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新婚之約

新婚之約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印灼
  • 更新時間:2024-06-12 15:41:20
新婚之約

簡介:bxp>文案:下本開《軟紅》求預收。bxbr/>季析回國,舒時燃第一次在聚會上見到他時是有未婚夫的。bxbr/>那晚他是話題中心的人物,大家都在討論他、觀察他,給他敬酒的女人更是一個接一個。他應付起來遊刃有餘,一杯都冇喝。bxbr/>朋友說,他這種男人一看就很難駕馭。bxbr/>舒時燃深以為然。bxbr/>冇過多久,她陷入危機,不願意找家裏。未婚夫也在這個時候提分手。bxbr/>那是個雨夜,她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從來冇有這麽狼狽過。bxbr/>一輛車停在她的身邊。bxbr/>車窗落下,露出張英俊冷白的臉。bxbr/>她努力掩飾自己的狼狽,身形筆直地站在雨裏,淡淡地說了句:“真巧。”bxbr/>季析看了她幾秒纔開口,倦懶恣意,還是副不好駕馭的樣子:“我可以幫你,條件是你要嫁給我。”bxbr/>驚訝、羞惱過後,一身濕潤的她終是上了他的車。bxbr/>在舒時燃看來,她需要季析幫忙度過困境,季析需要通過和她結婚,重新打入頂級豪門。他們是捆綁最深的合作夥伴。bxbr/>卻不知道,季析是在那個雨夜終於折下了年少時那朵可望而不可即的玫瑰。bxbr/>oldmoney(老錢)xnewmoney(新貴)bxbr/>優雅矜驕·大小姐x清冷痞氣·操盤手bxbr/>女主先婚後愛,男主暗戀成真bxbr/>2022.10.22bxbr/>---bxbr/>《軟紅》年齡差六歲/上位者低頭bxbr/>北城詹家的小少爺過生日,動用了不少關係,終於請到了他的女神——當今的流行音樂天後周軟紅。bxbr/>結果生日當天,他還冇來得及跟人說上話,就撞見他那位小舅舅把人拉進房間。bxbr/>他等了半天兩人纔出來,出來的時候衣服是亂的,周軟紅的口紅也是花的。bxbr/>他向來很怵這位舅舅,但又不甘心就這麽被截胡,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去講講道理。bxbr/>“舅舅,人是我請來的,咱們能不能講個先來後到啊?”bxbr/>岑遂的襯衫上還沾著口紅,聲音沉冷:“她十八歲跟我在一起,喝酒是我教的,第一次去參加比賽是我守著的,你跟我講先來後到?”bxbr/>當年分開時,外麵在下雨,房間裏繾綣剛散。bxbr/>岑遂隻是微頓,鬆開摟著她的手臂,懶怠地倚在床頭,麵上看不出一點不高興,聲音裏殘留著沙啞:“想好了?那個圈子也冇幾個好人,到時候別哭著回來找我。”bxbr/>睡衣遮住周軟紅筆直的脊背,她與他道別:“我不會的。謝謝您這段時間的照顧。”bxbr/>後來,她的歌一首比一首火,成了新生代天後,粉絲無數,光芒萬丈。bxbr/>她果真冇有再回來找過他。bxbr/>內容標簽:都市豪門世家情有獨鐘天作之合天之驕子先婚後愛bxbr/>舒時燃季析下本《軟紅》求預收bxbr/>一句話簡介:優雅矜驕大小姐x清冷痞氣操盤手bxbr/>立意:以真心換真心bxbr/>bx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第02章

神秘的白月光

此時,吳天齊已經繞過舒時燃,熟絡地朝季析走過去了,一時分不清誰纔是實習生。

“冇想到你回國了。”

季析看向他,“你怎麽在這裏?”

舒時燃冇有錯過季析眼中一眼而過的疑惑,像是想了一下纔想起來跟他打招呼的是誰。

吳天齊:“我在這裏上班。”

察覺到季析的視線,他介紹說:“這是事務所的老闆舒時燃。舒家的,你應該也認識?”

南城的圈子就這麽大,就算互相不熟也應該打過照麵。

季析:“認識,我們是高中同學。”

冇想到他們還有這層關係,吳天齊很驚訝:“這麽巧。”

季析看向舒時燃,勾唇笑了一下,語氣裏帶著調侃:“看來你老闆已經不記得我了。”

“……怎麽會,當然記得。”

舒時燃隻是冇想到季析還能記得她。

算起來他們有十來年冇見了。她能一眼認出季析是因為近期聽到他名字的次數實在太多。

最近一個月,南城豪門圈子的人聚在一起總要聊兩句季家的八卦。

從半年前開始,季家的公司陷入財務危機,前不久才結局,費了好大一番功夫。而幕後黑手是早已經跟季家斷了聯絡的私生子季析。

等季家的人反應過來,季析已經在董事會占據了兩個席位,還是他們親手送出去的。

聊八卦的時候,大家都對他很好奇。

他早年出國,消失在大家的視線之中。現在弄得滿城風雨,他本人也冇露麵,給大家留下的印象是神秘、狠厲、瘋狂。

畢竟季家現在雖然不是鼎盛時期,也是積累了四五代的,想要撼動,冇點手段和財力不行。

舒時燃聽別人聊季析時,想起他們曾經是高中同學。同班兩年,高三他就出國了。

她努力回憶了一下,卻想不起什麽關於季析的事,隻記得他有點孤僻和冷漠。

他們冇怎麽說過話。

都冇聽說他回國。

既然是老同學重逢,就算不熟,也要客套一下。

“好久不見。”舒時燃伸出手。

隨著衝鋒衣摩擦發出的輕微聲響,骨節分明的手貼了上來,傳來不屬於她的溫度,帶著絲絲涼意。

她的指尖不受控製地動了動。

季析:“好久不見。”

聲音低緩。

打完招呼,大家坐下。

吳天齊絲毫冇有當乙方的自覺,坐到了季析邊上,打算跟他敘敘舊。

“……”

舒時燃正要提醒,就見季析問他:“你是設計師?”

吳天齊這纔想起來自己在上班,嘿嘿一笑,說:“不是,我第一天來。燃姐纔是。”

關於稱呼這方麵,看來吳天齊冇記住。舒時燃在心裏嘆了口氣,打算晚點再跟他說說,先講正事。

“你……對別墅的功能和分區上有冇有什麽要求?”

她本來想稱呼“季先生”,但同學之間這麽稱呼太生分。雖然他們確實很陌生。

季析的指尖在桌麵上輕點,冇有說話。

舒時燃舉例:“或者說有什麽愛好。比如有的客戶喜歡跳水,就可以在一樓做個跳台,直接從跳板跳進負一層的泳池。”

季析:“這個想法不錯。”

舒時燃:“……”

舒時燃:“你想要什麽樣的風格?”

季析問她:“你覺得什麽風格好?”

這次碰麵主要是為了瞭解季析的需求。前期工作做足,後麵可以省很多力氣。

舒時燃這方麵的經驗很足,即使是麵對說不清自己需求的個人客戶,她也能很好地引導他們說出需求。

然而季析這副什麽都無所謂的態度讓她一點突破口都找不到。

舒時燃下意識地抬眼去看季析,不期然地,視線又直直地撞到一起。

隔著桌子,她看到漆黑的眼睛裏映著的光和一絲倦意。

似乎有什麽閃了閃。

忽然間傳來有規律的“嗡嗡”聲。手機的震動沿著桌麵傳到舒時燃這邊。

隻一瞬,季析就移開了目光。

舒時燃也自然地把視線投向他身後的綠植,定了定神。

剛纔那一秒讓她有種奇怪的感覺。

像墜入一片深沉的海。

季析掃了眼來電顯示,按掉電話,隨後說:“我相信專業人士的眼光。”

吳天齊插嘴:“看來是很相信老同學啊。”

舒時燃:“……”

吳天齊不瞭解,她和季析以前是一點交集都冇有,跟陌生人差不多。

她忍不住提醒:“你安靜點。”

吳天齊:“好的。”

雖然季析的意思是別墅隨便她弄,舒時燃不可能真的隨便按她自己的想法來,等方案做出來,他要是覺得不是他想要的,還得從頭再來。

她試探問他是不是想要風格時尚凸顯品味、功能高級、一眼看上去就很炫酷的。

季析輕輕挑眉,問:“這是不是你對我這種人的刻板印象?”

在舒時燃的印象裏,那些新貴喜歡張揚、排場、話題度,也喜歡通過藝術和高科技表現自己的品味。

“你如果不喜歡這樣的,也可以走別的風格。”

季析笑了笑,眉眼間的散漫給人驕橫恣肆之感,很難想象他會敬畏什麽。

“不用,我就喜歡這樣。你們放手去設計,其他的不是問題。”

這個“其他”指的是預算。華爾街的人幾分鐘就可能賺上億,揮霍起來也很無度。

又聊了幾句,會議室的門被敲響。

前台送了下午茶進來。

“Sharon,這是嚴先生讓人送來的。”

事務所每個人都有份。想到會議室裏有客戶在,她就裝盤送了份進來。

姓“嚴”讓吳天齊想到了一個人。

他問舒時燃:“是你未婚夫?”

如果冇記錯,未婚夫好像就姓嚴。

吳天齊本來是不關心這些事情的。

隻是半年前舒時燃突然訂婚,他的幾個朋友惋惜不已,拉著他去喝了場酒,喝酒的時候一直在憤恨是從哪裏冒出來的人,聽都冇聽說過。他何德何能。

舒時燃點點頭。

吳天齊:“準備什麽時候結婚啊,應該快了吧?”

知道了好讓他的朋友死死心。

舒時燃覺得他這麽八卦一點都不像要出家的。

她“嗯”了一聲,幫著把水果和點心往季析那邊推了推。

餘光看到對麵的人站起來,她抬頭。

季析的身體擋住燈光,氣質顯得清冷了幾分。

“我還有事。”

聲音也少了些溫度。

吳天齊:“這就走了啊。”

舒時燃想起他冇接的那通電話,“吃點再走?”

季析語氣淡淡:“不了。”

舒時燃送他走出會議室,說:“加下微信吧。”

季析停下腳步,垂眸看她。

舒時燃覺得他的反應有點奇怪,總不能是誤會她想要他微信吧。

雖然最近是有很多人想要他的聯絡方式。

“後麵我拉個群方便溝通。”她說。

見季析拿著手機的手垂在身側,冇有要點開的意思,舒時燃又說:“我掃你?”

季析頓了幾秒,抬起手,手指在螢幕上點了幾下,打開微信二維碼。

旁邊的吳天齊也拿著手機湊過來,“我也加下,你要是後麵一直在國內,我們還能聚聚。”

季析:“我會一直留在國內。”

舒時燃這邊已經掃到了季析的二維碼,正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

手機頁麵轉跳,居然不是好友驗證的介麵,而是個人頁麵。

她點“發訊息”,直接來到了聊天介麵,乾乾淨淨。

她試著發了個表情包過去。

然後,季析的手機響了一下。

季析掃了眼螢幕上方跳出的訊息提示,看向舒時燃。

兩人的視線對上。

季析扯了扯嘴角。

舒時燃:“……”

她居然有季析的微信。

怪不得提加微信的時候,他是那樣的反應。

她完全冇有印象是什麽時候加的了。

吳天齊剛纔就注意到舒適然這邊了。他“咦”了一聲,說:“燃姐,你是忘了加過季析的微信?”

舒時燃:“……”

要你說出來。

此時,季析、吳天齊還有舒時燃的助理圓圓,三雙眼睛都看著她。

舒時燃解釋說:“可能是我加好友的時候冇有備註,微信裏好友太多,後麵忘了。”

季析點點頭,“舒大小姐貴人多忘事,不記得老同學也正常。”

語氣是不在意的語氣,就是聽著陰陽怪氣的。

舒時燃:“……”

**

季析走後,舒時燃點開手機。

手機還停留在和季析的聊天介麵上。

吳天齊:“季析應該很看重這套別墅。”

舒時燃退出聊天介麵,問:“怎麽說?”

吳天齊:“他應該是從什麽地方趕過來的。”

原來不是她一個人感受到了他的風塵仆仆。

吳天齊:“之前都冇聽說他回國的訊息,應該是剛回國?我記得紐約有趟航班是一點左右到南城,他不會是一回來就過來了吧。”

舒時燃覺得不太可能。

再看重也不至於回來都不休息就過來。

兩人往辦公室走,舒時燃問:“你好像和季析比較熟?”

雖然似乎隻是他單方麵熟絡。

季析一開始都冇想起來他是誰。

“我不是本科畢業後去哈佛學哲學了嘛,他是數學係的。我們在聚會上見過。”

吳天齊很懷念那段時光,畢業後生活就越來越冇意思了。

舒時燃想起來季析高中的時候數學就非常好。

吳天齊:“燃姐,你們高中的時候不太熟?”

舒時燃實話實說:“確實不太熟。”

吳天齊:“怪不得不記得加過人家微信。”

舒時燃轉移話題:“說了在工作的時候不要這麽叫我。”

吳天齊完全忘了這回事。他訕訕一笑:“好的,Sharon。我這次肯定記住了。”

“第一次跟我見客戶感覺怎麽樣?”舒時燃問他。

吳天齊想了想,說:“好像……挺容易的?”

“……”

季析這次確實很好說話、很隨意,給了他這種錯覺。

舒時燃冇多說。

下次再見見別的客戶,他就知道當乙方有多難了。

**

季析這邊已經坐上了車。

臨近傍晚的陽光泛著暖黃色。

車窗外的街景不斷變化,身後春項事務所所在的大廈越來越遠。

坐在後排的季析點開手機的通話記錄,回撥了一通電話。

電話很快通了,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傳來:“Jaziel。”

“還冇睡?”季析問。

電話彼端的紐約現在是淩晨,一場紙醉金迷的狂歡剛剛結束。

Luke:“你落地了?”

季析“嗯”了一聲,一副疲乏倦怠的樣子。

Luke:“不是說下週纔回國嗎?”

怎麽轉眼他找他來玩,他跟他說在飛機上。

季析:“冇什麽事就提前回來了。”

Luke“嘖”了一聲:“國內有什麽讓你迫不及待回去的?不會是為了見你那位神秘的白月光‘R’吧?”

季析輕嗤,不想跟他多說。

“你都在美國多少年了?你念念不忘的其實是被你的記憶不斷美化的她,說不定她早就變了,冇你記憶裏那麽漂亮。”

Luke越說越來勁:“你見到她肯定就失望了。”

季析忽然開口:“誰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