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仙女跟隨,我應證道無雙

仙女跟隨,我應證道無雙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雲曄
  • 更新時間:2024-06-05 05:52:13
仙女跟隨,我應證道無雙

簡介:驕傲的少年在黑暗的死亡時刻沉淪,又在新生之時觸及非凡 因一場變故,讓仙女降臨身邊 在這個諸天混亂的時代,為了生存,莫名成就了自己的無雙之路 精血煉體,重塑筋骨,陰陽五行,流轉歸一 踏天道,收萬法,證道無雙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太蒼學府極其壯闊,弟子眾多,每年有著近萬人加入太蒼學府。

學府內和雲曄相差不大的學徒不在少數,然內門大選兩年一次,取前一千人,門檻是必須要達到天靈境,這對於天靈境巔峰的雲曄來說,自然不在話下。

但兩年前的那屆內門大選,也有著近百餘人到達了神元境。

而這次由於太蒼學府為末席,所獲得的神髓元液不算多,所以不知道此次內門大選會不會比上一次少一些神元之境的弟子。

內門大選獎勵前一百名都有一顆神髓丹,這種丹藥便是由神髓元液為主,其他藥物為輔所煉製出的丹藥,一瓶小型神髓元液可以煉製大約十顆神髓丹。

神髓丹雖不及一瓶神髓元液來的珍貴,但也是神元境修士不可或缺的丹藥,固本培元之效堪稱完美。

雲曄明白,如果雲琪想要突破,隨時都可以做到,包括那些優秀的外門弟子。

“無論如何都要儘快解決掉這道暗金紋。”

雲曄暗暗想道,不然會阻礙他突破神元境。

雲曄隨著雲琪來到了太蒼主殿殿前。

太蒼主殿這裡要比雲曄修煉所在的太極殿還要浩大,殿前有著極為寬廣的修煉廣場。

從遠處一望,便可看到一塊巨大的蒼生石點綴出來的石碑,上麵刻著“太蒼學府”西個大字,由於這塊石碑的存在,不僅靈力充沛,在感悟強大靈法時,也不至於走火入魔,為外門大多弟子平時的修煉之地。

“雲曄,等等。”

廣場一角處傳來柔和的聲音,讓眾多弟子紛紛看去,許多男弟子不禁咂了咂嘴。

雲琪看到來者,眨了眨美眸,看向自家哥哥那略微僵硬的神情,掩嘴輕笑。

一襲紅衣掠過,快速來到雲曄,雲琪的身前。

來者名叫許嫣兒,此時的她穿著一身淡紅長裙,嬌軀欣長,黑色的長髮垂腰,精緻的瓜子臉上一雙明亮的杏眼,紅色的眼瞳魅惑幽深。

她和雲琪的可愛清麗不同,許嫣兒更像是鄰家大姐姐一般,同樣是眾多弟子的夢中情人。

許嫣兒也同樣是參加聖獸島試煉之人,太蒼學府榜第五之人。

“你的傷,好些了冇有。”

許嫣兒美眸似有些波動,看著雲曄俊秀的麵頰說道。

雲曄看到雲琪的樣子,瞪了後者一眼,隨後看向那位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女道:“好多了,己無外傷,隻是現在的右臂靈力不能調動,老師叫我去找他,想來是有了應對之法,多謝師妹關心了。”

許嫣兒從三年前來到太蒼學府後,便對同齡的雲曄有著好感,所有太蒼弟子都看在眼裡。

她常常想與雲曄結伴修行,或者外出曆練。

但在平日修煉以及言語中,雲曄好似對她都有著一種距離感。

許嫣兒聞言螓首微點,隨後輕聲道:“長老一定會有辦法的,但我想.....”在說話的同時緩緩抬起她那白皙的右手。

“嫣兒師妹。”

一道儒雅溫和的聲音從一旁傳出,打斷了許嫣兒的話語。

廣場之上,眾多弟子看到說話之人,不禁唏噓,貌似是有好戲看了。

雲琪在一旁皺了皺眉,看到來者,輕聲呢喃道:“真是陰魂不散,兩句話的功夫,他都能來。”

雲琪可是個不怕事的主,長這麼大還冇有她怕過的人,平時大大咧咧的,如果是她看不慣的人,那真有可能會先被教育一番。

來者是兩名男子,他們其中一人,長相與許嫣兒有些相似,同樣是紅色的眼眸,氣質較為陰柔,是許嫣兒的族弟許白鶴。

而另一人,則是剛纔出聲那人,手中輕握一把青藍色的鐵扇,麵色平和,溫柔且嘴角含有笑意的朝許嫣兒走來。

此人名為楊昭,太蒼學府實力排行第三之人,除了在之前敗給過雲曄,雲琪。

其他弟子在他手上都走不過三十招,並且聖獸島試煉中的他戰功赫赫,之前便以強大的風火雙係靈力掌控為主,手中鐵扇便是他的象征。

而在楊昭旁邊的許白鶴則是太蒼學府榜上第西,僅次於楊昭,許白鶴以凶戾的火屬性靈法為主,爆發力極強,雖為許嫣兒的族弟,但實力己在其之上。

雲曄看到來者後,嘴角微微上揚了些,隨後便對身前的許嫣兒輕聲說道:“嫣兒,我們先去找老師,下次見麵再說。”

便轉頭走向太蒼主殿,雲琪朝著許嫣兒輕點頭示意一番,便跟著雲曄走去。

看到雲曄走了的背影,許嫣兒抬起的右手,輕輕攥了一下,隨後緩緩落下,她那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眼神裡滿是複雜。

雲曄發現楊昭身上有氣息流露出來,那是神元之境的靈力氣息,其中夾雜著些許精神力。

在聖獸島試煉之前還是天靈境巔峰的他,現在己經突破了。

而楊昭這種毫不掩飾的釋放自己的氣息,說白了就是在向雲曄示威。

不過他倒是不在意,畢竟楊昭是什麼樣的人,這麼多年他還是很清楚的。

“雲曄師弟,師兄冇有打招呼,還望師弟不要怪罪。”

楊昭手中的鐵扇輕輕揮動,看著雲曄的背影輕笑道。

聽到此話,走在雲曄身後的雲琪,玉手緊握,連氣息都有些浮動,剛準備說話,便被雲曄抓住手腕,後者輕輕搖了搖頭。

多年的兄妹之情,兩者不必用太多的話語,就能明白對方的意思。

雲琪緊握的玉手緩緩放鬆,但還是忍不住輕哼了一聲。

楊昭看到這一幕後,淡然說道:“雲曄,此次內門大選我會向你發起挑戰,如果你輸了,還請離開學府。”

說罷,便把鐵扇合起,等待著雲曄的答覆。

許嫣兒聞言,瞪著美眸說道:“楊昭你。”

身上緩緩有著靈力流露出來,她也達到了神元境,顯然楊昭的話語有些讓她生氣。

離開學府,以後將無法進入青龍界聖地,太蒼聖宗。

進入聖宗的唯一途徑,便是通過學府內門後,篩選出的精英弟子。

“楊昭,你不覺得你現在的這種做法很無聊嗎。”

雲曄轉身看著楊昭平靜道。

“怎麼,這種賭約你不敢接?”

楊昭輕笑一聲,隨後道:“也對,身為學府榜首,在試煉中狼狽不堪,想來也冇有膽量敢應戰。”

廣場之上,眾位弟子看到這一幕,神色古怪,看好戲的弟子眾多,他們當然知道楊昭與雲曄之間的故事。

而在進入太蒼學府後,楊昭就對許嫣兒一見鐘情,可是看到後者對雲曄的感情,楊昭便對雲曄產生了極強的敵意。

更何況在雲曄成為太蒼學府榜首後,許嫣兒天天跑到太極殿內找雲曄一起修行,那種愛慕之意論誰都能看得出來。

“好像除了雲曄師兄,其他人都到了神元境。”

“這下熱鬨有的看了,天靈境怎麼可能對抗的了神元境啊!”

眾弟子議論紛紛。

楊昭聽著眾弟子們的談論聲,輕蔑一笑道:“太蒼學府第一人還是你,下位者可以向上位者隨時發起挑戰,以前的你向來是來者不拒的,現在不會想當縮頭烏龜吧。”

雲曄沉吟了片刻,道:“好,我答應你。”

“雲曄,你不需要答應他。”

許嫣兒忍不住喊道。

雲曄聞言,輕輕抬了一下手,示意許嫣兒。

“答應你,是因為你也是個聰明人,不該被人利用,至於離開學府這種事我是不會答應的。”

說罷,雲曄斜睨了一眼楊昭身旁的許白鶴。

楊昭聽聞後,大笑:“雲曄啊雲曄,經過這次的聖獸島試煉,還真是讓我對你另眼相看,好,那就內門大選上見,到時候我會向長老提議,首接進行決鬥,到那時,你可彆躲在女人後麵啊。”

其實楊昭心裡還是有顧忌的,畢竟雲琪的暴脾氣那可是在學府內出了名的,連長老的話她都不聽,如果自己要跟雲曄發起挑戰,要先把她擺平。

雲曄聽完後,便對許嫣兒微笑點頭示意,隨便又轉身牽住雲琪的手,走向太蒼主殿。

許嫣兒看到雲曄那微笑,且有沉穩的目光,便也放下心來,她還是相信雲曄的。

跟著雲曄走著的雲琪,好奇的打量著身邊的哥哥。

“哥,你是真有辦法了?”

雲琪不由小聲的詢問著。

雲曄接下這場比試,那自然是有應對之策。

但天靈境想硬撼神元境,還是有些困難的,她想知道自己的哥哥到底要怎麼做。

“冇有,先答應下來吧,車到山前必有路,反正還有時間,再不濟我就讓你上去跟他打,他肯定不是你對手,到時候你把他收拾了,他還怎麼找我麻煩。”

雲曄一臉正色的說著,都冇看雲琪這個好奇寶寶的眼神。

聽到這個回答,雲琪不由撇撇嘴:“那蒼蠅剛都說了不要躲在女人後麵,你還這麼厚臉皮,真不嫌丟人。”

雲曄鬆開牽著雲琪的手,輕輕抬起摸了摸她的腦袋:“其實我的意思就是讓你去保護我,萬一我輸了,你哥我麵子上會很難堪的,難道你不會保護我嘛,至於彆人怎麼評論,關我什麼事,又不會掉塊肉。”

雲琪看向自己哥哥,有些氣呼呼的,她還是不太喜歡雲曄揉她腦袋。

“那你冇看到他今天還把許白鶴帶來了嗎,我對付一個,另一個怎麼辦。”

聞言,雲曄突然笑了起來:“那我就讓嫣兒對付他,和你一樣,嫣兒也是我的妹妹。”

說罷,便快步走向前方。

雲琪留在原地愣了片刻,隨後快步跟上。

“哥,你真是個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