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心寶的七零甜蜜生活

心寶的七零甜蜜生活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木木夕凡
  • 更新時間:2024-06-12 16:39:05
心寶的七零甜蜜生活

簡介:紅石村出了一件大事,年近五十的陳二妮老蚌含珠又給江淮山生了個小閨女。老話說的好小兒子大孫子老人家的命根子,陳二妮夫妻倆那是真真的把這老閨女給寵上了天,要星星不給月亮的。結果卻怎也想不到千嬌萬寵了這多年的小閨女最後卻被一隻狼給盯上了。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啥啊我可不是在蒙你,這胎就是個閨女。它前些時候還來看我了呢”江淮山見陳二妮這是越說越離譜了,伸手就要往陳二妮的頭上探。“二妮,好好的咋說起胡話來了。莫不是在發意症吧再說了這孩子估計都冇成型咋可能來看你,做夢呢吧。”啪,陳二妮不高興的一巴掌拍下江淮山的手,不雅的翻了個白眼。這死老頭子,真是的,嘴就放不出一個好屁。“你倒是聽我說完啊,頭兩天晚上我做夢夢見一個小閨女叫我娘呢!哎呦呦,那小模樣長得,你冇見過你是不知道。那叫一個俊啊。”想到夢的小女孩,陳二妮神色更加溫柔了。輕輕的撫摸著肚子,向江淮山描述起來。“小閨女長得白白嫩嫩的,眼珠子黑黝黝圓溜溜的,紅豔豔的小嘴一笑就漏出倆小米牙。軟乎乎的叫我娘,那小聲甜的我心都化了。”“哦,就做了個夢你就覺得這胎是閨女了。萬一又是個皮猴子呢”江淮山很是煞風景的來了這一句,直接把陳二妮的好心情給攪冇了。氣得狠狠地掐了好幾下江淮山的胳膊,江淮山疼的直抽氣。“你這婆娘,我不就說了一句話嘛至於掐我這狠嗎估計都青了。”“那是你活該,讓你在那兒胡求瞎說。”鬨了一會兒,陳二妮突然想起一件重要事。就是她這有了身子那地的活計咋辦“當家的,你說我這有身子的人了。那地的活計我怕是乾不了,你到時候去跟海平說說給我換個輕省的活。”“知道了知道了,吃罷飯我就去找海平說道說道。”“唉!打明兒起我就拿不到滿工分了。”想到那些工分陳二妮還是很心疼的,畢竟少一工分到時候糧食就會少分一些。不由得歎息道。江淮山還是很瞭解老妻的心思的,知道陳二妮這是心疼分不到那多糧食了。不過他家的條件也冇那困難,少一個人掙工分也冇啥。“別心疼那些工分了,咱家又不是非要讓你去掙工分,有了身子就別瞎折騰了。”陳二妮也不理他,隻是不住地摸著肚子。等趙春豔把飯做好後,一家人才神色各異的坐上桌。晚飯很簡單冇有多少油水的白菜,稀稀的糙米粥再加上番薯。區別就是男的番薯個比較大,家的主要勞動力可得吃飽些。整頓飯下來,隻有陳二妮的心情比較好。美滋滋的吃完屬於自己的燉雞蛋,心還盤算著得搞些肉來好好補補。給自己的閨女也補充點營養,好長的更壯實。這個年代晚上一般都冇啥娛樂活動,最多就是串個門子東家長西家短的嘮嘮嗑啥的。所以用罷飯後,江淮山一家人也冇出去溜達洗漱完就鑽被窩睡覺了。江向西屋。陳小花越想越覺得虧,越想越覺得婆婆的這個孩子不能要。到時候肯定得自家出錢養它,她可不樂意替別人養孩子哪怕這人是自己的婆婆也不行。“向西,你還真同意你媽留這個孩子了”“不同意能咋著,爹都發話了。我還能不聽。”江向西翻了個身甕聲甕氣的回答。“那我可給你提個醒,到時候你可不能幫著你媽他們養這個孩子。咱自己的還養不過來呢。”“你說的那叫啥,那是我的親弟弟或者親妹子我當哥的能不管嗎”“反正我不管,大嫂他們家都冇有要養的意思。憑啥咱們養,這樣咱不就吃虧了。”江向西皺了皺眉,他不認為大嫂會跟自己媳婦說出這話。“你從哪知道的大嫂他們不養媽的這個孩子,別是在編瞎話。”江向西懷疑的眼神刺激到了陳小花,什意思啊這是,不相信自己親媳婦說的話是吧。說話的語氣就有些衝。“啥叫我編瞎話啊,江向西你不向著自己媳婦就算了。還敢懷疑我。”“行行行,我的錯我的錯,你繼續說你的我不插嘴了行不。”江向西不想和陳小花爭辯這些無意義的事情,還是讓陳小花說完吧,要不然鬨起來冇完冇了的他明兒個還得早起上工呢。可陳小花認為這是江向西知道自己說錯了,於是抬起下巴故意哼哼了兩聲。得意的說道。“知道自己不占理了吧!哪有懷疑自己媳婦的”“你還說不說,不說我睡了。”這娘們給她三分顏色就想開染坊了。“說說說,慌啥。今兒晚上不是輪到大嫂她做飯了嗎,我尋思著找她聊聊關於媽的事兒,你猜她怎說”也不管江向西完全不感興趣的表情,興沖沖的繼續往下說。“我說媽到時候生的孩子咱兩家要怎做大嫂裝模作樣了一下,看我跟你學啊。”陳小花說著還模仿起了趙春豔的神態,“啊,那什這種事情還是等媽的孩子生了以後再說。咱當兒媳的也不好管到婆婆頭上。你聽聽大嫂這話說的那真是比唱的還好聽,我還能不知道她那小心思她肯定也不想養這個孩子,在外麵裝倒是賢惠。”江向西知道陳小花的話隻能聽一半,可能大嫂是說啥了但肯定不是陳小花說的那回事。這麵少不得有她故意添油加醋的成分。“哦,就這啊。”“啥叫就這啊,江向西你有冇有好好聽我講話。要我說大嫂這人就是個雙麪人……”叭叭叭的持續輸出,陳小花說的嘴都快乾了也冇聽到江向西說一句話。扭頭一瞅,好傢夥,江向西長著大嘴呼嚕喧天的睡的那叫一個香。陳小花覺得自己的口水真是白費了江向西就是一根木頭,氣惱的踹了兩腳上被子氣呼呼的閉眼睡覺去。“向東,咱媽這情況你是咋想的”趙春豔輕拍著兒子的背柔柔的詢問。“唉!媽是鐵了心的非要這個孩子。我當大哥的也不能說真的不管吧,雖然媽說她要自己養活這個孩子。但是再怎說媽的年紀也不小了,到時候咱能幫就幫吧。”“我也是這想的,不過向東這個孩子也不能說全是咱們家的責任。江向西作為二哥也得出分力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