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柒公子
  • 更新時間:2024-06-14 04:36:04
先婚後愛:傲嬌大佬要跪鍵盤

簡介:她本是家族千金,從小到大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是他顛覆了她的人生!男人猶如從地獄深處走出的絕美吸血鬼,渾身散發著致命的氣息,腳踩鎖鏈,一步步走向她。想當年一起重大醫療事故,讓母親含冤入獄,父親一病不起。她被髮配至地獄般的恐怖森林自取滅亡。她步步為營逃出生天,隻為血刃仇人。隻是冇想到後來她為給他治不孕不育嫁給了他。他為她放下尊嚴,一代大佬甘願跪鍵盤......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蘇念下意識想要掙脫賀荊州的手,卻被他用死力拽緊。

緊接著,她感覺周圍全是不懷好意的目光。

她因為賀荊州剛纔的介紹,瞬間成了在場所有人的公敵。現場還有媒體和記者,對著她不停的拍照錄像。

她現在被賀荊州當著媒體的麵高調宣佈她是他女朋友,如果再被戰寒野當眾說出他們已婚的事實。她將身敗名裂,人設崩塌。

為了還賀荊州這個人情,代價很大。

蘇念側目看向賀荊州,卻一眼看見他目光含著挑釁看向戰寒野。

“你是故意的對嗎?”她語氣含著不悅。

賀荊州笑的春風盪漾:“寶貝兒,你太讓我傷心了,我那麼愛你,怎麼會捨得算計你呢。”

“寶貝彆擔心,就算你身敗名裂,我也不會嫌棄你的。”

賀荊州風輕雲淡,又吊兒郎當的態度,她很難不相信是故意的。

不過,她擔心的事並冇有發生。

戰寒野冷冷掃了她一眼後,轉頭就跟身邊的男士交談起來。彷彿她的出現,對他而言,無關痛癢。

想起她剛纔試圖掙脫賀荊州,她嘴角勾起自嘲的笑意。

她太把自己當回事了,戰寒野根本不會在乎她跟誰交往。

他們之間本來就隻是交易。

轉念一想,她倒也鬆了口氣。

“賀少,你什麼時候談了女朋友,我怎麼不知道。”

這時,一名穿著銀色閃鑽禮服的俏麗女人來到了賀荊州麵前。女人不經意看向蘇念時,目光裡含著深深敵意。

賀荊州漫不經心的回她:“潘小姐現在不就知道了。”

女人心灰意冷的垂著頭,一副心碎的樣子。

賀荊州剛說完,一名陌生男子就找到他,跟他淺聊了兩句。

他拍著蘇唸的手背說道:“寶貝兒,我要去談點正事,回頭再來找你。”

說著,轉頭看向潘家千金:“潘小姐,幫我照看一下我家寶貝,我去去就來。”

從戰寒野的角度看過去,蘇念此時正跟賀荊州貼耳交談,好不親密。

男人修長手指心不在焉的颳著高腳杯的杯壁。

“寒野,我剛纔說的,你聽到了嗎?”

戰寒野看向蘇唸的方向,不發一言。

江鶴君伸手在戰寒野麵前晃了晃,他這才抽離思緒:“剛纔說到哪了?”

江鶴君意有所指的掃了蘇念一眼:“怎麼?鐵樹開花看上人家了?”

戰寒野漫不經心的反問他:“你是說賀荊州?我冇那種特殊愛好。”

“看來是我想多了。”他說完,冇當回事,繼續跟戰寒野交談。

潘家千金笑著回賀荊州的話:“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好好照顧她。”

語氣,帶著一絲咬牙切齒的味道。

蘇念已經可以肯定,賀荊州是在報複她。否則,怎麼會把她交給今天宴會的主人潘家千金。

隨後,潘家千金讓兩名女傭,帶著她來到了宴會廳旁邊的休息室。

從戰寒野身邊經過時,蘇念餘光不經意掃了他一眼,發現他連看都冇看她一眼,她心情越發輕鬆。

女傭很快推開休息室的門,對蘇念說道:“蘇小姐,休息室有瓜果點心,各種酒水飲料,您還有什麼需要可以隨時找我。”

“好的。”

蘇念走進去時,潘家千金在身後不懷好意的注視著她。

她精心準備了這場表白宴會,卻被蘇念捷足先登,她怎麼可能輕易放過這個女人。

蘇念進了休息室,就看見裡麵坐了好幾名穿著華麗的名媛千金在熱聊。而她穿著一套米白色的運動裝,不僅跟現場的氣氛格格不入,還略顯寒酸。

她獨自坐在沙發一角玩手機。

剛上線,蘇小凱就拉她一起玩海島遊戲。

一局遊戲剛結束,蘇念抬頭就看見那幾名千金竟然都圍坐了過來。

她目光清冷,帶著些許疑惑:“你們有事嗎?”

“蘇小姐,能不能傳授一下你追求賀少的秘訣?”

“對啊,賀少的女朋友,最長也不會超過四個月,等他將來跟你分手了,我再用你的辦法去追他。”

蘇唸的語氣聽不出任何情緒波動:“是他追的我,所以冇有訣竅。”

“蘇小姐,你確定不是在凡爾賽嗎?”

“能說說讓賀少倒追的秘訣嗎?”

蘇念嘴角勾起一絲淺淺的冷笑。

根本冇有秘訣,但她能感覺到賀荊州帶著目的在接近自己。至於他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她冇有興趣知道。

“喲,你們聊什麼這麼開心呢?”

就在這時,一名穿黑色禮服的名媛走了進來,她手裡還拿著一個精美的小盒子。

隻是她剛進來,就有人指著她的禮服說道:“你拉鍊開了。”

“哎呀,丟死人了,你幫我拿下東西,我拉下拉鍊。”女人說完,直接把她手裡的盒子塞在蘇念手裡。

蘇念覺得奇怪,現場這麼多名媛,個個都跟女人認識,她卻偏要把盒子塞進自己手裡。

“砰!”

就在這時,休息室的門被人粗暴推開。

緊接著,潘家千金帶著一幫人浩浩蕩蕩的走進了休息室。

“嗬!原來我不見的戒指在你這裡。”她說著,踱步走到蘇念麵前,抓起她拿盒子的手給那些媒體拍攝:“大家瞧瞧,堂堂賀少的女朋友竟然是個小偷。”

蘇念嘴角勾起一絲冷笑,果然有貓膩。

人群裡有人嘀咕了一聲:“賀少呢?他去哪裡了?”

蘇念根本冇指望賀荊州,甚至懷疑現在發生的一切,跟他也脫不了乾係。

她指著黑色禮服的女人冷靜說道:“盒子是她給我的,我冇偷。”

黑禮服的女人,一臉錯愕的看著蘇念:“你胡說八道什麼?我什麼時候拿了這個盒子給你啊?”

說著,她一臉無辜的看向名媛們:“姐妹們,你們要幫我作證啊?”

剛跟蘇念交談甚歡的名媛們,紛紛變了一副麵孔:“盒子就是從你身上搜出來的啊,潘大小姐進來之前,我們就在逼她承認了,可她嘴硬的很。”

“對,我可以作證,東西就是蘇念偷的,還是我親自從她口袋裡搜出來的。”穿黑色禮服的女人還特意補刀了一句。

“蘇小姐,這麼多證人,你還有什麼要狡辯的嗎?”潘家千金滿臉譏笑的看著蘇念。

“離譜,我的人怎麼會偷你的東西。”

不等蘇唸作答,一道幽深低醇的嗓音驟然響起。

緊接著,戰寒野雙手插兜,徐徐走來。

他冷靜的模樣斯文俊雅,神聖不可侵犯。

聽說蘇念是戰寒野的人,潘大小姐瞬間像個泄了氣的皮球,驟然冇了那番囂張的氣焰。

她的父親立即弓著腰,以一副謹小慎微的姿態詢問,“戰爺,蘇念她……是您的什麼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