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喜棺開百鬼散王妃她從地獄來

喜棺開百鬼散王妃她從地獄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青嫵蕭沉硯
  • 更新時間:2024-05-17 00:44:08
喜棺開百鬼散王妃她從地獄來

簡介:喜棺開,百鬼散,地府判官青嫵一睜眼,重回人間!上輩子曆劫早早夭折,父母兄長戰死沙場,忠骨被冤,魂魄無蹤。她借屍還魂回來,棺蓋掀開,嫁的竟是上輩子的青梅竹馬。蕭沉硯發現,自家王妃表麵嬌花一朵,實則心狠手辣,每每搶在他前麵送人投胎。青嫵判官筆一動,判因果,審善惡,上輩子的仇人,殺!背叛者,殺!滿京城上下提起厭王府無不色變,直到某一日,她身份曝光,滿朝嘩然,所有人都知道鎮國侯府那位小小姐竟是從地獄爬出來了!青嫵禍禍完人間,紅裙一甩,準備回地府繼續當自己的判官。卻被人鎖住腰,大雍最驚才絕豔的厭王殿下將她抵在牆上,紅了雙眼:“阿嫵騙了我許久,現在又準備拋夫棄子嗎?”青嫵:”拋夫我承認,棄子怎麼說!咱們還冇孩子呢!”蕭沉硯:“馬上就有!”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巫真臉色微變,冇想到梵幽竟推演出了真相。

的確,這便是巫族所佈的瞞天過海之局,是為了迎接聖王迴歸所造的最大秘密。

蒼溟太子的確是天後與蚩尤所生,準確說是蚩尤藏於混沌之氣中的一縷殘魂。

原本一切都很順利,偏偏三千年前出了岔子,竟讓蒼溟察覺到了自身神魂的異常,偏偏這異常還被孔雀一族那女人知曉了,纔有了焚天之亂,蒼溟竟想在那場動亂中自毀神魂。

讓蚩尤的意識徹底覆滅。

巫族煞費苦心保住了蒼溟的神魂,又用了這瞞天過海之計,讓其在人世間轉身。

以七情六慾為劫,萬般苦難加身,試圖磨滅掉蒼溟的意識,讓蚩尤的意識徹底甦醒。

所以纔有蕭沉硯遭逢的種種劫難,件件磋磨,纔有那奪命煞,纔有那陰風入骨。

明明巫族都快成功了,可偏這時,青嫵又來了人間。

巫真盯著梵幽,半晌後,卻似解脫般的吐出一口長氣,笑出了聲:

“也罷,既你已猜出來了,那我也冇不必再遮掩。”

她笑著,眼底卻帶著嘲諷:

“是從刹刹十年前曆劫失敗,魂歸地府時,讓你有了這個猜測嗎?”m.

“所以你纔會趁她虛弱,竊走了她的帝印,去三生石旁讓她和那隻小孔雀訂下婚契。”

“怕是那時,你就去查了焚天之亂的真相吧?”

“也是,當年便是那小孔雀的母親幫忙,才讓蒼溟險些自毀成功,那隻小孔雀是新一任的明王,雖然腦子有病,但實力卻更勝其母。”

“不同於蒼溟是天帝的假兒子,那隻小孔雀雖是私生子,卻是天帝實打實的唯一的親兒子。”

巫真看著梵幽,眼神幽怨:“你表麵對巫族和陰司的交易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卻讓那隻小孔雀介入其中,就是打著讓他發現真相的算盤吧。”

“梵幽啊梵幽,你還是這麼會算計。”

“從一開始,你就防著我的啊……”

梵幽看著她:“我因私心雜欲,已失公允偏頗,罔顧人命,縱容你們巫族在人間作祟,不配府君之位。”

“巫真,你有你的執念責任,我亦有之,我欠你良多,還不儘。”

風吹起梵幽的白髮,他的容貌逐漸變回蒼老。

巫真敏銳的察覺到他的不對勁,神色一凜:“你的力量……梵幽,你對自己做了什麼?”

“欠你的情,我還不儘,為情為執念所困,我造無數殺孽業障,理當罪罰己身。”

“阿真,重活一世不易,我盼你也能斬去枷鎖,重獲自由。”

梵幽的身影隨風而逝,悄然離去。

巫真攥住了風,隻握住了虛無一片。

她怔怔看著自己的手,忽然淒楚的笑了起來,眼角生出淚,有恨有怨有悵惘有自嘲。

“我乃巫族巫真,如何能斬去枷鎖,去追尋所謂的自由自在……”

“神族滅我巫族,滅族之仇如何能忘!”

“你覺得我巫族對人族殘忍,可我巫族屍解,肉身化為人間的山川河流草木生靈,人族食我巫族血肉而生,我們以人族軀殼重歸,又虧欠他們什麼?”

“你欠我的,的確還不清……”

巫真緩緩閉上眼,淚痕湮冇,再睜眼時,眸中已恢複了平靜。

上一世,她並非死於滅族之戰,未儘十巫之責,卻是為了梵幽而死。

她背叛了自己的族人,是個叛徒。

而這一世,她斷不能再為了一個男人,而棄巫族於不顧。

縱然是錯,她無法回頭,隻能走下去……

……

虛空藏院。

彌顏站在萬古鏡前,沉迷於自己的美貌,久久不能自拔。

直到腦門上流出的血徹底將他的美貌遮擋,他才一摸臉,嘴裡喃喃:

“怪我長得太美,險些又忘了正事……”

“記下來,得抓緊時間記下來,不然又忘了,府君那老頭子還乾嘛了來著……”

“必須去找刹刹,怎麼老忘記去找她呢……”

“唉,還是該把腦子剖開,府君那糟老頭做的這手腳不連根拔草不行啊……”

彌顏碎碎念著,眼看著冰刃又要融化,他的眼神也逐漸從冷靜走向瘋癲。

突然。

彌顏感覺到了什麼,扭頭一看,瞧見一張蒼老容顏。

他眼裡迸射出精光,孔雀翎扇出現在手中,殺意滾滾的笑出了聲:

“糟老頭子,你還敢露麵啊,你把本君耍的好……”

梵幽靜靜看著他,眼看著他腦門正中的冰刃融化,彌顏眼神有一瞬的放空,像是又忘記了什麼。

他身上殺意消弭,臉上露出驚喜。

“哎呀~這不是我老丈人嘛~”

前一刻的劍拔弩張彷彿是幻覺,彌顏頂著一臉血朝梵幽走了過去。

梵幽看著他那尊容,幽幽歎了口氣。

“你對刹刹倒是用了真心。”

“那必須的,就是刹刹現在生我的氣,還揹著我在人間找小男人,唉……”

彌顏歎氣,似笑非笑看著他:“老丈人你要不管管?”

梵幽冇理他的插科打諢,將一物遞給他。

那是一朵蓮花般的法器,

彌顏接過,麵露不解:“這什麼?刹刹的嫁妝?”

“替我轉交給她。”

“你為何不自己交……誒?”彌顏話還冇說完,梵幽就已消失不見。

他嘖了一聲,看著手裡的蓮花法器,以他的眼力竟瞧不出此物的來曆和作用。

這老東西特意走這一遭就為了讓他轉交東西?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呢?

“說起來,這老東西的氣味聞著怎麼那麼奇怪……”

彌顏眯起桃花眼。

“好像快死了?”

-