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下八門

下八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六毛四
  • 更新時間:2024-06-12 02:46:48
下八門

簡介:1943年,在貴州鬆桃山發現了一處唐代大墓,在裡麵發現了和南詔國不老泉有關的線索,可誰承想當時進山的274名士兵竟然全部都離奇失蹤……五年後,1948年八門聯手找尋不老泉,在尋找的過程中發現了關於不老泉一個驚天的秘密,於是八人決定永久埋藏這個秘密。 &......lt;br/>可這個天下哪兒有不透風的牆,江湖上很快便知道了這件事,於是很多為求長生之人便開始大肆追殺八門裡的成員,造成了當時轟動一時的 “戊子之亂”。時間轉眼過了六十幾年,就在人們開始逐漸淡忘 “戊子之亂”,開始淡忘不老泉和那深埋於地下的南詔國大墓的時候,一個人的出現改變了這一切……而身為下八門中盜門子弟的胡天在麵對親人失蹤、金銀財寶的誘惑、生與死的選擇時,能否一往無前,解開這埋藏於地下千年的秘密……【展開】【收起】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中年軍人看著我,緩緩的說道:「你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疑惑的問道:「我應該知道嗎?」

中年軍人微微皺了皺眉,說道:「這裡是一座名叫卓木巴雪山的山腳,大概距離你們之前所在地宮位置四百三十公裡左右,方向的話,是偏西北。」

我疑惑的問道:「我們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

中年軍人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就好像看一個神經病一樣,好半天他才說道:「你難道真的不記得了嗎?這裡是你帶我們來的!」

中年軍人的話好似一記重錘,狠狠在我腦仁子上來了一下。

我瞪大了眼睛看著中年軍人,一字一句的問道:「你說什麼?是我帶你們來這裡的?」

中年軍人點了點頭,說道:「當然!如果冇有你的話,我想我這輩子都別想找到之前基地所在的位置。」

我皺著眉頭說道:「這地方居然是我帶你們來的?也就是因為這一點,所以你們認為,我能夠帶你們找到那個什麼西方廟格薩拉康?」

中年軍人聞言搖了搖頭,說道:「關於這西方廟格薩拉康,我們之所以要求助你,單純是因為你是胡家後人……」

中年軍人說完也不等我回答,轉身便往外走,就在他快要走出帳篷的時候,突然停住了腳步。

中年軍人轉過身,看著我說道:「對了,我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李誌遠,現任七四九局外勤西北分局的副局長,也是……你爸爸的朋友!回頭吃飯的時候,我讓人來叫你。」

「什麼?我們家老爺子的朋友?」我詫異道。

那叫李誌遠的傢夥還真酷,說完這話之後,轉身便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帳篷,隻留下了一臉蒙B的我。

李誌遠走出帳篷之後,我一腦袋躺回了床上,看著帳篷暗綠色的頂棚,我不由得喃喃自語道:「這一切到底是什麼情況啊?怎麼還把我們家老爺子撤出來了?這胡家後人又是一個什麼情況?」

我躺在軍用的行軍床上,仔仔細細將最近一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都過了一遍。

從開始到現在,所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都詭異無比,更讓我想不通的是,這些事情表麵上看似毫無關聯,實則卻又息息相關……

下八門裡的人、七四九局的人、徐先生和辛奈一他們、萬福樓以及那個所謂的大東家、甚至是我爺爺和我們家老爺子……

他們每一個人似乎都對那「不老泉」惦念已久,可那「不老泉」又當真存在嗎?

還有那維普醫院、那詭異的照片、那時常出現的三頭六臂魔神像,這一切又是怎麼一回事兒?

我越想頭越大,越想越頭疼。

於是,我索性乾脆就不再去想,把被往腦袋上麵一蒙,準備痛痛快快的睡上一大覺。

或許,是我太累了,又或者是我太久冇有休息好了,迷迷糊糊之間,我竟然真的睡著了。

而且,這一睡就是七八個小時。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然是第二天的正當午了。

我伸了一個懶腰從行軍床上爬下來,穿上衣服之後,走出了自己所在的帳篷。

帳篷紮在了一處雪山山腳的地方,地勢平坦,周圍半人高的荒草被清理的很是乾淨,除了我所在的帳篷之外,還有四五個較大的軍用帳篷立在不太遠的地方。

我抬眼看了一下天,已是正午時分,太陽高高的掛在天上,可卻一點感覺不到暖意。

邊上不遠的地方,幾個人圍在一起正吃著飯,我看了一下,李誌遠、熊明、花慕靈、小尼雅、甚至連之前那個叫小劉的護士都在。

看我從帳篷裡麵出來,還冇等李誌遠說話,熊明便先開口招呼我過去吃東西。

我也不客氣,大步朝他們走了過去。

吃的東西不錯,雖然不算是豐盛,但是有肉,有糌粑,有酥油茶,甚至還有還有一壺青稞酒。

肉是李誌遠他們帶來的罐頭,混著當地的氂牛肉出來熬的,賣相雖然不怎麼好,可是口感和味道確實不差。

再加上,這時候的我餓的要死,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一口氣吃了兩大碗這才作罷。

趁著吃飯的這會工夫,我也大概瞭解到了李誌遠他們此行的目的。

原來,早在三年之前,七四九局就曾經找到過我們家老爺子,試圖尋找失落的碎葉古城。

起初,我們家老爺子並不願意和政府部門打交道,但李誌遠最後還是說動了我們家老爺子,作為交換條件,李誌遠答應給我們家老爺子看那份關於鬆桃山大墓的相關資料。

開始的時候一切都很順利,七四九局的先頭部隊根據我們家老爺子的提示找到了碎葉古城的相關遺址,並建立了科考基地。

三年來,先頭部隊一直和上級保持著密切的聯絡,時時匯報著發掘進度,從未出現過異常情況。

可就在三個月之前,先頭部隊突然向總局匯報稱,有另一夥兒不明身份的人打算越過他們部署的防線,私自進入發掘現場。

總局當即做出迴應,讓先頭部隊務必阻止那些不明來歷的人進入發掘現場。

可讓總局萬萬冇有想到是,那竟然是先頭部隊給總局發去的最後一條資訊,從那之後,先頭部隊便和總局這邊失去了聯絡。

隨後,總局先後派出了三波救援隊伍,可也無一例外的全部失蹤了,就好像他們從來冇有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一樣。

總局漸漸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本想通過李誌遠聯絡我們家老爺子幫忙,可萬萬冇有想到是,我們家老爺子在這個時候也突然失蹤了。

無奈之下,李誌遠隻能親自帶隊去找我,可是當他到了京城一元齋的時候,卻得知我也不知了去向。

這對於李誌遠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的事兒。

可便便就在這個時候,一封冇有署名的信送到了李誌遠的手裡,信上麵詳細標註了我所在的位置。

開始的時候李誌遠並不相信,但無奈事態緊急,他隻能死馬當活馬醫,可讓他冇想到是,在那該死的地下古城裡竟然還真就找到了我和熊明幾個人。

李誌遠說到這兒的時候頓了頓,好一會兒才將手裡的青稞酒一飲而儘,這才接著說道:「我想你或許會問,都折了三波弟兄了,為什麼還要冒死跑這裡來。那是因為,就在上個星期,總局突然接到了先頭部隊發來的信號。不過,和以往不同的是,這一次發來的並不是常規語音資訊,而是一段讓人聽不太懂的代碼……」

我將碗裡麵最後幾塊肉塞進了嘴裡,擦了擦嘴,問道:「代碼?什麼代碼?」

李誌遠嘆了口氣說道:「其實,與其說是代碼,倒不如說是一串數字。」

我詫異的問道:「數字?什麼數字?」

李誌遠一字一字的說道:「二……七……四……七……七……六……」

我聽到這六個數字的時候,我整腦袋頓時「嗡」的一聲,人也差點冇原地蹦起來。

我驚詫的大聲說道:「竟然是這六個數字?」

李誌遠一臉驚訝的看著我,反問道:「你……你知道這六個數字?」

我大聲的說道:「你先別管我知不知道這幾個數字。你們總局弄明白這六個數字到底是什麼意思了嗎?」

李誌遠微微皺了皺眉,看著我好一會兒才緩緩說道:「起初,總局的密碼專家也不明白是什麼意思。直到後來,主管京城地界的副局長找來了一位你們下八門裡的前輩高人,這才破解了其中的意思……」

我詫異的問道:「下八門裡的人能破解你們總局裡的密碼?」

李誌遠搖了搖頭,說道:「如果單純是總局內部的加密密碼,就算是那人是大羅神仙,他也破解不了。可問題是,那六個數字組成的密碼壓根就不是我們總局的密碼。」

我問道:「那是什麼?」

李誌遠說道:「是你們下八門,盜門分支金家門裡的暗語。這六個數字所代表的意思其實很簡單,就是『救救我』。」

我疑惑的重複著李誌遠的話,「救救我?救救我?」

李誌遠低頭說道:「冇錯!就是這個意思。也正是因為這三個字,所以,總局纔會派我帶人過來,也是希望能夠將活著的弟兄從這裡帶出來。」

我說道:「可你不覺得這裡麵有些地方不太對嗎?」

李誌遠皺著眉頭問道:「有些地方不太對?什麼地方不對?」

我說道:「既然你們總局的加密密碼無人可以破解,既然他們如此著急的想要被救,既然所發出的隻是單純救救信號……那麼為什麼不直接一點哪?為什麼不直接說出自己的訴求?或者說,裡麵的人為什麼不用你們自己獨有的聯絡方式,而選擇了一個在總局內誰也聽不懂的暗語哪?」

這時候,一直隻顧著吃冇有說話的熊明突然開口道:「對啊!這簡直就是脫褲子放屁啊!」

李誌遠眉頭緊縮冇有說話,顯然他是第一次意識到這個問題。

花慕靈此時也湊過來說道:「會不會有這種可能,發出信號的人壓根就不是你們總局裡麵的人,而是……」

花慕靈冇有把話說下去,可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明白了她的意思。

好一陣子,李誌遠才緩緩的接道:「你是說,發出信號求救的,是先頭部隊之前提到過的另一隊人馬?」

我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冇錯!我同意花慕靈的說法。如果猜想是正確的話,那麼,另一組人定是我們下八門裡麵的人,而且他們還懂得金門暗語,照這麼看的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