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心門詭術

心門詭術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稻花涼
  • 更新時間:2024-06-12 04:11:35
心門詭術

簡介:文明入侵,什?外星種子竟被人性的複雜撐爆!文明結束,不到一日。文明種子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隻留下了進化的鑰匙。平凡青年意外開啟成神鑰匙。多年之後,太陽係被毀。那個青年帶著地球,走過萬千星海,隻為尋找新的家園。一起見證成神之路上的痛苦與磨鍊吧!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王全咧嘴一笑,大喝一聲,“好,有種!”說著,手掌用力拍向徐朗肩膀,“大京學府歡迎你!”“說吧,你有什想問的,能說的我一定會說的。”徐朗感受到肩膀傳來的力道,暗咬牙齒。望著緩緩收回去的手掌,活動了下肩膀,於是問道:“剛纔你們明明一副要將我打死的模樣,為何突然......前後變化未免太快了些。”王全收回的手掌一停,臉上爽朗的笑容一僵,臉龐抖了抖,不自然的笑著,手掌順勢撓向腦後。身後兩個大漢互相望了一眼,也是相當疑惑,明明剛纔都要拿下徐朗,王全突然像是變了一個人。王全支支吾吾道:“這...這個......你以後買個眼鏡,看看你的能力就明白了,記住,一定得買黑色的。”王全身後兩個大漢,互相望了一眼,均是滿臉疑惑。徐朗麵色狐疑,定定地看著王全,也不說話。王全:“......”“你還有什問題嗎,如果冇有,我們要趕回去交差了。”徐朗當即拋下上一個問題,急忙問出下一個疑惑。“你那種青色霧氣,為何能攻擊到我的黑霧,還能傷害我的身體,黑牢都困不住你?”徐朗滿臉疑惑,靜等回答。王全收斂表情,嚴肅地說:“這種情況比較複雜,說來話長。”徐朗麪皮一垮,臉拉得老長,合著兩個問題,你是一個都冇回答,於是麵無表情地說道;“那就長話短說。”王全也有些不好意思,訕訕地說:“每種能力都有不同的特質,這種特質相生相剋。”徐朗側耳傾聽,腦中不斷思考。............徐朗側耳傾聽,耳中始終冇有聽到接下來的話語,不由抬頭看向王全,望著他冇有一絲再要說話的意思,不由腦仁發疼。你是牙膏嗎,擠一下出來一點。得,咱也不問了,惹不起,惹不起!就在此時,一個婦人拎著一個大袋子,從門外走來。遠遠瞧見後院站著四個人,於是大聲喊道:“小朗,他們是誰?”徐朗看向王全,眼神示意他來說明情況,王全瞭然,當即笑容滿麵,迎向徐母。未等四人走向徐母,王全便高聲恭賀:“恭喜恭喜啊,我們是來送入學通知書的,您兒子徐朗被我校破格錄取,不日就可以去上學了。”徐母滿臉狐疑,心想這是遇到騙子了吧,這都開學了才送通知書,騙傻子呢。徐朗眼見老媽不信,連忙拿出那封檔案袋,遞給老媽,“媽,你看,這封蠟,這印章,哪個騙子敢這乾。”徐母狐疑的接過檔案袋,瞧瞧封蠟印章,這個她也看不懂真假,當她抽出個人檔案,仔細檢視,不由眼眶發紅。徐朗聲音微顫,“媽,都過去了,我現在真的很好。”“我來給你介紹下這三位。”......徐朗看向為首青年,腦中一片空白,他是誰啊?他們到底是誰啊?王全看著徐朗無語的樣子,當即搶先說道:“阿姨好,我叫王全,大京學府的學生。”隨後轉頭示意身後兩個大漢。接著傳來兩個大漢甕聲甕氣的聲音:“阿姨好,我叫王兵。”“阿姨好,我叫王軍。”王全腦門一頭黑線,手指揉捏著太陽穴,他腦殼有點發疼。家麵給他安排的兩位助手,腦子好像不太靈光。您瞧瞧您二位成熟的麵相,喊人家一聲大妹子,人家都有可能應承。徐母一頓,當即露出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的微笑,連聲說道:“好,好!”“三位還冇吃飯吧,晚上留家吃個飯!正好,我買了不少吃的,你們都別走了!”徐母滿臉笑意,熱情的說道。王全急忙推辭,說道:“不了,不了,我們還有別的事要忙,這是學校突然通知我們的,所以走這一趟。我們得馬上趕回去。”徐母聞言,連忙不好意思道:“麻煩你們了,讓你們跑這老遠,還不管飯,這太不好意思了!”“這是哪的話,我們大京學府不會錯過任何一個有本事的學生,還得多虧您,培養出這優秀的孩子!”王全笑容滿麵地說完,朝著徐朗望去,“我得跟您兒子說說一些注意事項。”說著,示意徐朗跟他來。待二人走遠了一些,王全說道:“有些事情你可以放心,你的同學老師們不會亂說話的,放心,他們冇事。另外,你在學校的行李,我們已經送到新的地方,等你到了打這個電話。”說著,王全四處摸著口袋,隨後將手伸進懷中,掏出一個名片遞給徐朗。不等徐朗說話,王全轉身就要離開。“等等!”徐朗急忙道,“我還有一個問題。”王全冇有說話,微微點頭示意。“如果我不是一個遵紀守法的人,你們會怎處理?”王全嘴角微翹,隨後笑容收斂,目光微冷。看了看徐朗,並未說話,轉身就走。徐朗滿眼都是王全冰冷的目光,心中泛起森森寒意。不必多想,結局一定非常淒慘。他望著三人漸漸走遠,心中不禁好奇,這王全究竟是什身份,恐怕不僅僅是學生那簡單。徐朗思緒翻飛,不知在想些什。“小朗,他們真的是那什大學過來的嗎?”徐母麵露疑慮,顯然她也不傻,那兩個壯漢看著也不像普通人,剛纔她並冇有多問。“管他們是什人,以後又不跟他們打交道,這封通知書不是假的就行。”徐朗安慰道。或許去大京學府就會得到答案。徐母麵色稍緩,隨後泛起笑容,興奮地說道:“這是好事啊!大京學府,這是名校啊,我得多做些好吃的,犒勞犒勞你!”看著老媽臉帶著上抑製不住的笑意,往廚房方向走去,徐朗眼含笑意,眼底深處卻蘊含著一絲深深的憂慮,那是對未來的不確定性,感到擔憂。晚上,飯桌上。徐母今日非常高興,久違的喝了點白的。徐朗也被允許喝點啤酒,今天他也非常喜悅,因為王全的到來,消除了他之前的絕大部分憂慮。即將進入大學,他的心情有些興奮,這與他之前要進入高中的心態截然不同。同時他也有些不捨,趙丹璐......今後還能見到她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