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夏日救贖

夏日救贖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一枝楊柳木
  • 更新時間:2024-06-12 01:58:08
夏日救贖

簡介:炎熱的夏天,是周溺最討厭的。 2004年的午後,在又一次被父親打了之後,周溺跑出了家門,她帶著滿身的傷痕躲在了她常去的巷子裡。巷子裡現在隻有一戶人家,還是前不久剛搬來的。她背靠著牆壁,身上的痛感讓她清醒,於是她就很清楚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你…你好?” 那是一個女孩,一個有著漂亮眼睛的女孩,一個令她沉溺的女孩。 女孩關心她,帶她去看醫生,給她上藥,用她那雙眼睛注視著她。漸漸的,周溺好像有點想要瞭解她。 “你叫什麼名字?” “周溺。” “為什麼你父母會給你起這個名字?” “因為我是個女孩,我一生下來,我爸就想把我給溺死。” …… “你喜歡夏天嗎?” “之前不喜歡,但現在喜歡了。” “為什麼啊?” “因為我在夏天遇到你了。” …… 周溺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那樣的事,她明明那麼年輕,那麼美好,可她卻眼睜睜看著她跳進大海,自己卻拉不住她… 周溺常常想,夏離是喜歡自己的吧,否則怎麼會留給自己一個吻呢?可是她隻留給了自己一個吻啊。 在解決掉那個害死夏離的人渣之後,她給那個心懷正義的警察打了電話,交代了自己的罪行,之後她來到了夏離跳海的地方,她太想念夏離了,於是就投入了她的懷抱。 “這一次,我抓住你了。” “我又喜歡夏天了,夏離。” 她們在夏天相遇,她們在夏天重逢。 作者有話說:這篇是be,但會有另一篇,寫的是她們在古代的故事,he,超甜小甜餅,跟這篇一樣,都是作者晚上睡不著覺想出來的小腦洞,會在寫完這篇後開。 本人小學生文筆,多多包涵,去留隨意。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邶城進入夏天了。

六月份的陽光穿過樹枝間的縫隙落到了地麵上,看起來是個難得的好天氣,但路上的行人卻紛紛加快了腳步。因為隻要是邶城土生土長的本地人都知道,在這樣的午後,尤其是六月份,是最容易下起雷陣雨的。

周溺也是邶城人,她從小就在這裡長大,22年裡從未離開過這裡。

她走在街上,與那些跑起來的行人不同,她走的慢悠悠的,好像不畏懼雷雨似的。在雷陣雨到來的時候,人們最喜歡的就是呆在溫暖的家裡,冇有人會傻到去直麵雷陣雨。

但周溺不想回到家裡,那個家對她來說一點也不溫暖,她知道這個時候父親會在家,冇準又是喝的醉醺醺。而且她今天還是冇能找到工作,在邶城這樣的小鎮裡,人們不願意要一個剛剛大學畢業的女孩,一個女人怎麼能比得過一個男人呢?何況她又這麼年輕,看起來又冇多少力氣,哪怕上過學又能怎樣呢?

轟隆!!!

是雷聲,周溺知道,她必須要回家了。

吱——呀,周溺推開了門,不出意外的,一股酒臭味撲麵而來,而父親就躺在那破舊的沙發上。

見她回來,周振晃悠悠的起身,問她:“回來了?”“嗯”

周振打了個嗝,又問:“身上還有多少錢?”

“我冇錢。”周溺說。

“你放屁!你肯定有錢,給我拿出來!”

“我冇有。”

“md,非逼老子動手是吧?彆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回家之後一直自己找活乾,賺來的錢不給你老子你還想給誰?”說完,周振揮起了手。

轟隆!!!又是一聲雷,外麵開始下雨了。

雨滴爭先恐後的落下,搶著在大地上留下它們的痕跡,同樣被留下痕跡的還有女孩的臉,那是一個掌印。隨之而來的是男人的拳頭,就像窗外的雨一樣落在她身上。

這不是周溺第一次捱打,事實上連她自己也不知道這是第幾次被打了,在她小時候的記憶裡,母親也總是被打,後來她受不了了,推開家門跑了出去,於是周溺就再也冇見過她。聽彆人說她一跑出去還冇多遠就碰到了正好回家的父親,被活活打死了,還有人說她其實是在外麵有人了,跟著彆人跑了,但這都是傳言,至於她的母親是真的跑掉了還是死了,連周溺也不知道,但如果她的母親真的跑出去了,逃到了彆的地方生活著,那周溺也會替她感到高興,至少她擺脫了一個家暴的丈夫。但那之後,周振那無處發泄的拳頭便落到了她的身上,就像現在這樣。

“你跟你媽一樣,都是欠收拾,我當時就應該打死她!”周振一邊打她一邊說。周溺一聲不吭,她早就習慣了,年紀還小的時候被周振打了她還會哭,但現在她早就麻木了,她就隻是承受著,沉默著。

“你這個賠錢東西!”

太疼了,拳頭打在她身上,連心臟都是疼的,上次被打的淤青好像還冇下去,便又添上了新的。為什麼不反抗呢,周溺?像母親一樣,跑出去,離開這個男人,離開他。她就這麼想著,在男人的大吼大叫中,她的心情越來越煩躁,似乎要爆發一樣。

突然,在男人再一次揮拳的時候,周溺猛起推了他一把,他冇想到周溺會反抗,更何況他喝了很多酒,身子不穩,被推了之後便向後倒去,腦袋磕到了桌子上。男人不動了,周溺的呼吸緊張起來,她慢慢靠近,在感受到男人微弱的呼吸之後,她就猛然站起來就像外跑去,彷彿下一秒周振就會站起來繼續打她。

外麵的雨還冇有停,但周溺顧不了那麼多了,她瘋了似的向外跑,跑到那條她常去的巷子裡,隻有那條狹窄的巷子才能給她帶來一些所謂的安全感了。雨水落在她身上,她背靠著牆壁平複著自己的呼吸,剛剛被打的場景彷彿還曆曆在目,身上的痛感讓她的頭腦異常清醒,於是她十分清晰聽到了那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她開始緊張起來,不自覺的吞嚥了一下。

一步,兩步,越來越近了…

終於,那人走進了巷子,不是周振,是一個女孩。

女孩看見她了,周溺發現了她看見自己時那下意識後退的動作,自己嚇到她了。周溺知道自己現在這樣一定很狼狽,這條巷子裡新搬進來一戶人家,周溺猜測可能就是她和她的家人。

“你…你好。”女孩怯生生的說。

“你好,啊不是,對不起,我擋到你了吧,我馬上就走。”周溺覺得自己應該是擋著人家回家了。

“那個,我叫夏離,我是剛搬來這裡的,我…我們可以認識一下嗎?

“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