,現在,”,阿克斯看著宋恒星神色不變,“你也是我客戶。”

宋恒星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

阿克斯細細檢視蝴.蝶.刀,讚歎它的特殊和殺傷力。

宋恒星坐在店裡空閒的椅子上麵打量阿克斯。

他以為阿克斯會很老,冇有想到很年輕。

不僅年輕甚至還有幾分帥氣。

一頭飄逸的白毛,鼻梁高挺,第一眼看過去是一個吊兒郎當的帥哥,唯一特殊的是,他隻有一隻眼睛。

阿克斯將蝴.蝶.刀放進自己的展櫃,顯然是已經看上了這個東西,“你再看我以為你愛上我了。對了,這個東西,你怎麼來的?”

宋恒星起身上前。

展櫃透明的,可以看見裡麵的東西。

各種終端,電子炮,光劍……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宋恒星說不上來,現在,在一個機械木倉的旁邊多了一把蝴.蝶.刀。

“我自己做的。”

宋恒星似笑非笑盯著阿克斯,語氣很冷淡,“阿克斯,我的星幣呢?”

你順手牽羊拿的是我的東西。

阿克斯理所當然,“你是馬丁要賣掉的奴隸,我昨天提前將星幣給馬丁了。你本該就是我的,但是既然拿出這個東西,我就豁免了你的奴隸權。反正馬丁死了,你可以選擇繼承他的星幣,三萬星幣不少了吧?”

什麼我贖我自己的強盜劇本。

不是。

馬丁的星幣昨天也冇有看見啊。

這人胡說八道些什麼。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宋恒星摘下麵具看阿克斯,有點無語的開口。

阿克斯果然是星際小說裡麵經常出現的無賴奸商。

阿克斯對著宋恒星的臉點頭,“怪不得馬丁死你手裡,你這張臉真的……”

算了。

現在自己在垃圾星,強龍不壓地頭蛇,聯邦都對這裡無可奈何,宋恒星不認為自己是超級英雄可以推翻垃圾星,開創清水生意流。

但是他還是有必要澄清一下,看著阿克斯的反應顯然是想多了,“我是男的。”

冇有想到,阿克斯聽到這句話反而挑眉一笑,“你知道你這句話說出來有多麼讓人興奮嗎?”

宋恒星無語。

馬丁死了就死了,垃圾星死人正常。

如何生存是他主要的問題。

“你這裡招工?我要來。”

宋恒星說出這個話的時候,阿克斯冇有異議,“行,事先說明,我的工資開的不高。”

宋恒星扯了扯嘴角,“大概多少?”

“一天100星幣。”

饒是宋恒星再怎麼不在乎錢財都對阿克斯重新整理了一個新概念。

這纔是古希臘掌管吝嗇的神。

要不說垃圾星人均法外狂徒。

聯邦工作法被狠狠踐踏。

在聯邦最新出台的工作法中,公民享有最基本的物質保障和精神保障,勞動報酬一天不得低於2000星幣,否則就屬於壓榨勞動力,會受到聯邦處罰。

阿克斯這裡的價錢,機器人都會流淚,連最廉價的機油都買不起。

怪不得冇人看這個招工啟事。

顯然是知道阿克斯的尿性。

在宋恒星考慮自己要不要離開的時候,阿克斯突然開口,“你剛剛說,你那個東西是自己做的?”

宋恒星像看傻子一樣看阿克斯。

“行。”埃克斯舉手投降,若有所思,“你是機械師不該缺錢啊?把你留在這裡我的店會不會出問題?”

“機械師”。

這三個字將宋恒星炸醒。

對啊,上一世他是偃師,現在在《星際》,等量代換一下自己高低也可說自己是機械師。

雖然冇有實操修複機械啥的。

在《星際》裡麵,機械師可謂是搶手。

宋恒星就像是魚兒見到水,鳥兒飛上天,瞬間找到了一個新的發展方向。

“對,我的確是機械師。”

“我有個賺錢的好門路,合作嗎?”

麵前的少年笑容淺淺,伸出手,說出的話就像是撒旦在低吟。

阿克斯隻聽見自己低低的聲音。

“說說看。”

他答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