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喜歡孩子自己生[GB]

喜歡孩子自己生[GB]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青燈拂月
  • 更新時間:2024-06-12 03:59:14
喜歡孩子自己生[GB]

簡介:辛媛主業空倉艦駕駛員,副業異性人體探索家 原居地紅星球溫度漸高,不適生存 她駕駛空倉艙在宇宙尋找能生存的星球,探索到白星球,隕石擊中駕駛艙,幸媛失去意識被白星球捲入。再次睜眼,她是白獸球際居民 醒來幸媛缺少記憶,但確定自己不屬於白獸球際 因她是一個人類 獸球際的獸,由動物進化,分雌性,雄性,人仿雌 雌性少,珍貴,擁有話語權 雄性多,強壯,獸特征明顯 幸媛隱藏人類身份,恢複記憶潛伏 外表溫柔可憐,性格惡劣,雄性獸人甘願沉迷她手裡 製作空倉艦不簡單,靠她不行 幸媛目光投放雄性獸人身上,依靠他們力量,幫助自己離開 在她得到原料製作,雄性獸人提出想要和“她”的孩子 幸媛冷淡開起玩笑:“用你肚子生,我倒是願意。” 她不屬於這裡,利用雄性隻為離開,怎麼可能給獸人生孩子 話一出,雄性獸人不敢開口提問 四個月的封閉時間,幸媛製造空倉艦初顯輪廓形狀,還差製作原料,她就能駕駛離開 再次見獸人,他撩起上衣露出微隆的小腹,乞憐搖尾:“彆走……我把腹腔改造了,現在可以生你的寶寶嗎?”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今天這覺睡的深沉,頭重。

像睡很久冇醒來一樣。

幸嬡在巨大深藍色充電倉內醒來,她睜眼看著艙頂,有東西變了,是什麼呢。

她往記憶深處想,頭疼眩暈襲來,手指輕柔太陽穴,視線被手腕上黃金手鐲頓住。

素圈手鐲什麼時候出現藤蔓花苞,栩栩如生的藤蔓,小巧花苞點綴,太逼真,像是要綻放開花。

幸媛就著這個姿勢冇動,視線停留在上麵很久。

內心有聲音說:把手鐲取下來,這個已經不是原來的東西。

她馬上伸手摸到手鐲,大腦響起聲音:摘不下來。

幸媛為莫名其妙聲音感到好笑。發力將鐲子往下拽,鐲子緊緊卡在手腕上,紋絲不動。

她使出更大力氣,鐲子依舊固定手腕。費半天力氣,反而手變得紅腫。

幸媛短暫放棄取鐲子的想法,今天頭疼次數多,一想問題就頭疼。閉上眼睛睡覺。

下一刻,充電倉上方響起溫柔廣播。

“你好,新的一天已經開始,今天辛苦了,請繼續醫療工作。”

幸媛睜眼坐起身拿起防護眼睛,口罩,帽子,白色長服穿上。打開艙門身體晃了一下,腦海裡針紮樣疼痛。

隻是兩秒,疼痛消失。

來的快,去的也快,她感覺今天像生病了樣。

幸媛坐升降梯直達四樓注射室,房門牌寫著“鎮定劑注射室”

推開門進去,白色高架椅擺放正中央。旁邊是長方形桌子,桌子上麵有序擺放裝滿紅色液體的針管。

幸媛拉開抽屜,取出透明橡膠手套戴好,按下桌角的按鈕。

一個高大身影從門外進來,他頭上長著雪白的貓耳朵,身後尾巴翹起,垂直的手掌是肉乎乎的趾頭和鋒利的爪甲。

很陌生,但有一種詭異的……熟悉。

幸媛盯著這個人奇怪特征,最後內心竟然覺得冇什麼問題。

貓耳男人轉過身背對著她,露出半邊屁股蛋,半坐在椅子上:“好了,你打吧。”

幸媛很快反應過,從桌上拿起一支針管,來到男人身後,盯著他露出的肌膚看,將手裡針管紮上把藥物推進去。

打完藥抽針出來,居然冇流血。貓耳男人穿好外袍離開。

很快,虎頭人身的男人進來,重複上一個男人的動作。

他的獸性特征太明顯,碩大的虎頭,下半身人的軀體,看起來有種怪異的違和,不像人更不像動物。

幸媛拿起另外針管,繼續注射,這次心情平淡,已經適應這種奇怪特征。

她像機器人,一直重複手裡打針的動作,門外的人源源不斷。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原本桌上擺滿的注射液,此時減少大半。

幸媛把空針管丟到垃圾桶,背過身拿藥劑,門外進來人,腳步很輕。

她回頭看,椅子上坐著一個高馬尾綠頭髮的背影。

背影單薄清瘦,看起來和前麵打針的獸人不一樣。

背影好看,正臉不知道怎麼樣。

幸媛繞到前麵開始打量。

男人的眼睛蒙著墨綠色布,高挺鼻梁,薄薄的嘴唇,渾身透著股冷冽安靜氣息。

雖然蒙著眼睛阻擋了大部分的視線,但是他能看出輪廓的影子,知道現在麵前站著一個醫療雌性,離他很近。

伸手就能把醫療雌性抓過來,但冇這樣做。

他現在處於發情期,需要馬上注射鎮靜劑,但是眼前的人卻遲遲冇有動作,他感到疑惑,聲音嘶啞:“什麼事。”

“名字。”幸媛脫口而出。

“…泰青瑞。”他身體坐直板正挺,停頓一下說道:“能快點嗎。”說話間手抓緊座椅扶手死死握住。

他因為事情耽擱來的比較晚,路上開始處於發情期,不儘快注射鎮定劑,會陷入狂熱。

幸媛摩擦手裡的針管,隨意說道:“你不脫,我怎麼給你注射?”

“還是我來幫你脫?”

“我自己來。”泰青瑞有些懊惱站起,將外袍解下身體半邊側坐在椅子上:“現在可以了嗎。”語氣透著急切。

幸媛重新打量他現在的姿勢,高高的綠色馬尾在身後,眼睛蒙著綠色綢布,外袍解除,有點欲拒還迎的樣子。

少許興奮的情緒,壓抑不住。她不斷摩擦的手指,想著要不要試一下。

本能的反應,讓她很熟悉。幸媛左手夾著注射器,右手直接上。

光滑的觸感很不錯。

隨著手指的繼續,男人終於反應過來,迅速抓住她:“你……摸那。”

“在找位置,你乾什麼。”倒打一耙,語氣平靜的讓人挑不出錯誤。

他猶豫不決,最終手掌鬆開:“輕點。”

她繼續探索下麵:“……嗯。”

泰青瑞下身一顫,僵硬不動:“彆往下了。”繼續往下,整個都已經摸光了。

幸媛很遺憾不能繼續深入,收回手,再拿出針管注射,帶著少許戾氣問:“什麼感覺。”

泰青瑞沉默不說話,飛快穿上外袍。

幸媛笑了一下,打量他:“眼睛不舒服嗎?要不我幫你看看。”

從進門他眼睛上的布就冇摘下來過,蒙著眼睛,看不全容貌。

這個男人和前麵的人不一樣,他冇有明顯的獸性特征。

所以她很有興趣想要瞭解一下。

泰青瑞側頭沉默,忽然冷笑:“好,你來看。”

幸媛盯著他臉上的笑容,直接把他眼睛上布拽下來。

“原來是鱗片不好看。”她掃了一眼,移開視線,將手裡的布條塞回他手中。

泰青瑞五官俊美,金黃色的瞳孔神秘冷冽。眼尾四周滿是青色的鱗片。

是條青蛇,眼角的鱗片,就是他的獸性特征之一。

幸媛好奇第二個特征會長在哪,視線漸漸往下看,剛纔看到後麵,冇注意前麵。

“是你要看的。”泰青瑞皺著眉,往後退步。

他長得醜,鱗片佈滿眼睛四周,見過他的獸人冇有一個不說他醜。

獸性特征不能控製。

他是平民,冇有家族,憑醜陋的外表,這一生永遠都無法接觸到雌性傳承後代。

“我會投訴你的行為。”泰青瑞聲音冷漠,把布條重新遮住眼睛,頭也不回的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